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132 被盯上了

燧人狂瀾的回應很快傳遍了整個營地,原本對明日一戰頗為期待的強者皆都不禁有些失望。
  這回復言辭看似強硬無比,實則面對陳汐的“挑戰”,燧人狂瀾這種做法已顯得有些保守和謹慎。
  這可不像燧人狂瀾的風格,眾所皆知,燧人狂瀾肆意不羈,霸道跋扈,目無余子,可如今卻決定擇日而戰,自然讓人無法理解。
  而當陳汐得知這個消息時,只是搖了搖頭,自始至終沒有任何一絲的情緒波動。
  不過這卻是讓金云生暗松一口氣,當聽到陳汐宣布明日要去“拜訪”燧人狂瀾時,他也著實被嚇了一跳,禁不住開始患得患失。
  他很清楚,若陳汐被殺了,那他金云生必然也會遭受波及,換而言之,他如今既然站在了陳汐這一邊,就等于是一條線上的螞蚱,陳汐完了,他也跑不了。
  幸好,燧人狂瀾沒有立刻答應下來!
  雖然距離下一次天道秩序所化的天幕降臨,僅僅只有五天時間,可萬一燧人狂瀾在戰場上出現意外了呢?
  這可是誰都無法確定的事情,畢竟歸根究底,他們都是護道一脈,當戰爭再次開啟時,也都得卻和那些逆道罪徒搏命廝殺。
  而如今燧人狂瀾的回復中已明確說出,后天他將要和逆道罪徒中的巔峰圣裔盤通對決!
  盤通,這可是逆道罪徒一脈中血食衛部族中的恐怖角色,一身戰斗力強橫無匹,而他能夠成為一名巔峰圣裔,也可見他的實力有何等強大。
  在金云生看來,燧人狂瀾或許能夠殺死盤通,可最終必然會為此付出不小的代價!
  畢竟,這盤通和燧人狂瀾儼然已是同一個層次的存在,兩者決戰在一起,恐怕誰也無法保證能夠全身而退了。
  而若是燧人狂瀾負傷,那么他還有信心敢和陳汐交鋒嗎?
  無論敢不敢,金云生都清楚,只有這樣的局面才會對陳汐有利!
  ……
  營地偏僻角落的宮殿中,冷星魂面無表情捏碎手中玉簡,道:“看來這燧人狂瀾并不像傳聞中那么沖動。”
  身披彩衣,嫵媚妖嬈的道無雙懶洋洋側臥在混沌神池之畔,語氣透著一股慵懶:“實力到了這等層次的,可沒有一個傻瓜。”
  冷星魂點了點頭:“在這等時刻,的確不易正面和陳汐交手,此子闖營地,奪宮殿,斬蒼云野,一步一殺機,氣勢已蓄積到了巔峰,換做是我,也定然不會貿然應允他這個請求。”
  道無雙輕笑,語聲嚦嚦道:“所以,這燧人狂瀾打算拖一拖,于無聲中消磨一下陳汐的銳氣,然后他則攜帶斬殺盤通的氣勢,約戰陳汐,此消彼長之下,主動權已掌握在燧人狂瀾手中。”
  頓了頓,她攏起耳畔一縷青絲,鳳眸迷離中帶著一抹幽邃,“唯一的關鍵就在于,他究竟能否在不受傷的情況下殺死那個盤通,若辦不到這一點,這算計就等于失敗了。”
  冷星魂瞥了道無雙一眼:“他敢這么說,必然是有十全把握殺死盤通,所以你的推測并沒有抓住事情的核心。”
  道無雙噢了一聲,笑吟吟坐起身軀,白皙如雪的雙手抱膝,鳳眸如水般凝視著冷星魂,道:“那你說事情的核心是什么?”
  冷星魂面無表情道:“戰場上局勢瞬息萬變,誰也無法確定是否有其他巔峰圣裔參與到燧人狂瀾和盤通的對決中!”
  道無雙撫掌贊嘆道:“若當年你有這等城府,恐怕也不會死在那陳汐手中了。”
  冷星魂臉色驟然變冷,沉默不言。
  唰!
  這時候,一道神虹忽然憑空出現在大殿中,落入冷星魂掌中時,已化為一枚玉簡。
  冷星魂略一查探,眸子禁不住微微一縮,喃喃道:“這家伙怎么先跳出來了?”
  玉簡中只有一行字——“夏若淵已動身,前往挑戰陳汐!”
  ……
  同一時間,整個營地再度轟動,許許多多身影幾乎不約而同地離開盤踞之地,朝陳汐所在的宮殿處匯聚而去。
  夏若淵要和陳汐決斗!
  原本,營地許多人正自失望燧人狂瀾的反應,可沒多久,有關夏若淵離開宮殿,前往和陳汐決斗的消息就傳出,簡直就像一個重磅炸彈,令整個營地都沸騰了。
  夏若淵,這可是一個鐵血無情,殺人不眨眼的恐怖存在!
