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2127 卷土重來

感謝老兄弟“yaunbaotu”的打賞捧場支持~
  ——
  泰睿所提的建議很簡單,就是要和陳汐比拼戰功來決定這一處宮殿的歸屬。dt
  可這種用心卻極其譎詐。
  因為索影芙飛靈雪蒼云野他們都清楚,在之前和逆道罪徒廝殺的戰爭,他們四人聯手殺了不知多少的敵人,甚至其還包括多位逆道罪徒的九星域主境強者!
  在這等情況下,拿他們四人的戰功總數和陳汐一人的戰功比拼,雖然有些不光彩,可這對蒼云野他們而言,無疑是解決眼下局面的最明智做法。
  故而當汐答應下此事,無論是蒼云野,還是泰睿他們三人,皆都心冷笑不已。
  蒼云野把玩著陳汐拋過來的令牌,陰測測說道:“你放心,以我們的身份,的確干不出出爾反爾這等丟人現眼的事情,不過我倒是有些擔心,萬一你反悔了怎么辦?”
  陳汐淡然道:“我若想要反悔,大可不必答應這個條件,你覺得呢?”
  蒼云野神色一滯,登時閉嘴。
  的確,陳汐若要用武力逼迫他們放棄這座宮殿,根本不必再多此一舉,這一句話說出,倒是顯得他蒼云野有些愚蠢了。
  當然,他是不會承認這一點的。
  深吸一口氣,蒼云野略帶憐憫地汐一眼,便不再遲疑,將目光挪移在了陳汐的令牌上。
  參加此次護道之戰的強者,皆都各自擁有著這樣一塊令牌,每一塊令牌上除了烙印著挪移傳送出道愆罪源的坐標,還有一處記錄戰功的區域。
  參戰者每殺次一個敵人,就會在令牌上記錄下來,這些戰功依據殺死的敵人實力強弱,大致分作了一等戰功二等戰功三等戰功三個層次。
  三等戰功是殺死祖神境逆道罪徒,二等戰功側是殺死帝君境逆道罪徒,一等戰功則是殺死域主境逆道罪徒。
  這三種層次的戰功,分別會呈現出青色紅色金色三種光點映現記錄在令牌上。
  同樣,這些顏色不一的光點還依照顏色的濃淡分作了不同品階,顏色越深,則代表殺死的敵人在某個境界的修為越高,反之亦然。
  蒼云野自然清楚這一點,他甚至知道,一千個三等戰功相當于一個二等戰功,一百個二等戰功相當于一個一等戰功。
  “我倒要,這家伙究竟獲得了多少一等戰功……嗯?這是?”
  心飛快想著,蒼云野目光已經落在陳汐令牌上的戰功區,還未數目,就被一片璀璨的金芒閃了一下眼睛。
  就宛如一片釋放刺目金芒的星辰般,太過顯眼。
  咯噔!
  如此異常的一幕令得蒼云野心猛地跳了一下,忽然感到一股不妙的感覺,這讓他神色都不禁變得微微有些凝重,認真之極。
  他重新將目光。
  ……
  泰睿索影芙飛靈雪三人站在蒼云野身邊,三人心兀自在得意冷笑,甚至不時會用一種憐憫嘲弄般的目光掃一下對面的陳汐,就宛如個等待審判的失敗者般。
  對于此,陳汐無動于衷,波瀾不驚,只是將目光平靜地穿過蒼云野等人的身影,落在了后邊的宮殿。
  給人的感覺,就仿佛是在欣賞自己即將得到的戰利品般。
  這讓泰睿等人心禁不住一惱,這家伙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狂妄到了極致!
  可僅僅片刻,他們就注意到時間都過去數十個呼吸,這點時間雖然算不得什么,可對蒼云野這等層次的高手而言,僅僅只是去核對一些戰功數目,根本就用不了這么久。
  他這是怎么了?
  泰睿等人顧不得再去憐憫和嘲弄陳汐,將目光齊齊望向蒼云野,這一他們心也是齊齊一跳。
  只見不知何時起,蒼云野臉色已緊繃下來,眼瞳收縮如針,能夠清楚察覺到,他的鼻息變得急促起來,整個人猶如僵硬在那,握著陳汐令牌的手指節已經微微發白。
  這讓泰睿等人心登時蒙上一層陰影,感到有些不妙。
  遠處那些冷眼旁觀的一眾強者這時候也發現了氣氛的古怪,心不禁暗自嘀咕,不會吧,難道在比拼戰功上,蒼云野他們四個人也可能比不過這個陳汐?
  若是這樣的話,那蒼云野他們可丟人丟大發了!
  “蒼云兄,都么久,結果究竟如何?”
  人群有人禁不住呼喊了一聲。
  泰睿他們眼皮不易察覺地跳了跳,望向身邊的蒼云野,卻見后者臉上血色盡褪,已隱隱呈現出一抹惘然和不甘。
  “道友,結果究竟如何?”
