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146 潰散

煙硝彌漫,
  孤影立天地。
  血劍淌血,
  劍下盡亡魂!
  這一刻,整個戰場氣氛猶如凝固,無論逆道一脈強者,還是護道一脈強者,皆都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寒意,震撼失聲。
  嗚嗚嗚~~
  遠處的蒼茫號角聲兀自激蕩天地,可落入耳中卻像帶上一股倉惶悲涼的味道。
  巔峰圣裔,每一個都具備著沖擊道主境的潛力,是逆道一脈中最頂尖的強者,每損失一個,對逆道一脈而言都是一個沉重無比的打擊。
  而此時,僅僅在和陳汐爆發的這一場沖突中,就足足有六位巔峰圣裔伏誅當場!
  這對逆道一脈的打擊簡直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而對護道一脈強者而言,當目睹了陳汐這般逆天的戰斗力,同樣感到難以接受。
  尤其是像燧人狂瀾這些曾徹底得罪過陳汐的強者,看見這一幕時嚇得渾身都直冒冷汗,很清楚當初若是和陳汐正面開戰,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而這一幕,也更堅定了他們遠離陳汐,甚至從這弒逆高地中逃離的決心!
  畢竟若是不逃離的話,依照陳汐之前曾提出的條件,他們可沒有一個人敢保證能殺死四位巔峰圣裔的。
  而若是辦不到這一點,遲早也會遭受到陳汐的追殺!
  ……
  當眾人從震駭中清醒過來時,那戰場中陳汐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有眼尖的人發現,在誅殺了那六位巔峰圣裔后,陳汐根本沒有任何一絲耽擱,繼續朝前行去。
  再往前方,便是逆道一脈的營地了!
  難道陳汐這次要殺進對方大本營?
  不等人想明白,一陣蒼茫的號角聲再度響起,這次卻是逆道一脈撤兵的信號。
  并非是暫時的休戰,而是真的已打算從這位于第一重戰線的弒逆高地中撤離!
  當確定這一切,那護道一脈強者又是一陣恍惚,僅僅陳汐一個人,就殺得對方潰不成兵,落荒而逃,從而顛覆了整個戰局?
  這簡直是亙古未有之事!
  即便是細數以往曾發生過的護道之戰,也根本沒有出現過這等以一己之力,扭轉整個戰局的例子!
  但不管如何,這樣的一幕發生了,也就意味著這一場發生在弒逆高地上的戰爭,已經以逆道一脈的失敗而告終!
  按照以往規矩,結束了這第一重戰線的戰爭之后,一眾護道一脈強者就要趕往第二重戰線“浮屠血海”征戰。
  不過此刻護道一脈強者已經沒有心思繼續去廝殺,他們著實被剛才陳汐的逆天戰績震懾到了,心神悸動,難以平復。
  許多人更是決定,立刻挪移返回道愆罪源之外的營地中,一是為了休整和洗滌體內的罪愆之力,二則是避開陳汐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應劫者,以免被陳汐秋后算賬了。
  畢竟,在外界營地中,有十三道仆坐鎮,陳汐也斷然不敢殺回來找他們的麻煩了。
  這是大多數護道強者一致的想法,反正這一場護道之戰將要持續許久,等什么時候安全了,再重返道愆罪源中繼續征戰也不遲。
  當下,就有許多人展開了行動。
  包括燧人狂瀾也都匆匆而去,不愿再多逗留。
  唯獨唐小小、夏若淵、金云生他們留下了,他們很清楚一旦和其他人一樣返回外界,恐怕就會被視作叛徒,成為眾矢之的,那后果可就會變得不妙起來。
  故而,他們只是返回到了這弒逆高地中的營地內。
  令人意外的是,釋楚歌孤身一人,竟是沿著陳汐所走的那一條道路行去,很快就消失不見。
  誰也不清楚他心中究竟在想著一些什么,或者說自從上一次目睹了陳汐斬殺兩位巔峰圣裔,驚退兩位巔峰圣裔的曠世一戰之后,釋楚歌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深居淺出,沉默寡言,時常單獨行動,這也讓所有人都無法揣測到他的心思。
  ……
  當陳汐的身影出現在逆道一脈的營地前,就看見營地內只剩下一些還未撤離的弱小逆道罪徒。
  對方皆都驚恐地看著他到來,露出絕望之色。
  陳汐沉默片刻,最終卻并未動手,身影一閃,徑直橫跨過這片營地,朝更遠的地方挪移而去。
  在他所了解的消息中,那第二重防線“浮屠血海”就位于距離弒逆高地數百萬里之外的一片星空中。
  那是一片洶涌流淌在星空中的血海,浮沉罪愆,埋葬英魂,乃是逆道一脈強者匯聚的中樞之地。
  在以往的護道之戰中,護道一脈的強者即便能沖破“弒逆高地”上的攔截,可最終也會大多數折戟在這“浮屠血海”中。
  原因就在于,當戰爭之火燒到“浮屠血海”時,已不僅僅只是九星域主境之間的較量,甚至會有一些天賦異稟之輩,在歷經一場場血與火的磨礪之后,獲得到了無上機緣,從而一舉突破道主之境,在這浮屠血海中大殺四方!
