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139 廢人

當看見遠處的營地輪廓逐漸清晰,陳汐原本沉靜淡漠的神情并未有任何放松跡象。
  他眉頭反而皺的愈發厲害,原本就略顯蒼白的清俊面容竟隱隱泛起一股透明之色。
  就仿佛,他體內正在承受著某種痛苦。
  噗!
  當抵達營地的那一刻,陳汐竟是再忍不住猛地吐出一口血來,渾身都一陣顫粟。
  尤其是他周身氣機,看似穩定,可卻隱隱充斥著一股瀕臨紊亂的危險氣息。
  呼~
  陳汐深吸一口氣,強自壓制下體內洶涌狂暴的力量,正待朝自己的宮殿掠去,就在這一剎那,他似乎察覺到什么,目光倏然朝一側望去。
  嘩啦~
  幾乎是同時,兩道身影憑空浮現而出,一男一女,赫然正是冷星魂和道無雙!
  冷星魂神色依舊冷酷淡漠,只是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帶上了一絲異色,似驚詫,又似憐憫,還有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機。
  道無雙笑吟吟立在一側,一對清眸好奇地打量著陳汐,仿似要確定什么事情一般。
  陳汐眼眸瞇了瞇,沒有想到竟在這等時刻,碰到了自己的老對手冷星魂!
  不,應該叫對方“引道者”才對。
  在前來參加護道之戰時,大師兄巫雪禪就曾說過,冷星魂的確已經死了,如今的冷星魂乃是太上教主用一種秘法重塑而成,只不過保留了他臨死前的所有記憶而已。
  很顯然,冷星魂他們已經早已抵達這片營地中,甚至已經將剛才發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而如今他們突兀出現在自己面前,顯然是來者不善!
  冷星魂忽然撫掌贊嘆起來:“厲害,即便是我也沒想到,在四個巔峰圣裔的圍攻下,你非但可以從容而退,且還趁機斬殺了兩個巔峰圣裔,這般戰功,足堪稱是當世無雙。”
  敵人的稱贊永遠不能當做稱贊來聽,或許是嘲諷。
  陳汐只是瞥了他一眼,淡漠說道:“你把握的時機很不錯,眼下的確正是我最虛弱的時候,若要動手,說不定真有希望殺了我。”
  冷星魂眸子里神芒涌動,似有些意外,又似乎蠢蠢欲動,不禁皺眉道:“你這是在詐我?”
  陳汐聳肩道:“機會只有這一次,是真是假,你大可以試一試。”
  說罷,他竟是渾然不再理會冷星魂和道無雙,徑直朝營地中行去,自始至終神色都未曾再發生過變化。
  甚至,在他剛走入營地時,還禁不住劇烈咳嗽出了幾聲,唇角淌出一縷血漬出來。
  冷星魂眼瞳中神芒頻頻閃爍,心中殺機翻滾不休,他知道,這已經是目前為止能夠殺死陳汐的最佳時機,若是錯過,以后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
  可是……
  這家伙真的已經是最虛弱的狀態了嗎?
  冷星魂無法確定。
  早在混亂遺地時,他曾因為小覷陳汐,最終慘死在陳汐手中,這讓他從成為“引道者”那一刻開始,就將陳汐視作了畢生最大的敵人看待,更是再不敢有任何小覷陳汐的念頭。
  再加上剛才親眼目睹了陳汐斬殺兩位巔峰圣裔,又驚退兩名巔峰圣裔的那一幕,讓得冷星魂愈發意識到,自己的謹慎和小心并沒有錯,這陳汐所擁有的戰斗力的確太過逆天。
  只是,陳汐如今已明顯呈現出了虛弱重傷的跡象,這可是殺死他的最佳時候,是否要動手試一試?
  冷星魂內心掙扎沖突到了極致,在真正要對陳汐動手時,他才忽然發現,哪怕是面對已經虛弱不堪的陳汐,他竟是依舊沒有十足的把握!
  為什么?
  難道在自己心底最深處,已經留下了一抹畏懼忌憚陳汐的陰影?
  這些說來緩慢,實則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就齊齊涌上冷星魂心頭,讓得他那冷酷無情的神色竟是開始變幻不定。
  “再不動手,這次機會可就錯過了!”
  道無雙蹙眉道,似有些不解冷星魂這一刻怎會表現得如此優柔寡斷,這在以往,她可從沒見過。
  “我……”
  冷星魂望著遠處漸行漸遠的陳汐,額頭青筋都爆綻而出,神色間盡是掙扎之色。
  “罷了,既然你不打算親手報仇,那還是由我去解決他得了。”
  道無雙說著,嫵媚明麗的面容上竟是浮現出一股圣潔威嚴之色,修長白皙的指尖,縈繞出一股凝練到極致的沛然殺機。
  “不要!”
