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171 無人問津

距離罪源之地極遠處的地方。
  這里已快要靠近第二重防線浮屠血海,只要抵達這里,通過那原本屬于護道一脈的營地,便快要重返外界。
  當初光明、時光、雷霆三位道主便是從那一處營地中進入這道愆罪源中,展開了一場奪取輪回之靈的行動。
  然而此時,雷霆道主已被誅殺,慘死輪回之劍下,光明道主更慘,死在了自己最擅長的光明大道上。
  僅剩下時光道主一人,倉惶逃到了這一片區域。
  遠處,便是那浮屠血海,浮屠血海對岸就是那快要順利重返外界的營地。
  擱在尋常,這點距離對時光道主這等人物而言,僅僅一瞬,便快要抵達。
  可如今,這等距離卻宛如一道生死相隔的天塹,讓時光道主再無法碰觸到!
  希望就在前方,可此生卻已無法觸及,這種感覺足可以將任何人逼瘋!
  時光道主也不例外。
  此刻的他形容枯槁,神色絕望而無助,一對滄桑的眸里盡是不甘和惘然之色。
  他似乎失去了所有力量,頹然蹲坐在地上,遙望遠處浮屠血海對岸,失魂落魄,窮途末路。
  他是誕生于天道秩序中的一道靈體,從誕生的那一刻就已掌控時光之力,他更是十二位道仆中位列第二的強大存在,延存至今未曾一直以主宰般的身份俯視眾生,神威無量。
  可如今……
  卻倉惶如狗!
  甚至連狗都不如!
  這等巨大的變化,讓時光道主幾欲崩潰,他渾然沒想到,這世上除了輪回之外,居然還有人能夠殺死他們這樣的存在。
  他更沒想到,有一天會被一個剛晉級為道主境的應劫者逼迫到這般地步。
  最為諷刺的是,如今在他身上,正彌漫著一股令他無比熟悉的氣息,那是時光的力量,可是……卻是一種他這位時光道主從未曾見過的時光力量!
  這一股力量不知從而何來,就宛如從亙古以前,就已經覆蓋在這片天地中,無所不在。
  這一股力量也極為可怕,讓時光道主也根本無法掙脫閃避,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將自己的生機、壽元無情掠奪。
  肌膚開始枯皺,暗淡無光,氣血還是萎靡,失去生機,筋骨就像風蝕的石頭,一寸寸消褪,長發則化為雪白之色,一片又一片剝落……
  這就是時光的力量!
  時光道主對此如此的熟悉,可又如此的陌生,因為這等時光力量,是他也未曾觸碰過的。
  這讓他想起了之前死去的光明道主,心中禁不住苦澀,沒想到,自己也和光明道主一樣,就將死在了自己最熟悉的力量中……
  這就是那家伙的主神之域?
  時光道主艱難抬頭,僅僅一個細微的動作,卻像耗盡了他所有的力量,讓得他宛如一具快要腐朽的尸骸,即將灰飛煙滅。
  可是,為何自己看不到?
  時光道主惘然,天地如常,寂靜空曠,根本就感受不到一絲屬于主神之域特有的氣息。
  可時光道主很確定,它一直存在著,雖然無形,卻無所不在!
  否則,他早已抵達那浮屠血海對岸,逃出生天。
  否則,他絕不會被困在這里,被無盡時光之力侵蝕,坐以待斃。
  否則……
  時光道主忽然有些意興闌珊,萬念俱焚,都將死了,還想那么多做什么?
  是啊,死亡來臨了,再絕望,再不甘,也都已不重要。
  嗚嗚~~一陣風吹來,時光道主的身影倏然化為飛灰,消散于虛空,泯滅于虛無,有關他的氣息、痕跡全部被從世間抹滅。
  第二道仆,就此殞命,臨死都想不明白,陳汐究竟是如何辦到這一步的。
  這也成了他臨死前心中最大一個疑惑。
  ……
  罪源之地。
  一直靜默佇立的陳汐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后方一眾圣裔一脈強者。
  場中的圣裔一脈強者中,僅剩下數十名道主境老古董,可在那早已被糟蹋得滿目瘡痍的罪源之地中,還有許許多多圣裔一脈各大部族的后裔族人。
  但不管是誰,此刻他們的神情上都寫滿了惘然、震駭、忌憚、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因為他們皆都未曾想到,一場被他們視作鷸蚌之爭的廝殺,竟會以這種方式落幕。
  應劫者沒有死,也沒有和那三位道仆同歸于盡,反倒是那三位道仆陸續被鎮殺當場!
  這等匪夷所思的一幕,讓得他們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一個剛晉級為道主境的應劫者,戰斗力怎么會如此強大?
  他們想不通。
  時光、光明、雷霆三位道仆臨死時,同樣也想不通。
  可這一切都已經發生,成為了鐵一般的事實,也由不得他們不相信。
  鏘!
  也就在這時,陳汐掌心一翻,一柄蒼青色古劍浮現而出。
  輪回之劍!
