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128 一劍驚魂

護道一脈的營地極為廣袤,宛如一座恢弘古老的城市,只不過是沒有城墻罷了。
  三十六座足有千丈高,通體古老斑駁的黑色殿宇屹立其中,就宛如三十六位歷經風雪的老人,滄桑而莊肅,見慣生死。
  在營地中央位置的一座宮殿大門前,立著兩個來自護道一脈的參戰者,神色莊肅威嚴。
  可很顯然,他們此刻充當的卻是守衛的角色!
  能夠讓兩位來自混沌母巢中的九星域主境強者充當門衛,且還是一副忠心耿耿,心甘情愿的模樣,由此便可見占據此處宮殿的主人身份何其之超然和駭人。
  不乏有路過此宮殿的參戰者,當兩位宛如守衛般的同道時,非但沒有去嘲笑,反而都下意識地避開了這里,宛如這里是一片禁區般,不敢越雷池半步。
  因為整個營地的參戰者都清楚,這座宮殿的主人是燧人狂瀾,一位來自上等部族燧人氏的曠世人物!
  此刻在宮殿深處,燧人狂瀾全身浸泡在混沌神池,通體蒸騰著耀眼灼熱的神焰火浪,讓他那冰冷傲然的面孔在滾滾霧靄若隱若現。
  唯有一對眸子猶如一對烈焰漩渦,不經意流轉出幾欲焚化天穹的肆意睥睨之氣。
  “才不過七十三個一等戰功而已,就把你們從宮殿掃地出門,真是一幫廢物!”
  燧人狂瀾發出一聲不屑聲音,他從來不會掩飾自己的情緒,哪怕是在燧人氏族長面前也同樣如此,故而給其他人的印象就是狂傲霸道肆意乖張。
  此刻,蒼云野索影芙泰睿飛靈雪皆都立在數丈外,神色皆都有著一抹深深的忌憚。
  他們剛才已經把有關陳汐占據宮殿的事情詳細說出,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燧人狂瀾卻毫不客氣地罵他們為廢物,頓時臉色不禁有些難。
  “怎么?不服氣你們就去殺了那小子,為何還要來見我?說你們是廢物已經夠抬舉你們了!”
  燧人狂瀾冷哼,聲音若滾滾驚雷般,在整個大殿隆隆作響,透著一股迫人的力量。
  蒼云野等人登時呼吸一緊,低下了頭,表現得愈發敬畏,他們很清楚燧人狂瀾的秉性,哪敢再多說什么。
  嘩啦~
  混沌神池,燧人狂瀾起身,披著一道有火紅神焰凝聚而成的鶴氅,大步走了出來。
  一剎那,就宛如一尊神祗從煉獄火海走出,神霞迸射,偉岸睥睨,壓迫得時空都寸寸哀鳴起來。
  “不過,你們倒也不笨,知道技不如人就來找我。”
  燧人狂瀾雙手負背,在宮殿來回踱步,冰冷孤傲的面龐上毫無情緒波動,“具體說一說這小子的戰功。”
  蒼云野連忙道:“回稟公子,此子所獲得的七十三個一等戰功,有十七個是由二等和三等戰功累加在一起所得,剩余的五十六個一等戰功,有三十二個代表著他殺死了九星域主境以下的逆道罪徒。”
  說到這,猛地被燧人狂瀾打斷:“這么說,此子殺了二十四個九星域主?”
  蒼云野點頭道:“正是。”
  “其可有逆道罪徒一脈的巔峰圣裔?”
  燧人狂瀾追問,目光已帶上一絲異色。
  “并沒有。”
  蒼云野飛快道。
  “沒有?”
  燧人狂瀾眉頭一皺,陷入沉思。
  一時大殿一片死寂,無人敢去驚擾燧人狂瀾。
  “直到這時候,我才對這小子產生了一絲興趣。”
  燧人狂瀾輕笑一聲,悠悠感慨道,“你們或許不明白,這世上想要找一個感興趣的對手可是很不容易的。”
  說到這,他似乎有些意興索然,揮手道:“罷了,和你們說這些無疑是對牛彈琴,你們先下去吧,等時機到了,我自會親手去抹除了此子。”
  “公子,這時候可正是斬殺此子的最佳時機,若是晚上一步,恐怕就會被其他人給搶先了。”
  蒼云野哪會甘心就此離開了,連忙說道。
  “哼,我的事情也要你來做主?”
  燧人狂瀾一聲冷哼,驚得蒼云野渾身一哆嗦,再不敢多言,匆匆和索影芙他們轉身而去。
  不過當他們走到宮殿門前時,卻聽見背后傳來燧人狂瀾的聲音——“你們幫我留意一下,究竟會是誰第一個先朝那小子動手的,我需要知道具體情況。”
  蒼云野等人怔了怔,當即領命而去。
  待他們的身影徹底消失在宮殿,燧人狂瀾這才冷笑喃喃道:“我燧人狂瀾雖橫行無忌,可也不會充當別人的刀了,我就不信你們能夠一直忍耐下去……”
  這句話顯得頗為耐人尋味。
  燧人狂瀾沒有告訴蒼云野他們,其實從陳汐的身影從戰場抵達這營地門前時,有關陳汐的一切舉動早已被他。
  ……
  另一座宮殿。
  釋楚歌盤膝坐地,動作輕柔地擦拭著手的“烽火血穹”,他神色專注,眉宇間盡是寧謐淡漠。
  “我曾答應給他一個公平決斗的機會,現在的時機……并不公平。”
  許久,釋楚歌才把目光從“烽火血穹”上挪移開,抬起頭處垂首立著的一名灰衣男子,道,“殺死此子是早晚的事情,現在我更想知道,湮虛什么時候能抵達弒逆高地?”
