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137 衍命

以一己之力,對抗三位巔峰圣裔?
  釋楚歌心中那一絲微妙情緒縈繞不休,無法揮去,他一心修道,專注于自己的世界,修行至今未曾有過一敗。
  在整個混沌母巢中,更找不到任何一個能夠讓釋楚歌感到壓力的同境界對手。
  包括北冥滄海、夏若淵、燧人狂瀾、唐小小四人,也都不曾被釋楚歌真正放在心上。
  可直至如今,釋楚歌才發現,原來在自己的世界之外,竟還有陳汐這般人物!
  而他也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種來自外界的壓力!
  這感覺并非威脅,可卻讓釋楚歌微微有些排斥,他一直堅定地認為,自己已經踏上了九星域主境的巔峰層次,已臻至圓滿境界,宗族中那些道主境老怪物在九星域主境的時候,也都不可能和他相提并論!
  他自認自己已經走到了屬于九星域主境的極限之地步,世上已再無一個同境界之輩可以和自己抗衡。
  可當看見陳汐以一己之力,對抗三位巔峰圣裔的攻擊時,釋楚歌卻忽然發現,自己心中所信奉和堅守的觀念遭受到了沖擊!
  這陳汐所展現出的神威,似乎比釋楚歌所理解的九星域主境極限之地步還要更勝一籌!
  這……怎么可能?
  釋楚歌渾然沒有察覺,自己握著“烽火血穹”的手已不自覺攥緊,指節微微有些發白。
  這一刻,不止是釋楚歌、包括分布在這片浩大戰場不同區域中的燧人狂瀾、北冥滄海、夏若淵、唐小小等人,也都齊齊停下手中動作,目光不約而同望向了同一個方向。
  那里的戰斗波動太大,即便擱在整個浩大戰場中,都顯得異常之醒目,方圓十萬里之地,已淪為一片戰斗禁區,無人敢靠近其中!
  因為那是一場混戰,是一場發生在三位巔峰圣裔和陳汐一人之間的恐怖對決!
  這等曠世無雙的決斗和廝殺,即便是擱在以往的護道之戰中,都未曾發生過,足堪稱是前所未有,震爍古今!
  紫金色的神輝覆蓋天地,熾盛耀眼,神圣縹緲,衍化為無窮神秘符文,蒸騰在九天十地。
  它宛如不可撼動的太古神山,任憑黃金三叉戟、黑色湮雷之光、白骨神鏈頻頻圍殺,兀自未曾有過熄滅消弭的痕跡。
  燧人狂瀾神色平靜中透著一抹陰沉,一對仿若燃燒著洶洶神焰的眸子里變幻不定。
  他無法想象,為何陳汐能夠辦到這一步!
  夏若淵抿了抿唇,想起自己和陳汐對決的一幕幕,冷峻若雪山的面龐上泛起一抹復雜,原來,他當天的確手下留情了……
  “唔,居然這么厲害,神衍山傳人難道都這么逆天?早知如此,當年就是殺了我,也一定要賴在神衍山上,唉,唐閑叔祖啊,你可害了我,要不是我也可以變得和這家伙一樣生猛的……”
  唐小小揉了揉眉尖,苦悶地撇了撇瑩潤的唇,她發現自從碰到這個陳汐之后,自己就似乎變得很煩惱,都沒有一刻高興過,真的好煩啊!
  “看來,夏若淵敗得并不冤……”
  北冥滄海喃喃,眸子里卻涌動著滔滔戰意,他忽然有一種沖動,恨不得現在就和陳汐廝殺一場,哪怕最終敗了,也在所不惜!
  這一股沖動是如此之強烈,讓他渾身血液都禁不住沸騰,無盡的渴望快要沖垮他的理智。
  然而,就在這時遠處天穹上再度降臨一尊血色寶鼎,有一種鎮壓山河,定鼎十方的恐怖氣勢,甫一出現,就狠狠鎮壓在那一片紫金神輝上,轟得那漫天紫金神輝一陣劇烈搖晃。
  又一位巔峰圣裔加入戰斗中了!
  這已經是第四個了!
  北冥滄海眼瞳一縮,心中那一股渴望猶如被澆了一盆冷水,徹底熄滅。這時候別說是去挑戰陳汐,只要靠近那片區域,恐怕都會被卷入其中,到時候誰會相信他是去挑戰陳汐的?
  只會把他當做陳汐的援兵來看待!
  北冥滄海和釋楚歌的想法一樣,自始至終從來沒有把陳汐當做同一陣營的盟友看待。
  更重要的是,他們五大上等部族早已達成一致決定,將陳汐視作必須鏟除的目標。
  在這等情況下,北冥滄海自認不去禍害陳汐已經是夠仁慈了,哪還會前往搭救陳汐?
  只是……
  當看見陳汐孤身一人,征戰九天十地,和那四位巔峰圣裔激烈廝殺,那等強勢而睥睨的氣勢和膽魄,讓得北冥滄海心中不禁有些復雜。
  這樣一個逆天般的家伙,怎么會是應劫者呢?
  他孤身一人和逆道一脈的罪徒浴血奮戰,護道一脈這邊卻沒有一人前往去援助他,這感覺肯定很不好受吧?
  北冥滄海心中禁不住嘆了口氣。
  若是可以,他寧愿陳汐死在自己手中,也不愿看見陳汐死在敵人的腳下!
