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2136 畏懼

轟!
  可怖的黑色湮滅雷霆肆虐,這片天地紊亂,鳥面人身的湮雷族巔峰圣裔破空而至。
  他氣勢兇悍,毫不掩飾自己殺機,身上彌漫黑色湮滅雷芒,簡直如同一尊從湮滅中走出的太古雷尊。
  “本座湮雷族湮虛!你死的時候,莫忘了本座名諱!”
  湮虛甫一出現,掌指一抓,一道雷電衍生的長刀凝聚而出,當頭就朝陳汐劈殺而去。
  自始至終,根本就沒有耽擱半分,殺伐果決,毫不留情。
  鏘!
  同一時間,陳汐掌中道厄之劍發出清吟,瀲滟的耀眼血光激射九天十地,橫斬而去。
  轟!
  那一柄雷電衍生的長刀轟然爆碎,但卻并未傷及湮虛分毫,可即便如此,依舊令他臉色一沉,冷哼一聲,掌指裹挾狂暴湮滅之雷,竟是狠狠朝陳汐掌道厄之劍抓去。
  陳汐劍鋒一轉,崩的一聲巨響,將對方這一擊震潰,差點就削掉其掌指!
  這讓湮虛終于微微動容,不敢再小覷對方,身影猛地一展,嘩啦一聲,一桿雷芒流竄的銀色長戟憑空浮現,被他一把握在手,而后猛地狠狠劈下!
  達到這般境界,一舉一動,無不蘊含可怖神道法則,將一身所悟的諸般戰斗妙法御用其,看似簡單的一擊,實則奧秘無窮,威力奇大,足可翻江倒海,攪亂乾坤。
  砰砰砰~~
  手持銀色雷芒大戟的湮虛神威無匹,兇悍狂猛,和陳汐狠狠廝殺在一起,幾個呼吸之間已交手數百回合。
  這片天地都被兩人戰斗余波撕毀,時空紊亂,大地龜裂塌陷,方圓萬里之地,盡數化為廢墟!
  這幸好是在弒逆高地,若擱在上古神域,恐怕早已毀掉不知多少星域了。
  轟!
  猛地一聲驚世碰撞,湮虛整個人被震得踉蹌倒退,眼瞳已不可抑制地收縮起來。
  這應劫者的戰斗力居然如此強大?
  他有些不敢置信。
  “湮虛,你就這點能耐?我看你還是退下吧!”
  這時候,一聲冰冷肅殺的聲音傳出,伴隨聲音,一道白骨神鏈劈空而下,神鏈衍化出滾滾尸山血海、諸神悲吼的異象,顯得懾人無比。
  是那一位來自罪血裁決一脈的巔峰圣裔動手了!
  他名叫波旬燼,掌那白骨神鏈名為“罪罰之鏈”,蘊含可怖殺傷力,一旦被沾染一絲,再強大的神軀戰體也會皮開肉綻,再強大的神魂也會被一舉砸得魂飛魄散!
  這是他們罪血裁決一脈的祖器,不僅僅是先天靈寶那般簡單,其更蘊含著無垠歲月沉淀而出的裁決殺伐力量,是被其先輩一代代用心血澆筑而成。
  那等威力,又怎么能是尋常之寶可以比?
  若非這波旬燼乃是罪血裁決一脈最卓絕的一名巔峰圣裔,也根本沒有資格動用此寶。
  轟!
  這片天地忽然陰沉下來,黑暗冰冷,肅殺若無垠煉獄,唯有一道白骨神鏈似滅世之光,朝這邊席卷。
  那威勢端的是詭譎森然,狠辣無匹,令人絕望。
  “破!”
  陳汐神長發飛揚,周身沖出一道紫金神輝,轟隆隆將這片黑暗冰冷的天穹沖破,光耀九萬里山河。
  與此同時,他腳步猛地在時空一踏,血色劍鋒精準劈在那一道迎面而至的“罪罰之鏈”上。
  嘭~~
  宛如兩座宙宇在碰撞,恐怖的余波猶如颶風掃天穹,將這里徹底淪為動蕩之地。
  蹬蹬蹬~
  那波旬燼臉色微微一變,身軀不受控制地在虛空倒退,每一步落下,勢必會有一方虛空被擠爆塌陷。
  由此可見,他所遭受的這一擊的沖擊力何等之大。
  “呵呵,你波旬燼也不過如此!”
  遠處的湮虛冷笑,說話時,他手持銀色雷芒大戟,氣勢睥睨山河,再次朝陳汐劈殺而來。
  “哼!”
  波旬燼神色陰沉,冷哼一聲,也是從一側朝陳汐殺去。
  兩位來自逆道一脈的巔峰圣裔在初次試探之后,皆都清楚認識到了陳汐戰斗力的強大,單憑他們其一個人的力量,恐怕很難將陳汐留下。
  于是在這一刻,兩人雖然彼此看不慣對方,可卻還是很有默契地選擇了聯手對付陳汐。
  “你們,也就這點能耐了。”
  也就在此時,從戰斗開始便一言不發的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冷冽弧度,輕輕吐出一句話。
  話音還未落下,陳汐竟是選擇主動出擊!
  唰!
  他那峻拔的身影一瞬間仿佛無限拔高,變得偉岸而縹緲,璀璨而熾盛的紫金神輝釋放,映照九天十地。
  殷紅鮮亮的道厄之劍發出近乎顫粟般的歡呼劍吟,映襯得陳汐平添一股凜然無上的氣勢。
  殺!