  湮虛!
  逆道一脈的湮雷族后裔,一位戰斗力堪稱傳奇的巔峰圣裔!
  在逆道一脈,能被冠上“巔峰圣裔”四字的,無不是九星域主境的曠世人物,稱其為同一境界的霸主人物也不為過。
  在實力上分析,巔峰圣裔的存在,完全可以和釋楚歌這等來自五大上等部族的九星域主境強者相提并論。
  “據說那湮虛的弟弟在戰場上被殺,這消息已經被湮虛得知,不出意外,三日之內,這湮虛便能夠抵達這戰場上。”
  灰衣男子飛快道。
  “哦,你可查探到誰殺了湮虛弟弟?”
  釋楚歌問道。
  “據說是……陳汐。”
  灰衣男子不確定道。
  陳汐?
  釋楚歌腦海浮現出陳汐的身影,想起了曾在迷霧森林和陳汐的那一場無形爭鋒。
  旋即他就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當時他雖成功逼退了陳汐,可同樣也清楚當時的陳汐應該是身負一些重創,故而那一次的無形交鋒談不上什么。
  “這個湮虛只是我的目標之一,我希望你在接下來能夠幫我打探到更多的巔峰圣裔的消息。”
  釋楚歌很快就把注意力轉移,淡然恬靜的眸子里泛起一抹瑰麗的光,“對手的實力越強越好。”
  “這……”
  灰衣男子有些遲疑。
  “戰功都歸你。”
  釋楚歌瞥了對方一眼,似乎將對方心的秘密都窺探清楚。
  “多謝公子成全!”
  灰衣男子喜道。
  他來自混沌母巢等部族的“靈犀族”,名叫靈勘,天賦最擅長的并不是戰斗,而是刺探情報!
  ……
  同時,在北冥滄海所占據的宮殿。
  “一個陳汐而已,他們隨便一個出手都足以解決,為何還要麻煩我?我可不想把晉級破境的時間浪費在一個無足輕重的家伙身上。”
  北冥滄海皺眉不悅道,“除非那小子真的強大到連那些家伙也對付不了時,我才會去動手,這就是我的決定,不必再勸。”
  “是,公子。”
  一名魁梧大漢有些無奈地領命,匆匆轉身而去。
  而北冥滄海則早已閉上眼眸,重新開始修煉起來,一瞬間,他宛如化身一片汪洋,將整個混沌神池覆蓋,驚濤翻卷,滾動的皆是大道玄機。
  在他心,的確沒把陳汐太當回事。
  ……
  “滾!”
  “小小姑娘,這是你們唐氏族長的旨意,我只是來提醒您的,那陳汐如今已經出現……”
  “滾!”
  “小小姑娘,難道您打算違抗整個唐氏宗族的意志?”
  “我讓你滾——!”
  營地最深處的一個宮殿,響起一道清脆透著無盡憤怒的叫聲,旋即,一個身影被從宮殿狠狠震飛了出來,墜落地面咳血不止。
  附近不少強者見此,都禁不住心一跳,遠遠避開了這座宮殿。
  宮殿,唐小小瑩白雙手捧著下巴,坐在混沌神池邊,精致如墨的黛眉蹙起,清稚干凈無邪的漂亮小臉上盡是苦悶。
  好半響之后,她狠狠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嘴嘆息道:“哎呀,不就是一個陳汐嗎?可是真的好麻煩,殺敵都殺不痛快,早知道不來參加這狗屁護道之戰了。”
  ……
  夏若淵在混沌神池睜開的眸,一剎那,無窮殺機猶如濃烈的血腥,充斥在宮殿每一寸角落。
  這里,仿若化為尸山血海。
  夏若淵沉聲開口,聲音如金戈交鳴,殺伐之氣四溢:“還不夠,除非他能夠擁有一個斬殺巔峰圣裔的戰功,才值得我親自動手。”
  遠處一名女子還要張嘴欲說什么,就被夏若淵一道冰冷嗜血的目光盯住:“不想死,現在就離開。”
  那女子渾身一僵,臉色煞白,轉身匆匆而去。
  ……
  這一天,營地波瀾洶涌,風波詭譎,僅僅只是因為陳汐一個人的到來。
  而就在當天傍晚,在營地最偏僻處的一座宮殿前,一男一女姍姍而來,僅僅片刻,一名強者便被從宮殿“請走”。
  這座宮殿自然也就成了那一男一女的地盤。
  ——
  ps:明天三更。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