  他來自五大上等部族中的夏氏,是無垠歲月以來唯一一個能夠繼承其先祖“鐵血戰王”衣缽的蓋世人物,戰力至剛至猛,殺伐無數,宛如戰王重生般,可怖之極。
  在混沌母巢中,夏若淵這個名字簡直就是血腥和死亡的象征,令人談而色變。
  如今,還不等燧人狂瀾和陳汐之間的交鋒上演,這夏若淵卻一反常態地站出來,矛頭直指陳汐而去,這如何不讓人震驚?
  “終于有曠世強者站出來,要收拾陳汐此子了!”
  “呵呵,從護道之戰開始那一刻,這陳汐的命運便早已注定,沒看見五大上等部族可都達成一致決定,將陳汐視作鏟除目標?”
  “那夏若淵之前為何不動手,為何卻要選擇在這個時間?”
  “或許是之前根本沒把陳汐放在眼中,但卻因為陳汐斬殺蒼云野,挑戰燧人狂瀾的一幕發生后,徹底引起了夏若淵的興趣。”
  “嘖嘖,這一下陳汐徹底完了!”
  議論聲中,陳汐那宮殿前早已圍攏了許許多多的身影,無不是來自護道一脈的九星域主境強者。
  唯獨令人奇怪的是,面對這一場對決,無論是釋楚歌、北冥滄海、還是唐小小、燧人狂瀾,皆都未曾現身,似乎并不關注。
  但很快他們就反應過來,這就是所謂的“王不見王”,達到釋楚歌他們這等層次,自不會屈尊紆貴前來于此,若是這么做了,無形中反而會襯托得他們不如夏若淵。
  畢竟,若按照之前達成的協議,這陳汐可是他們所有人都必須去鏟除的目標,在這等情況下,之前夏若淵沒出現時,他們也沒出現,夏若淵出現了,他們若立刻跟著現身,那味道明顯就變了。
  咚!
  咚!
  天搖地動,一陣宛如戰鼓般的腳步聲響徹,震蕩四野,彌漫出一股震懾神魂的恐怖氣息。
  眾人只覺眼前一陣恍惚,仿佛看見一片尸山血海橫移而來,無窮的血腥猶如實質,激蕩九天十地,殺機無窮,令天穹為之色變。
  一時之間,氣氛驟然變得壓抑窒息,所有人的心臟都禁不住緊繃,感到一種莫名的畏懼。
  就在許多人都快要承受不住這種壓抑時,一道偉岸修長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陳汐宮殿之前。
  這是一名冷峻若雪山般的男子,一頭齊耳銀發,面容俊美妖艷,足快要令世間大多數美麗女子都黯然失色。
  他負手立在那里,就宛如立在一片戰場,頭頂雷云密布,颶風滾滾,腳下橫尸遍野,血流成河。
  甫一出現,在場諸多強者心中又狠狠一震,面露忌憚敬畏之色。
  這人,就是夏若淵!
  緊閉的宮殿大門被悄無聲息地打開,露出金云生的身影,他此刻神情很奇怪,有一種措手不及的惘然感,也有一種被激怒的陰沉味道。
  顯然,對于夏若淵要和陳汐對決這件事,金云生也被打了一個猝不及防,暫時還無法消化這一切。
  不過,當看見宮殿外的夏若淵時,金云生神色中的情緒一下子消失,變得面無表情。
  他微微側身,漠然道:“請吧,陳汐道友已等候多時。”
  夏若淵看也沒看金云生一眼,徑直抬步,走進了大殿,只是路過金云生身邊時,他這才頓了頓足,道:“我欣賞你的為人,等我殺了陳汐,你可以跟在我身邊。”
  說罷,他那偉岸而充斥著無盡血腥和殺氣的身影已走進了宮殿。
  宮殿大門轟然關閉,將金云生也關在了外邊。
  只不過金云生顯然早已得到陳汐面授機宜,清楚他此刻也根本不適合留在宮殿內。
  只是令金云生心中復雜的是,他聽懂了夏若淵話中的含義。
  若陳汐死了,他金云生的下場的確會變得很糟糕,而夏若淵所表達的意思也很簡單,只要跟在他身邊,金云生便不必再煩憂來自其他方面的威脅。
  金云生忽然嘆了口氣,自嘲喃喃:“看來知恩圖報也不盡都是壞處,起碼還會被人欣賞……可惜啊,我這條命都是陳汐給的,他若真死了,我……”
  說到這,他突然閉嘴,只是把目光望向了那緊閉的宮殿大門。
  而與此同時,那些匯聚在宮殿附近的一眾強者卻炸開了鍋,皆都一副愕然、驚疑、憤然的模樣。
  “怎么會這樣?一場強者之間的對決,怎么能限制在宮殿內?難道還怕被人看到不成?”
  “陳汐這家伙肯定在宮殿中下了埋伏!否則怎會如此見不得人?”
  “不行,我們必須行動起來,打開那宮殿大門,不能讓夏若淵公子孤身一人涉險!”
  “對,就該如此!”
  那些來自護道一脈的強者紛紛表達不滿,憤慨無比,甚至不少人已蠢蠢欲動,要沖入那宮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