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174 真正的逆天

陳汐!
  燧人狂瀾絕對不會看錯,哪怕化為骨灰,他都能夠認出來!
  可是這該死的應劫者怎么還能夠活著返回?
  燧人狂瀾無法接受,當初在弒逆高地的營地中時,他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陳汐一句話嚇得落荒而逃,這等莫大恥辱他焉可能會忘記了?
  僅僅一剎,燧人狂瀾臉色鐵青,猙獰森然到了極致,這應劫者居然還敢回來!
  難道他以為那些逆道罪徒殺不死他,護道一脈的強者也拿他沒辦法了?
  天穹上,陳汐身影逐漸清晰,他雙手負背,一襲青衫在風中獵獵作響,宛如閑庭信步般。
  看似步伐不疾不徐,可每一步跨出,時空宛如在其腳下俯首稱臣,讓得他前行的速度也是快到了極致。
  “陳汐!你給我站住!”
  眼見陳汐身影就將消失,燧人狂瀾再也按捺不住,厲聲大喝。
  “做什么?”
  陳汐身影微微一頓,目光漠然掃視了燧人狂瀾一眼,猶如在俯瞰一只螻蟻。
  那目光如此淡漠,令得燧人狂瀾猶如被刺激到,憋得臉色陰沉如水,怒火快要將理智燒毀。
  一個應劫者而已,如今返回由十三位道仆大人坐鎮的營地中,居然還敢如此囂張狂妄,簡直是罪該萬死!
  “做什么?還用我提醒你?滾下來,伏地贖罪!”
  燧人狂瀾厲聲喝斥,顯得有恃無恐,在他看來,如今營地中一切都已經被十三道仆的龐大意志覆蓋,如今陳汐出現,根本就不敢朝自己動手。
  相反,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已等于自投羅網,根本就不敢再囂張下去,否則僅需一位道仆出手,就足可以在轉瞬間把他捏死,像捏死一只螻蟻般輕松!
  可憐的燧人狂瀾,直至此時還沒有意識到,他眼中的陳汐早已和以往完全不同。
  若是他知道陳汐之前還剛剛滅殺了時光、光明、雷霆三位道仆,恐怕早已嚇得再次落荒而逃,哪還敢像現在這般叫囂?
  陳汐自然不會跟他說這些,完全沒必要,只是淡漠地掃了一眼不知死活在自己面前蹦跶不停的燧人狂瀾,就搖了搖頭轉身而去。
  擱在以前,他或許早已動手抹去對方性命。
  可如今則不同,陳汐已立在一種燧人狂瀾此生都無法碰觸的地步,他自懶得跟對方計較那么多。
  天穹上遨游周虛的鯤鵬,會理會地面上一只螻蟻的挑釁嗎?
  不會!
  這就是陳汐此刻的心態。
  “你給我站住!站住——!”
  見陳汐自顧自離去,自始至終視自己宛如無物般,這讓燧人狂瀾怒火沖冠,臉色都扭曲起來,瘋狂似的就沖上去,一副要和陳汐拼命的打算。
  實則燧人狂瀾內心想的是,陳汐這個應劫者都現身了,那十三道仆居然坐視不理,這他媽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決定以身冒險,用行動去阻攔對方,在這等情況下,他就不信十三道仆會眼睜睜看著他和陳汐之間爆發一場戰斗。
  甚至,說不定借此機會,一句就把陳汐這個應劫者抹除了!
  不得不說,燧人狂瀾這種想法也很正確,是一種很合理的“借勢”行動,擱在尋常,為了庇護他這位來自護道一脈上等部族中的曠世人物,十三道仆完全會毫不猶豫殺死陳汐這個異端。
  可是現在……
  情況已經完全不同!
  可惜的是,燧人狂瀾并不知道,自己眼下的行為有多么可笑和荒謬。
  在他快要靠近陳汐時,就看見對方倏然止步,心中猛地一喜,這家伙明顯被震懾到,不敢再逃了!
  可礙于對陳汐戰斗力的忌憚,燧人狂瀾并未直接動手。
  他在等。
  陳汐佇足在那,便再也沒有一絲動靜,仿似被嚇住一般,這讓燧人狂瀾臉上不禁泛起一抹亢奮,果然,這家伙已察覺到危險,徹底被嚇傻了!
  僅僅片刻,遠處天穹上忽然響起一道蒼老低沉的聲音——“應劫者,沒想到居然是你做的。”
  那聲音充斥至高威嚴,宛如上蒼發出的旨意,令得燧人狂瀾心中一緊,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抑,差點忍不住欲要跪地。
  但旋即,他心中又是一陣狂喜,是道仆大人!果然是道仆大人出手了!陳汐這雜碎焉可能還有活路?
  就在燧人狂瀾心中念頭叢生的時候,遠處天邊,憑空浮現出一道偉岸身影,通體宛如由光影凝聚而成,宛如虛無,釋放出執掌萬道,審判眾生般的至高威勢。
  噗通!
  燧人狂瀾這一刻竟是被震懾得雙膝一軟,跪伏在虛空中,可他卻渾不在意,反而神色亢奮而虔誠地叫道:“道仆大人,陳汐此子作惡多端,殘殺諸多通道,手段卑劣血腥,罪當萬死!還請道仆大人立刻出手,將此等孽障鎮殺,還天地一個朗朗乾坤!”