  冷星魂猛地大喝,若一頭被刺激的兇獸,眼睛充血,一把抓住了道無雙的肩膀,五指如鐵箍般,陷入道無雙肩胛骨深處。
  道無雙似乎吃痛,黛眉皺起,清眸中閃過一抹寒色:“你害怕那家伙,我可不害怕,你若再敢阻攔,我先殺了你!”
  冷星魂咆哮道:“我害怕他?我害怕他?我是在救你!你以為現在沖上去就能殺了他?你知道他是誰?他是陳汐!一個你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的危險人物!你知道他是否在故弄玄虛,就敢沖上去?”
  這一刻,他就宛如瘋魔,將內心的掙扎和沖突徹底宣泄出來。
  道無雙還從沒見過冷星魂如此失態,禁不住清眸一縮,卻兀自有些不服:“我……試一試也不可以?”
  冷星魂仿佛也察覺到自己失態,猛地深吸一口氣,努力壓制住內心激烈的情緒,搖頭道:“這世上有些事情是不能試的,比如死亡。”
  這時候,那已經快要消失在視野中的陳汐,忽然轉過身,淡漠道:“他說的不錯,即便我再虛弱,也不是你們能夠殺死的。不過,這的確是殺死我的最佳時機,以后可就沒有這等機會了。”
  說罷,他轉過身,繼續朝前行去。
  這一番話一出,讓得冷星魂臉色又是一陣變幻,牙齒都快要咬碎,可最終還是生生忍住。
  他已經死過一次,不想再拿自己的命去賭第二次!
  “呵,還真是張狂!”
  道無雙卻被陳汐這一番話激怒,登時身影一閃,劃破時空,就朝遠處的陳汐殺去。
  速度之快,連冷星魂都來不及去阻止。
  可僅僅在半途上,那道無雙卻又硬生生止步,她死死盯著遠處的陳汐,一對清眸里殺機縈繞,沛然到了極致。
  若擱在尋常人身上,僅僅是這一股殺機,都足以徹底毀掉其性命,可陳汐卻仿似渾然不覺般,自始至終都未曾再回頭,自顧自前行著。
  唰!
  道無雙猛地一咬銀牙,修長的指尖輕輕一劃,一枚淡青色的葉子憑空浮現,旋即就出現在遠處陳汐頭頂,飄然而落。
  這一枚淡青色葉子輕若無物,脈絡清晰,但卻是由最純凈的神道秩序所化!
  可就在這一片葉子快要墜落在陳汐背上時,卻悄然消失不見,那感覺就仿佛雪融于水般,渾然沒有留下一絲痕跡,更沒有發出任何的碰撞聲。
  這讓道無雙清眸一瞇,旋即指尖再次抬起,似欲要再試一試。
  “夠了!你真想找死!?”
  冷星魂不知何時出現在一側,一把抓住道無雙的胳膊,阻止了她再動手。
  “哼!”
  道無雙冷冷掃了冷星魂一眼,“即便我一個人不行,但你我若是聯手,絕對可以將此子留下!”
  “幼稚。”
  冷星魂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目光望向了遠處,那里陳汐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宮殿中。
  “幼稚?可笑!怪只怪你太過畏懼,或許正是因為你已經死在此子手中一次,才會讓你變得如此忌憚吧。”
  道無雙略帶失望搖了搖頭,轉身獨自而去,“我現在才發現,你所謂的小心和謹慎,只不過是畏懼對方的一個借口而已。”
  借口?
  冷星魂臉色冰冷而陰沉,內心產生一股前所未有的煩躁和憤怒,難道自己內心深處真的一直在畏懼陳汐?
  不!
  道無雙根本就不了解陳汐的可怕,她哪會明白自己的用心?
  冷星魂深呼吸一口氣,喃喃道:“這次機會沒了,還有下一次,可若是連命都沒了,一切可就完了……”
  ……
  噗通!
  甫一進入宮殿中,陳汐整個人宛如失去支撐,跌坐在地,唇中不斷涌出一縷縷血漬。
  他臉色蒼白透明得可怕,隱隱泛著一股青色。
  尤其是周身氣機,紊亂得猶如脫韁野馬,橫沖直撞,已快要脫離陳汐的掌控。
  陳汐急促喘息一陣,唇角卻泛起一抹嘲諷般的笑容,冷星魂?的確已不值一曬!
  許久,他才爬起身來,艱難邁步,把身軀挪到了那混沌神池中。
  呼~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摒棄腦海雜念,將一切注意到都集中在了體內,整個身軀都悄然隱沒在那沸騰般的混沌神水中,消失不見。
  沒有人知道,在和那四位巔峰圣裔交戰時,陳汐掌中的道厄之劍卻發生驚變,讓得他差點被斬殺當場。
  也沒有人知道,也正是因為道厄之劍發生的驚變,讓瀕臨險境的陳汐反而展開逆襲,一舉斬殺兩名巔峰圣裔,驚退了另外兩名巔峰圣裔。
  歸根究底,原因就出在這道厄之劍產生的驚變上!
  若是御用劍箓作戰,哪怕短時間內無法戰勝對方四人,但也根本就不會發生如此突兀的變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