  血劍長吟,激蕩十方。
  ……
  噗!
  同一時刻,極遠處的戰爭區域內,釋楚歌一槍穿透一名九星域主境的獄靈后裔,猶如撕裂一塊布帛那般簡單。
  面對后者臨死的絕望嘶吼,釋楚歌神情依舊一如從前般恬靜而漠然,他隨手收起“烽火血穹”,將染血的槍鋒擦拭了一下,轉身朝一側區域殺去。
  那里盤踞著數位九星域主境逆道罪徒,若能殺死,也算一樁不小的戰功。
  然而就在此時,釋楚歌身影忽然微微一滯,似察覺到什么般,將目光霍然望向遠處。
  那里的天穹上,一道黑色湮雷之光蒸騰,化為漫天槍影,縱橫捭闔,神威無量。
  另一側,更有一道白骨神鏈狂舞,白骨如霜,神鏈染血,衍化出無窮罪罰殺機,呼嘯天地之間。
  可無論是那一道黑色湮雷之光,亦或者是那一道白骨神鏈,竟是完全被一道璀璨無垠的紫金神輝壓制住!
  它們的攻擊堪稱蓋世,足可驚天動地,所向披靡,擁有超乎想象的恐怖毀滅力量。
  可在它們的夾擊下,卻是難以撼動那紫金神輝的壓制,那般場景,顯得異常駭人。
  湮虛!
  一瞬,釋楚歌就認出那一道黑色湮雷之光的主人,乃是湮雷族一脈的巔峰圣裔湮虛!
  而這人,也正是釋楚歌此次欲要斬殺的對象之一!
  可如今,湮虛卻和那家伙戰斗在一起了……
  釋楚歌罕見地皺了皺眉,似乎有些不悅,但最終并未有所動作。
  這次攻擊陳汐的,不僅僅只有湮虛,若他沒有看錯,那一道白骨神鏈的主人應該是罪血裁決一脈的巔峰圣裔波旬燼!
  釋楚歌雖然不懼湮虛和波旬燼這兩人的任何一個,可卻也根本不會去插手這一場決斗。
  他的尊嚴和秉性讓他不屑于去做這等事。
  哪怕是陳汐死了,釋楚歌也不會皺一下眉頭,因為他從來都沒把陳汐當做自己一邊陣營的強者。
  甚至,釋楚歌認為自己這時候不去推波助瀾,趁機對陳汐不利,已經算得上是仁至義盡。
  至于想要讓他釋楚歌去和陳汐并肩作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只是釋楚歌也很清楚,單看眼前的局勢,陳汐似乎也根本不必任何人去救助……
  這讓釋楚歌心驀地泛起一絲微妙的感覺,第一次感覺自己似乎小覷了這個名叫陳汐的應劫者。
  能夠以一對二穩穩壓制住湮虛和波旬燼的聯手,這可不是誰都能夠辦到的,相反,就連釋楚歌自己都感覺,若不拼盡全力,也難以辦到這一步。
  讓釋楚歌心境變得微微有些異樣的原因就在這里,此刻的陳汐是否拼盡了全力?
  轟!
  忽然從一側殺來一位惡道夫后裔,擁有著九星域主境的戰斗力,選擇的偷襲時機更是狠辣精準之極,正是釋楚歌心神微微有些松懈的那一剎那。
  噗!
  然而,釋楚歌頭也不回,手的“烽火血穹”像長了眼睛般,猛地刺出,登時將那惡道夫的額心豎目洞穿出一個血窟窿,連慘叫都沒發出,便轟然倒地,暴斃當場。
  這一幕嚇得遠處幾個正欲趁機殺來的逆道罪徒渾身一哆嗦,再不敢朝這邊靠近過來。
  釋楚歌此刻卻已懶得理會這些,他目光凝視著遠處的戰斗,恬靜昳麗若名山秀水般的容顏上,空前泛起一絲驚疑。
  因為此刻,再次有一柄金燦燦的三叉戟騰空而起,加入到了戰斗,和那湮虛、波旬燼一起攻殺陳汐。
  那三叉戟通體若黃金澆筑而成,耀眼刺目,神圣浩瀚,神威之盛,完全不遜色于湮虛和波旬燼兩人。
  黃金三叉戟,一件傳承于獄靈一脈的至寶,而如今,則掌握在那是獄靈族巔峰圣裔卓夫手!
  顯然,此刻的局面是卓夫、湮虛、波旬燼三位巔峰圣裔在一起圍攻陳汐一人!
  若換做任何一位護道一脈的參戰者,面對這等局面恐怕早已落荒而逃,畢竟,這可是三位巔峰圣裔,每一個都擁有著蓋世驚天之力,即便是釋楚歌這等人物,都不敢妄言獨自去硬撼三位巔峰圣裔了!
  可如今,陳汐卻沒有逃!
  那漫天的紫金色神輝變得比之前愈發熾盛、耀眼,隱約能夠看見億萬紫金神輝所衍化出的符在天地間氤氳蒸騰,宛如一座座古老而晦澀的大陣在不斷變換閃現,神秘有著一股震懾神魂的力量。
  令釋楚歌驚疑的就是,哪怕是在這等局勢下,陳汐的威勢竟依舊強盛得無法被掩蓋住!
  ——
  ps:縱橫出了一個寫書評贏降臨的活動,獎品很豐厚,有ipa、充電寶、縱橫幣等等,有興趣的童鞋快要登陸縱橫首頁看一下書評規則,踴躍參加一下。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