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144 強行破境

重錘營地。△¢,
  這里是有著“天罰道主”稱號的第一道仆坐鎮之地。
  此刻,營地中央的宮殿大門緊閉,但宮殿外卻已匯聚了六道身影。
  仔細看去,那六道身影中赫然有第二道仆“時光道主”,第三道仆“光明道主”。
  其他四位雖然模樣各異,可論及威勢,卻渾然不遜色于在場任何一人,同樣也是四位坐鎮封神山無垠歲月的道仆大人物。
  “天罰,剛才的一幕你也已經看到,那應劫者已對其他參戰者產生了嚴重威脅,若再不出手干涉,這一次護道之戰必輸無疑!”
  第二道仆沉聲開口,他眼窩塌陷,清瘦的面容看似光滑如鏡,可卻彌漫著一股撲面而來的滄桑氣息。
  隨著第二道仆聲音傳達而出,其他五位道仆的目光也都齊齊望向了那大門緊閉的宮殿。
  天罰,是他們對第一道仆的尊稱。
  “你們不是已嘗試過動手?”
  許久的沉默之后,宮殿內響起一道沉渾蒼老的聲音。
  “這正是我等前來的原因,之前我本欲要出手,一舉抹殺那個應劫者,誰曾想,卻遭到了黑獄、空煉、戰靈他們三個齊齊反對阻攔,若非礙于情面,恐怕早已爆一場戰斗。”
  第二道仆聲音雖平靜,卻透著一絲慍怒味道。
  黑獄,便是第五道仆“黑獄道主”,空煉,則是第十一道仆“空煉道主”,戰靈則是第十三道仆“戰靈道仆”。
  “天罰,依我等看來,已經是時候做出決斷了!”
  “天道異動,浩劫臨頭,值此危機關頭,我等既然已經決定和太上教一起共度難關,締造全新諸天秩序,自當早下決心,鏟除一切隱患!”
  “不錯。”
  其他數位道仆也相繼出聲。
  “我們十三個老家伙從天道誕生之際,便已經坐鎮于此,無垠歲月以來,患難與共,歷經風霜,如今卻因為一場莫測浩劫,欲要兵戈相向,自相殘殺,你們可知道一旦做出這個決斷,意味著什么?”
  許久之后,第一道仆那蒼老沉渾的聲音這才響起,透著一股說不出的復雜味道。
  其他道仆皆都一陣沉默。
  “可若是繼續拖下去,只會讓局勢越來越混亂。”
  第二道仆皺眉開口。
  “時間還早,一個應劫者而已,即便是他把那些護道一脈的后裔殺光了,最終也難免一死。”
  這一次第一道仆回答的卻是毫不猶豫,“最重要的是,你們該不會忘了,那些逆道罪徒為了讓其始祖從沉寂中復蘇過來,可不會眼睜睜放過此的!”
  逆道始祖!
  其他道仆神色各異,似意識到了什么。
  “可如此一來,也就意味著這次護道之戰中,我們這便必輸無疑,并且若是讓那應劫者落入逆道一脈手中,對我們只會更加不利。”
  第二道仆沉聲道。
  “這正是太上教主所要達到的目的,逆道始祖就這樣陷入沉寂中終究是一個隱患,若想徹底抹除這個隱患,自然需要先讓他蘇醒過來,這個應劫者,便是讓逆道始祖從沉寂中蘇醒的關鍵一環。”
  第一道仆淡漠道。
  此話一出,其他道仆皆都皺眉,這一切都是那太上教主的安排?那為何之前自己并不知道?
  “諸位,太上教主隱忍這么多年,終于等來了這一場前所未有的無上機運,他所圖謀的,可不僅僅只是一場護道之戰的勝利。”
  第一道仆感慨道。
  “難道他還要染指我們封神之山?”
  脾氣最為狂暴剛烈的第四道仆“雷霆道主”忍不住沉聲道。
  “不,我們視封神之山為生命,可在太上教主這等人眼中,卻不值一曬。”
  第一道仆聲音愈低沉,“諸位不必再猜測,等事成之后,你們自會明白。”
  說罷,再無一絲動靜。
  其他道仆面面相覷,皆都陷入沉思中。
  他們直至此時才現,原來從和太上教主合作的那一刻開始,他們都未曾真正知道太上教主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
  與此同時,染血營地。
  有著“五行道主”稱號的第六道仆,有著“荊棘道主”稱號的第七道仆,有著“血淵道主”稱號的第八道仆,沉默聚在了營地中央的宮殿內。
  “局勢開始變得微妙了,剛才因為那個應劫者,差點就讓那些老家伙之間爆一場戰斗,這對我們三人而言,可不見得是好消息。”
  第六道仆率先打破沉默,沉吟道,“老七,你覺得我們是否要改變一下立場?”
  說話時,他目光已望向了第七道仆。
  “不必。”
  第七道仆依舊如從前般神色漠然,冷峻得仿若沒有感情波動。
  “為何?”