  ……
  那血色寶鼎極為可怕,力道沉渾,無物不破,鎮殺之力尤為驚人,在它出現之后,頓時讓那一片遮天蓋地的紫金神輝劇烈翻滾起來,動蕩而暗淡。
  血色寶鼎的名字很簡單,名為“鎮鼎”,傳承自逆道一脈血食衛一脈,是血食衛宗族的圣物。
  而今,鎮鼎則被掌控在血食衛一脈的巔峰圣裔丘落手中!
  這也就意味著,此刻陳汐所面臨的局勢再次發生變化,從一對三變成了一對四的格局!
  一個人,孤身和四位巔峰圣裔廝殺,這簡直打破了以往記錄,創造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奇跡!
  當然,若是陳汐失敗了,這個奇跡也只能被稱作遺憾的奇跡。
  可即便如此,陳汐能夠辦到這一步,依舊足以令全天下任何人動容和震撼!
  巔峰圣裔可不是尋常九星域主!是逆道一脈中的頂尖力量!而如今,陳汐能夠以一對四,可想而知有何等震撼人心,甚至是不可思議。
  當看見這一幕,整個戰場上都似乎被驚動,原本發生在其他地方的廝殺和戰斗,竟是出現短暫的停止!
  無論是逆道一脈,還是護道一脈的參戰者,皆都心生駭然,被發生在陳汐和四位巔峰圣裔之間的戰斗震懾。
  這等匪夷所思的一幕,擱在以往是絕對不會發生的,由此可見陳汐和四位巔峰圣裔之間的這一場對決何等之驚世。
  釋楚歌目光已帶上一抹復雜。
  燧人狂瀾臉色愈發陰沉。
  唐小小咬了咬櫻唇,純凈清澈的眸子里涌現出一抹罕見的慍怒,內心似乎在做著無比的掙扎和沖突。
  救,還是不救?
  北冥滄海心中忽然涌上一絲從未有過的負罪感,連他自己也說不出是為什么。
  夏若淵仰頭看了看天,又看了看遠處立在不同區域的一眾護道一脈參戰者,冷峻如雪山般的臉龐上忽然泛起一抹譏誚和不屑。
  但很快,他神色就變得古井不波,眸子里涌現一抹前所未有的堅定之色。
  鏘!
  一桿猩紅如血的圖騰戰旗出現在夏若淵手中,然后,他身影一閃,朝遠處戰場中沖去!
  沒有人救助陳汐?
  那就從我開始吧!
  僅僅因為一道命令,就違背了自己的心意,這不是我夏若淵所走的大道!
  我夏若淵一生殺敵無數,踏遍尸山血海,歷經生死磨難,卻從未曾做過違背道心之事,今天,也不例外!
  凜冽的風在呼嘯,摻雜著濃烈嗆鼻的血腥,夏若淵忽然生出一種感覺,仿佛打破了一道無形的命運枷鎖,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輕松和愉悅。
  恍惚之間,似乎有著一道浩蕩無垠的命運長河在腦海中奔騰而過……
  夏若淵笑了,宛如一座亙古冰凍的雪山融化,那笑容竟是如此純凈和耀眼。
  因為這一刻他終于確定,自己終于距離道主境更進一步,碰觸到了那一絲命運的氣息!
  這一切,都在他做出剛才那一個決斷之后,道心宛如被洗滌了一遍,純凈而堅定。
  這個決定,讓夏若淵不再有一絲的猶疑,他看向了遠處戰場,看著那深陷重圍,兀自浴血廝殺的孤獨身影。
  “謝了……”
  夏若淵在心中喃喃了一聲,眸子里卻是涌上一抹濃烈的殺機,身影如閃電般,直沖向遠處戰場!
  “罷了!看在唐閑叔祖的面子上,我就偷偷救他一次得了,就是死,也得死得我唐小小手中才對。”
  另一側,內心劇烈沖突掙扎的唐小小猛地跺了跺腳,狠狠揉了揉自己的頭發,像發泄似的,拎著那一柄比自己身軀都高的藍色彎刀,大叫一聲,就轟隆隆沖向了遠處戰場。
  她知道,再不能猶豫了,在營地中見到陳汐時,自己已經猶豫了太多天了,而如今陳汐的處境已經岌岌可危,必須做出個了斷了!
  然而就在這一刻,無論是夏若淵,還是唐小小,在還沒有抵達那一片戰場時,身影就齊齊戛然而止,面露一抹驚容。
  天穹上,原本被打壓的快要瀕臨崩滅的紫金神輝,在這一刻竟猶如鳳涅槃重生般,大放光明!
  那紫金色的光,如此明凈,如此耀眼,如此瑰麗,將天穹都照亮,煌煌無量!
  一剎那——
  那一抹黑色湮雷之光轟然爆碎!
  那一道白骨神鏈轟然爆碎!
  那一柄黃金三叉戟哀鳴震退!
  那一尊血色鎮鼎劇烈晃動不休!
  ——
  ps:發現不少童鞋已經開始寫書評,但是金魚得提醒一句,注意書評格式和規則,寫完書評記得前往書評大賽的頁面投票哈,手中有縱橫號的童鞋也可以去書評大賽頁面給符皇的書評投票,每個賬號都有10張票,免費的!
  書評大賽只要入圍,就有一份紀念獎品,如果有優秀的書評,金魚會把自己收藏的一些有關符皇的鼠標墊拿出來簽名送出去,還請大家要踴躍參加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