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145 屠戮十方

蒼茫的號角聲震天,響徹整個戰場。
  尸山血海、血流漂櫓的一幕幕慘烈畫面再度上演。
  大地上,天穹上,每一個區域中,皆都在廝殺和沖突,熾烈的道法交織,凄美耀眼。
  陳汐孑然一人,拎著鮮紅透亮的道厄之劍再度踏上戰場。
  他抬頭看了看天穹,幽邃的黑眸中宛如可以映照諸天玄機,泛著冷冽而淡漠的光澤。
  那些關注這里的龐大意志已經消失,這讓陳汐不再有后顧之憂,抬步上前。
  沓!沓!
  看似在踱步,可每一步落下,卻比挪移都要快,時間、空間都仿似在陳汐的步伐下俯首稱臣。
  轟隆隆~~
  很快,一群逆道罪徒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中,還不等他們看清楚陳汐模樣,身軀就陡然炸開,像一串爆竹被點燃,神血飛濺。
  眨眼之間,滿地已盡是尸骸血水。
  陳汐看也沒看,繼續朝前行去。
  只不過伴隨著敵人慘死,在道厄之劍內,一股股罪惡邪祟之力被吞噬煉化,凝聚出純凈而瑩潤的神道力量,衍化為“法則之珠”的形態。
  從煉化了體內那一股陌生而充盈著一縷縷命運氣息的力量之后,陳汐就明白,自己已經蛻變得和以往不同了。
  在他識海中,時時刻刻都能觀摩到那一條橫亙過去和未來之間,橫跨時間和空間的界限,宛如永恒流淌般的命運長河。
  他甚至清楚,命運長河誕生于三界混沌本源最初形成的源始之地!
  命運長河近在咫尺,觸手可得!
  然而,陳汐卻依舊是九星域主境。
  并非他不愿意就此破境晉級,而是因為他所需要的力量還遠遠不夠,差的太多了。
  而這種力量,只有在戰斗和殺敵中才能獲得!
  同時,陳汐也明白,自己所獲取的九塊河圖碎片已經徹底融合完整,融入到了自己身軀中,成為了和自己命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這種變化,帶給陳汐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讓他的目光再不局限于自身境界,而是放在了和整個天道、整個天下同樣的高度中!
  這是一種奇異的狀態,就仿佛自己具備了與天比肩,與大道并駕的力量。
  可偏偏,他依舊是一個九星域主,而不是號稱“上與天通,命由己控,超脫于世,并駕于道”的道主。
  不過陳汐很確信,當自己蓄積足夠的力量踏足道主境時,這天下任何道主境強者,都已對自己不再具備威脅!
  ……
  茫茫戰場上,陳汐孑然一人前行,所過之處,一片又一片逆道罪徒大軍倒下,暴斃當場,血染九天。
  自始至終,都未曾有任何掙扎余地,甚至,陳汐都未曾真正斬出過一劍。
  他就這樣走在戰場中,周身彌漫出的氣機籠罩四野,敵人還未靠近,便會立刻伏誅當場。
  這種近乎駭人聽聞的景象沒多久就引起了逆道一脈高手的注意。
  “是陳汐!”
  “他在那里!”
  “通知其他人,全部朝這邊匯聚!”
  一道道可怕的意念橫掃戰場,彼此交流,幾乎短短片刻,原本分布在戰場不同區域中的巔峰圣裔,就猶如嗅到血腥的鯊魚群,滿含殺機地朝陳汐這邊趕來。
  因為他們已經接到命令,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這一次也一定要將陳汐擒殺!
  這種動靜如此浩大,波瀾壯闊,甚至引起了護道一脈強者的注意,這讓不少人暗自慶幸,有陳汐吸引敵人中的頂尖強者,對他們而言,壓力無疑要小上不少。
  同樣,也有人開始冷笑,幸災樂禍,巴不得陳汐就此喪命在那些巔峰圣裔手中。
  戰場上的局勢產生微妙的變化,這一切自逃不過陳汐的法眼,但他神色依舊沉靜淡漠,自顧自前行著,未曾遲疑過,也未曾退避過。
  在他前進的步伐后方,早已堆積了不知多少座尸山,匯聚了多少片血河。
  道厄之劍內重新凝聚出三顆“法則之珠”,而后凝聚衍化為一朵剔透純凈的蓮花,再然后化為一股陌生而蘊含著一縷縷命運氣息的力量,涌入陳汐體內,盡數被汲取。
  再然后,道厄之劍又開始重新凝聚法則之珠……
  隱隱地,形成了一個循環,以殺敵為手段,以煉化罪惡邪祟之力為力量源泉,從而凝練出蘊含命運氣息的澎湃力量,被陳汐身軀源源不斷地汲取和吸收。
  若擱在沒有融合九塊河圖碎片之前,僅僅像這樣的一股力量,都足以讓陳汐體內不堪重負,陷入危險的沖突動蕩狀態中。
  而如今則已不同,他的身軀就像一個無底大淵,任憑汲取再多的力量,竟是渾然沒有被填滿過!
