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140 意志

在進入這道愆罪源之后,道厄之劍就猶如從沉寂中蘇醒,一反常態,流露出無比的渴望。
  它對罪愆邪惡之力有著天然克制作用,并且還會吞噬和煉化這一股力量,神異無比。
  直至陳汐進入弒逆高地這一片戰場中,在道厄之劍內已凝聚出了三顆純凈璀璨的“法則之珠”,無不蘊含著一絲命運氣息,神秘莫測。
  可陳汐根本沒有想到,當他用道厄之劍去和那四位巔峰圣裔廝殺,道厄之劍卻突然產生了驚人的變化。
  或許是汲取和煉化了太多罪愆邪惡之力,道厄之劍內的三顆“法則之珠”在當時驟然融合為一,而后就像一顆種子般,倏然化為了一朵純凈猶如琉璃般的蓮花!
  蓮花三十六瓣花片,片片晶瑩透明,每一片花瓣上都烙印著一縷縷繁密神秘的紋理,搖曳生姿,彌漫出一股若有若無的命運氣息。
  當它凝聚成型那一剎,陳汐如遭雷擊,差點都掌控不住這柄劍,也正因為這個變化,當時在和四位巔峰圣裔廝殺時,讓得陳汐猝不及防之下,差點遭劫而亡。
  當陳汐反應過來時,就感覺一股狂暴無比的純凈神道法則力量從道厄之劍中滾滾涌出,沿著手腕朝自己體內奔騰而去。
  那一剎那,陳汐感覺整個身軀都仿似要炸開,體內星域以一種前所未有的空前速度瘋狂運轉,渾身血脈賁張,氣機蒸騰。
  那感覺就仿佛一座沉寂十萬年的火山忽然被引爆,讓陳汐毫不遲疑揮出了一劍。
  正是那一劍,斬殺了湮虛和波旬燼,驚退了卓夫和丘落!
  可也正是那一劍,讓陳汐體內力量陷入一種動蕩沖突中,讓得他氣機幾乎紊亂,拼盡所有力氣,也僅僅勉強能夠讓自己不至于走火入魔,可已經很難再去戰斗。
  故而,陳汐不得不從戰場中返回營地。
  故而當其他人看見陳汐那蒼白的臉龐時,都還以為他在戰斗中遭受重創,亦或者是消耗過甚。
  故而冷星魂和道無雙才會抓住這個機會出現,欲要趁機殺了陳汐,但最終還是因為一種來自內心深處的忌憚,讓冷星魂放棄了這么做。
  ……
  咕嚕嚕~~
  混沌神池煙霧繚繞,將陳汐身影淹沒。
  陳汐屏息凝神,所有意念都集中在了體內那一股陌生的力量上。
  這一股力量純凈而浩瀚,充盈著最為原始的神道法則,隱隱約約還有著絲絲縷縷的命運氣息在其中氤氳。
  可此刻這一股力量卻宛如桀驁難馴的蠻龍,不斷在他體內星域橫沖直撞,所過之處,星辰動蕩,神力洶涌,一片天翻地覆、混亂不堪的景象。
  顯然,這一股力量便是導致陳汐陷入“虛弱”狀態的原因所在。
  而陳汐經過推演和試探,也終于弄清楚,這一股力量之所以會如此狂暴,乃是因為其中蘊含著絲絲縷縷的命運氣息!
  命運,無上縹緲,不可捉摸。
  唯有參悟和掌控到一絲命運真諦,才能夠有希望踏入那通天般至高的道主之境!
  換而言之,這等力量太過至高,唯有道主境存在才能去參悟和掌控,身為九星域主境的陳汐,還不夠資格去擁有這等力量!
  可如今在機緣巧合之下,一絲絲的命運氣息融于那一股純凈的神道法則中,最終進入到了陳汐體內,是福是禍還真不好說,但可以確定的是,目前陳汐的體內狀況的確不容樂觀。
  關鍵就在于,該如何馴服和煉化這一股力量!
  陳汐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意念集中,將所有念頭都運用在了推演之中。
  只是他渾然沒有注意到,識海中沉寂的河圖碎片,正在無聲無息地彌漫出一縷縷晦澀奇異波動。
  ……
  大門緊閉的宮殿外,不知何時已聚攏了許多身影,皆都是從戰場上返回的護道一脈強者。
  隨著陳汐那驚世一劍斬出,逆道一脈當機立斷收兵,讓得整個浩大戰爭暫時突兀地陷入中止狀態。
  護道一脈這邊許多參戰強者心緒復雜,也無心戀戰,相繼返回營地中,目光都是不約而同地聚焦在了陳汐所在的宮殿。
  今日戰場上發生的一切都過于震撼,也終于讓護道一脈這邊所有強者意識到了陳汐的可怖之處。
  只是他們兀自還記得,陳汐是一個應劫者!是一個早在護道之戰開啟之前,就被各大護道一脈宗族視為鏟除目標的對手!
  在這等情況下,原本就已經和陳汐曾有過一戰之約的燧人狂瀾,還有信心和陳汐開戰嗎?
