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159 道仆來了

陳汐還活著!
  若擱在尋常,這根本談不上多大震撼力。
  可是在場一眾道仆都清楚,陳汐之前曾遭受到十位逆道一脈道主境強者的夾擊!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依舊能活下來,這就太震撼人心了。
  “這怎么可能?”
  當場就有一位道仆驚疑出聲。
  是啊,這怎么可能?
  若陳汐是一名道主境存在,這個結果勉強也能夠讓人接受,可他連道主都不是,這可就太過匪夷所思了!
  捫心自問,即便是他們這些看守神衍山的道仆,在獨自一人面對十位道主境強者的圍攻時,也都會感到極大壓力。
  可陳汐……
  他居然活下來了!
  一時之間,一眾道仆皆都被這個消息震住,有些發怔,以他們活了無垠歲月的閱歷,都很難想象怎會發生這等不可思議之事。
  “陳汐既然活著,那些圍攻他的道主呢?”
  第三道仆“光明道主”禁不住皺眉問道。
  “死了。”
  第二道仆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神色間兀自殘留著一抹恍惚,他同樣有些難以置信。
  死了?
  得知這個消息,其他道仆又是一陣沉默,心中跌宕起伏。
  他們可是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意味著陳汐不但活下來了,還以一己之力全殲了十位道主境存在!
  那可是掌握了命運之力,擁有通天無量之為威能的道主!
  居然就這樣被陳汐一個九星域主一舉殺死十個!
  這若傳出去,誰敢相信?
  “你確定那小子還沒有晉級道主境?”
  一名道仆忍不住問道。
  “沒有。”
  第二道仆回答的斬釘截鐵。
  讓他無法接受的就是這一點,九星域主跨境而戰,本就已經看出舉世無雙,如今這陳汐更是陸續斬殺了足足十二位資深老古董級的道主,這就未免太恐怖了。
  其他道仆顯然也意識到問題有些嚴重,皆都凝眉不言。
  “諸位,此子雖逆天,但并不妨礙我等行動。”
  忽然,第一道仆“天罰道主”那蒼老的聲音傳出,響徹一眾道仆耳畔。
  “此話怎講?”
  “逆道始祖已經從沉寂中蘇醒了!”
  第一道仆聲音變得低沉,隱隱流露出一抹肅殺味道。
  此話一出,其他道仆也都心中一振,眸子中流露出駭人精芒,這可是他們期盼已久的大好消息,一瞬就將他們心中的陰晦之氣一掃而空。
  “做好戰斗準備,只要逆道始祖現身,我等便立刻去鏟除了他!”
  第一道仆一聲令下,令其他道仆皆都眼瞳一瞇,殺機縈繞。
  ……
  對于這一切,無論是保持中立的第六、第七、第八三位道仆,還是一直反對和太上教合作的第五、第十一、第十三道仆,皆都渾然不覺。
  他們雖是封神之山的守護者,可也并非是無所不知的。
  甚至,即便是在十三道仆中,能夠以自身意志窺伺到罪源之地所發生一切的,也只有第一道仆天罰道主,和第二道仆時光道主兩人而已。
  ……
  另一處營地中。
  一直閉目靜坐的虛陀道主似察覺到什么,忽然睜開那渾濁的眸子,一剎那,他目光中隱隱有刺目神光映現。
  他霍然起身,蒼老無比的唇角泛起一抹欣喜:“我感受到了屬于逆道始祖的氣息!”
  唰!
  一側同樣盤膝而坐的冷星魂和道無雙皆都齊齊睜開目光,朝虛陀道主望去。
  “這是否意味著,陳汐已經死了?”
  冷星魂問道。
  “應當如此。”
  虛陀道主含笑說道,他似乎已等待這個時候太久,有一種如釋重負,躊躇滿志的感覺。
  “應當如此?”
  道無雙秀眉一簇。
  “沒辦法,我只能感知到逆道始祖的氣息,卻無法窺伺到發生在罪源之地中的一切。”
  虛陀道主坦然道,“不過既然那逆道始祖已從沉寂中醒來,陳汐此子必然已經是兇多吉少,存活的機會渺茫無比。”
  “死了好,死了好啊……”
  冷星魂喃喃,冰冷的面容上也是流露出一抹輕松,想起這次為了避開和陳汐正面交鋒,他和道無雙就不得不提前從道愆罪源中返回的事情,他心中就涌出一抹難以言喻的復雜。
  “這一下,你就不必再忌憚畏懼此人了。”
  道無雙斜睨了他一眼,聲音若有若無帶著一絲譏諷。
  冷星魂臉色登時一沉,卻并未多做解釋。
  “好了,你們做好準備,等十三道仆斬殺了逆道始祖,必然可以奪得其掌控的‘輪回之靈’,皆是你們二人便帶著此寶,重返上古神域,交給教主即可。”
  虛陀道主深吸一口氣,目光灼灼道,“到那時,整個天下就將是我們太上教的了……”
  輪回之靈!