  一側的第八道仆禁不住問道。
  第七道仆沉默不言,他似乎就這樣,只表意見,而懶得去解釋任何東西。
  “罷了,我們就暫且維系著中立態度,隨他們怎么折騰,我們只需作壁上觀即可。”
  第六道仆揮了揮手,做出決斷。
  ……
  另一個“黒木營地”中。
  第五道仆“黑獄道主”,第十一道主“空煉道主”,第十三道主“戰靈道主”同樣聚在了一起。
  三者神色皆都有些陰沉。
  他們是明確反對和太上教合作的三位道仆,從太上教找上門那一天開始,就一直排斥和拒絕這種合作。
  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局勢還未到岌岌可危的地步,那些老家伙已經開始蠢蠢欲動,欲要干涉護道之戰了。
  這是他們絕對無法容忍的!
  他們是道仆,是為捍衛封神之山而生,自然無法容忍太上教在這里興風作浪。
  他們不在乎那個應劫者的死活,他們在乎的是自身尊嚴。
  “天罰若真決定開戰,就絕對不會等到現在,只是讓我看不透的是,他們究竟想要做什么?”
  第五道仆皺眉道,“他們的目的肯定不是殺死那個應劫者那么簡單,否則在剛才我們出手阻攔時,依照老二那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脾氣,早已和我們動手了。”
  其他兩位道仆也都看不破這個玄機,他們很清楚那些家伙和太上教合作,必然是要趁著這一場天道異變中圖謀一些什么,可卻無法推演出他們具體是要圖謀什么。
  “不管如何,我等皆都需要做好死戰一場的準備,我有一種預感,距離這一天已經不遠了。”
  第五道仆深吸一口氣,斬釘截鐵道。
  ……
  “無論付出多大代價,這次一定殺死那個應劫者!”
  “所有巔峰圣裔全部出動,只要現那個應劫者,無論生死,必須將其帶回來!”
  “開戰!”
  “開戰!”
  逆道一脈營地中,傳達出許許多多殺氣騰騰的恐怖意念,一道道命令傳出,讓整個營地都陷入震動。
  沒多久,一陣蒼茫的號角聲重新響徹,猶如潮水般鋪天蓋地的逆道罪徒大軍重新踏上了浩大戰場上。
  聲勢之壯闊,比之以往足足強盛了不止一倍!
  那等宏大場面,令得天地都為之色變。
  與此同時,護道一脈的強者也都悉數出動,無論是被陳汐逼迫進入戰場的燧人狂瀾他們,還是其他參戰強者,面對共同的敵人時,皆都不會退縮一步。
  金云生、唐小小、夏若淵也相繼沖入戰場。
  自從返回營地之后就未曾現身的釋楚歌,竟也罕見地重返戰場,殺入敵人大軍深處。
  直至后來,陳汐這才離開宮殿,但他并沒有離開營地,而是折身來到了營地最偏僻角落處的宮殿前。
  “兩位,要不要一起去殺敵?”
  陳汐負手于背,淡然開口。
  宮殿內,冷星魂和道無雙眼眸齊齊一凝,有些驚疑不定,這家伙這是要做什么?
  之前他們也曾目睹北冥滄海被廢的那一幕,也曾看見陳汐是如何憑借三言兩語,便把燧人狂瀾等人驅逐到戰場上殺敵的,只是他們渾然沒想到,這一刻陳汐竟會主動找上門來,還提出這樣一個奇怪的建議。
  兩人互看一眼,皆都選擇沉默。
  “既然兩位不愿意,那我就先行一步了,不過我不得不提醒兩位,下次從戰場上返回時,無論是誰,都再無法阻攔我殺死你們的決心!”
  輕飄飄撂下這句話之后,陳汐轉身而去。
  “這該死的東西!”
  冷星魂臉色一沉,噌地起身,眸里殺機暴涌。
  “你要去和他戰斗?”
  道無雙挑眉道。
  冷星魂登時猶豫了,神色變幻許久,最終沉默坐回原地,道:“現在時機還不成熟。”
  道無雙毫不掩飾自己的譏諷:“他已經越來越強大了,你就是等,恐怕等到死亡那一天,也等不到任何機會,別忘了,他臨走前可是說過從戰場上返回時,就要殺死你我。”
  冷星魂神色冰冷道:“你也別忘了,逆道一脈為了讓其始祖復蘇,可不會再讓陳汐就此活著返回了!”
  道無雙輕笑道:“若是萬一他返回了呢?”
  冷星魂斷然道:“絕無可能,這是教主親自布置下的死局,陳汐這次注定在劫難逃!”
  道無雙若有所思道:“那若是教主布置的死局也出現一些紕漏呢?”
  冷星魂目光一縮,冷冷盯著道無雙:“你的話有點多了,教主若是知道你敢質疑他的安排,即便你姓道,也注定會后悔終生!”
  道無雙聳了聳肩:“不必緊張,我只是在做最壞打算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