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2173 天之神罰

重錘營地,氣氛罕見地凝重。
  從那一道映現出罪源之地戰斗場面的光幕在破碎那一刻開始,營地中的氣氛就變得有些沉默。
  一眾道仆神色各異,想著各自的心事。
  光幕破碎時,他們看見了朵朵九色神蓮鋪滿罪源之地,這無疑意味著逆道始祖已現身。
  對此,第一道仆“天罰道主”更是直言,那逆道始祖本體早已毀掉,只剩下這一股意志力量,根本不可能是時光、光明、雷霆三位道仆的對手。
  只是,他們已在此等候許久,卻未曾看見時光道主他們三人帶著輪回之靈重返回來,心中自不免泛起一絲驚疑。
  難道在那罪源之地中還有異變發生?
  沒有人知道。
  即便是第一道仆“天罰道主”也再無法窺伺到發生在罪源之地中的一切。
  其實,這原本就有些反常,若那逆道始祖僅僅只剩下一股意志力量,為何又能夠阻擋住第一道仆的窺探?
  不過第一道仆沒有說原因,其他道仆也不好多問。
  只是隨著時間流逝,氣氛無形中變得越來越凝重起來。
  哪怕是對和太上教合作持反對態度的第五、第十一、第十三道仆,此刻心中也不免有一絲擔憂。
  他們和時光道主等人之間只是意見不合,這種矛盾并不足以讓他們徹底撕破臉皮,兵戈相向。
  再加上他們十三道仆從誕生那一刻起,就一直在一起修行,彼此早已宛如兄弟,這般情誼歷經無垠歲月的考驗和磨礪,早已牢不可破,也絕非僅僅一個矛盾,就讓他們徹底淪為敵人的地步。
  所以,遲遲不見時光道主他們三人出現,第五道仆他們擔心也著實也很正常。
  轟!
  猛地營地中央原本緊閉的宮殿大門倏然開啟,一道近乎虛無般的偉岸身影從中走出。
  這身影宛如由虛無的光影凝聚,根本看不清楚面容,可他的氣勢卻強大得懾人,一舉一動,無不充斥一股宛如可以審判諸天的威嚴氣勢。
  這人,就是第一道仆“天罰道主”!
  所執掌的,便是來自天道秩序中的審判之力!
  看見第一道仆竟在這等時候現身而出,在場一眾道仆皆都心中一凜,敏銳察覺到,情況似乎有些異常。
  果然,第一道仆甫一現身,就沉聲道:“諸位,做好戰斗準備吧,這或許是有史以來我們遇到的最兇險的一次戰斗。”
  聲音蒼老中透著一抹沖霄殺伐氣。
  什么!?
  其他八位道仆皆都眼眸微微一縮。
  “黑獄、空煉、戰靈,你們三人一直反對和太上教合作,我不怪你們,可如今,你們必須拋開成見,和我們一起戰斗。”
  第一道仆目光一掃第五、第十一、第十三道仆,沉聲說道,有一種不容置疑的命令問道。
  第五道仆三人皆都沉默,許久才齊齊點頭,他們能夠意識到,第一道仆并非在開玩笑。
  見此,第一道仆似乎神色稍緩,把目光望向了另一側的第六、第七、第八三位道仆,道:“你們一直秉持中立,如今也是時候做出一個明確的決定了。”
  第六道仆“五行道主”和第八道仆“血淵道主”皆都點了點頭:“若事態真已嚴重到這般地步,我們自不會袖手旁觀。”
  唯獨第七道仆“荊棘道主”沉默許久,這才道:“我想知道原因。”
  第一道仆似乎很了解第七道仆的性格,對此并未著惱。
  他思忖片刻,見眾人皆都把目光望過來,知道已無法再隱瞞,當下深吸一口氣,緩緩道:“時光、光明、雷霆他們……已經不在了。”
  聲音蒼老而低沉,透著無盡的傷感。
  一剎那,全場寂靜。
  所有道仆齊齊心中一震,難以自控地涌出諸般驚駭情緒,怎么會這樣?這世間又有誰能夠殺得了他們這些道仆?
  不可能!
  哪怕是那逆道始祖,單單憑借輪回之靈,也絕對無法辦到這一步!
  可是……
  第一道仆明顯不會拿這等事情開玩笑,若時光他們真的死了,又是誰殺了他們?
  洶涌的情緒猶如驚濤駭浪,呼嘯于在場每一位道仆心頭,讓得他們神色也是變幻不定,有震驚,有悲慟。
  “可知道是誰做的?”
  第七道仆冷冷問道,這一刻他那淡漠如磐石般的容顏上,流露出一抹冷酷到極致的殺機。
  “很快就會有答案了。”
  第一道仆緩緩道。
  “無論是誰,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第七道仆斬釘截鐵,殺機驚擾天地。
  其他道仆也都面露殺機,時光道主他們的死,令他們心中悲慟難以自已,根本無法接受。
  他們已經一起坐鎮封神之山無垠歲月,一起歷經風雨,一起供奉天道,一起捍衛封神之山……
  從沒有想過,有一天他們身邊的同伴竟會猝然而去,且一下子走了三位!
