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141 波瀾漸起

緊閉的宮殿中,混沌神池的霧靄將陳汐的身影隱沒。
  發生在宮殿外的一切都未曾驚擾到他。
  體內,那一股陌生的力量兀自在橫沖直撞,它氤氳著一縷縷命運氣息,來自道厄之劍。
  若是陳汐這時候去查探一下道厄之劍,一定可以發現原本由三顆“法則之珠”融合衍化而成的那一朵透明而神秘的蓮花,如今已不復存在。
  顯然,這一股涌入他體內的陌生力量,乃是由這一朵神秘透明的蓮花所化。
  可惜,這一刻的陳汐已分不出任何心思去理會其他的。
  時間每過去一秒,他體內的動蕩就兇險一分,陳汐不得不把自己所有的意念都集中在壓制和化解體內動蕩上。
  可是……
  時至如今,他仍舊未曾推演出具體的解決之法。
  歸根究底,便在于這一股陌生力量中充盈著一縷縷命運氣息,而以他如今那九星域主境的修為,很難去掌控這一股命運氣息。
  怎么辦?
  陳汐也束手無策。
  他渾然沒有察覺到,自己集中無比的意念正逐漸變得恍惚,變得縹緲……
  若擱在尋常,意念若發生這等變化,必然會被陳汐第一時間察覺到,然而此刻,他竟是猶如魔怔般,渾然沒有察覺到。
  不知何時,陳汐恍惚之間感覺,自己來到了一片黑暗神秘的地方,那地方渺渺冥冥,不知其大,不知其高,不知其所在,混混沌沌,莫可名狀。
  三界混沌本源!
  宛如福至心靈,一剎那,陳汐心中升起一股明悟,終于明白了自己所在何地。
  可來不及細想,他的意識驟然恍惚,感覺自己像化身一片洪流,沖破了這片黑暗,沖出了這三界混沌本源。
  浩蕩的洪流奔騰,無視時間與空間的束縛,橫跨經緯的局限,自過去呼嘯未來,永恒無垠,超脫萬道范疇。
  它如此浩瀚、神圣,流淌的每一朵浪花,都充盈著神秘的力量,法則、因果、運數……
  它猶如橫亙諸神之上的一條天塹,又仿若蘊生萬物的母源,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及。
  它……
  便是命運!
  是命運長河!
  當陳汐腦海中浮現出這個念頭,簡直如遭雷擊,整個神魂宛如脫離身軀,遨游周虛,渾然仿似要追溯著那命運長河,尋覓其原始誕生之地般。
  這感覺如此玄妙,故而難以名狀!
  陳汐徹底失去了所有感知意念,渾渾噩噩,仿似初生嬰兒,只留下一抹干凈的心靈,在這神妙的境地中浮沉。
  ……
  意識的變化,讓陳汐渾然已無法注意到,在他識海中,那八塊融合在一起的河圖碎片,彼此之間的裂縫痕跡逐漸消失,最終再也尋覓不到一絲拼組的痕跡,渾然一體。
  它猶如一團彌漫著琉璃色澤的光,圣潔而空靈、原始而幽邃,給人一種直抵人心的震撼。
  可最終,這八塊融合在一起的河圖碎片竟是化為一滴滴光雨,消失在了陳汐識海中……
  不對!
  這并不是消失,而是一種融合!
  只不過它所融合的,乃是陳汐的身軀!
  他的血液筋骨、經脈穴竅、神魂氣機……通體內外每一寸地方,此刻都染上了一層圣潔空靈,原始幽邃,呈現琉璃之色的光!
  ……
  當年陳靈鈞曾言,從陳汐還未誕生時,就已經擁有了那“第九塊”河圖,成為了一個命運被遮掩的應劫者。
  那“第九塊”河圖乃是一個“道”字,是轉世重修之前的陳靈鈞在護道之戰中所奪得。
  也正因這一塊與眾不同的“道”字河圖碎片,讓得陳靈鈞遭受天道殺伐,被迫選擇重生。
  只是連陳靈鈞也沒想到,在躲避太上教追殺的過程中,這一塊被他從封神之山上奪得的“道”字河圖碎片,竟會機緣巧合之下,融入到了當時已經懷玉身孕的妻子左丘雪體內。
  也是從那一天起,還沒有誕生的陳汐,命運已經徹底發生變化,世上再無一人能推演出其命格!
  而如今,在這陳汐所參加的護道之戰上,在這營地宮殿中,因為體內發生的驚變,讓陳汐識海中沉寂已久的河圖碎片徹底蘇醒,并且發生了一場前所未有的變化。
  在這種變化之下,八塊河圖碎片徹底融入到了陳汐身軀,成為了他身軀的一部分!
  再加上早已和他身體融合的“道”字河圖碎片,等于是在這等時刻,當年因為“封神天”和“源始天”兩種完全不同的天道秩序發生的沖突而被打碎的九塊河圖,終于又恢復到了完整狀態!
  這一刻恐怕即便是陳汐清醒時,也無法想象怎會發生這種離奇不可思議的變化了。
  ……
  轟!
