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153 銀潮之海

熾青應渾身一震,意識到氣氛有些不對勁,猛地就從紛亂的思緒中清醒過來。
  “你……放走了那應劫者?”
  這時候,蛛魔等四位巔峰圣裔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沖了過來。
  “你們說什么?”
  熾青應皺眉,俊美的容顏上泛起一抹淡漠,又恢復了那屬于道主境強者的氣勢。
  可這一刻那蛛魔后裔卻似有些氣急敗壞,怒道:“熾青應,你做了這等齷齪事情還不承認?若不是你故意放走那小子,單憑他那九星域主的修為,哪能從你的主神之域中逃走?”
  其他三位巔峰圣裔也狐疑地看著熾青應。
  “你說本座……放走了那應劫者?”
  熾青應臉色猛地一沉,目光中涌出一抹殺機。
  蛛魔后裔渾身一僵,感受到一股窒息般的壓力,可兀自咬牙道:“怎么,敢做不敢認?別以為你熾青應晉級道主境便可以無法無天,就憑你今天做的這件事,就等于是背叛了圣裔一脈!”
  熾青應氣得差點暴走,這家伙居然認為自己是私通敵人,故意放走了陳汐?簡直是愚蠢!
  “你們也這么認為?”
  熾青應目光看向其他三位巔峰圣裔。
  這三位巔峰圣裔雖然面帶忌憚之色,可卻也默認了這一切。
  “哼,可不止我們,遠處營地中所有同道都已經全部看到了!你熾青應晉級道主境后,居然膽大包天到了這等程度,你可知道你放走的是誰?是復蘇咱們圣裔始祖的關鍵人物!”
  蛛魔冷笑道。
  熾青應整個人都不好了。
  先前被陳汐一句一句地戲耍了一番,本來就搞得他羞愧難當,恨不能找陳汐拼命,如今就連自己這一陣營的盟友都誤會自己,指責自己,這讓熾青應心中如何作想?
  難當晉級道主境之后,也不是可以為所欲為,事事順心的?
  熾青應郁悶得幾欲吐血,哪曾想到自己甫一晉級成功,還沒來得及立威天下,就陸續遭遇一連串變故,讓得他都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強行晉級時,觸怒了命運長河,令自己的命運沾染上了某些倒霉的因果力量……
  若不是這樣,為何今天自己如此倒霉?
  “怎么,終于不再狡辯了?”
  見熾青應沉默,蛛魔愈發冷笑起來。
  “滾!”
  熾青應已懶得再解釋什么,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
  蛛魔后裔臉色驟然一變:“你說什么?”
  “本座讓你滾!”
  熾青應血瞳中泛起一抹毫不掩飾的濃烈殺機,震懾得蛛魔后裔臉色驟然一白,驚懼不安。
  “哼,你等著,我會把今日一切悉數稟告回去!”
  蛛魔后裔轉身灰溜溜離開。
  “熾青應,你雖然晉級道主境,可剛才的做法……”
  其他三名巔峰圣裔忍不住開口,似乎要勸解一番。
  “你們也滾!”
  熾青應猛地不耐煩打斷,看著對方驟然變幻的臉色,他心中突然說不出的暢快,剛才陳汐打斷自己說話時,也是這種感覺吧?
  呃……
  該死!
  怎么又想起這家伙了!
  熾青應原本暢快的心境頓時又變得糟糕郁悶起來。
  “本座可是道主境存在了,你們還敢唧唧歪歪,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熾青應目送那些巔峰圣裔灰溜溜離開,長長吐了一口濁氣,旋即似意識到什么,既然陳汐離開了,他又去了哪里?
  幾乎下意識地,熾青應的目光就望向了極遠處——
  罪源之地!
  那小子肯定去了那里!
  直覺告訴熾青應,能夠輕易撕裂自己“燃血之國”的陳汐,斷然不會就此返回護道一脈的陣營中。
  他既然離開,那么必然是要前往那第三重戰線“罪源之地”!
  罪源之地,那可是他們圣裔一脈的大本營,是他們棲居修行的地方,擱在以往,按照護道之戰的規矩,一旦有護道一脈的強者進入那“罪源之地”,根本就不必再進行戰斗,就已經意味著他們圣裔一脈這邊已經在這一場護道之戰中徹底失敗。
  可旋即,熾青應就搖了搖頭,曬然失笑。
  這一次護道之戰可是和以往不一樣,這陳汐乃是十三道仆拋出來的一個誘餌,他這次主動前往“罪源之地”,無疑是羊入虎口,注定會被那些老怪物們生吞活剝了!
  而十三道仆想必也樂見其成,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徹底喚醒沉寂中的圣裔始祖。
  “陳汐啊陳汐,你一個九星域主而已,卻火急火燎去送死,你又是為了什么?”
  熾青應喃喃,理智告訴他,陳汐應該不至于如此愚蠢,自己都告訴他這么多秘密了,他卻依舊不知死活地前往罪源之地,這其中恐怕有什么隱情了。
  一想到這,熾青應登時坐不住了,身影一閃,就挪移時空,朝罪源之地掠去。
  ……
  道愆罪源外。
  第一道仆“天罰道主”坐鎮的重錘營地中。
  “此子,已經前往罪源之地而去。”
  一直閉著眼眸的第二道仆“時光道主”霍然睜開眼眸,目光中仿似有無垠歲月潮汐流轉,彌漫出濃濃的滄桑氣息。
  “好!”
  附近其他幾位道仆皆都眼眸一亮。
  “諸位莫要太早高興,據我剛才觀察,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
  第二道仆皺眉,清癯的面容上帶著一絲凝重。
  “難道發生了什么意外?”
  其他道仆皆都皺眉。
  “我之前察覺到,那逆道一脈的巔峰圣裔熾青應已經晉級道主境,并且成功御用主神之域將陳汐此子困住,可最終,他卻沒有殺死此子,反而放其離開了。”
  第二道仆說出了心中疑惑,“可惜我為了避免泄露氣息,沒能窺伺到那熾青應主神之域中發生的一切,否則定可以明白其中原委。”
  “這的確有些古怪,按道理來說,為了讓那逆道始祖復蘇,熾青應應當沒有任何理由就此放過這陳汐的。”
  其他道仆也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最為令我驚訝的是,此子孤身和十萬逆道罪徒廝殺,竟是一路所向披靡,勢如破竹,尤其是其手中那柄血劍,仿佛是傳說中的那一柄……”
  第二道仆皺眉,似在回憶剛才所觀察到的一切,尤其在說到那一柄血劍時,神色竟是有些凝重。
  “傳說中的什么?”
  其他道仆皆都忍不住問出聲。
  “應該不是傳說
  章節不完整?請百度搜索飛su中wen網feisuzhongwen閱讀完整章節或訪問網址: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