  甚至,陳汐能夠強烈感覺到,想要踏足道主之境,單憑這些力量還遠遠不夠,差的太遠了。
  換做其他任何一名九星域主,或許早已達到圓滿境地,一舉破境晉級道主境了。
  可很顯然,這等狀況并不適合如今融合了完整河圖的陳汐。
  鏘!
  一對金燦燦流溢著億萬血光的巨大剪刀破空而至,宛如吞天鱷的大嘴,鋒利的刃可以撕裂天宇,斬斷時空!
  這是一名逆道一脈的巔峰圣裔,樣貌年輕而傲慢,眉宇間盡是滔天睥睨之色,甫一察覺到陳汐身影,就悍然動用了最強一擊。
  咔嚓!
  陳汐的身軀被一剪而斷,可卻化為一片光雨消失,顯然,那并非真正的陳汐,而是他留下的一道殘影!
  這讓那一名巔峰圣裔心中一緊,猛地閃身暴退一側,將那一柄巨大金色剪刀揮動,破殺十方。
  咔嚓!
  可他剛動手,一只修長寬厚的大手已從背后攥住他的脖頸,輕輕一捏,咽喉爆碎,體內神魂也隨之灰飛煙滅。
  旋即,他的尸骸轟然墜地。
  而他的那一柄巨大金色剪刀則落入那一只修長寬厚的大手中,大手的主人正是陳汐。
  他看了看這柄金色巨剪,就丟給了道厄之劍去吞噬和煉化。
  做完這一切,陳汐繼續前行,就仿佛他剛才殺的不是一位巔峰圣裔,而是拍死了一只蒼蠅般。
  這一幕若是被燧人狂瀾、釋楚歌那等人物看到,也不知心中會作何感想了。
  那可是巔峰圣裔!
  就這樣被輕描淡寫地抹殺了!
  ……
  隨著深入戰場,沿路上所遇到的逆道罪徒大軍開始逐漸減少,他們仿佛接受到了某種命令,不敢再阻擋在陳汐前行的道路上。
  隨之,出現的巔峰圣裔數目則開始增多。
  沒多久,兩名巔峰圣裔一前一后出現,殺機直指陳汐而去,可僅僅片刻,兩人就橫死當場,臨死前面容上兀自殘留著一抹驚愕和難以置信。
  他們身上的寶物,則成為了道厄之劍吞噬的對象,為陳汐凝聚出兩顆璀璨的“法則之珠”。
  “殺”
  陳汐繼續前行沒多久,一聲震天大喝傳出,伴隨而來的,是一片滔天血海,將時空都撞爛,神威赫赫。
  還不等這一擊落下,遠處虛空中再度一陣波動,分別映現出一道道巔峰圣裔的身影來。
  一時之間,竟是成包抄之勢,將陳汐徹底圍困住。
  轟隆隆!
  這里徹底化為一片戰爭禁區,神輝爆綻、寶光沖霄,方圓百萬里之地,無人敢靠近一步。
  這時候,無論是護道一脈,還是逆道一脈,皆都心知肚明,此次戰爭的焦點僅僅只在陳汐一個人身上。
  不過無論是哪一方陣營,實則皆都巴不得陳汐立刻伏誅。
  對護道一脈而言,陳汐是一個應劫者,是異端,人人得而誅之,絕對不容其存在。
  對逆道一脈而言,陳汐則是能夠讓其始祖從沉寂中復蘇的關鍵所在,故而無論付出多大代價,也要將其擒獲抹殺。
  換而言之,眼下的局勢就是,這一場看似爆發在護道一脈和逆道一脈之間的戰爭,實則重心皆都轉移到了陳汐一個人身上。
  除了唐小小、夏若淵、金云生等寥寥數人之外,沒有人再愿意眼睜睜看著他活下去!
  此刻,陳汐已深陷重圍,被足足六位巔峰圣裔圍困攻殺,在絕大多數人眼中,這一次陳汐的確已經是回天乏術,在劫難逃了。
  逆道一脈的強者在興奮。
  護道一脈的強者在冷笑。
  這樣的一幕,顯得異常詭秘而荒謬,其中味道,非在場之輩著實難以體會到。
  就仿佛在這一刻,陳汐成了兩大陣營共同的敵人!他的戰斗,就宛如在和整個世界抗爭!
  一盞茶時間后。
  那驚世而激烈的戰斗結束。
  令全場震撼的是,在那煙硝彌漫中,只剩下一道峻拔的身影立在那里。
  空蕩蕩的染血天地,孑然獨立的一個人,腳下神尸伏誅、大地龜裂,掌中劍鋒兀自淌著濃稠的血光,鮮紅欲滴。
  這幅畫面如此刺眼,又是如此驚心動魄,像不可思議的洪流,激蕩在每個人心頭。
  一場對決,六位巔峰圣裔伏誅,唯孑然一人的陳汐毫發無損!!
  這如何不震撼?
  試問全天下九星域主,誰又能立下如此彪炳戰績?
  這若是發生在上古神域中,甚至都可以被當做史詩來頌揚和銘記,成為歷史長河中燦爛而輝煌的一頁戰爭篇章!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