  而這一刻,他們也終于意識到,第一道仆為何會說,這有可能是有史以來他們所面臨的最大兇險。
  第二道仆、第三道仆、第四道仆能夠被敵人陸續殺死,這本身就足以證明這件事已嚴重到了何等程度。
  “通知營地中的其他人,立刻從此撤離,否則后果自負!”
  第一道仆似想起什么,忽然命令道。
  ……
  營地共有十三座,分別皆都可以通往道愆罪源,除了重錘營地之外,此刻其他營地中皆都還盤桓著一些來自護道一脈的參戰者。
  之前因為發生在第一重戰線上的變故,讓得包括燧人狂瀾在內的所有參戰者,都紛紛從戰場中撤回,重返到了營地中。
  不過他們并未有就此離開,因為按照往年護道之戰的經驗,這一場護道之戰并未就此結束,起碼還得持續三個月到半年時間。
  在其中一座營地中。
  虛陀道主忽然眉頭一皺,霍然起身,道:“不好,似乎出現了異常情況。”
  一側的冷星魂和道無雙齊齊心中一凜,道:“發生了何事?”
  虛陀道主渾濁的眸子里閃爍不定,神色嚴峻道:“那些道仆讓我們立刻從封神之山撤離,雖沒有說原因,可這就太不正常了,難道奪取輪回之靈的行動失敗了?”
  冷星魂和道無雙也登時有些驚疑不定,據他們所知,前往奪取輪回之靈的可足足有三位道仆,若是他們失敗的話,局勢的確已變得嚴重起來。
  “走,我們去問一問具體情況,這輪回之靈牽扯極大,乃是教主必得之物,不容任何閃失。”
  虛陀道主深吸一口氣,當即做出決斷。
  ……
  另一處營地中。
  “都過去這么多天了,也不知陳汐那家伙究竟是否已經死了?”
  “哈哈,這問題未免太簡單了,他孤身一人闖入那浮屠血海,明顯就是去送死了。”
  “恐怕沒這么簡單,萬一他晉級為道主境呢?”
  “屁!道主境若是那么容易晉級,我等早已一腳邁過去了,那輪到他一個應劫者?”
  “就是退一萬步說,假若這小子真的已晉級為道主,可別忘了,他可是應劫者,那些蟄伏在罪源之地中的逆道一脈老怪物,焉可能會眼睜睜放他離開?”
  一眾來自護道一脈的參戰者正在交談,而話題的中心赫然就是陳汐,只不過他們皆都認為,陳汐明顯已再無活著的可能。
  “不用猜了,這小子即便活著回來,也將被視作異端處死!”
  忽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傳出,頓時令原本正在交談的眾人齊齊閉嘴,流露出一抹忌憚。
  因為說話的乃是燧人狂瀾!
  只不過他此刻的神色并不好看,眉宇間有著一抹無法揮去的陰沉,從重返營地之后,他就一直如此,一聽到別人討論陳汐,他的臉色就會變得頗為難看。
  眾人都明白原因,倒也不敢去觸燧人狂瀾的霉頭。
  只不過今天的燧人狂瀾似乎有些反常,他制止住眾人交談之后,并未就此離去,而是立在那,若有所思道:“你們說,叛徒唐小小、夏若淵、金云生三人若返回來,該受到如何懲罰?”
  眾人登時亂糟糟出聲,有說要立刻將他們鎮殺的,也有說要把他們囚禁起來,永生永世不得好死。
  也有人在猶豫,唐小小他們的身份可都不簡單,哪怕是叛徒,也不是他們能夠去定罪的。
  對于此,燧人狂瀾忽然說道:“按我的意思,他們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最恰當的做法就是把他們的修為全部廢了,以儆效尤。”
  眾人登時眼皮一跳,這等做法可比殺了他們都折磨人!
  就在此時,一道沉渾威嚴的聲音忽然在天穹上響起:“情況有變,此次護道之戰結束,所有人,立刻離開封神之山,否則后果自負!”
  全場嘩然,措手不及,這究竟發生了什么異變?為何要提前結束護道之戰?
  有不少人已敏銳察覺到那句話中的含義,心中雖疑惑,可還是下意識的立刻閃身走人。
  這可是道仆大人的囑咐,絕對不會有錯!
  也有人很不甘心就此離開,像燧人狂瀾,他還在等著確認陳汐是否死亡的消息,等著懲治唐小小、夏若淵、金云生這三個叛徒。哪會甘心就此離開?
  一下子,燧人狂瀾神色變得極為難看,是走,還是留?
  也就在此時,他目光不經意一瞥,猛地就看見在那天穹極遠處的地方,出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燧人狂瀾登時眼瞳擴張,內心狠狠抽搐起來,這家伙居然還沒有死?怎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