  而就在河圖碎片融入體內那一刻,陳汐原本渾渾噩噩的意識猛地一震,轟然就清醒過來。
  他目光中的惘然之色逐漸消退,化為一種澄凈的平靜,宛如可以倒映諸天萬物。
  他意念不經意一動,體內原本正自動蕩沖突的力量,驟然靜止,而后就像溫馴無比的羊羔般,融入到了陳汐體內星域中。
  那一股陌生力量中的命運氣息,也都被化解地一干二凈,自始至終都未曾再產生過抵觸。
  當陳汐從體內收回自己意念,一股難以形容的晦澀古老氣息,倏然從其身軀上彌漫而開。
  這一剎,仿似混沌初開,諸天顫粟!
  ……
  宮殿外。
  燧人狂瀾和北冥滄海并肩而立,在兩人身后,站著一眾護道一脈的強者,皆都面露不善。
  這樣一幕,讓得唐小小和夏若淵也不禁眉頭一皺。
  若僅僅只是北冥滄海和燧人狂瀾,那倒也好對付,他們一人一個就能纏住對方。
  可若是再加上北冥滄海兩人身后的一眾強者,就讓局勢變得有些棘手了。
  “哼,剛才在戰場上,陳汐以一己之力斬殺兩名巔峰圣裔,堪稱功高蓋世,可你們卻欲要趁他虛弱時刻對他不利,這可太過卑劣了!”
  金云生站了出來,憤然看著燧人狂瀾等一眾強者,沉聲出聲,言辭毫不客氣。
  “你找死?”
  燧人狂瀾眸子神焰暴漲,冷冷盯著金云生,淡漠道,“你最好現在就滾,若是執迷不悟,死的可不止你一個人,你背后的宗族也注定要跟著遭殃!”
  若是換做尋常人,敢說出這番話非被嗤笑不可,金云生好歹也是混沌母巢中等部族金云氏后裔,一個中等部族的勢力,又豈是誰都敢去威脅的?
  但燧人狂瀾卻有資格說這話,因為他來自上等部族燧人氏,若是真要找金云氏的麻煩,沒有人敢不信了。
  一剎那,金云生臉色驟變,他不怕死,但卻不得不考慮背后宗族的安危。
  “金云氏若遭受波及,那夏若淵保證動手之人也將以后寢食難安!”
  夏若淵冷冷開口,言辭平靜中殺機十足。
  “你敢!”
  燧人狂瀾眼眸一瞇,冷芒乍現。
  “我為何不敢?”
  夏若淵漠然道。
  見此,燧人狂瀾忽然笑了:“想拖延時間?不可能!北冥兄,我感覺你是時候動手了!”
  同時,他朝身后眾人道:“諸位,且和我一起先困住唐小小和夏若淵這兩個叛徒,等北冥兄解決了那陳汐,這兩名叛徒也難逃一死!”
  聲音殺機如沸,轟然響徹。
  一剎那,局勢陡然緊繃,一觸即發。
  “哈哈哈,那就有勞諸位了!”
  北冥滄海驀地一聲大笑,身化一片浩瀚滄海,轟然朝遠處緊閉的宮殿大門沖去。
  幾乎同時,唐小小拎起那一柄比她身軀都要告的幽藍彎刀,橫沖而起,欲要攔截北冥滄海。
  可在半途中,卻被悍然出擊的燧人狂瀾給攔住。
  同一時刻,一眾護道一脈的強者殺氣騰騰,朝一側的夏若淵包抄而去。他們雖忌憚夏若淵,可自持人多勢眾,讓對方一時半刻脫不開身還是可以辦到的。
  “該死!”
  唐小小氣得杏目圓睜,可卻被燧人狂瀾死死纏住。
  另一側,夏若淵雖動用全力,可竟一時半刻也難以撼動人數眾多的護道一脈強者的圍攻。
  至于金云生,也被數名強者圍困住,別說突圍,連自保都顯得很困難。
  在這等混亂局勢下,北冥滄海堪稱是一騎絕塵,一瞬就來到那緊閉的宮殿前,以一種強橫無匹的姿態狠狠撞開大門,轟然沖入到了宮殿內。
  這一剎那,北冥滄海心中簡直亢奮到了極致,渾身戰意和殺機如燃燒的火海,躊躇滿志。
  剛才發生沖突時,他還有些擔心這次是否能如愿殺死陳汐,可現在,他已經不再擔心!
  因為若是陳汐沒有遭受重傷,面對自己宮殿門前發生的爭執時,恐怕早已經沖出來了,可陳汐沒有!
  顯然,這家伙的傷勢很嚴重,已不得不充當起縮頭烏龜躲起來。
  一想到這,北冥滄海哪還會耽擱,甫一沖入宮殿中,意念瞬息就鎖定住了混沌神池中的陳汐!
  這家伙果然已經重傷,不得不抓緊時間借助這混沌神池來修復傷勢……
  可惜,為時已晚!
  轟!
  多年的廝殺和征戰讓北冥滄海清楚,這一刻根本容不得任何一絲的怠慢和廢話。
  他沒有任何耽擱,運轉全身之力,雙手握著一柄殺機縈繞的碧色戰刀一劈而下!
  刀鋒,直指混沌神池中的陳汐而去。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