  此話當真是鏗鏘有力,慷慨激昂,透著莫大的憤慨,正義凜然。
  可讓燧人狂瀾愕然的是,這一刻,天地一片寂寥,唯有他的聲音在震蕩,卻毫無任何回響。
  遠處的陳汐佇足不動,沒有理會他。
  更遠處的第一道仆“天罰道主”同樣似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燧人狂瀾不禁一陣疑惑,旋即又自我安慰,道仆大人何等人物,他肯定聽到了自己的話,不會坐視不理的。
  “不錯,他們的確是我殺的。”
  一直沉默的陳汐忽然抬頭看了看天穹,便將目光掃視向遠處的第一道仆身上,神色淡漠如舊。
  “果然是此子!”
  “不對,他一個應劫者,怎可能辦到這一步?”
  “事實已是如此,或許此子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無上機緣,或者……他已掌握了輪回之劍。”
  “若真是輪回之劍,那的確有可能,但還遠遠不夠。”
  “不必理會那么多,等鎮殺了此子,真相必將大白!”
  讓燧人狂瀾更加驚駭惘然的是,就在陳汐那句話剛一落下,在遠處的天邊,再次陸續映現出一道道偉岸無比的身影,赫然都是一位位道仆大人,加上之前現身而出的第一道仆,此刻已足足有九位道仆大人現身!
  這是怎么回事?
  僅僅只是對付陳汐這個應劫者而已,為何會如此興師動眾?
  九位道仆大人啊,這可未免太高看這陳汐了!
  燧人狂瀾忽然感覺自己腦袋有些不好使了,眼前的局勢讓他敏銳察覺到了一絲不妥,可卻無法說出究竟是哪里不妥。
  不過,眼前局勢卻讓他心中大定,不管其他的,單說九位道仆大人一起現身,都足可以讓這陳汐插翅難飛,在劫難逃,恐怕就是神衍山那些老古董這時候親自趕來相救,也根本無計可施!
  “諸位道仆大人,此子的確是個異端,僅憑九星域主的力量,就硬生生害死了護道一脈諸多同道,只要殺了他,或許就能發現其身體中藏著的秘密!”
  燧人狂瀾按捺不住心中的亢奮,再度叩首出聲,聲音愈發慷慨激昂,擲地有聲。
  自始至終,他都保持著跪倒的姿勢,顯得虔誠無比。
  這一刻,他甚至已忍不住在腦海中幻想陳汐被鎮殺時的凄慘場景,唇角都不禁泛起一抹得意獰笑。
  他在心中暗自喃喃,陳汐,哪怕我不是你的對手,可是……你既然得罪了我,那么等待你的注定是死亡!
  “聒噪!”
  猛地,一道驚雷般的威嚴聲音在耳畔響起,震得燧人狂瀾渾身都一陣哆嗦,顫粟不已。
  旋即他就惘然抬頭,聒噪?道仆大人是在說誰聒噪?
  旋即,他就感覺渾身一陣刺痛,被一道恐怖無比的意志鎖定,這讓他心中一駭,這又是怎么了?
  陳汐明明就在遠處,為何要將意志鎖定在自己身上?
  難道……
  轟!
  不等燧人狂瀾反應過來,只覺靈魂如遭雷擊,驟然爆碎,一股難以言喻的劇痛涌遍全身,讓得燧人狂瀾禁不住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渾身都禁不住抽搐起來。
  他終于明白,原來那些道仆大人是在說自己“聒噪”……
  這讓燧人狂瀾忍不住望向一側,也就在此時,陳汐轉過頭,同樣瞥了他一眼。
  那淡漠的目光中,透著一絲憐憫。
  憐憫?
  燧人狂瀾惘然,旋即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意識。
  臨死他都沒有想明白,這是為什么,為什么會這這樣……
  這種死法,或許也是燧人狂瀾根本就無法想象的,他不是死在了陳汐這個仇人手中,反而死在了被他寄予無限希望的道仆大人手下,這何嘗不是一個莫大諷刺?
  ……
  燧人狂瀾死了,其尸骸猶如破沙包似的墜地,渙散的瞳孔中兀自殘留著一抹惘然。
  可惜,場中卻沒有人再去看他一眼。
  對陳汐而言,燧人狂瀾的死根本談不上什么,也引不起他心中一絲漣漪波瀾。
  對那九位道仆而言,燧人狂瀾就像一個聒噪惹人煩的小丑,殺便殺了,也沒什么大不了。
  而這,就是燧人狂瀾死亡之后所享受的待遇,沒有同情,沒有悲慟,什么沒有引起任何一絲波瀾。
  而在參加護道之前,他可是一位在整個護道一脈中最受矚目的巔峰九星域主,是上等部族燧人氏的直系后裔,是耀眼無雙,最有希望晉級為道主境的曠世人物!
  可如今,終究化為了一具尸骸。
  無人問津。
  ——
  PS:雖然我不過節,但還是祝大家圣誕節快樂!想起一句陳奕迅的歌詞“lonlylonlyChristmas寫了卡片能寄給誰,心碎的像街上的紙屑”,暗合本章題目“無人問津”……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