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163 錯愕

“放肆!你們把我圣裔一脈當做什么了?”
  一聲大喝響起,震蕩天地,從罪源之地這邊掠出一名偉岸身影來,他面容蒼老,一臉憤怒。
  時光道主、光明道主、雷霆道主的傲慢態度,簡直視他們圣裔一脈如無物,這簡直就是一種莫大羞辱。
  “祖父……”
  遠處的熾青應看見這老者,禁不住心中一緊,這老者正是血靈族中一位道主境老古董,也是熾青應的祖父熾瀚海!
  熾青應哪會想到,自己祖父竟會第一個跳出來,心中一時擔憂到了極致。
  出人意料的是,時光道主等三位道仆仿似未覺,自始至終根本就不看那熾瀚海一眼。
  在做出決斷之后,三者便齊齊將目光望向了罪源之地最深處,身影一閃,不疾不徐朝那邊行去。
  這等做派,簡直就等于要光明正大地穿過罪源之地,根本就一點不顧忌那些圣裔一脈族人。
  這讓得那罪源之地中的一眾道主境強者又是一陣躁動,臉色陰沉如水。
  囂張!
  實在太囂張了!
  難道他們以為始祖離去之后,他們這些圣裔一脈的族人就會乖乖束手就擒?
  眼見時光道主三人的身影就要進入這罪源之地,熾瀚海最先按捺不住,猛地一聲長嘯,蒼老的身影上蒸騰出萬重血浪,鋪天蓋地,在瞬息之間化為了一片血光滔滔的主神之域
  “血海之禁”!
  這是熾瀚海壓箱底的殺招,將自身所掌控的力量完全融入其中,換做尋常道主一旦陷入其中,瞬間就會被血海洗掉肉身,融化神魂,極為可怕。
  “哼!”
  可面對這一幕,雷霆道主卻不屑冷哼一聲,大手一抓,時空驟然紊亂塌陷。
  只聽哧啦一聲,那“血海之禁”竟是如紙糊般被撕得粉碎。
  嘭!
  與此同時,熾瀚海的身影被狠狠震飛出去,渾身顫粟,唇角咳血,臉色剎那間煞白一片,竟是在這一擊之中,就已重傷垂死!
  全場悚然!
  熾瀚海可是一位成名已久的老古董級道主境存在,即便是在這圣裔一脈所有道主境強者中,都稱得上是一流人物。
  可如今,他所施展的最強大一擊,非但沒有阻止對方步伐,反而被對方隨意一出手,就震得差點垂死,這未免就太滲人了!
  由此也可以推算出,那第四道仆雷霆道主的戰斗力是何等之可怖。
  “祖父!”
  熾青應一聲嘶吼,沖上去將熾瀚海的身軀接住,當看見祖父重傷垂死,禁不住又是一陣悲憤,一對血鉆似的瞳孔驟然殷紅,快要淌出血來。
  他從他熾青應能夠擁有今日之成就,完全離不開熾瀚海的悉心栽培。
  可如今……
  熾瀚海卻差點一命嗚呼!
  這讓熾青應如何能受得了?他俊美的面孔鐵青冰冷,再忍不住一聲長嘯,就要不顧一切去和那三位道仆拼命。
  可就在此時,他肩膀被一只大手按住,耳畔傳來一道沉凝的聲音:“青應,帶著你祖父離開,眼前這一切就交給我們這些老家伙吧!”
  熾青應猛地抬頭,就看見不知何時起,一眾罪源之地的道主境強者,皆都匯聚在這邊。
  他們神色雖陰沉如水,可卻透著一股決然,像一道鐵幕般,并肩立在了罪源之地邊緣地帶。
  在他們身前不遠處,就是那時光道主等三人。
  此刻氣氛沉寂而肅殺,透著一股讓人窒息的凝重感。
  一下,熾青應就明白了,這些個圣裔一脈的道主境前輩,為了捍衛整個圣裔一脈的尊嚴和生存之地,都已抱了必死之心!
  罪源之地,就是一道線,只要他們在,寧死也不會讓那三位道仆跨入其中!
  熾青應心頭猛地涌出一抹激動,渾身熱血幾欲沸騰,家園若滅,其身焉存?
  傾巢之下,豈有完卵?
  敵人就在面前,生死就在一線間,既然如此,自當以命而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
  時光、光明、雷霆三位道主眉頭皆都不禁齊齊一皺,似乎沒想到,圣裔一脈這些老家伙們竟如此不怕死。
  這可有些麻煩了。
  近百位道主境存在若是拼命,雖然不至于讓他們感到畏懼,可也足以讓他們三人頭疼不已了。
  那逆道始祖剛剛消失,劍吟悲鳴,為了奪得輪回之靈,他們可沒有時間跟這些一副要拼命模樣的道主境強者死磕到底。
  最終,時光道主還是決定暫且退讓一下,淡漠出聲:“若想存活,就讓開,我們前來只為找逆道始祖算賬,可沒有心思理會你們這些家伙。若不然,今日或許就是你們圣裔一脈覆滅之時。”
  不錯,這就是時光道主所作出的“讓步”,可言辭卻是強勢迫人到了極致。
  言外之意就是,讓路,就有活命的機會,若不讓路,你們整個圣裔一脈都得死!