  值得一提的是,不僅僅只有護道一脈的強者能夠晉級到道主境,在逆道一脈中,同樣會誕生出這樣的例子。
  換而言之,浮屠血海這個第二重戰線的戰爭之地,雙方陣營的戰斗力量層次將會突破,產生屬于新晉級道主境強者之間的戰斗!
  這無疑要變得更為兇險。
  在以往護道之戰上,許多護道強者在未曾晉級道主境時,是斷然不會前往那“浮屠血海”的。
  不過這一次護道之戰和以往不同,第一重戰線“弒逆高地”上的戰爭結束的太快,甚至讓許多護道一脈強者都來不及去捕捉其中存在的晉級契機,就已經結束。
  就像現在,放眼整個護道一脈陣營中,都還不曾出現一個晉級道主境的強者。
  同樣,逆道一脈的損失更為慘重,這些日子單單是陳汐一人,就誅殺了他們十名左右的巔峰圣裔!
  這可都是極有希望突破晉級道主境的曠世人物,可還不等順利突破就已慘死陳汐手中,可想而知對逆道一脈的打擊何其之沉重。
  而這也等于變相地削弱了逆道一脈陣營中晉級道主境的強者數目,這局勢倒也對護道一脈頗為有利。
  當然,對此刻的陳汐而言,已根本沒有心思計較這么多。
  在誅殺了六個巔峰圣裔之后,道厄之劍中再度凝結出了兩朵蘊含著命運氣息的透明蓮花,化為澎湃的力量悉數被陳汐汲取。
  然而他的身軀如今宛如無底深淵般,在獲得了如此龐大的力量之后,竟是渾然沒有一絲圓滿飽和的跡象,反而流露出一股強烈的渴望。
  不夠!
  這點力量還遠遠不夠晉級!
  還需要更多更多有關命運氣息的力量!
  這種渴望是如此強烈,讓得陳汐自己也不禁有些吃驚,大致明白這應該是身軀融合了完整的河圖之后,才產生的一種全新蛻變。
  就好像他之前去誅殺那一個個巔峰圣裔,再不像之前那般費勁,反而每一次戰斗竟都有一種意猶未盡,不能全力施展的感覺。
  然而,修為境界依舊是九星域主!
  這讓陳汐猛地心生一種感悟,自己這次晉級道主境,已經徹底變得和其他九星域主不同,他需要的力量,也根本不是其他九星域主能夠去掌控的!
  傳聞中,當九星域主強者感知到的命運長河越清晰,越壯闊,晉級道主境之后,所掌控的力量就越強大。
  可同樣的,這等九星域主在晉級時也會變得越來越困難!
  陳汐如今僅僅只是在識海中,就能隨時隨刻看見一道浩浩蕩蕩永恒不息的命運長河,每一朵浪花,每一次潮涌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甚至,陳汐都能感知到那命運長河的來源!
  在這等情況下,是否也意味著自己在晉級道主境時,會遇到遠超其他人的困難和壁障?
  陳汐不確定這一點,但可以確定的是,哪怕自己如今是九星域主境修為,可戰斗力和力量卻依舊在不斷蛻變和提升!
  或許當有朝一日,他體內的力量徹底趨于圓滿飽和時,便是晉級道主境之時。
  而當陳汐邁入道主境中的時候,戰斗力可想而知會變得何等恐怖。
  所以現在對陳汐而言,迫切需要的便是獲取力量!
  位于第二重戰線中央區域的浮屠血海,就是他的目標所在。
  ……
  在陳汐前往浮屠血海的同時,冷星魂和道無雙也悄無聲息地離開,返回到了外界營地中。
  兩人都已獲知有關陳汐誅殺六位巔峰圣裔的消息,知道陳汐如今已孤身一人前往那“浮屠血海”中。
  雖說很確定這次陳汐極有可能再也回不來,可出于安全考慮,冷星魂和道無雙還是離開了。
  他們可沒忘記,在陳汐臨出發前曾說過,等這次從戰場上返回時,就是找他們算賬之日!
  雖心中不忿,可他們卻不得不承認,如今單憑他們兩人之力,已很難再遏制和鎮殺陳汐。
  所以,他們唯有暫時離開,將這一切有關陳汐的消息告之虛陀道主,再做決斷。
  其實無論這次陳汐是否能夠從浮屠血海返回,他們兩人都很清楚,無論是那十三道仆,還是他們太上教,都已再無法容忍陳汐這個應劫者繼續存活下去。
  死亡,才是陳汐此次參加護道之戰的唯一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