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147 主神之域

浮屠血海。
  浩浩蕩蕩的血腥海水流淌在無垠星空中,一顆顆星辰在血海中浮沉,這里血腥彌天,埋葬英魂!
  無垠歲月以來,在浮屠血海中已爆發了不知多少場護道之戰,更不知有多少神祗飲恨此地。
  那血海,就宛如神祗的血,將整個星空覆蓋!
  ……
  浮屠血海對岸,屹立著一座插天高大的古老建筑,這里是逆道一脈強者所在的大本營。
  此時,在這古老建筑最高層大殿中,或坐或立著七八道身影,有蛛魔后裔、血食衛后裔、罪血裁決者后裔,也有湮雷族后裔、石面魔后裔和血靈族后裔。
  每一位,都是各自宗族中最耀眼的巔峰圣裔,都擁有著驚動山河,執掌萬宇的偉力!
  然而此刻,他們的神色卻都陰沉如水,驚疑不定,讓得大殿中氣氛也變得凝重而死寂,直讓人喘不過氣來。
  “誰能想象,一個應劫者,竟憑借一己之力,斬殺六位巔峰圣裔,徹底擊潰了我圣裔一脈的第一重戰線?”
  嘭!
  那名蛛魔后裔一巴掌拍碎身前案牘,厲聲喝道。
  這讓在場其他強者皆都眉頭一皺,有些不悅。
  “有種你去和那小子廝殺一場,只會在這里撒野宣泄,這就是你們蛛魔一脈的能耐?”
  一名獄靈后裔冷哼道。
  “你以為我不敢?”
  蛛魔后裔眼睛通紅,猙獰看著獄靈后裔。
  “你若是敢,恐怕也就不會灰溜溜退回這浮沉血海了。”
  獄靈后裔嘲弄道,毫不畏懼對方眼眸中流露出的暴虐殺意。
  “兩位,你們若要吵架,就出去吵,我們現在是在商議對策,可不是來看你們如何耍嘴皮子的。”
  一道優雅從容的聲音響起,一名血靈族后裔悠悠開口,他容顏俊美,膚色顯蒼白,舉手投足有一種從容尊貴的味道,赫然正是那熾青應。
  見熾青應開口,那蛛魔后裔和獄靈后裔皆都冷哼一聲,齊齊閉嘴,顯然,他們對熾青應明顯有些忌憚,不敢再肆意胡來。
  “熾青應,你也看到了,現如今在我們陣營中,起碼已經有十一位巔峰圣裔死在了那應劫者手中,在這等情況下,就是我們七個坐鎮在這浮屠血海,恐怕也很難擋住對方的進攻步伐。”
  一名罪血裁決后裔皺眉輕嘆道。
  此話一出,大殿一眾強者的神色變得愈發陰沉起來,那應劫者太可怕,簡直就像個怪物,明明只有九星域主境的修為,可發揮出的戰斗力卻強大得不可思議。
  就連他們這些自詡立在九星域主巔峰圓滿之境,戰斗力更是卓絕頂尖之極的巔峰圣裔,在面對這樣一個無法用常理衡量的逆天怪物時,都不免感到心寒和忌憚。
  “諸位難道忘了,族中那些老家伙們可是下了死命令,這一次無論付出多大代價,也要擒殺此子,無論生死,必須將其尸骸帶回‘罪源之地’。”
  熾青應淡漠掃了眾人一眼,說道。
  “哼!說的輕巧,依我看來,若無道主境強者出動,誰也奈何不了那應劫者!”
  一直沉默的湮雷族后裔冷哼出聲,“熾青應,你莫非是要讓我們一起去送死?”
  熾青應慢條斯理道:“我可沒這么說。”
  說到這,他神色忽然變得嚴肅,充斥著一股威嚴,“諸位,我有一個建議不知道諸位可愿意聽一聽?”
  其他強者皆都皺眉,把目光看過來。
  熾青應見此,也不再耽擱,直言道:“諸位的想法不錯,想要殺死這應劫者,恐怕我們誰都無法辦到,也唯有道主境層次的強者出動,才能將其徹底鎮殺。”
  “可道主境強者在哪里?這一次弒逆高地上的戰斗結束太快,讓我等根本沒有機會去獲取破境晉級的機會,在這等情況下,又從哪里找道主境強者?”
  有人疑惑。
  “你該不會是打算請族中那些老家伙出手吧?這可太天真了,他們寧愿龜縮在‘罪源之地’中,也不敢現身在這浮屠血海中,唯恐被那十三道仆給盯上了。”
  有人詫異。
  熾青應搖了搖頭:“你們都說錯了,這次去斬殺那應劫者,還需要我們去出手,不過,在戰斗之前,我們必須破境晉級!”
  破境晉級?
  其他強者皆都愕然,說的好聽,可破境晉級豈是那么容易的?那可是道主境!若捕捉不到曠世機緣,誰能踏足進入?
  簡直就是荒謬!
  熾青應這一刻卻顯得異常平靜,一對血鉆似的眸里盡是堅定之色:“諸位心中的想法我明白,但諸位別忘了,在我們圣裔一脈的歷史中,可有不少巔峰圣裔根本不靠外力和機緣,單憑自身力量,便強橫破開了道主境的大門,一舉通天!”
