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125 波瀾

感謝兄弟“陳東6638”的打賞捧場支持~
  沓!沓!
  陳汐的腳步不疾不徐,仿似根本沒有丈之外站立著一個來自等部族的九星域主強者。
  他神色一如往常般沉靜,自始至終甚至沒有流露出任何一絲殺機。
  可周圍的氣氛卻不知何時起,變得寂靜無比,鴉雀無聲,甚至變得沉悶,讓人有一種喘不過氣的窒息感。
  許多目光都發生了一絲微妙變化,這樣一幕靜,可其卻是兇險到了極致。
  當陳汐的身影距離那應山坤僅剩下一丈距離時,應山坤神色終于發生一絲變化,帶著一抹厲色。
  一股沛然的殺機在應山峰心縈繞,猶如在其體內藏著一頭已被觸怒的遠古兇獸,欲要擇人而噬。
  一剎那,原本沉寂的氣氛愈發緊繃,無形的殺意猶如暴風雨前的寧靜,快要爆發。
  周圍許多人都禁不住瞇了瞇眼眸,目光一眨不眨,齊齊鎖定在陳汐和應山坤身上。
  不知何時起,營地深處有多出許多身影,皆都神色冷淡地注視著這一幕,寂靜無聲。
  立在陳汐后邊的金云生忽然感覺有些口干舌燥,渾身都微微有些發僵,感受到一種莫名的壓抑和緊張。
  沓!沓!
  陳汐目光依舊保持著恒定而精準的獨特節奏,一丈的距離,也不過三步而已。
  這三步,卻宛如風暴之眼,寸寸皆兇險,步步皆殺劫!
  當陳汐踏出這一丈距離的第一步時,應山坤眼瞳已流淌出一抹濃烈沸騰到極致的殺意,整個人猶如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對于此,陳汐仿似渾然不覺,自顧自踏出了第二步,當腳尖落地的那一剎那,附近許多人已敏銳注意到,應山坤右手指節不易察覺地動了一下,一襲黑袍無風飛揚,獵獵作響。
  這時候,就連附近許多強者皆都屏息凝神,因為陳汐和應山坤之間,已只剩下一步之遙!
  一步,已等于是最近距離的面對面。
  擱在尋常,無論是哪一個九星域主境強者,皆都不會讓任何人如此靠近過來。
  因為這樣的距離意味著的,是致命般的兇險!
  無論對誰,都是如此。
  在這等關鍵時刻,應山坤會怎么做?那陳汐又會怎么做?是戰斗?亦或者是避讓?
  就在眾人思忖之際,陳汐右腳抬起,如此自然,仿似在他眼前邊的應山坤根本不存在般。
  這是最大的無視,且強勢到了極致,他沒有動手,沒有開口,更沒有停下腳步,就那樣抬起了步伐,遠遠望去,就仿佛要從應山坤身上走過去一般。
  換做在場其他任何一名九星域主強者,面對這樣一幕恐怕早就暴起出手了。
  可應山坤卻沒有,當陳汐右腳抬起時,他臉色驟然一沉,殺機涌動的眼眸內竟是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惘然。
  那的確是一種惘然,是一種猝不及防,無法想象的本能反應。
  而當陳汐的右腳正要落下時,在一眾目光的注視下,應山坤竟是下意識地側開了身軀!
  也就在此時,陳汐的第三步落下,落足處正是應山坤剛才所立的位置。
  眾人皆都愕然,似無法相信來自等部族應山氏,有著卓絕戰斗力的九星域主應山坤竟會在這最關鍵的一刻,避開了!
  這一步的退讓,所代表的意義可完全不同!
  這是否是證明,應山坤在正面對峙輸給了陳汐?
  他為什么要如此示弱?難道他不知道哪怕是出手戰斗,也好過讓開這一步?
  讓開了!
  跟隨在陳汐后邊的金云生差點忍不住叫出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陳汐是憑什么能夠讓這咄咄逼人的孤傲家伙避開這一步的?
  氣氛變得沉悶多出一抹古怪的氣息,所有望向應山坤的目光都帶上一抹曬然和嘲弄,不管是出于何種原因,在這等眾目睽睽之下,為陳汐讓開了道路,這本身就已經是一種變相的“認輸”!
  而這些望向陳汐的目光則多出一抹復雜的味道,他們可不會認為應山坤膽小如鼠,相反,應山坤所擁有的戰斗力甚至比在場不少強者都要強橫一些。
  可就是這樣一位強者,卻最終被逼得讓開一步,由此便可想而知,那陳汐帶給他何等大的壓力。
  對于這一切,陳汐依舊一點反應都沒有,自顧自地朝前走去,甚至自始至終都沒有斜眼側的應山坤一次!
  那平靜從容的模樣,在眾人眼無形已多出一種高深莫測的味道。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從陳汐一步步邁出腳步,再到應山坤避開,也僅僅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
  然而在這幾個呼吸之間潛在的無形殺機和交鋒,卻不比一場曠世對決更驚人。
  甚至令不少強者陷入沉思。
  不過,就在陳汐從那應山峰身邊剛走出不足一丈距離時,那原本臉色難言不發的應山坤宛如回過神般,猛地喝道:“站住!”
