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148 燃血之國

嗚嗚嗚~~
  在陳汐踏足那浮屠血海之畔不久,一陣蒼茫的號角聲倏然從極遠處彼岸地方傳達而來,震蕩這片星空。
  “敵人來了!”
  “敵人現身了!”
  “是誰?”
  “是那個應劫者!”
  對岸逆道一脈陣營中,轟然響起一陣震天吶喊聲,無數逆道罪徒大軍猶如潮水般浮現,騰空而起。
  蛛魔、血食衛、罪血裁決、石面魔、血靈族、湮雷族、獄靈族……諸多隸屬于逆道一脈的后裔,匯聚成一片大軍,浩浩蕩蕩,鋪天蓋地,蔚為壯觀。
  而在這大軍后方,更有四位巔峰圣裔坐鎮!
  若擱在尋常,任何一位護道強者面對這樣氣勢洶洶的一幕,恐怕早已選擇退避,不敢攖其鋒芒。
  然而如今情況不同,在護道一脈陣營這邊,唯有陳汐孤零零一個人,于那漫天逆道大軍一比,顯得異常之渺小。
  可即便如此,那逆道大軍卻沒有一個敢大意!
  這些日子以來,陳汐殺了太多巔峰圣裔,手段冷酷無情,簡直宛如一個不可擊敗的戰神般,至今沒有人能夠撼動他一分。
  這對逆道一脈所有強者而言,簡直就像一場噩夢,讓得他們根本就不敢把陳汐當做尋常護道強者對待。
  哪怕如今只有他孤身一人出現在這浮屠血海之畔,那逆道一脈的強者也是幾乎傾巢而出,不敢保留。
  “殺!”
  “殺了此獠!”
  “捍衛吾圣裔一脈的榮耀!”
  震蕩天地的吶喊聲中,一隊隊猶如洪流般的逆道大軍橫跨浮屠血海,朝這邊呼嘯而來。
  那一刻,簡直如一片覆蓋星空的烏云橫移而來,密密麻麻,氣勢洶洶,懾人到了極致。
  尤為令人吃驚的是,在這浮屠血海之上,那些逆道強者渾身的戰斗氣息明顯要變得比以往更加強大,簡直如同和浮屠血海融為一體,氣焰囂張,悍不畏死!
  陳汐立在浮屠血海之畔,衣衫獵獵,濃密烏黑的長發在血風中飛揚,露出一張沉靜淡漠的清俊面容。
  雖寥寥一人,卻夷然不懼!
  直至那逆道一脈大軍的身影出現在數千里之外時,陳汐這才腳步一踏,身影憑空而起。
  鏘!
  殷紅如血的道厄之劍清吟,猶如沉寂萬年的火山蘇醒。
  嘩啦~~
  一道劍氣斬出。
  猶如橫亙的天塹降臨,血色的光澤不含煙火氣息,可當它落下,時空無法承載其重,經緯無法影響其速,萬道在這一劍下哀鳴!
  轟隆!
  如果說那逆道大軍就像一張鋪開的畫卷,那么此刻,當這一劍落下,這一幅畫卷驟然從中被撕裂開一道長長的裂縫。
  在這一條裂縫之下,不知有多少的逆道強者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瞬間被鎮殺,化為爆碎的血霧,消弭在那浮屠血海中。
  逆道一脈大軍登時大亂,響起無數嘩然聲,有憤怒,有驚恐,有慌張,亂糟糟一片。
  這一劍之下,起碼有上千逆道強者慘死當場!
  所謂一劍驚天地之威,大抵便是如此了。
  唰!
  不等那逆道一脈大軍從混亂中恢復過來,陳汐身影已猶如一抹如夢如電的光,沖入其中!
  嘩啦~~
  嘩啦~~
  殷紅如血的道厄之劍裹挾著虛幻縹緲的神輝,在逆道大軍中縱橫捭闔,激射十方。
  那劍吟如萬道爭鳴。
  那劍氣似江海怒卷。
  在陳汐的沖殺下,一片又一片敵群轟然倒下,飛濺起無數的血花,凄美慘烈。
  那些逆道強者并非不堪,最弱也有祖神境層次,最強大的已擁有九星域主境的戰斗力,即便是擱在外界,他們每一個也都是足以令億萬生靈顫粟和恐懼的存在。
  可惜,對現如今的陳汐而言,他們的確太弱了,根本無法給陳汐帶來任何威脅。
  這就是所處高度的不同。
  或許那些逆道一脈的強者皆都是雄鷹,可以視億萬生靈為螻蟻,可對遨游周虛的鯤鵬而言,雄鷹也和螻蟻沒什么區別!
  陳汐,就像鯤鵬,呼嘯浮沉血海之上,碾壓九天十地,所向披靡!
  ……
  殺!
  慘烈的戰爭帷幕已拉開,生與死的較量開始上演,即便是貴為神祗,在這無情的戰爭面前,也顯得異常渺小。
  浩瀚大軍兵鋒所向,卻不過針對陳汐一人。
  這般場景若是能夠被銘記下來,也看出是一場可歌可泣的戰爭史詩。哪怕陳汐戰敗,都已不損其無上榮耀。
  畢竟,這是他一個人的戰爭,卻換來了整個逆道大軍的對抗!