  冷星魂和道無雙心中齊齊一震。
  ……
  罪源之地。
  圣裔始祖從亙古沉寂中蘇醒,令一眾道主境老古董欣喜若狂,可卻無人敢開口出聲,似唯恐驚擾到這種莊肅安靜的氣氛。
  直至心中的激動稍稍平復,他們這才意識到,始祖剛才說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我已等你很久了。”
  寥寥一句話,沉穩平淡,可仔細一想,卻令人不免揣測,難道始祖早已知道那應劫者終有一天會來臨?
  當意識到這一點,所有逆道一脈道主境老古董皆都心中一跳,生出一股微妙的情緒來。
  也就在同時,他們才注意到,陳汐的身影早已飄然而去,消失在了那罪源之地最深處。
  要不要追?
  許多道主境老古董皆都猶豫了,始祖如今已從沉寂中蘇醒,這等事情,似乎已不容他們再插手。
  可是,難道就眼睜睜看著這應劫者大搖大擺地前往始祖以往所沉寂的區域中?
  “爾等都退下吧。”
  就在一眾老古董踟躕之際,天地間再度響起了那宛如鐘磬般的平靜聲音,一下子,就讓他們暗松一口氣,如釋重負。
  說實話,真讓他們去和陳汐廝殺,還真得再思量思量。
  畢竟之前他們可是親眼目睹了陳汐的可怕,連十位道主境強者聯手都最終殞命當場,可想而知這應劫者逆天到了何等程度。
  當下,一眾道主境老古董皆都收起自己的意志,沉寂下去,在他們看來,既然始祖已復蘇,那應劫者絕對是有去無回,跟送死無疑。
  唯一令他們擔心的是,始祖如今復蘇,那一直在外虎視眈眈的十三道仆是否會趁機殺來?
  雖然收起了意志,可那些道主境老古董兀自在警惕著,不敢大意。
  唯獨熾青應怔怔立在那,神色變幻不定,似乎在思索什么,又像是遇到了什么難題。
  他有一種直覺,這陳汐……恐怕不會就這么被始祖殺死了……
  ……
  罪源之地最深處,只有一口大淵。
  大淵之大,似能吞沒整個蒼穹!
  大淵之深,只能看見一片幽邃的黑暗,仿似無底。
  這里是逆道一脈的禁地,自從逆道始祖亙古以前陷入沉寂之后,這里就被化為禁區,至今再未曾有人敢踏足此地半步。
  換而言之,陳汐算得上是這無垠歲月以來,第一個抵達這一片區域的修道者。
  此刻他立在大淵之畔,和眼前的大淵相比,他就如同一只螻蟻般渺小,產生一種強烈的視覺沖擊力。
  凜風獵獵,蒼茫一片,立足此地,俯瞰大淵之下,令人憑生一股難以形容的敬畏之感。
  嗡!
  掌中,道厄之劍在顫粟清吟。
  陸續誅殺十二位道主境強者之后,如今的道厄之劍已蛻變成另外一副模樣,它通體呈現出一種蒼青色,彌漫古老氣息,仔細看其,隱約可以看見劍身表面涌動著一縷縷琉璃似的虛幻光澤。
  和以往那殷紅如血,鮮亮欲滴的模樣相比,這時的道厄之劍更像一種古老之物,歷經歲月之沉淀,氣息蒼茫悠悠。
  此刻,立臨大淵之畔,道厄之劍無聲顫粟,宛如激動難以自已,令陳汐都不禁有些意外。
  但他已顧不得這些。
  之前和那十位道主境強者的一戰,可以說讓陳汐也有一種死里逃生之感,至今心神兀自無法平靜。
  沒有人清楚,當時他的確已無力垂死,哪怕他已融合九塊河圖之力,可他畢竟僅僅只是一名九星域主。
  哪怕他能夠跨境而戰,斬殺湮真、麟崖這等資深老古董道主境強者,可在面對十位道主境強者的圍攻時,卻終究差得太多。
  但最終,他卻贏了!
  并且在斬殺十位十位道主境強者,汲取了道厄之劍所煉化的磅礴命運力量之后,他那宛如無底深淵般的修為境界竟隱隱有了一種趨于圓滿飽和的跡象!
  是的,這一次不止是道厄之劍徹底蛻變,就連陳汐都已只差一線就能破境而上,筑就道主之位!
  然而,當時究竟是如何殺死那十位道主的?
  這一切的原因,陳汐隱約已猜到,可自己卻無法確定,而這個答案,或許就藏在眼前這一口大淵之下!
  “應劫者,既然來了,便請下來一見。”
  那黑暗的大淵底部,倏然響起那一道鐘磬玉石般的聲音,平淡溫和,并無情緒波動。
  陳汐瞇了瞇眼眸,感受著掌中不斷顫粟清吟的道厄之劍,最終邁步上前,一躍而下。
  ——
  Ps:兄弟姐妹們,你們贏了!公眾號破5000粉了,明天繼續加更!
  公眾號漲粉的速度明顯變緩,明天晚上是否能破6000?希望似乎有些不大。
  所以,沒有加金魚微信公眾號的童鞋趕緊行動吧,或許你的一個點擊,就讓金魚多了一次加更!
  金魚微信公眾號:搜索【蕭瑾瑜】,或者xiaojinyu233,搜索結果第一個便是,添加關注即可!
  以上啰嗦依舊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