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13 彼岸沉淪終結

卿秀衣輕描淡寫一拍,掌掌相交,居然就把梵云嵐的這一掌,直接抵擋住。這一幕看在陳汐眼中,令他敏銳地察覺到,梵云嵐的所有掌勁,就好像轟進了一片汪洋大海中,被完全化解掉。而卿秀衣的身體就像擁有一片無邊無際的滄海,容納萬物!
  “涅槃七輪的修為的確厲害,但若非我為了參加五年后的群星大會,一直在苦苦壓制實力,如今只怕早已進階冥化之境,又豈會懼怕與你?”卿秀衣接住梵云嵐的一掌之后,神色淡然恬靜,無悲無喜,同樣反手一掌拍出。
  頓時之間,四周煙雨道域中的道意,都仿似被這一掌吸納,虛空中傳出了洶涌海濤之聲,一波一波,千重萬重,朝頭頂的梵云嵐奔涌而去。
  轟隆隆!
  恐怖的真元碰撞聲連綿不斷響起,卿秀衣、梵云嵐,這兩個身懷恐怖修為的高手,真正的斗在了一起。
  卿秀衣是金丹圓滿巔峰修為,擁有天仙轉世之身,實力深不可測,再加上又是身處自己的煙雨道域中,竟然與涅槃境界的梵云嵐打了個平分秋色!
  這一幕看得陳汐也是一陣心潮起伏,心血澎湃。
  涅槃境界,是遠超金丹境界的恐怖存在,在南疆修行界,涅槃境大修士已能被人尊稱一聲老祖了,滅殺金丹修士,就如同殺雞一樣隨意,兩者之間的差距天壤之別,判若云泥,不能相提并論。
  因為境界越高,越境挑戰的難度就越大,其中微妙,關乎到對天地力量的掌控,道意奧義的理解,兩者都有著極為懸殊的差異。
  然而此刻,卿秀衣卻能以金丹之境的修為,抗衡涅槃境界的梵云嵐,這簡直就是打破了修行界的固有觀念,創造出了一個奇跡,這場戰斗若是傳播出去,恐怕沒人會相信了。
  轟!轟!轟!
  爆炸連響,煙雨道域徹底被兩人的恐怖力量齏粉成末,緊接著一股又一股的真元碰撞之力,轟炸在天地之間,方圓數百畝地上,所有的花草樹木都在瞬間湮滅無蹤,地上更被轟開一個個巨大裂縫。
  如果這個時候,就算是一個金丹高手,進入到兩人對拼的波蕩中,都要被震成肉泥,立刻斃命。
  不過,兩人出手雖毫無保留,但卻同時極為默契地控制著力量波動,似是生怕傷到了一側的陳汐。
  不過陳汐想要逃走,卻是根本不可能,且不說他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單是這兩個女人的氣機一直牢牢鎖定著他,就注定逃跑也是枉然。
  “哼!你的實力的確出乎我的意料,不過也只到此為止了,像你這樣的天才人物,不趁早抹殺了,來日必成大患!”
  冷笑聲中,梵云嵐驀地身形一升,踏空而起,在她背后,涌出一個漆黑無比的道域光暈,就像永恒的夜幕,而在夜幕上,則閃爍著數千對血紅魔眼,細細一數,恰是三千之數,每一對魔眼都大如燈籠,釋放出猙獰、嗜血、陰冷……等諸多邪惡光芒。
  陳汐只遠遠一望,就感覺頭皮一陣發麻,神魂中更像被灌入一股陰冷之極的意念,欲要吞噬掉他的三魂六魄。
  他連忙深吸一口氣,腦海中不自覺閃過彼岸道意的種種真諦,頓時一切雜念被清除一空,神智頓時恢復清明。
  “彼岸,是引魂渡厄,是為了安定六道,自然不能容忍邪魔外道噬魂奪魄,傷天害理……”隱隱約約之間,陳汐感覺到,仿似彼岸道意天生就克制一切邪魔外道。
  他不禁又想起滅殺羅修和騰化虛時的情景,誅邪筆主殺伐,幽冥錄則吞納邪物,清掃天地邪氣,還世間以朗朗乾坤。而彼岸道意正是來源于幽冥錄中,乃是那一尊大人物留下的意志烙印所擁有。
  “三千魔眼?噬魂道域?聽聞血月魔宗內擁有一方傳承自荒古時期的血池,其內蘊含魔宗數十種無上大道,非重量級人物,根本無法進入其中修煉,你能夠修煉出噬魂道域,看來也是血月魔宗中的核心人物了!”卿秀衣神色一肅,罕見地凝重說道。
  “卿姑娘倒是好見識,不過,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早,今日你注定必死無疑。”渾身籠罩在黑袍中的梵云嵐,立在魔眼閃爍的噬魂道域,顯得詭異邪魅之極,她的聲音剛落,那噬魂道域驀地動了。
  三千對魔眼霍然睜開,無數道灰蒙蒙的光華破空飆射而出,帶著一股獨有的毀滅氣息,死寂沉沉,吞魂奪魄。
  嗤嗤……
  這灰蒙蒙的死寂光華一照射到虛空上,驚人的腐蝕之力把虛空都消融得千瘡百孔,令人觸目心驚。
  “煙霞寶鏡!”卿秀衣眼眸一凝,一面煙霞繚繞,符紋繁密的青銅古鏡,滴溜溜擋在身前,鏡面內涌動著滾滾煙霞,仿似煙海云河。她畢竟只是金丹圓滿境界,面對梵云嵐這位涅槃境強者的全力一擊,她也是不敢大意。
  嗤嗤嗤嗤……在這些密集如雨,灰蒙蒙的光華攻擊下,煙霞寶鏡劇烈顫抖哀鳴起來,鏡面內涌動的煙海云河,更是一大片一大片地被消融掉。
  “煙霞寶鏡?哼,給我破!”梵云嵐冷冷一哼,全身魔氣轟涌,黑袍獵獵,背后三千魔眼中仿似要滴出血來,再次迸射出無數灰蒙蒙的光華,如暴雨般轟殺而去。
  這一擊,梵云嵐已施展出全力,徹底把她涅槃七輪境界的修為,借助噬魂道域發揮出來,目的就是為了一舉殺死卿秀衣,不留一絲后患。
  嗡!