  聲音依舊強硬,可卻已帶上一抹沙啞的味道。
  尤其是他的臉色,更是隱隱透著一絲鐵青之色,眼瞳除了殺機,更有一種瘋狂之色。
  沒有人清楚,他此刻內心正遭受著無比的煎熬,一想到自己剛才的舉動,他更是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恥辱!
  一聲大喝,令得周圍眾人皆都精神一振,應山坤終于要反擊了嗎?雖然這時候反擊有些亡羊補牢的味道,可也不算太晚,若能擊敗那陳汐,或許就能一洗前恥了。
  金云生心咯噔一聲,身體發僵,他這時候正跟在陳汐后邊,而一側就是應山坤!
  也就在此時,陳汐終于止步,扭頭,似漫不經心地瞥了應山坤一眼,便回過頭,繼續朝前行去。
  寥寥一個眼神,卻令應山坤臉色變得猙獰,陰沉如水,雙掌都緊緊攥住,可最終竟是未發一語,整個人猶如魔怔了一般,孤零零立在那里。
  這讓周圍眾人的唇角皆都不易察覺地扯了扯,暗自搖頭嘆息不已。
  很快,陳汐和金云生一前一后就已經進入營地深處,逐漸消失在眾人視野。
  場原本緊繃和壓抑的氣氛似乎也悄然消失不見,許多人都不禁竊竊私語起來,有疑惑,有質疑,也有忌憚。
  他們直至此時也剛才所發生的一幕究竟蘊藏著怎樣的玄妙,可卻有一種直覺,應山坤連續遭受兩次挫敗,定然絕非僥幸了!
  沒多久,附近眾人相繼散去,只剩下應山坤一個人孤零零立在那,身影在這血色天地顯得異常蕭瑟。
  呼~呼~
  好半響之后,應山坤在猛地打了個寒顫,急促喘息起來,臉頰上狠色悉數褪去,被一抹蒼白取代,眸子里已不可抑制涌上一抹驚悸。
  只有他自己清楚,剛才面對陳汐時有多么可怕,簡直如同面對一個無法戰勝的惡魔般!
  他毫不懷疑,若當時自己不避開那一步,絕對會遭受到致命般的打擊!這種感覺是如此強烈,強烈得他根本就不敢去嘗試著反抗。
  人生第一次,應山坤對自己的戰斗力產生了懷疑,他渾然無法想象,一個同樣是九星域主境的應劫者而已,怎會給自己造成如此恐怖的威懾,這感覺不應該是只有道主境存在才能帶給自己的?
  “嘿,你們就盡情嘲弄吧,等你們自己親身體會到這家伙的可怕,才知道什么叫后悔!”
  一想到剛才眾人投來的嘲諷目光,應山坤就禁不住一陣冷笑,旋即他就搖了搖頭,轉身走進了營地。
  只不過在心,已經再沒有了任何一絲去挑釁陳汐的念頭,這家伙太危險,還是遠遠避開為妙!
  ……
  這一片營地占地極為廣大,屹立在天地間,并無任何遮掩,三十六座古老黑色宮殿依次列開。
  走入其,陳汐頓時感覺,那由天道秩序所化的天幕力量已經消失不見,這無疑證明這時候留在這片營地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那家伙倒也識趣。”
  陳汐漫無目的地在這片營地前行,想起剛才攔路的應山坤時,不禁搖了搖頭。
  就在剛才,他的確已下了殺心,只要這應山坤敢有任何一絲妄動,他完全不介意立刻展開雷霆一擊,一舉鎮殺此人,以此殺雞儆猴,震懾附近其他參戰者。
  可遺憾的是,應山坤倒也機警,一發現不妙就果斷避開,讓得陳汐也只能忍下這一股殺氣。
  嗯?
  忽然,陳汐注意到自己一路走來,竟依舊有不少身影有意無意地跟隨著自己,似是一種窺探,又像是欲要做一些什么。
  這讓陳汐不禁皺了皺眉,些家伙依舊不死心啊。
  唰!
  忽然,他身影一閃,就來到十丈之外,擋在了一名錦衣男子身前。
  那錦衣男子登時嚇了一跳,戒備十足,當陳汐的模樣時,登時臉色一沉,冷冷道:“你要做什么?”
  陳汐唇角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不必緊張,我只是想問一件事。”
  那錦衣男子不悅冷哼道:“誰緊張了?”說著,他拂袖就要甩開陳汐。
  可就在此時,陳汐眼瞳驟然泛起一抹幽邃冷冽的光澤,那錦衣男子登時心一顫,感受到一股難言的大恐怖,手動作不自禁停滯在那里,臉色變幻不定。
  ——
  ps:提前更新一下,晚上有點急事,第二更可能有些晚。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