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17 梵云嵐

陳汐感覺有些不妙,梵云嵐眼眸中閃動的光澤,熾熱澎湃,仿似兩只熊熊火把在燃燒,那是**之火,已經毫無理智可言。
  “嗯……”另一側,卿秀衣也從鼻翼中發出一聲微弱的悶哼,像小貓哼叫似的,**蝕骨,撓人心肺。
  轟!
  聽到這一聲輕哼,陳汐只覺靈魂一顫,心中滔滔**像開閘洪水似的,再也遏制不住,轟然涌遍全身,只剩下一絲理智在苦苦掙扎,但卻像是螳臂擋車,隨后都有可能被無盡**湮滅。
  “給……給我……”梵云嵐似呢喃般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隨即她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整個人一翻,正好滾進了陳汐的懷里。
  陳汐一驚,頓時就感覺一具火熱無比的柔軟嬌軀緊緊貼在胸膛,雖隔著一層衣物,依舊令他強烈地感受到這具嬌軀的柔軟與豐腴,仿似懷抱暖玉,又好像為心中的洶涌**找到了宣泄口,刺激得他渾身都泛起一股未曾體味過的冷顫感覺,酥酥麻麻,舒服無比。
  不過僅此的一絲理智告訴他,如果這樣下去,自己注定將成為一頭受**驅使的野獸,他張嘴叫道:“你……”
  然而不等他話音出口,嘴就被堵住,是梵云嵐,她竟主動投懷送抱,用她那嬌潤冰涼的櫻唇堵住了陳汐的嘴,丁香小舌如靈蛇一般吸吮起來。
  一剎那間,陳汐如遭雷擊,頓時腦海空白一片,僅存的一絲靈智也被無盡**覆蓋,此刻他心中只有一個聲音,那就是發泄,發泄心中那滔滔**!
  “嚶嚶……”
  陳汐的舌頭粗暴地侵入梵云嵐的唇內,肆意吞吸著那玉露似的舌津,令得梵云嵐忍不住發出一陣軟糯誘人的呻吟。
  陳汐的動作仿似刺激到她,非但沒有退避,反而迎了上去,簡直就像一個陷入魔怔中的**,甩手撕掉身上的衣衫、連那僅存的一抹碧水色繡荷邊肚兜,也都被她扯掉,**曼妙的嬌軀徹底暴露在空氣中。
  她肩若刀削,鎖骨精致玲瓏,腰如絹束,肌膚如雪凝脂,峰巒起伏,嫣紅兩點,巍顫顫,如在風中含苞待放的粉嫩蓓蕾,修長筆直的**緊緊跨在陳汐腰脊兩側,臀??瓣飽滿,柔軟富有驚人彈性,在絲絲縷縷青霧的繚繞下,她那近乎完美的**嬌軀,散發出一股驚心動魄的誘惑。
  陳汐只看得喉嚨里發出一聲野獸般嘶啞的悶吼,然而遺憾的是,他身受重創,哪怕心中欲??火滔天,也是無法抬起一根手指頭,只能干瞪眼。
  “嘶!”陳汐突然倒吸一口涼氣,原來梵云嵐居然探出小手,抓住了他的要害,主動引向了一處緊密豐潤的溝谷中,破壁而入,進入一個美妙不可言傳的所在,那強烈的刺激,令得他渾身的毛孔張開。
  而這時,梵云嵐也是尖叫一聲,青絲飛舞,黛眉輕蹙,似痛苦,似舒服,嬌軀搖擺,像一匹奔跑在遼闊草原的不羈野馬,馳騁著,搖曳著……
  這一刻,兩人完全結合在一起,水乳相融。
  轟!
  一股磅礴的陰柔之力進入陳汐的身體中,就像天降甘霖一樣,以驚人的速度滋潤、修補著他重創破損的經脈穴竅,其周身每一寸地方都好像在歡呼,在雀躍,整個靈魂都變得渾渾噩噩,如抱太虛,神游天地,暢快淋漓。
  那種舒爽美妙的感覺,令他一瞬間仿似來到了宙宇星穹之上,破開了重重黑霧迷障,看到一條橫亙無窮大宙宇的浩瀚長河,宛如匯聚億萬眾生命運之洪流,綿延奔涌向未知的盡頭。
  而幾乎同時,一股赤陽之氣也是涌入梵云嵐身軀中,流轉不休,沖刷著她的經脈、穴竅,竟是起到了固本培元,凝練道基的奇妙作用。
  嘩啦啦!
  周圍的青霧,像受到召喚一樣,開始朝兩人這邊匯聚,竟然形成了一個漩渦,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白的世界本源力量,涌入兩人身體,洗刷著每一寸血肉,每一寸筋骨,每一寸元靈,每一寸真元。
  陳汐背脊戍土巫紋中的混沌息壤,得到了這股力量的涌入,陡然大放光明,條條混沌之氣散發出來,奔涌著,歡呼雀躍,爾后化作種種精元之力,涌入那九尊巫紋之中。
  混沌息壤的力量被催動,陳汐血肉內枯竭的巫力,竟然開始一縷縷恢復,滋潤著干癟枯萎的血肉皮膜。
  而梵云嵐更為厲害,陳汐甚至可以感覺到,在此女的體內,竟然涌出一股吞噬掠奪的力量,不停汲取那青霧內蘊含的力量,甚至連自己的混沌息壤之力也被她吸取掉不少。
  嗖!
  梵云嵐似是感覺體內汲取的力量已達到極限,身體無風自動,飄然離開陳汐的身軀,盤坐在地,運功修煉,眼眸自始至終都沒有睜開過,顯然已陷入一種頓悟般的狀態中。
  陳汐頓時就感覺一股失落感,體內還未悉數宣泄的欲??火再次蹭蹭上升,渾然沒有察覺,卿秀衣正以一種詭異的眼神盯著自己,那眼神中含煙帶霧,泛著奇異的光澤,似火焰在煙霧中中燃燒,水霧翻滾,如浪如潮。
  這女人雖渾身軟綿巫力,但卻憑著心中一股大毅力,一直死死克制著周身燃燒的欲??火,直至現在。
  她親眼目睹了陳汐和梵云嵐媾和的過程,心中的滋味非言語能夠描摹,似不屑、似憤怒、似失落……復雜之極。
  令她感到無比羞愧的是,看到這一對狗男女在一起在自己面前肆無忌憚地享受情??欲之樂,她體內的**不減反增,越遠越烈,有好幾次都差點忍不住湊上前去,分享其中之樂。
  不過此刻,當她看到梵云嵐盤膝修煉,身上氣息一點點強大起來時,心中頓時焦急萬分,她知道,若是等這個女人睜開眼睛,那么自己必死無疑!
  幾乎在瞬間,卿秀衣就把注意打到了陳汐頭上,因為她發現,梵云嵐之所以從那無法抗拒的欲??火中恢復過來,完全是陳汐的功勞。不,應該是合歡交融之下,陰陽雙修才達到的效果。
  ps:和諧詞真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