  許多老古董認出來,這正是他們圣裔始祖的手中的至寶。
  “這柄劍,是你們始祖交給我,雖說她并未囑托讓我照拂你們這些圣裔族人,但我卻認為,她必然不會希望你們就這樣消失在世上。”
  陳汐開口,聲音平靜淡漠,雖不大,卻清清楚楚響徹在罪源之地每一寸角落里。
  這讓一眾圣裔強者心中狠狠一震,這話中的意思豈不是意味著,始祖大人將自身衣缽傳授給了這應劫者?
  “所以,從今天開始,你們圣裔一脈將由我陳汐來執掌,而你們也將獲得我的庇佑。”
  陳汐言辭依舊平靜,不起波瀾。
  此話若是說在誅殺那三大道仆之前,必然又會遭到圣裔一脈的抵觸和憤怒了,甚至會認為他喪心病狂,狂妄之極。
  可如今,卻沒人敢這么想。
  這就是威勢!
  誅殺三大道仆所立下的威勢,足以證明陳汐擁有底蘊說出這樣一番話,且根本不容置疑!
  可是,一想到圣裔一脈從今日起,就要被一個外來者執掌,還是令得許多老古董心中極為不舒服。
  仿似看破了他們心思,陳汐并未因此而惱怒,依舊平靜說道:“放心,我對你們所謂的權利和地位根本不感興趣,若非念在你們始祖的面子上,我也大可不必做出如此允諾。”
  說罷,他搖了搖頭,似要就此而去。
  可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忽然響起:“陳汐,你既然要庇佑我們,為何要就此離開?”
  陳汐目光一掃,就看見說話之人竟是那熾青應,只不過后者此刻面對陳汐的目光,莫名地感到有些緊張和壓抑。
  “你在擔心什么?”
  陳汐直言道。
  “我擔心……你若就此離開,萬一其他道仆再殺過來怎么辦?要知道這封神之山上可不僅僅坐鎮著三位道仆。”
  熾青應深吸一口氣,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你的擔心很多余。”
  陳汐搖了搖頭,轉身便朝遠處行去。
  “為什么?”
  熾青應著急叫道。
  “因為我正要去會一會其他道仆,這個理由夠嗎?”
  淡漠平靜的聲音響起,而陳汐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天邊。
  熾青應怔住了,其他圣裔強者也都怔住了,心中皆都涌出一股難以形容的復雜情緒。
  直至此刻,他們才終于幡然醒悟,從一開始他們似乎就誤會了陳汐,這家伙非但不是他們的敵人,似乎……還和他們始祖大人之間有著某種關聯!
  可他自始至終卻沒有對此多做解釋,反而幫他們鎮殺了時光、光明、雷霆三位道仆!
  如今,陳汐更是要去對付其他道仆,他為什么要這么做?答案不言而喻,自然是為他們圣裔一脈的生存鏟除隱患!
  一想到這,再聯想到之前他們對陳汐的惡劣態度,以及毫不客氣的挖苦和譏諷,所有圣裔強者心中都是五味雜陳,復雜之極。
  無形之中,這反倒是讓他們對陳汐的芥蒂和抵觸消散不少,不少人甚至開始認同了陳汐的身份。
  ……
  嗯?
  甫一抵達浮屠血海之前,陳汐登時佇足,目光望向遠處。
  那里,一道身影正掠來,他儀態從容,神貌昳麗,龍章鳳姿,宛如名山秀水般明凈超然。
  一柄殷紅如血的長槍,被他斜插背后,渾身釋放出一股晉級道主境之后才擁有的通天風采。
  這人,居然是那來自護道一脈上等部族的釋楚歌!
  只不過,他怎么出現在這里了?
  陳汐怔了怔,就不再理會,自顧自朝浮屠血海掠去。
  “陳汐!”
  可此時,釋楚歌卻叫住了他。
  “何事?”
  陳汐皺眉,他對釋楚歌并無好感,但也談不上有多少厭惡。
  “我一路征戰殺伐,終于在昨日突破晉級,自信擁有了和你一戰之力。”
  釋楚歌神色從容,平靜說道,一對眸子里透著一抹睥睨。
  “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別再自討沒趣。”
  陳汐冷冷掃了對方一眼。
  釋楚歌似不以為然,道:“你莫要誤會,我釋楚歌修行至今,從不會做被人驅遣之事,殺死你對我而言,毫無意義可言。”
  陳汐若有所思道:“那你為何還要這么做?”
  釋楚歌沉默許久,才說道:“我自幼修行至今,一直專注于自己的道途,外界的一切都讓我漠不關心,可當你出現時,我才發現,原來我也會嫉妒,會不甘,會質疑自己的力量,我的道心……徹底亂了……”
  ——
  PS:平安夜吃蘋果?單身的我表示一個人吃多自虐啊,所以不吃~另外金魚公眾號目前粉絲7300左右,等什么時候破8000了,會繼續加更的,兄弟姐妹們加油啊!。金魚公眾號:搜索【蕭瑾瑜】或者xiaojinyu233,添加關注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