  聞言,其他強者終于明白了熾青應的想法,竟是要選擇以自身力量,強行突破道主境。
  這方法可是九死一生!太過兇險,歷史上雖有一些成功例子,可更多的是失敗慘死的例子!
  因為強行沖擊道主境,一旦出現差池,便會暴斃當場,根本沒有一絲回旋逃生的可能!
  若非逼不得已,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巔峰圣裔會選擇這樣的晉級之路,這簡直跟自尋死路也沒什么區別了。
  一時之間,大殿中又陷入沉默,沒有人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自然也就不敢擅自同意這樣的做法。
  熾青應見此,禁不住皺了皺眉,沉聲道:“諸位,我就問你們一句話,若是只能選擇一種方式,你們是想死在那應劫者手中,還是死在自己破境晉級的道途上?”
  不等眾人答復,熾青應便一字一頓道:“強行破境,或許還有一絲希望,那時候不止可以誅殺那名應劫者,更已擁有了道主境修為!而若是不選擇這條路,一旦那應劫者來了,你們的下場只有一個——死!”
  “我們……不是還可以返回罪源之地?”
  蛛魔后裔猶豫道。
  “哼,不戰而逃?若是擱在以往,倒也沒什么,可這次行動乃是為了讓我圣裔一脈的始祖從沉寂中蘇醒過來,在這等情況下,你若是選擇不戰而退,你可以試試那些老家伙們會不會放過你!”
  熾青應冷冷不屑道。
  蛛魔后裔臉色變幻不定,最終默然不語。
  “好!我同意這個做法!”
  忽然,石面魔后裔沉聲開口,語氣決然。
  見此陸續有幾個巔峰圣裔咬牙做出決斷,還有幾個和蛛魔后裔一樣猶豫不斷。
  熾青應也不勉強,能夠辦到這一步,已經出乎他的意料,在他看來,只要這些答應強行沖擊道主境的巔峰圣裔中能夠成功一個,就已經是萬幸。
  若是到最終皆都失敗了,那也只能怪時運不濟。
  “既然如此,選擇強行沖擊道主境的同道留下閉關,其他人則開始準備戰斗,為我等閉關破境爭取更多時間!”
  熾青應沉聲命令道。
  “什么,你讓我們先去送死?”
  蛛魔后裔登時跳腳,憤怒道。
  “若你也選擇強行破境,自然也可以留下,若是不愿意,就必須前往戰線上,為諸位閉關的同道爭取破境晉級的時間!”
  熾青應這一刻顯得冷酷無比,言辭中毫不掩飾殺機。
  “哼!”
  蛛魔后裔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終憤然拂袖而去。
  當下,還有其他數名不愿意強行破境的巔峰圣裔也隨之離開。
  “你們若敢避戰,可別怪我不客氣,把這一切悉數告之那些老家伙們!”
  熾青應冷冷提醒了一句。
  ……
  三天后。
  浮屠血海逆道一脈陣營對岸,這里同樣有著一座古老建筑,只不過卻是空無一人。
  只不過在今天,一道峻拔身影卻悄然出現在這里。
  他沒有走入那空蕩蕩的古老建筑中,而是直接來到了浮屠血海邊緣,一對幽邃的眸子靜靜打量著遠處的一切。
  浮屠血海很大,覆蓋這片星空,血浪淘空,彌漫出令人作嘔的濃稠血腥味道。
  能夠清楚看見,一顆顆星辰猶如血色寶石般,浮沉在滔滔血海中,場景狀況而滲人。
  令陳汐動容的是,這一片仿若無垠的血海中,竟充斥著狂暴無比的罪愆邪惡氣息,簡直宛如一片血腥煉獄。
  完全不用懷疑,任何一名護道一脈的強者一旦墜入這片血海,必將被滾滾罪愆邪惡力量覆蓋淹沒!
  若是無法從中逃脫出來,一生的道途也就將止步于此!
  不過對陳汐而言,眼前這一片浮屠血海卻像一個充滿無盡誘惑,擁有超乎想象力量的寶藏!
  若是能夠將這一片浮屠血海煉化,是否能夠汲取到足以讓自己修為境界徹底圓滿飽和的力量?
  一個念頭不可抑制地冒上腦海,讓得陳汐也不禁怦然心動,可旋即他就深吸一口氣,恢復冷靜。
  這是第二重戰線的中央樞紐之地,是逆道一脈重兵匯聚之地,說不定還有可能出現道主境層次的恐怖力量,在這等情況下,可絕對容不得任何大意了。
  不過,陳汐同樣不懼!
  早在從神衍山出發前來參加護道之戰時,他已經擁有了能夠和普通道主境角逐的戰斗力,哪怕打不過,也足可以安然而退。
  而如今,在融合了九塊和圖碎片,汲取了一股股龐大而陌生的蘊含著命運氣息的力量之后,陳汐戰斗力早已蛻變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他哪還會再畏懼和道主境強者戰斗?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