  連索影芙也忍不住問出來,這簡直太煎熬人了。
  “你若敢毀掉我的令牌,我立刻殺了你!”
  忽然,一直一言不發的陳汐將目光鎖定在蒼云野身上,凌厲懾人。
  蒼云野渾身一僵,臉色變幻不定,他剛才的確有一種強烈的沖動,恨不能將這令牌毀掉。
  可此時被陳汐目光盯著,蒼云野沒來由感受到一種窒息般的強烈危險,讓得他竟是不敢擅自亂動。
  遠處眾人見此,皆都禁不住嘩然,大致已經猜出了結果,可他們依舊無法想象,陳汐究竟取得了何等戰功,竟讓蒼云野他們四人加在一起也沒法和他比?
  “我們輸了……”
  蒼云野頹然,聲音苦澀透著無盡不甘。
  輸了!
  哪怕已經猜到了這個結果,可當蒼云野親自宣布出來時,依舊令泰睿他們如遭雷擊,無法接受。
  “我不信,讓我”
  索影芙尖叫一聲,一把奪過令牌,當令牌上的戰功,她那嬌媚明艷的臉龐也是驟然煞白,眼瞳擴張,唇兀自喃喃:“怎么可能,他一個人怎么會擁有這么多戰功……這不可能……”
  嗖!
  不等她反應,手令牌已經被陳汐奪回來,他無法不擔心對方老羞成怒之下,徹底毀了這令牌。
  旁邊的泰睿和飛靈雪相視一眼,皆都暗自一嘆,知道大勢已去,再無回旋余地。
  只是他們也不禁有些惘然,這陳汐究竟奪得了多少戰功?居然連他們四人加起來都沒法與之對比?
  果然輸了!
  遠處眾人心頭震動,顧不得去嘲笑蒼云野他們,而是紛紛揣測起陳汐的戰功數目來。
  對他們而言,戰功絕非一行冰冷數字那么簡單,也絕對是一種兌換豐厚降臨的憑證。
  戰功,最大的意義就是能夠衡量出一個強者所擁有的戰斗力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戰功越多,便意味著其戰斗力越是強大,這是不爭的事實,更是公認的一種準則。
  畢竟,能夠參與此次護道之戰的,無不是來自護道一脈的翹楚人物,每一個都擁有著九星域主境實力。
  而在這同一境界,想要判斷出誰的戰斗力更強大,戰功數目的多少便是最直觀的體現。
  陳汐能夠已一人之戰功,完勝蒼云野四人加起來的戰功數目,那么他此時究竟獲得了多少戰功?
  這個問題讓不少強者都陷入沉思。
  對于此,陳汐的反應卻是不大,只是掃了蒼云野等人一眼,就徑直朝宮殿走去。
  金云生連忙也跟上去,當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宮殿時,陳汐那淡然平靜的聲音從內傳來:“三十息之內,若你們不遠離此處宮殿,便會被視作我之敵人。”
  這就是逐客令了,更是間接地宣布,此處宮殿從此刻開始便是他陳汐的地盤!
  蒼云野等人臉色變得鐵青無比,心憋屈憤怒到了極致,他們幾個皆都是來自護道一脈的等部族,憑借四人聯手,硬生生占據了三十六座宮殿的一座,這本身就是一種無上的榮譽。
  可如今,他們卻灰溜溜地被掃地出門,被陳汐一個人霸占了他們的宮殿,這感覺簡直比殺了他們都難受。
  根本不用想,用不了多久,整個營地都會知道他們四人被陳汐強占宮殿的事實,而這也注定會淪為一個笑柄。
  像現在,蒼云野他們就能清楚感受到,四周投來的一道道帶著異色的目光,這簡直就像無聲的耳光狠狠抽在了臉上,火辣辣的疼,讓他們直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鉆進去。
  “我們走,去拜見燧人狂瀾公子!”
  蒼云野咬牙,怨毒地后那緊閉的宮殿一眼,就鐵青著臉憤然匆匆而去。
  泰睿他們也都沉著臉緊緊跟上。
  他們很清楚,和陳汐戰斗的話,他們毫無勝算,而比拼戰功更是已經輸了,在這等情況下想要報仇,唯有去求助燧人狂瀾出手!
  ……
  很快,遠處圍在這片宮殿附近的一眾強者也都紛紛散去,竟是再無一人前來挑釁陳汐。
  但所有人都清楚,這只是暫時的,陳汐才剛抵達這片營地而已,就敢如此狂妄強硬,接下來他將面臨的風暴可決不會如此簡單了!
  因為所有人都清楚,五大上等部族和太上教的參戰者,可都早在慘叫護道之戰前,就一致將陳汐列為了鏟除目標!
  這一天,秩序天幕降臨,讓一場浩大的諸神之戰暫時停頓,參戰雙方皆都返回營地進行休整。
  也是這一天,陳汐踏足營地的事情,猶如一場風暴般傳遍了整個營地,引起無窮波瀾。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