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12 輪回

?感謝兄弟“牛大灣的魚”、“iceman”、“用戶46761996”投出的月票和捧場支持!
  ——
  五行廢墟中處處充斥著殺伐聲、嘶喊聲、真元爆炸聲,再加上冰蝠群的掩護,陳汐殺死騰化及時,并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網
  然而當騰化虛徹底暴怒,毫無顧忌地釋放出身上的滔天魔氣,瞬間把密集如潮水的冰蝠群沖破了一大片空白地帶。而他的身影,也顯露在所有人眼中。
  這是……魔氣?!
  不止是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和澹臺洪面色一變,連那五行廢墟中其他角落的修士,也都紛紛朝空中的騰化虛望去。
  魔氣翻滾!
  血腥沖天!
  望著那宛如從幽冥煉獄中鉆出來的騰化及,望著他周身流轉的血月魔氣,幾乎在瞬間,所有人心中都浮出一個名字——血月魔宗。
  “這家伙,果然是血月魔宗的余孽!”
  “看來那黃庭境小子并沒有欺騙我們。”
  “血月魔宗啊,那個三千年前幾乎血染天下,毒流四海的魔宗,怎么又出現在世間了?”
  林墨軒、蕭靈兒、澹臺洪的臉色都是驚疑不定,然后不約而同地掃了一眼身旁的皇甫崇明,充滿狐疑。
  皇甫崇明的臉色也是陰沉之極,就在剛才,他還以睿王府小侯爺的身份,信誓旦旦地保證,滕氏兄弟不是血月魔宗之人,誰想還沒過去多久,騰化虛就暴露出魔宗弟子的身份,這不是打臉嗎?
  更為重要的是,皇甫崇明知道,自己若不解釋清楚與滕氏兄弟的關系,這件事甚至可能牽連到自己背后的睿王府,這種后果哪怕他是小侯爺,是皇親國戚,也是承擔不起。
  血月魔宗,那可是整個大楚王朝修行界的敵人,人人得而誅之的對象,身為皇室血脈的一員,如果被發現與血月魔宗有染,那可是徹底成了大楚王朝的罪人,百死莫贖。
  “諸位,千萬不要誤會,我也是受了這兩人的蒙蔽,大家放心,待會我就親手滅了這個魔宗余孽!”皇甫崇明殺氣騰騰道,他幾乎在瞬間就作出決定,滅殺騰化虛,劃分開自己與血月魔宗的關系。
  “小侯爺,還要等到什么時候,咱們現在就去殺了他!”澹臺洪怒氣沖沖,惡狠狠道,他其實更冤枉,這滕氏兄弟乃是他救命恩人的徒弟,也正因如此,他才會帶著兩人一起來瀚海沙漠尋覓寶庫,哪曾想到這二人竟然會是血月魔宗的余孽?
  尤為令澹臺洪心驚的是,皇甫崇明是滕氏兄弟介紹過來的,他才不會相信皇甫崇明跟血月魔宗沒有一點關系,不過此時此刻,他和皇甫崇明都需要洗刷自己的清白,撇清與血月魔宗的關系,所以殺死騰化虛就成了當務之急。
  皇甫崇明掃了澹臺洪一眼,冷冷道:“澹臺家主稍安勿躁,等騰化虛和那黃庭境小子拼得你死我活,兩敗俱傷,再動手不遲。倒時候不止能誅殺魔宗余孽,還能獲得那小子的煉體功法,可謂是一舉兩得。”
  澹臺洪心中一驚,不由暗自嘆息:“這家伙太瘋狂了,都到這種時候了,還在惦念陳恪的煉體功法……”
  聽到兩人的對話,林墨軒和蕭靈兒的神色也是一緩,默不作聲,兩人其實也是心思玲瓏之輩,雖有所懷疑,但卻不會在此時就表露出來。
  吼!吼!吼!
  就在這時,整個五行廢墟上,幾乎同時響起一陣狠戾兇暴的獸吼聲,旋即眾人就駭然發現,方圓千里范圍內的所有妖獸,一群群,一**,朝騰化及和陳汐所在的地方洶涌而去。
  火焰蛇妖。
  金羽禿鷲。
  青須藤怪。
  巨巖蠻牛。
  仿似整個五行廢墟的所有妖獸動出動了,遮天蔽日,浩浩蕩蕩,就像成群結隊的蝗蟲一樣嘶吼咆哮著,從四面八方朝這邊涌來。
  只寥寥幾個呼吸之間,陳汐和騰化及的身影已經淹沒在無窮無盡的獸潮中,連一點影子都看不到了。
  “好多!”望著那像黑壓壓一片烏云遮蓋蒼穹的妖獸群,澹臺洪一陣頭皮發麻,慶幸的是,這些妖獸并沒有朝他們攻擊,倒是令他安心不少。
  “五行廢墟的妖獸嗜血如狂,騰化及周身血腥沖蕩,簡直就像黑暗中的一盞明燈,吸引妖獸簡直就是鮮血遇到蒼蠅一樣。這下麻煩了,被這無窮盡的妖獸圍堵,連涅槃境修士都恐怕無法脫身!”
