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152 斬道主

朵朵血火燃燒,將這片天地籠罩,形成一個完全由熾青應一個人主宰的“主神之域”。
  從遠處望去,只能看見一片耀眼的血光將那里覆蓋,非道主境層次,根本無法窺伺到其中一切。
  不過也幸好不會被現,否則若是被那逆道一脈陣營中的一眾強者現,熾青應非但沒有動手,反而一直是在和陳汐聊天,恐怕非氣得吐血不可。
  燃血之國中,陳汐的確終于清晰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不過他并不會完全就相信對方的一面之詞。
  至于憤怒與否,絕望與否,陳汐可從未曾想過這個問題。r¢≌wan¢≌¢≌ロ巴,●▽≮≮>
  哪怕這一刻讓他與整個世界為敵,也很難再讓他情緒產生多大的波動。
  因為,在融合了九塊河圖之后,陳汐的確和以前不一樣了,身體本能所產生的渴望,和他心中一直所求索的目標,無不是為了破境晉級!
  陳汐很確信,只要自己踏足道主境,任他魑魅魍魎、任他洪水滔天,都再無法威脅到自己!
  可在晉級之前,他必須蓄積足夠的力量,一種足可以讓他修為感受到圓滿飽和的力量。
  這種力量,就存在于遠方!
  陳汐心中的直覺告訴他,只要跨過這第二重戰線,不用多久他就可以尋覓到心中所渴望的力量。
  ……
  不過,在前往尋覓之前,陳汐先要面臨的是眼前熾青應的阻攔。
  沒有遲疑,陳汐抬起頭,看著遠處的熾青應,道:“坦白說,我原本根本沒打算聽你說這么多廢話,不過你說的一些東西倒也對我有不少用處,所以,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熾青應一怔,原本掛在唇角的優雅笑容頓時凝固,神色變得淡漠而冰冷,這家伙都要死了,居然敢妄言給自己一個機會?
  荒謬!
  不知死活!
  “哦,什么機會?”
  熾青應倒是想聽聽,陳汐這家伙究竟是否已經喪心病狂。
  “活命的機會。”
  果然,陳汐的回答讓熾青應一瞬間就體悟到了“喪心病狂”的真正含義!
  他怒極而笑:“你確定?”
  陳汐點了點頭,神色平靜不起波瀾:“你現在就讓開,我既往不咎,不會再為難你,這已經是我的底線。”
  還底線……
  熾青應差點都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這小難道瘋了?換做任何一個正常的修道者,誰敢在臨死關頭說出這般荒唐之極的話?
  熾青應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暴怒,他可不想被認為自己被陳汐三言兩語就激怒了。
  這顯得太沒城府,也太不堪,不是道主境強者應有的底蘊。
  可是……
  被陳汐如此喪心病狂對待的感覺,可真讓人憋屈啊!
  這一刻,熾青應就有一種快要憋出內傷的感覺。
  早在迷霧森林時,他就和陳汐碰面過,在弒逆高地時,他也曾和陳汐進行過一次交易,雖然最終失敗了。
  可在熾青應看來,陳汐起碼是這次護道之戰中僅有的幾個能夠被自己尊重的一個對手,這樣的人物應當有著起碼的城府和穩重的心智。
  可誰曾想,這個被自己頗為看重的對手,現在卻像一個喪心病狂愚昧無知不知死活的白癡般,這讓熾青應都有些懷疑自己以前是不是看錯人了!
  見熾青應神色變幻,沉默不語,陳汐不禁皺眉道:“我的忍耐很有限,你究竟考慮清楚沒有?”
  還忍耐有限……
  一下,熾青應臉色徹底陰沉下來,再控制不住心中的怒意,冷冷道:“陳汐,本作自詡從未曾看錯過任何人,可你現在的表現,卻很讓本座失望……”
  不等說完,陳汐就打斷道:“你難道還要繼續廢話?你該不會以為我是在開玩笑?”
  難道不是開玩笑嗎!?
  熾青應差點脫口而出,這何止是開玩笑,簡直像一個白癡才會說出的白癡話!
  這一刻,他唇角都不易察覺到狠狠抽搐了一下,連續深呼吸幾口氣,神色冰冷道:“也罷,既然你……”
  聞言,陳汐登時點了點頭,神色緩和道:“這就對了,能夠做出這個決定,你已經比大多數人都要明智。”
  說話時,陳汐已邁步朝前走去。
  熾青應睜大眼睛,差點失控吶喊,你他媽倒是讓本座把話說完啊!本座什么時候答應你了?
  還說本座的決定很明智?
  這口吻為何如此囂張?
  熾青應憋得差點吐血,臉色都不好看了,他原本要說的是,“也罷,既然你執迷不悟,那就休怪本座無情了!”
  誰曾想,話還沒說完,就被陳汐理解偏差了……
  熾青應都有些懷疑,陳汐究竟是怎么了,怎么變得如此白癡,他還是那個讓一眾巔峰圣裔都膽寒的逆天般的怪物嗎?
