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15 綠洲森林

地仙境強者的全力一擊,從這一枚地仙玉符中就已展示得淋漓盡致,絕對是震撼宙宇,破碎虛空,碾壓一切地仙境以下的修為。
  “想逃?”黑衣華袍虛影冷然一喝,大手微拱,如抱圓球,無與倫比的吸力噴涌而出,地面的草木巖石,都不可抗拒地被吸上半空。甚至陳汐看到,方圓幾十畝的地面,就像被提了起來,四分五裂,朝大手中飛升而去。
  在這股吸納萬物的掌力下,那朝四面八方逃逸的無數道血光,頓時如被無形之力攥住身體,任憑如何掙扎,都是于事無補,反而一點點朝大手掌心吸去。
  轟!
  黑衣華袍虛影手掌一沉,再次拍打而下。這一吸一拍之間,分寸把握的妙至巔峰,那無數血光看起來,倒像是迎頭撞上大手的一樣。
  “想徹底滅殺了我?絕無可能!”面對此幕,那無數血光中的其中一道,再次爆炸,砰的一聲,竟然在間不容發之際,掙脫這股吸力,暴掠而出。
  其飛馳的方向,竟然是陳汐這邊!
  在陳汐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之際,這道血光倏然一變,化作黑袍遮面的梵云嵐,抬手就提起躺在地上的陳汐,腳尖一踏,腳下涌現出一尊血輪法寶,倏然朝森林深處飛馳而去,其速度之快,已完全超越了音速的范疇。
  轟隆隆!
  而就在梵云嵐做完這一切,黑衣華袍虛影的一掌,也已狠狠按在地上,地面上頓時出現一個百丈范圍的巨坑,深不見底,就像天然形成的深淵一樣,可怖之極。
  “卿秀衣,竟敢重傷于我,來日我一定殺了你!”梵云嵐的聲音遠遠從森林深處飄蕩而出,透著一股滔天恨意。
  卿秀衣秀眉一皺,望向森林深處,連地仙玉符都無法抹殺這魔女的性命,的確令她感到一絲驚訝。
  不過這一絲驚訝一閃即逝,她看也沒看那半空中因為力量耗盡,漸漸變淡,直至消失的黑衣華袍虛影,腳尖一點,身影如電如梭,直沖進森林深處。
  在卿秀衣心中,一枚地仙玉符被消耗掉,并沒有什么可惜的,只要令梵云嵐身受重傷已經足夠了,自己只需追攆上去,也可以輕易把她斬殺。
  尤為重要的是,陳汐還在梵云嵐手中,她決不能容忍自己的獵物,被別人給趁火打劫了,只要殺死梵云嵐,奪取陳汐身上的種種寶物,其價值之大,要遠遠超過一枚地仙玉符的價值,這一點她還是分得清楚的。
  嗖!
  很快,她的身影已消失在森林深處。
  ——
  這片森林,其實是瀚海沙漠深處中一片綠洲,廣袤無比,濕熱的氣流夾雜著腐朽糜爛的氣息,在整個森林中發酵。
  足足有十余丈直徑的古老大樹在這里處處可見,藤蔓枝椏也都粗如水桶,攀爬在森林之中,把頭頂的烈日遮擋得嚴嚴實實,顯得漆黑陰森無比。
  尤為可怖的是,森林中還密布著如煙似霧的瘴氣、霉氣、毒霧,彩色艷麗,卻透著令人心悸的危險氣息。
  嗖!
  陳汐整個身軀被梵云嵐提在手中,朝森林深處飛掠而去。
  他渾身使不出一點力氣,也不再掙扎,一路上仔細觀察周圍環境,希望能夠于絕境中尋覓出一絲生機來。
  這一打量,頓時令他暗自一驚,因為一路行進,他看到了許多白骨森森的尸骸,有的身披殘破不堪的鎧甲,只有半截身軀;有的高有十余丈,龐大如山,卻少了腦袋,有的渾身插滿各式各樣的兵刃,有大戟、有巨斧、有飛劍,甚至有一串拳頭大小的烏黑珠子,這尸骸被這么多兵刃插在身上,死狀之慘簡直令人不忍睹視。
  這些都不是妖獸的尸骸!
  陳汐決不會看錯,那一具具的尸骸,雖然奇形怪狀,但卻都是跟人類的尸骸相差無幾。仿似在這片森林中,曾發生過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隕落了無數的強大生靈。
  “難道這里跟五行廢墟一樣,也是數萬年前神魔大戰的一處戰場?”陳汐心頭飛快思索著,正打算問一問靈白,卻猛地記起,靈白好像并沒有跟上來。他心頭頓時一驚,環目四顧,卻哪里有靈白的一絲蹤影?
  “靈白見自己被抓走,一定是會跟上來的,或許他正在朝這邊趕來吧……”陳汐此時此刻,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梵云嵐的飛遁速度極快,她似是察覺到什么,埋頭疾馳,一點都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并且隨著深入森林,她的速度愈發快起來,如一抹穿行于森林中的流光似的,那飛馳時所挾帶的凜冽勁風,如刀似劍,直割得陳汐眼睛發疼,不得不閉上。
  “嗯?”
  陳汐嗅了嗅鼻子,聞到一絲如瓊漿玉露般清醇的香味,味道雖淡淡如無,但卻令得他全身骨頭都仿似酥軟起來,就像有一只調皮的小手在撓自己的心,勾得心底深處不由升起一股燥熱來。
  他被梵云嵐提在手中,在飛馳中,身軀不可避免地會碰觸到梵云嵐的身體,之前還沒覺得什么,但此刻,他卻清晰體味到,梵云嵐纖細的腰肢和修長的大腿是多么的有彈性,多么的柔軟,令他恨不得埋頭其中,盡情體味其中的美妙。
  “不對!都到了這種時候,我怎么會想這些東西?”陳汐心中頓時一驚,從這股綺念中清醒過來。他隱約感覺,是那一縷香味在作怪,這縷清醇如瓊漿玉露般的香味,就像有一種魔力一樣,令人不可抗拒地心生欲念,繼而被影響神智,受**所支配。
  陳汐睜開眼睛,猛地就看到,一大片青蒙蒙的大霧籠罩在遠處極遠處,翻滾不休,把整片森林都籠罩在霧氣中,樹木花草在其中若隱若現,如夢似幻,猶如仙境一般。
  而隨著距離的接近,那股清醇的香味越來越濃,濃的如烈酒一樣,令人哪怕止住呼吸,都感到神魂一陣陣酥麻,仿似沉淪在了一片滿是瓊漿玉露的汪洋大海之中!
  梵云嵐似也察覺不妥,但也只是略一遲疑了一下,一頭扎進了那云海般繚繞飄搖的青霧中。
  轟!
  陳汐只覺神魂一陣劇烈的顫粟,像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