  釋楚歌、北冥滄海、唐小小他們呢?
  在這等情況下,又會做出如何決定?
  那些護道強者不清楚,他們需要有人站出來為他們指明下一步的行動,否則有陳汐存在的每一天,都會讓他們寢食難安。
  果然,當這些護道一脈的強者返回營地時,就看見早有人搶在他們之前抵達。
  是北冥滄海、燧人狂瀾、唐小小、夏若淵四人,除了釋楚歌之外,來自五大上等部族的參戰者竟是到齊了!
  只是一些心思通透之輩明顯發現,唐小小和夏若淵不著痕跡地立在了陳汐所在的宮殿門前,雖背對著眾人,可卻并沒有采取任何行動,顯得很是奇怪。
  而燧人狂瀾則站在遠處,神色平靜中透著一股漠然,負手而立,誰也不知道其心中正在想著什么。
  唯獨北冥滄海甫一抵達,就大步上前,沉聲開口:“陳汐可在?可敢和我北冥滄海一戰?”
  言辭直來直往,根本就不掩飾自己的想法,頓時引起了滿場嘩然。
  誰也沒想到,在陳汐擊敗了夏若淵,一舉擊潰四位巔峰圣裔的情況下,北冥滄海竟依舊敢如此做。
  那等睥睨凜然的氣勢,讓得許多強者都禁不住動容。
  當然也有人心中另有想法,認為北冥滄海這么做,明顯是打算撿一個大便宜,畢竟誰都清楚如今陳汐剛剛和四位巔峰圣裔廝殺一場,雖然安然而退,可當時可有許多人都看到陳汐的臉色已蒼白起來,明顯是消耗過甚,或者遭受了內傷。
  在這等情況下,北冥滄海直接前來挑戰陳汐,自不免會惹人遐思。
  但很顯然,北冥滄海根本就不在乎這些,他目光中戰意猶如熔漿般燃燒,氣勢已蓄積到了巔峰。
  他渴望一戰!
  哪怕就是敗了,也無所謂!
  最重要的是,北冥滄海捫心自問,若是面對全盛時期的陳汐,他完全沒有任何希望擊敗對方。
  這么做雖然有些為人不齒,可北冥滄海卻并不這么認為,因為這的確是一個最容易殺死陳汐的機會了!
  “你若是閑得慌,我來陪你打一架如何?”
  “想和陳汐戰斗?先過了我這一關。”
  出人意料的是,北冥滄海的聲音剛落下,那原本背對眾人的唐小小和夏若淵竟是齊齊轉身,目光齊齊望向北冥滄海,更是不約而同地開口出聲。
  說出的話雖不同,可含義卻是一致的,誰想和陳汐決斗,首先要過了他們這一關才行。
  頓時之間,眾人又禁不住一陣愕然,打破腦袋也沒想到竟會發生這等變故了,什么時候,唐小小和夏若淵竟站在了陳汐那一邊?
  遠處的燧人狂瀾臉色有些陰沉,心中暗道一聲果然如此!
  早在陳汐和那四位巔峰圣裔在戰場上廝殺的時候,燧人狂瀾就察覺到唐小小和夏若淵的舉動有些反正,如今看見這一幕,無疑進一步確定了他心中的揣測,這兩人,果然已經違背了其各自宗族的意志,非但如此,還變本加厲,站在了陳汐那邊!
  這簡直是不可饒恕的叛變之舉!
  燧人狂瀾眸子里已是帶上一抹寒意。
  “你們……”
  此刻北冥滄海也似反應過來,擰眉看著唐小小和夏若淵,“你們可知道這么做,等于背叛了各自宗族所達成的一致決定?”
  “背叛?”
  唐小小清稚純凈的小臉上泛起一抹惘然,“我只是見你有些無聊,才好心好意想要陪你打一架而已。”
  “背叛這個詞太嚴重,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會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夏若淵言辭硬邦邦的,毫無回旋余地。
  這讓北冥滄海的臉色頓時沉下來,心中驚怒之余,不禁有些騎虎難下的憋屈感。
  擱在往常,他絕對會毫不猶豫和唐小小和夏若淵戰斗一場了,可在這等節骨眼上,他可沒心思去和這倆家伙拼一場,那樣的話,非但錯失了斬殺陳汐的最佳時機,且還有可能因此徹底得罪唐小小和夏若淵,這可不是北冥滄海想要的。
  怎么辦?
  北冥滄海一時也難以做出決斷。
  “或許,我可以幫忙攔住這兩個叛徒。”
  這時候,燧人狂瀾越眾而出,立在北冥滄海身邊,漠然看著唐小小和夏若淵兩人,“并且我也相信,在場有不少同道也會站出來,一起幫助北冥道友完成這一次行動了!”
  此話一出,北冥滄海眼眸一亮,同時,附近一眾強者中果然有不少已經開始蠢蠢欲動。
  登時之間,唐小小和夏若淵眉頭皆都不易察覺地皺了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