  這就叫雖萬人,吾往矣!
  擱在一些修道者身上,必然會為此熱血沸騰、豪情萬丈、慨然長嘯了,可陳汐沒有。
  他幾乎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神色沉靜而淡漠,目光冷靜而專注,簡直宛如一個沒有感情的屠夫,屠的是諸神之命!
  陳汐越是這樣,就越是令人膽寒,令人絕望。
  沉默的殺戮,有時候是一種直抵人心的力量,足可以讓人斗志崩潰,陷入無助絕望中。
  ……
  不過,那逆道大軍非但沒有被殺得潰散,反倒變得愈發瘋狂了,宛如飛蛾撲火,明知必死,也悍然而上。
  再加上那逆道大軍數目實在太龐大,宛如殺不盡的蝗蟲般,讓陳汐前進的速度也變得緩慢起來。
  顯然,在這第二重戰線的“浮屠血海”上,逆道大軍已沒有了退路,要么戰,要么死。
  不像在弒逆高地時候,即便潰敗,也可以退回這浮屠血海。
  這一次若是敗了,那么整個護道之戰對逆道一脈而言,已再沒有多少勝算可言。
  誠然,他們還有第三重防線“罪源之地”,可幾乎所有逆道強者都知道,那里是他們宗族盤踞之地,根本無法承受戰爭的創傷。
  按照以往的慣例,若是護道一脈的強者沖破了“浮屠血海”,抵達那第三重防線“罪源之地”,便等于意味著逆道一脈的戰敗。
  到那時,盤踞在“罪源之地”的那些逆道一脈的老怪物,就會出面制止這一場護道之戰,然后拿出戰敗的賠償,供護道一脈強者拿取。
  那些老怪物不敢動手,因為一旦動手,就意味著將遭到十三道仆的反擊,那樣的話,對整個逆道一脈而言都注定是一場浩劫。
  同樣的,若是護道一脈這邊戰敗,十三道仆也不敢擅自出手,因為這么做,同樣極有可能驚醒那陷入沉寂中的逆道始祖!
  所以,“浮屠血海”就成了決定整個戰爭局勢的關鍵所在,一旦淪陷,對逆道一脈而言,后果不堪設想。
  所以,那些逆道強者才會如此悍不畏死,如此瘋狂不要命,哪怕死都是一副前赴后繼的模樣。
  其實,這樣的場景很少發生,甚至在以往的護道之戰中根本就沒有出現過。
  因為在以往,當護道強者抵達這里時,逆道強者那邊同樣也早已做出準備,這“浮屠血海”的爭鋒,一般都會在破境晉級的道主境強者之間分出一個勝負來。
  可很顯然,這一次護道之戰太過特殊,護道一脈這邊只有陳汐一個人,并且他還不曾踏足道主境。
  而在逆道一脈這邊,同樣處境有些窘迫,不止巔峰圣裔被早早地殺死十名左右,時至如今,也未曾有人突破晉級至道主境地步。
  在這等情況下,面對陳汐這樣一個逆天怪物,逆道大軍除了拼命已再無他法。
  ……
  “該死!按照這種速度,不用一天,這應劫者便能殺到這邊來!怎么辦?”
  逆道一脈營地前,四位巔峰圣裔并肩而立,遙遙關注著遠處浮屠血海上的戰爭,神色皆都是陰沉不定。
  他們沒有選擇去強行破境,故而被派來前線作戰,為那些閉關破境的巔峰圣裔爭取更多時間。
  可如今已經過去七天之久,那些閉關的巔峰圣裔一直未曾有一絲動靜,反倒是陳汐這個應劫者若殺神般,出現在了浮屠血海。
  并且看陳汐的戰斗姿態,儼然是所向披靡,無可匹敵,這讓那四位巔峰圣裔如何不心急如焚?
  “還能怎么辦?若他真殺過來,唯有去拼命了!”
  為首的蛛魔后裔冷冷道。
  “拼命?”
  其他三位巔峰圣裔神色變幻不定,他們之所以拒絕強行破境,就是不愿拿自己的性命冒險,如今面對這一場突然爆發的戰爭,自然更不愿意拿自己的命去和陳汐硬拼了。
  “別試圖想逃避,熾青應那家伙心狠手辣,最是無情,你們一旦逃避,只會害了你們背后的宗族!”
  蛛魔后裔瞥了身邊三位同伴一樣,“不過,諸位也不必太過擔憂,那應劫者一時半刻還無法沖殺過來,或許當他抵達這邊時,咱們這邊已經有同道破境而出了。”
  這話明顯有些自我安慰的味道,顯得底氣不足。
  可局勢已經如此,誰也無可奈何,只能在心中暗暗希冀那些閉關的家伙中,能夠在陳汐這個殺神趕來之前出現一位破境晉級道主境的存在。
  殺!
  遠處浮屠血海之上,陳汐血劍如電,潑灑十方。
  誰也沒有注意到,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股龐大的蘊含著命運氣息的力量從道厄之劍中涌出,而后被陳汐悉數汲取……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