  可當看見陳汐開始行動時,熾青應出于一種本能反應,殺機瞬息涌現,下意識一抬手,掌間轟然匯聚出一道蒸騰耀眼的血火。
  這是由命運真諦所衍化的神焰,蘊含著熾青應晉級道主境之后最本源也最強橫的力量。
  他很確信,這一掌下去,別說是陳汐這樣一個九星域主,就是換做一個普通道主境存在,也都得遭受重創不可!
  然而,就在熾青應決定出手的那一剎,猛地就看見,陳汐抬手輕輕一揮,只聽哧啦一聲,由他自身力量所凝聚出的“燃血之國”被輕易撕開一道口。
  那感覺……簡直就像撕開一張易碎的紙一般隨意。
  嘶!
  熾青應倒吸一口涼氣,如遭雷擊,渾身一陣寒,像墜入黑暗冰窟中,說不出的心悸和寒冷。
  這可是自己晉級道主境之后,所凝聚出的主神之域!即便擱在圣裔一脈那些老家伙中,都堪稱是一流的存在!
  可如今,就這樣被一個九星域主輕易撕開了?
  這怎么可能?
  這顛覆常識的一幕,簡直如狂風暴雨般,讓熾青應心神動蕩不安,整個人都僵硬呆滯在那里。
  陳汐抬腳正要走出去,目光不經意一瞥,就看見熾青應保持著一個抬手的動作,不禁有些好笑,這家伙難道還想跟自己揮手辭別?
  果然是個奇葩啊!
  不過這家伙倒也算識時務,起碼做出了一個明智的決定。
  陳汐如此想著,就揮了揮手道:“下次可再撞到我手里可就沒這么容易活著了,保重。”
  正陷入極度震驚中的熾青應腦海已是一片空白,下意識也跟陳汐揮了揮手,旋即他就清醒反應過來,正在揮動的手登時僵住,臉色一下憋得醬紫,火辣辣的疼。
  簡直比被人狠狠抽耳光都難受!
  他張嘴欲要吶喊,狠狠沖上去和陳汐一決死戰,可腦海中卻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剛才陳汐撕裂“燃血之國”的那一幕,禁不住渾身又是一哆嗦,臉色變得一陣青一陣白。
  熾青應這時才猛地意識到,難道剛才陳汐并沒有開玩笑?他……是真的擁有擊敗自己的力量?
  不可能!
  自己可是一位道主!
  怎可能是一個九星域主能夠擊敗的?
  可是一想到陳汐輕易撕裂“燃血之國”的那一幕,熾青應心中就頓時沒有底氣了。
  他愣愣立在那里,神色變幻不定,像被拋棄般,身影顯得異常蕭索。
  ……
  逆道陣營中。
  正自焦急等候的一眾逆道一脈強者皆都死死盯著遠處那一片耀眼無比的遮天血光。
  雖然他們看清楚其中的真實情況,可卻知道那是熾青應晉級道主境之后的“主神之域”。
  甚至,像蛛魔等四位巔峰圣裔看見這一幕時,都禁不住又是一陣艷羨嫉妒,這同樣也是他們最為渴望獲得的一種力量。
  可隨著時間流逝,那“燃血之國”遲遲沒有動靜,讓得一眾逆道強者皆都驚疑不定起來。
  難道生了什么意外?
  就在他們心中冒出這個念頭時,就看見那一片遮天耀眼的血光陡然一陣劇烈動蕩。
  這讓所有逆道強者頓時精神一振,目光熾熱看過去,可沒看見熾青應那偉岸的身影,反而看見了陳汐從中踱步而出,神色平靜得宛如閑庭信步。
  所有強者登時都呆住,這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難道熾青應敗了?
  這怎么可能!
  自古至今無垠歲月以來,又有誰可曾聽說過,一位道主境強者被一個九星域主打敗的?
  沒有!
  可是……剛才那一幕又是怎么回事?
  許多強者甚至都懷疑自己眼花了,差點忍不住揉眼睛。36o搜索妙-筆-閣:神箓更新快
  也就在這時,那一片遮天耀眼的血光又是一陣動蕩,轟然消失不見,旋即就映現出了熾青應的身影。
  只不過熾青應此刻的動作卻很奇怪,立在那里,目光看著陳汐離開的方向,右手兀自保持著一個揮動的動作。
  讓人一眼看過去,就好像熾青應正在揮手向陳汐辭別,然后兀自有些不舍地目送陳汐離開……
  這一下,連蛛魔等四位巔峰圣裔也都瞪大眼睛,心中情不自禁齊齊冒出一個想法,該不會是這熾青應故意放走了這陳汐吧?
  否則兩人的神態怎么顯得如此……說不清道不明?
  一個神色從容閑庭信步似地離開,一個保持著揮手送別的動作,這哪能不讓人想歪?
  ps:第三更在凌晨12點前,另外,微信公眾號差3oo破3ooo粉,童鞋們加把勁,請動動手指頭打開微信添加搜索【蕭瑾瑜】,或者xi激3,關注金魚的公眾號,只要凌晨前破3ooo粉,明天繼續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