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133 驚疑

群情激奮,局勢頓時有紊亂跡象。
  歸根究底,無非是這些強者在表達不滿,他們之所以匆匆趕來,就是為了一睹夏若淵的風采,同時也是進一步判斷一下陳汐的戰斗力。
  畢竟之前陳汐殺死蒼云野那一幕,當時可沒有幾個人能夠,這也讓他們對陳汐的實力愈發忌憚和好奇。
  另一方面,這些強者的確有不少人懷有一些陰險心思,試圖將局面搞亂,渾水摸魚,對陳汐不利。
  原因同樣簡單,并非只有五大上等部族達成一致意見,欲要鏟除陳汐,整個營地想要殺死陳汐的可不在少數!
  在這等情況下,自然沒有人愿意夏若淵和陳汐的戰斗發生在一座大門緊閉的宮殿。
  這宮殿從亙古屹立至今,兀自能保持完整模樣,可想而知哪怕是夏若淵和陳汐在其交手,恐怕也難以損傷宮殿絲毫。
  這也從側面說明,若不打開這一扇宮殿大門,根本別妄想能夠窺見這一場驚世對決了!
  眼見局勢趨于紊亂,金云生頓時臉色一沉,沖著那幾個沖過來的強者冷冷道:“你們真的要進入其?這可是夏若淵和陳汐之間的對決,你們難道不擔心被卷入其,徹底丟了性命?”
  那幾名強者一怔,竟反而有些猶豫了。
  其一人冷哼道:“你去打開宮殿大門不就行了?”
  金云生蔑視似地人一眼,便轉身側開身體,讓出整個宮殿大門,面無表情道:“要去自己去,我可不想就此送了性命。”
  宮殿大門近在咫尺,可無論是那沖過來的幾名強者,還是遠處正自蠢蠢欲動的強者,在這一刻也都不禁猶豫了。
  他們可是很清楚夏若淵的戰斗力何其可怕,若真被卷入戰斗,那后果真不是說著玩的。
  可就讓他們如此放棄,心卻又極為不甘,一時皆都憋了一肚子氣。
  一名強者已是目露兇光,陰測測道:“金云生,如今你這個叛徒也被關在門外,沒有了陳汐庇護,你還敢如此狂,簡直不知死活!”
  此話一出,將其他強者的目光皆都挪移過來,皆都像找到了宣泄怒火的閘口,神色變得不善起來。
  對他們而言,和陳汐站在同一陣營的金云生,無疑就是護道一脈的恥辱,是叛徒!
  這時候他們既然進不了宮殿,一腔的怒火自然就宣泄到了金云生頭上。
  金云生眼瞳微微一凝,旋即就不屑道:“一群欺軟怕硬的慫包,莫非你們忘記了夏若淵剛才進大殿時如何說的?”
  聞言,許多強者皆都神色一滯,他們當然不會忘了夏若淵那句話,于是很清楚,這金云生已經得到夏若淵認可,若是對金云生不利,萬一夏若淵出來時,該如何跟他解釋?
  這的確是一個兩難的局面。
  陳汐若被殺死,那這金云生就會得到夏若淵庇護。
  夏若淵若被殺死,那這金云生同樣可以繼續得到陳汐庇護。
  這樣一來,無論是他們誰要對付金云生,可都得掂量掂量得罪陳汐或者夏若淵的下場!
  眾強者面露猶豫,遲遲不敢再有動作,金云生不禁心冷笑不已。
  他已不再擔心自己的安危,唯一牽掛的就是這一場對決,陳汐究竟會否遭遇不測?
  ……
  營地央區域的一座宮殿,燧人狂瀾赤發飛揚,渾身流竄出億萬刺目火浪,將虛空都焚化。
  他此刻仿似被激怒,在宮殿不斷來回踱步,眉宇間盡是滔天煞氣。
  “好你個夏若淵!”
  燧人狂瀾越想心越惱,禁不住低沉咆哮了一聲。
  他同樣也沒想到,這夏若淵竟會在這等時候宣布和陳汐對決,這豈不就等于間接地罵他燧人狂瀾膽小怕事?
  最為令燧人狂瀾惱火的是,若此戰陳汐敗了,就坐實了他燧人狂瀾膽小怕事的局面。
  若是夏若淵敗了,反而會讓陳汐氣勢愈發強盛,讓得燧人狂瀾原本的算計也徹底落空。
  一旦發生這樣一幕,哪怕就是他和陳汐開戰時贏了,也談不上什么光彩可言。
  畢竟,那時候夏若淵已經和陳汐戰斗一場,他燧人狂瀾再去動手,明顯等于撿了一個大便宜!
  “你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啊!好毒辣的手段!都是那些該死的蠢貨害得,要不是他們不顧我的命令去挑釁陳汐,焉可能會發生這等事情?”