  皇甫崇明一皺眉頭,略帶遺憾道:“可惜了那小子身上的煉體功法,早知如此,我應該早早逼迫他交出來的……”
  林墨軒深以為然地點點頭,蕭靈兒卻笑了笑,不置可否。
  此刻,整個五行廢墟的妖獸都被騰化及吸引走,令每個角落的修士都是暗自松了口氣,不用再浪費真元苦苦堅持。他們一邊補充真元,一邊把目光都齊刷刷望向空中,望向那無窮妖獸匯聚的地方。
  ——
  五行廢墟的異變,同樣引起了騰化及的注意,不過他已經不再理會那么多,他已陷入極度的憤怒中,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殺死陳汐,為大哥報仇!
  “陳汐,你看到了嗎?無窮無盡的妖獸已經包圍而來,看來老天都不想讓你活下去啊!”騰化虛瘋狂大笑,神情猙獰扭曲,眼眸中盡是無盡的仇恨和殺意。
  “老天的意思,又豈是你一個魔宗余孽能夠揣度的?真是可笑。”陳汐搖頭不屑道,心中卻在暗暗警惕。
  一個金丹后期的魔宗子弟拼命,他也是不敢稍有大意,幸好剛才已經把騰化及殺死,若是這兄弟二人從一開始就聯手對付自己,他還真不知道是逃是戰了。
  “死吧!死吧!”騰化虛一聲暴喝,周身血光沖天,衣衫獵獵,長發飛舞,頭頂冉冉升起一顆拳頭大小的血色金丹,其上涌動著血靈、陰魔、戾風、鬼火……等陰森道意,其中最醒目的是一條血河,其中妖魔隱現,白骨漂浮,猙獰嘶嚎,血腥沖天。
  “血冥無量,六欲滋生,心魔不滅,衍化萬象,以我精血召喚血冥之河,噬魂奪魄,孕化萬魔,凝聚無上血河道意!”吟唱聲中,騰化虛那張扭曲猙獰的臉頰上,竟然浮起一抹虔誠敬畏。像祈禱、像祭祀,詭異之極。
  轟隆隆!
  吟唱聲中,一條血河憑空席卷而出,滾滾波濤,洶涌澎湃,河水中盡是森森白骨,冤魂厲鬼,仿似要從血河中掙脫,雙手不停的伸出血河河面,伸向虛空中,嘶聲求救,咒罵,哀嚎,一派慘絕人寰的恐怖景象。
  傳說在太初時期,幽冥之地有一條先天孕生的血河,匯聚著天地濁氣,鎮壓一切冤魂、厲鬼、夜叉、陰魔,亙古長流,滔滔不息,是天地一切罪惡的歸屬地,世間萬惡的終點。
  很顯然,騰化虛此刻所凝聚的血河道域,就是參悟幽冥血河所領悟出來的。
  “血河道域!竟然是荒古魔宗傳承下來的無上大道,道、佛、魔、儒、兵、陣、劍……在荒古時期,各宗各派所參悟的道意,也是各有不同,但卻都是天地之間自然而生的道意,參悟到極致,都能夠直指大道本心,殊途同歸。而這血河道域,在眾多魔宗的傳承中,也是兇名赫赫的存在。”
  看到騰化虛施展出血河道域,靈白眼眸一凝,飛快傳音道:“雷霆破萬邪,陳汐,快!你以霄雷劍施展雷霆道意御敵,而我本體內也同樣擁有雷霆之力,咱們聯手,先天就克制他!”
  然而還不等陳汐和靈白有所動作,騰化及的攻擊已經率先而來。
  “血河倒卷,蒼生滅!”騰化及大喝一聲,指天踏地,如一尊魔皇,一條血河翻滾咆哮,倒卷而下,如一條百丈范圍的血色鞭子,轟擊而來,附近妖獸還未靠近,就被湮滅一空,萬事萬物都染上了濃稠的血色。
  天地色變,陳汐只感覺眼前有無數厲鬼在掙扎,無數的慘叫在耳畔炸響,恐怖的嗜血欲望,仿佛洪水猛獸沖擊著他的心神,暴虐、嗜殺、瘋狂的情緒在他的腦海中肆虐奔騰。
  “我心如明鏡,諸邪不染,我身如晴空,烈日高懸。雷霆萬鈞,滅邪誅惡!”陳汐的道心何其堅固,只一瞬間,就憑借無上大毅力、大恒心,摧毀腦海種種惡念,身心通達,念頭剔透。同時以霄雷劍施展“震劍道”,化作無匹雷光,噼里啪啦,滅殺周身侵犯而來的血河之力,摧枯拉朽。
  不過,身處這血河道域中,四周都是那滔滔濃稠血水,冤魂厲鬼,無窮無盡,殺了一波又一波,陳汐想要短時間內脫困也是不可能。
  “寂滅九霄,神雷破法!”靈白一聲大喝,身化庚金劍竹,磅礴的寂滅劍意,夾雜著震蕩扭曲的雷芒電弧,化為數百丈長的劍芒,橫掃四周!
  噗噗噗……
  劍如長虹,雷光爆綻,所過之處,滾滾血河被撕裂成上百斷,更不知誅殺了多少頭冤魂厲鬼。但令人心驚的是,那血河在眨眼間恢復如初,再次瘋狂地奔涌而至,好像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頓時之間,陳汐和靈白雙雙陷入被困的局面!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錯誤請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