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134 問心

金云生難以置信,無法理解。
  這可是決斗!
  是夏若淵主動找上門的廝殺,陳汐既然贏了,為何要放他離開?難道僅僅只是因為護道之戰想要獲勝,離不開一個夏若淵?
  這理由未免太荒謬!
  金云生甚至不無惡意地想,這一次若是陳汐敗了,夏若淵會放陳汐一條生路嗎?
  不會!
  既然如此,陳汐為何要這么做?
  若換做尋常人,金云生早已指著對方鼻子罵一聲白癡了!
  但這個決定是陳汐做的,金云生也只能自己郁悶。
  他倒不是非得置夏若淵于死地,而是感覺陳汐此舉太過婦人之仁,根本就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
  陳汐見此,不禁笑了笑,似乎金云生心的郁悶,但卻并未解釋什么。
  他這么做,自然不是心慈手軟,而是他很清楚,殺了夏若淵,還有燧人狂瀾,殺了燧人狂瀾,還有釋楚歌,殺了釋楚歌,還有北冥滄海……
  這么殺下去,當沒有了這些家伙坐鎮,護道一脈等于再沒有了能夠和逆道一脈巔峰圣裔對峙的堅力量,自然會無形幫襯了那些逆道罪徒,這對陳汐接下來的行動只會有害無益。
  當然,陳汐沒有告訴金云生,夏若淵認輸之后,以后便再不會來找自己麻煩,這已經足夠了。
  ……
  夏若淵敗了!
  沒過多久,整個營地終于敢確定,在這一場和陳汐的對決,夏若淵主動認輸!
  此消息一出,引起整個營地轟動,諸多強者駭然,難以置信,掀起了一片嘩然。
  夏若淵,這可是上等部族夏氏的曠世人物,繼承“鐵血戰王”衣缽,殺伐無數,戰力超絕剽悍。
  可就是這樣一尊殺神般的恐怖存在,居然敗在了陳汐手!這在之前,誰敢相信了?
  而從這一戰落幕之后,無形已經讓陳汐在一種強者心的地位上升到了空前高度!
  不少人都熄滅了敵對陳汐的心思,再不敢如以往那般試圖對陳汐不利,笑話,連夏若淵都敗在了陳汐手,他們這些連夏若淵還不如的家伙哪還敢和陳汐敵對?
  嫌活的不耐煩了?
  甚至不少人已經開始暗暗揣測,陳汐既然能夠擊敗夏若淵,那么燧人狂瀾是否還有信心和陳汐對決?
  要知道之前燧人狂瀾可是曾公開宣布,將在下次天道秩序所化的天幕降臨時,選擇時間和地點,與陳汐展開一場對決!
  而如今能夠和燧人狂瀾并駕齊驅的夏若淵都敗了,燧人狂瀾是否會改變策略?
  許多人都在等著。
  而此刻,當聽到夏若淵戰敗的消息時,燧人狂瀾罕見地變得沉默了,獨自坐在宮殿一整天,誰也不知道他心究竟在想著一些什么。
  ……
  “呼~”
  唐小小此刻卻是長吐了一口氣,可那一張純凈清稚的漂亮小臉上依舊是愁眉不展。
  “唉,這下又麻煩了,這家伙既然如此厲害,萬一我打不過他怎么辦呢?”
  唐小小頭疼得抓耳撓腮,小臉皺成了苦瓜臉。
  ……
  當聽到夏若淵戰敗的消息時,原本正在專心擦拭“烽火血穹”的釋楚歌明顯微微怔了怔,手動作停頓。
  “不錯。”
  釋楚歌唇輕輕吐出兩個字,就又開始專心投入到自己的“烽火血穹”,他只活在自己的世界。
  ……
  “夏若淵敗了?”
  轟隆隆,一片汪洋翻滾,倏然凝聚為北冥滄海的身影,他似乎有些動容,眸子里神芒激射,神魂奪魄。
  “很好,此子已經成功引起了我的興趣,若是到時候連燧人狂瀾也戰敗時,我便會親自去挑戰他!”
  北冥滄海做出決斷之后,又毫不遲疑衍化為一片汪洋,繼續瘋狂吞吸那混沌神池的力量。
  他就是這樣一個修煉狂人,卓然無雙的天賦并未讓他松懈過,相反,他修煉起來比任何人都刻苦和勤奮!
  而這,也正是北冥滄海能夠脫穎而出,擁有今日之榮耀的原因所在。
  ……
  冷星魂笑了,笑得耐人尋味。
  對面的道無雙還是第一次發現,這個整天擺著一張死人臉,冷冰冰像沒有情緒波動的家伙,居然還會笑。
  道無雙忍不住挑起一對細長如柳葉的眉毛,道:“得知夏若淵戰敗,你似乎很高興?這若是讓你的死對頭陳汐知道,也不知心會作何感想。”
  冷星魂渾不在意話的嘲弄味道,自顧自說道:“你吧,這就是小覷陳汐的下場,我早已經說過,永遠不要低估陳汐的可怕,想要殺死他,必須把他當做最危險的敵人甚至,要做好破釜沉舟,與之玉石俱焚的準備!”