  燧人狂瀾眸子里火光迸射,直恨不得現在沖出去,先和夏若淵狠狠戰斗一場。
  這時候,宮殿外忽然響起索影芙的聲音:“公子,情況有些不妙,那夏若淵和陳汐的對決選擇在了宮殿內,再無一人能窺伺到決斗局勢。”
  燧人狂瀾一怔,徹底冷靜下來,陷入沉思。
  許久,他才似明白了什么,若有所思道:“你繼續去查探,最終從宮殿走出的是誰。”
  索影芙應聲而去。
  ……
  “唉,唉,唉……”
  唐小小捧著干凈清稚的小臉,唉聲嘆息,似乎遇到了煩心事般,糾結得一對精致黛眉都糾纏起來。
  “到底該怎么辦?怎么辦啊?那些可惡的老家伙,一定是故意讓我為難的,若是唐閑叔祖在就好了,呸呸呸,唐閑叔祖可是那家伙的師兄,他來了,肯定不會坐視不管,我可不能這么做。”
  “可我……又究竟該怎么辦啊!”
  唐小小從來沒發現,自己會為這樣一件事如此苦惱,她簡直太討厭這種感覺了!
  ……
  同一時刻,釋楚歌在專心擦拭自己的“烽火血穹”,仿佛對外界的風風雨雨漠不關心。
  北冥滄海身化一片汪洋,心無旁騖地瘋狂吞噬混沌神池的力量。
  冷星魂和道無雙對坐在一張案牘前,神似乎在等待什么消息。
  ……
  隨著時間推移,那些守在陳汐宮殿之外的一眾強者皆都不禁流露出一抹焦急。
  已經過去一炷香時間了,可那宮殿大門依舊緊閉著,甚至連一絲聲響都沒有發出,那宮殿內的決斗究竟如何了?
  其實眾人都很清楚,這樣的局面持續下去,只能證明夏若淵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殺死陳汐!
  而這是否意味著,陳汐如今的戰斗力已強大到足以和夏若淵抗衡的地步了?
  眾人不敢再想下去。
  金云生的心同樣越繃越緊,他毫不懷疑陳汐戰斗力的強大,可時間已經過去這么久,怎會連一點動靜也沒有?他和夏若淵之間的決斗,誰又占據著優勢?
  氣氛沉寂,眾人皆都各懷心思等待著。
  不過很快,那一直緊閉著的宮殿大門終于開啟,這一刻宮殿外所有人都不禁屏住呼吸,目光齊刷刷望了過去。
  一道偉岸的身影出現,銀色齊耳短發在風飛揚,俊美妖冶的面容一如從前般冷峻。
  在他腳下,血腥衍化為尸山血海。
  在他頭頂,殺氣凝聚為雷霆颶風。
  這,赫然是夏若淵!
  當一幕時,宮殿外眾人心齊齊一振,都差點忍不住歡呼出來,夏若淵活著從宮殿走出來,這豈非意味著那陳汐已經在決斗伏誅斃命?
  可當觸及夏若淵那冰冷若雪山的眸子,眾人卻無一人敢喧嘩出。
  沓!沓!
  夏若淵一言不發,徑直從宮殿大門走出,步伐如戰鼓,驚天動地,一如從前。
  自始至終,他都沒有流露出任何一絲情緒,自顧自地走出宮殿,自顧自地離開。
  這讓原本振奮的眾人皆都一頭霧水,夏若淵這等表現可有些反常啊,這一場決斗難道還有什么變數?
  眾人怔怔。
  金云生卻顧不得這些,當若淵出現時,他的心頓時沉入谷底,如遭雷擊,整個人徹底失控,像瘋了般沖進大殿。
  他可絕對無法相信陳汐在這一場決斗死了!
  是啊,陳汐怎么可能死?
  不可能的!
  金云生心不斷安慰自己,神色卻是愈發慌亂,決斗,便意味著注定要分出生死,如今夏若淵活著,陳汐還有機會生還嗎?
  大殿空蕩蕩的,根本沒有任何一絲有關陳汐的氣息,這讓金云生心底最后一道防線徹底崩潰,禁不住一屁股坐地上,神色暗淡而絕望,喃喃道:“怎么會這樣?老子還沒把這條命還給你,你怎么就死了?”
  “誰死了?”
  一道聲音在耳畔響起,可卻徹底激怒了金云生,大吼道:“難道你眼瞎了,沒若淵活著離開了,死的還能有誰……呃!你……”
  大吼時,金云生扭過頭,卻個人正笑吟吟己,面龐清俊,身姿峻拔,不是陳汐還能是誰?
  “你怎么活過來了?”
  金云生噌地一下站起來,似難以置信。
  “我什么時候死過?”
  陳汐啞然。
  金云生卻是激動得臉紅脖子粗,道:“你你你……究竟是贏了還是輸了?”
  陳汐聳肩道:“我若輸了,你可就再見不到我了。”
  “那就是贏了!”
  金云生亢奮叫了一聲,旋即就疑惑道,“可是夏若淵他……”
  陳汐隨口道:“他活著,這一場護道之戰才有贏的希望,若是死了,只會便宜了那些逆道罪徒。”
  金云生頓時呆住。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