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169 一敗涂地

不可能!
  始祖大人哪可能是一個區區應劫者能夠殺死的?
  可是,這輪回之劍又為何會落入他手中?
  所有圣裔強者心中翻滾不休,驚疑不定,他們皆都隱約感覺到,這其中只怕必有某種隱情了。
  “這柄劍,可容不得你們的手玷污。”
  而就在一眾圣裔強者心緒如飛的時候,陳汐已是做出回應,一對幽邃的眸,淡漠看著遠處的時光、光明兩位道主。
  “哼!”
  時光道主壓抑許久的殺機徹底被點燃,一聲冷哼。
  虛空中,倏然奔騰出一條浩蕩長河,時光之力流淌其中,泛著純凈的命運氣息。
  所過之處,萬物腐朽、似被歲月無情侵蝕,生機不存,留下的是一片死絕和空寂。
  時光!
  便是韶華,是時間,是歲月,是天地交替之源力,是經緯變幻之源泉。亙古至今,誰又能真正抵抗時光的侵蝕?
  沒有!
  哪怕修道者可以延存無垠歲月,可終究依舊在歲月中浮沉,哪怕號稱永恒不朽,可依舊難逃歲月之軌跡。
  這是天地之間至高的大道法則!
  而今,執掌時光之力的第二道仆以自身命運之力衍化時光之河,動輒之間,已將這片天地納入自己的主神領域中。
  他的主神領域,名為【歲月之殤】!
  在這里,歲月猶如一只無形的大手,操縱命運,逆亂萬物,任你是永恒之存在,也會瞬息化為一堆枯骨,灰飛煙滅!
  “應劫者,接受審判吧,你將被剝奪壽元,被時光所遺棄,終生于此沉眠!”
  時光道主淡漠開口,眸子中的滄桑之色濃烈熾盛。
  伴隨他聲音,陳汐每一寸肌膚都在急速衰老腐朽,每一縷長發都在快速變白,趨于灰暗,甚至,他的眼窩塌陷、皺紋橫生,仿佛瞬間蒼老了無數歲般。
  這就是時光之力,無形無色,已奪走一個人的生機和壽元!
  “我的命,上蒼也無法剝奪,又豈是時光能夠染指?”
  陳汐靜靜屹立在那里,伴隨著他開口,他那原本正在迅速衰老腐朽的身軀,竟是在轉瞬之間,就恢復如初,變得剔透干凈,仿似琉璃般,纖塵不染。
  一股股澎湃的命運氣息猶如長江大河般在他周身流淌,讓得他簡直宛如無法被歲月侵蝕的不朽者!
  時光道主臉色微微一變,這次交手看似尋常,實則暗藏無盡殺機,換做尋常一位道主,恐怕早已身化一堆腐骨,斃命當場。
  可這等攻擊,卻竟是對陳汐渾然無效!
  難道這應劫者所參悟出的命運之真諦,遠遠在自己之上?
  “歲月之殤”雖流淌的是時光之力,可卻是由第二道仆所掌握的命運之道凝聚而出,其所顯現的,是一種以命運知道為本源,以時光之力為手段的戰斗威力。
  而陳汐卻不受其影響,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所參悟的命運之力,要遠遠在他之上!
  意識到這一點,才會令得時光道主微微色變,也終于隱約明白,第四道仆為何會死在此子手中了。
  “光明,還不動手?”
  時光道主厲聲大喝,他很清楚,僅僅憑借自己的力量,已很難徹底鎮殺此子。
  “光,無所不在,世無光則不明,人無光則暗淡,道無光則沒落,我之光明,與我無量!”
  一陣溫厚悠悠的聲音響起,透著悲天憫人的味道。
  旋即,這主神之域“歲月之殤”中,有一縷光明出現,似劃破萬古黑暗的第一束光,純凈、宏大、煌煌刺目。
  伴隨著這一道光,光明道主的身影憑空浮現,他慈眉善目,一襲白袍干凈、質樸、散發著明亮的光。
  一瞬間,即便是陳汐,也不禁瞇了瞇眼眸。
  那光明浩大、純凈、無量,可此刻卻化為一股恐怖的力量,不斷在擴散,不斷在侵蝕他的周身上下。
  就仿佛在這光明世界中,他陳汐就是一個行走黑暗中的異端,正在接受光明的懲罰。
  光明看似威勢不大,可卻無所不在!看似明亮純凈,可卻有一種恐怖的凈化力量!
  不錯,是凈化!
  將你的肉身、靈魂、乃至于力量、氣機全部覆蓋,欲要將其徹底抹殺個干干凈凈!
  情況明顯變得兇險起來。
  在這“歲月之殤”中,時光道主和光明道主并肩而立,自始至終并未有任何動作。
  同樣,陳汐自始至終也紋絲未動。
  可這一場戰斗早已經展開,并且在此刻達到了一種激烈兇險無比的狀況中。
  他們都是道主境存在,都已掌控命運真諦,一言一語,一舉一動,甚至一個念頭,一個心思,都已擁有焚天滅地、駕馭諸天萬道之威能。
  就像此刻,他們所進行的廝殺,早已超脫了尋常意義上的戰斗方式,所比拼的已不是自身所掌握的招式和道法,而是自身所掌控的大道力量,以及對命運大道之間的對抗!
  若不了解的人看見這一幕,恐怕還以為他們是在對峙著言辭交鋒,可只有真正的通天頂尖存在才懂得,越是這等廝殺,就越是恐怖!
  這一刻別說沒有人能夠強自闖入這“歲月之殤”內,即便是能夠隨意進來,一瞬也會被鎮殺當場、尸骨不存,徹底消弭于世!
  ……
  嘩啦啦~~
  時光之力在第二道仆身上流淌,平靜中充斥無盡殺機。
  旁邊,光明道主衣服上、頭發上、肌膚上、身軀每一寸地方皆都釋放光明,煌煌無量。
  兩位道仆的力量融為一起,所產生的恐怖威能,不斷在侵蝕、凈化陳汐的一切。
  兩人的神色皆都肅穆、冷酷、漠然,可眼眸中卻已有著一抹凝重之色逐漸映現。
  他們根本就未曾想到,即便是兩人聯手,竟依舊無法短時間內將對方徹底鎮殺!
  一個應劫者而已,再過逆天,也終究才剛剛踏足道主境而已,難道他所掌控的命運之力已強橫到足可以和他們兩人抗衡的地步?
  這未免太過匪夷所思!
  他們雖并非世間生靈,也非先天神祗,可自身卻是由封神之山上所籠罩的天道秩序所化!
  從凝聚成形的那一刻開始,就已開始參悟命運之力,修行至今已不知有多少歲月,早已在命運之道上擁有了超然無比的造詣。
  章節不完整?請百度搜索飛su中wen網feisuzhongwen閱讀完整章節或訪問網址: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飛su中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