  “老東西,你未免太小覷我圣裔一脈,此次你們若敢踏入罪源之地一步,我等舍得一身剮,也要和你們拼個玉石俱焚!”
  圣裔一脈這邊,一名威嚴中年沉聲開口,一字一頓,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附近其他圣裔一脈的道主境強者皆都面露決然,想要褻瀆始祖的棲居之地?那就從他們尸體上走過去!
  這是圣裔一脈的尊嚴,容不得一絲讓步!
  “找死!”
  時光道主滄桑的眸里泛起一抹殺機,也不見他動作,一道近乎透明的時光長河憑空出現,瞬息將那一名威嚴中年全身覆蓋。
  這一擊,端的是鬼神莫測,猝不及防,讓得那威嚴中年竟是來不及掙扎,身軀就完全淹沒在那時光長河中。
  這就是第二道仆時光道主的手段,以命運之道操縱時光,令人防不勝防。
  轟!
  然而,還不到時光道主高興,就見威嚴中年周身猛地燃燒起洶洶透明的火焰,宛如一輪烈日,驟然爆炸!
  一剎那,億萬神輝轟震,不止將那一道時光長河齏粉,連同那時光道主也被震得渾身一陣搖晃,不得不閃避退后。
  光明道主和雷霆道主也同樣如此,早已見勢不妙,閃避退后。
  轟隆隆
  神輝如颶風,肆虐九天十地,隱隱約約地,還有那威嚴中年的聲音響徹:“寧死!不從!”
  決然、剛烈!
  這樣一位資深級老古董道主境,竟是沒有任何一絲遲疑,在生命遭受到威脅的那一剎那,毅然自爆!
  那慷慨赴死的氣勢,讓得全場圣裔一脈道主境動容,旋即就心生無盡悲愴!
  若非這三個道仆苦苦相逼,何至于此?
  一下,他們望向時光道主三人的目光中,皆都流露出刻骨的恨意和瘋狂決然的赴死決心!
  這一幕,讓得時光道主三人也都臉色微微有些陰沉,他們也萬沒想到,對方竟如此不要命,說自爆就自爆!
  放眼全天下,又有哪個道主境會如此做?
  沒有!
  畢竟,能夠躋身道主境的強者,無不早已窺破了生死,掌控了與天相通的命運之道,誰會顯活得不耐煩?
  可如今,那威嚴中年卻自曝了!
  不止如此,看眼前局勢,似乎只要他們三人膽敢闖入罪源之地,那些逆道一脈的道主境老古董都會選擇舍命相拼!
  “有點棘手。”
  光明道主面無表情道,“要不讓其他幾位同道也一起前來?”
  “不必了,雖然棘手,可越是這樣,越是可以確定,那逆道始祖身上必然生了一些意外,這個機會若錯過,以后恐怕就再沒有了。”
  時光道主深吸一口氣,滄桑的眸里涌動出一抹厲色,“動手吧,這些家伙既然找死,那也不怪我們了。只要先沖過去,抵達那逆道始祖沉寂的地方,便已經足夠了!”
  此話倒也不假,若是憑借他們三人之力去覆滅整個圣裔始祖,或許還需要耗費很多時間才能辦到。
  可若僅僅是殺出一條血路,進入那罪源之地最深處,對他們三人而言,卻相對容易許多。
  “早該如此。”
  旁邊的雷霆道主面露一抹嗜血似的獰笑,他性情本就狂暴睥睨,最喜征戰殺伐,面對這等屠戮逆道一脈的機會,自是早已亟不可待。
  “那就這樣吧。”
  光明道主想了想,也點頭答應。
  一瞬間而已,他們三人周身各自涌出一股驚天動地的恐怖氣息,激蕩風云,擴散覆蓋全場。
  凜冽冰冷的殺機猶如實質,轟然釋放!
  一時之間,即便早已抱著玉石俱焚死戰一場的打算,可當面對三位道仆此刻所釋放出的恐怖氣勢時,那些圣裔一脈的道主依舊感到一陣壓抑,壓力覆蓋全身。
  尤其是熾青應,他剛晉級道主境不久,這一刻只感覺神魂都在悸動,感受到一種難以想象的壓力,渾身氣血翻滾,臉色不禁驟然一變。
  呼~36o搜索妙-筆-閣:神箓更新快
  時光道主輕輕吐了一口氣,正待悍然出擊,可就在這一剎,他似察覺到什么,眼眸驟然一凝。
  轟隆!
  與此同時,在那罪源之地最深處,驀地傳出一聲轟震,旋即,朵朵祥云盛放天穹,呈琥珀琉璃之色,釋放出神圣無量的命運氣息。
  隱隱約約地,在那億萬朵宛如浪花似的祥云最中央,有著一柄劍的虛影浮現。
  ps:第二更1o點左右,微信公眾號破64oo了,但今天加公眾號的童鞋好少,破7ooo明顯難度大增,求火力全開啊女俠好漢們。
  微信公眾號:所搜或者xiao激n3,添加關注即可。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