  煙霞寶鏡再次劇烈哀鳴起來,表面寶氣也變得暗啞無光,仿似下一刻就像被抹去靈性,融化為一對廢渣。
  煙霞寶鏡遭受重創,卿秀衣也好不到哪里,臉色一白,差點吐出血來,此時此刻她知道,自己在修為上終究還是插上對方一大截,若再不施展一些殺手锏,說不定今日就有可能喪命當場。
  想到這,卿秀衣恬靜淡然的玉容上,露出一絲堅狠之色,心中一動,一枚巴掌大小,通體紫霞彌漫的玉符出現在手中。
  噼里啪啦!
  這玉符也不知由何物煉制,甫一暴露在空氣中,表面就涌出無數道細若發絲的電弧,像符紋蝌蚪似的,在玉符表面逡巡不休。其上涌出的恐怖氣息,令天地間涌動的無數氣流都是轟然潰散,如避鬼神,不敢上前。
  這是什么符箓,怎會擁有如此恐怖的氣息?簡直就跟一尊地仙出現了一樣……陳汐眼瞳驟然一縮,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驚駭。
  “地仙玉符!?”梵云嵐知道卿秀衣一定會有保命用的殺手锏,可是當看到其手中的紫光玉符時,卻仍舊令她心中一驚,再無法保持鎮靜。
  嚴格來說,地仙玉符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符箓,而是由地仙境強者以自身精血煉制出來的一次性攻擊法寶。
  一枚地仙玉符,需要消耗掉地仙境強者千年的精血,也就等于耗費了千年的壽元,也正因此,其威力之大,也出超乎想象,大概相當于地仙境強者的全力一擊,別說是梵云嵐,就是一位冥化真人也無法抗下一枚地仙玉符的攻擊。
  不過在修行界,地仙玉符的數量極為稀少,甚至能用鳳毛麟角來形容,畢竟不是哪一個地仙境強者都愿意自損精元,浪費壽命去煉制這等一次性寶物的。再加上煉制地仙玉符的材質,也極為罕見珍貴,可遇不可求,所以每一枚地仙玉符都可以稱得上無價之寶。
  卿秀衣手中竟然擁有一枚地仙玉符,可見云鶴派對她這位天仙轉世之身的栽培力度,究竟有多大了。
  啪!
  一聲脆響,紫電符紋閃爍的地仙玉符被捏爆,頓時一尊黑色華袍的老者虛影憑空出現,腰脊如頂天之柱,氣息如山似海,震撼乾坤,腳步一踏,天地都像被踩得搖晃了一下,威勢恐怖絕倫。
  嘶!
  看見這道虛影,陳汐倒吸一口涼氣,他清晰察覺到,這虛影身上的氣息,甚至比北衡的還強大!
  北衡乃是流云劍宗太上長老,本身更是地仙二重天修為,然而眼前憑空出現的黑色華袍老者,雖只是一道虛影,氣息卻比北衡有過之而無不及,由此可見,其真身的修為又有多么恐怖了。
  “云鶴派地仙五重大修士龍鶴道人!不好,這地仙玉符竟然是這老家伙煉制的,怪不得擁有天劫第五重紫寂雷劫的一絲氣息。”
  梵云嵐驚呼出聲,聲音中透著一股惶恐,再不敢怠慢,就打算逃走,卻不料一尊遮天蔽日的巍峨大手一拍而下,摧枯拉朽般把她周身的噬魂道域震碎潰散,而后余勢不減,朝她整個人拍砸而下。
  這一擊若是拍實了,梵云嵐必然會被拍成一灘肉泥!
  可怕!
  這虛影的力量實在太可怕了,高高在上,碾壓一切,這就是地仙玉符的威力,一旦施展,就相當于于地仙境強者的全力一擊,滅殺任何涅槃境修士,也容易的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
  就在這危急關頭,梵云嵐也不知施展了何種秘法,身軀轟然爆炸,化作億萬道匹練血光,朝四面八方閃電般沖去。
  令人根本分不清楚,究竟哪一道血光中,藏著她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