  言辭鏗鏘,是對陳汐一種深刻的認知,但同樣也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深深忌憚。
  道無雙很難想象,如今的冷星魂已經非以往可比,更擁有著“引道者”的可怖力量,卻怎會對陳汐如此謹慎和忌憚。
  冷星魂自然不是傻子,能夠讓他態度變得如此慎重,且毫不掩飾對陳汐實力的忌憚,這讓道無雙心也不禁泛起一絲異樣的感覺,那應劫者真有那般可怕?
  ……
  營地的風波隨著夏若淵的戰敗而落幕,從那天起也再無一人膽敢再跑到陳汐的宮殿前撒野。
  不知不覺,兩天的時間匆匆而過。
  咚!
  這一天,隨著天穹上響起一道驚世般的戰鼓聲,原本覆蓋在整個戰場上的秩序光幕開始逐漸消失。
  戰爭的帷幕,又要徐徐拉開了!
  嗚嗚嗚~~~
  浩大的戰場對面,隱隱約約已傳來一陣蒼茫的號角聲,猶如在宣戰,在蓄勢待發。
  而在護道一脈這邊,一眾強者匆匆從營地走出,一個個仿佛忘卻了前幾日的波瀾和風波,神色間皆都被沸騰的殺機所縈繞,戰意如燃。
  又到了征戰殺伐的時刻,護道一脈強者的矛頭,齊齊指向了遠處戰場對面的逆道罪徒大軍!
  鏘!
  在秩序光幕消失的那一剎那,一桿耀眼刺目的血色長槍劃破天穹,扶搖而去,轉瞬就消失在茫茫戰場上。
  那是釋楚歌,他永遠都是這樣,一個人,一把槍,縱橫在那無垠戰場上!
  幾乎是同時,天邊忽然涌來一片滄浪汪洋,波瀾壯闊,轟隆隆裹挾著磅礴氣勢,朝戰場上覆蓋而去。
  北冥滄海也出動了!
  “戰爭終于又開始了,也終于不必再煩惱了……”
  接下來,唐小小長長伸展了一下纖細的小蠻腰,身披一襲廣袖青霓裙裳,手拎一柄比她身軀還高的幽藍色如月彎刀,轟隆一聲,一腳踹破時空,整個人已消失不見。
  接下來,燧人狂瀾也破空而去。
  而當夏若淵的身影出現時,許多人目光都有意無意地去掃視他的神情,可卻失望發現,夏若淵神色如舊,冷峻若雪山,周身殺機仿若尸山血海,似乎根本沒有受到什么影響。
  幾乎是同時,陳汐的身影出現在了那夏若淵另一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陳汐竟是遙遙朝夏若淵拱了拱手。
  而夏若淵居然也對此微微頷首!
  一下子,許多強者都驚住了,一場決戰之后,他們兩人之間的關系怎么變得和睦起來了?
  這其難道還有什么玄機不成?
  不等他們想明白,無論是陳汐,還是夏若淵早已沖向了遠處的戰場。
  “呵,虛情假意!”
  極遠處,冷星魂也這一幕,禁不住冷笑不已。
  “他似乎是在拉攏夏若淵。”
  道無雙若有所思。
  “無所謂,無論他拉攏誰,都已再無法活著從這護道之戰離開!”
  冷星魂漠然道,“別忘了,這家伙可是應劫者,那些逆道罪徒比我們更想要殺死此子!”
  “為何?”
  道無雙怔然。
  “因為只有應劫者的血和命,才能讓那些逆道罪徒的始祖從沉睡蘇醒過來!”
  冷星魂眼眸泛起一抹異色,“難道你沒有發現,無垠歲月以來爆發了這么多次護道之戰,可那逆道一脈卻無一個道主境強者站出來?”
  不等道無雙開口,冷星魂便自問自答道:“原因很簡單,沒有逆道始祖坐鎮,那些道主境存在一旦現身,就會被坐鎮在護道之戰外的十三道仆出手鎮殺!”
  道無雙訝然道:“怪不得每一次護道之戰開啟時,護道一脈這邊只派遣出了九星域主層次的強者。”
  冷星魂淡漠道:“好了,我們回去吧。”
  道無雙皺眉道:“我們不去殺一場?”
  冷星魂冷冷瞥了她一眼:“我們的任務是殺死陳汐,而不是和這些逆道罪徒拼命!我可不想過早把身份暴露在陳汐之前。”
  說罷,他已轉身返回營地。
  道無雙立在營地前思忖片刻,最終只是聳了聳肩,也隨之返回。
  和第一次進入這弒逆高地上的浩大戰場不同,陳汐此次甫一進入戰場,頓時就感覺到,那些逆道罪徒大軍仿若認出了自己般,還不等自己殺來,他們遠遠地就已紛紛退避,再不像上次那般悍不畏死地沖來。
  這是怎么了?
  陳汐眸子瞇了瞇,依照他的度,想要殺死那些退避的逆道罪徒自然不難,可這種反常的舉動卻令陳汐察覺到一絲不妥。手機請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