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176 死亡并不可怕

神軀被毀,氣息不滅?
  這些道仆坐鎮封神之山至今,已不知歷經了多少事情,自然也清楚,氣息不滅,并不算徹底逝去。
  起碼他們都能一瞬想出近百種辦法,將一個神軀被毀,僅剩下一縷氣息的強者救活回來。
  不過,氣息終究是氣息,如今陳汐已被毀掉神軀,已等于傷其本源,和重傷垂死也沒什么區別,再無多少威懾。
  而眼下,只需將這一抹屬于他的氣息抹除掉,就等于徹底鎮殺了他,再無一絲復活可能。
  第五、第十一、第十三道仆自然也清楚這一點,根本就不必提醒,三者深吸一口氣,將自身力量運轉到了極致,全部用來去鎮殺陳汐那僅剩下的一縷氣息。
  轉瞬之間,那黑色若煉獄般的天地中,殺機愈發可怖,無窮至高力量疊加在一起,釋放出足可以顛倒諸天,逆亂周虛的恐怖威勢來。
  這太可怕!
  若被外界修道者看見,非被驚得肝膽俱裂不可!
  而這,便是三位道仆的手段!
  相較于那死在陳汐手中的時光、光明、雷霆三位道仆,他們的戰斗力并沒有強大多少,可從一開始戰斗,他們就未曾露出過一絲破綻,未曾任何小覷陳汐。
  相反,為了對付陳汐,他們在第一擊中,就已御用畢生最強之力,故而才能取得眼前這等奇效。
  只是……
  事態的發展卻有些出人意料,哪怕在他們三人的全力轟殺下,陳汐僅剩那一縷氣息竟依舊未曾被磨滅!
  這怎么可能?
  附近其他道仆皆都眼眸一瞇,愈發意識到了陳汐的頑強和可怕,很清楚若是剛才沒能夠將陳汐一舉制住,局勢絕對不會發展的如此順利了。
  “繼續!”
  第一道仆淡漠出聲。
  寥寥兩個字,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第五、第十一、第十三道仆皆都深吸一口氣,猛地一咬牙,幾乎是將自己的力量全部融入到了那由三大主神之域所契合而成的世界中。
  這一擊若再殺不了陳汐那一縷氣息,那他們顏面可就丟大了!
  然而,在他們三人窮盡一切代價動手的這一剎,那原本將陳汐整個身影徹底覆蓋的區域中,一道淡漠的聲音倏然響起——
  “我身如混沌,天地誰可滅?”
  一句話,平靜中自有一股奪盡天地的睥睨之氣概。
  一句話,那漫天狂舞鞭撻而下的血色神鏈,猶如被攥住七寸的蛇,在一陣劇烈顫抖中,轟然爆碎。
  那億萬輝煌無量的神靈戰兵如遭颶風席卷,浩蕩大軍被席卷空,紛紛毀滅于虛無中。
  那綻放著一朵朵金色神焰的空間,也倏然哀鳴崩塌,多多神焰熄滅,消散無影。
  一句話,陳汐的身影重新出現,青衫獵獵,纖塵不染,一對幽邃的黑眸宛如能夠映照諸天,淡漠毫無一絲波瀾。
  悚然!
  一眾道仆眼瞳微微擴張,皆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得心神一顫,有些難以置信。
  僅剩下一縷氣息而已,為何轉瞬就宛如重生,且一舉沖破了一切束縛枷鎖?
  轟隆隆~~
  那由三大主神之域所化的黑色煉獄天地中,不斷劇烈動蕩,發出陣陣哀鳴聲,竟似快要崩潰。
  “動手!”
  第一道仆眼瞳中神芒一閃,當下又有三位道仆一起出動。
  轟隆~
  原本動蕩的黑色天地中,多出一口血色大淵,倒懸在陳汐頭頂上空,大淵如血,似快要吞沒萬古,從中釋放出恐怖的吞噬之力。
  第八道仆“血淵道主”之主神之域——“血祭之淵”!
  嘩啦~
  與此同時,第六道仆“五行道主”重新凝聚出“五行天輪”,映照九天之上,不斷衍化輪轉。
  第七道仆“荊棘道主”也動了,在陳汐腳下,鋪開一條路,路上崎嶇不平,荊棘密布,遙遙不知通往何方。
  這便是“荊棘之路”,一種看似尋常,可實則殺傷可怖無比的主神之域,一旦踏入其中,就宛如身陷迷途,道心被蒙蔽,大道被摒棄,宛如被放逐般。
  當“血祭之淵”出現時,整個原本動蕩的黑色天地頓時開始趨于穩定。
  當“五行天輪”出現時,陳汐整個人再度被鎮壓,被金木水火土五種神輝淹沒。
  當“荊棘之路”出現時,他每一步跨出,都宛如行走荊棘中,陷入一種被遺棄的處境中。
  旋即,無窮血色神鏈再度狂舞出現,億萬神靈戰兵再度蜂擁而出,一朵朵金色神焰再度燃燒在每一寸空間中……
  換而言之,這一刻,這一片困住陳汐的天地,已從最開始的三大主神之域,融合為了六大主神之域!
  六位道仆一起出動,可想而知這等毀滅力量何等恐怖了!
  起碼在第一道仆看來,即便是巫雪禪、帝舜、聞道真那些家伙一起前來營救,都不可能在一時半刻打破這種困局!
  至于其他尋常道主,根本就不值一曬,他們若進入其中,別說救助陳汐了,連自保都辦不到!
  ……
  然而這一次,陳汐雖被無窮攻擊淹沒,但身影卻宛如定海神針,非但沒有再度遭受傷害,反而周身威勢愈發強盛起來。
  這!!!
  一眾道仆震駭,怎么會這樣?多了三位道仆一起出動,竟還不如之前三位道仆一起出動?
  這怎么可能?
  難道之前那陳汐一直未曾動用真正的戰斗力?
  一種道仆原本鎮定冷靜的心,在這一刻也不禁被震動,變得驚疑不定,如臨大敵。
  他們終于明白,為何排行第二、第三、第四的時光道主他們,為何會被害了。
  僅僅憑借眼前這一幕,都足以看出陳汐何其之可怕,也根本無法用常理衡量!
  轟!
  不等他們回過神,這一刻的陳汐,不再如之前那般被動,而是展開了主動攻擊。
  他一步踏出,腳下那一條“荊棘之路”轟然爆碎,宛如紙糊般不堪一擊。
  第七道仆“荊棘道主”猛地臉色一白。
  鏘!
  蒼青色的古老輪回之劍,被他握在后手掌心,劍鋒朝天一刺,那一道倒懸的“血祭之淵”驟然塌陷,被洞穿爆碎。
  第八道仆“血淵道主”發出一聲痛苦悶哼。
  哧啦~
  蒼青色劍鋒橫掃,一瞬,那“五行天倫”、那“天召戰靈”、那“空煉之光”、那“黑暗之途”……
  所有的一切,全部轟然爆碎!
  與此同時,第六道仆、第十一道仆、第十三道仆、第五道仆皆都身影一晃,唇角溢出一絲殷紅血漬。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從陳汐展開主動出擊,再到一舉掃除四邊八方的攻擊,皆都在一瞬光景中完成!
  一瞬,這一個由六大主神之域融合一起的天地,就此分崩離析,化為狂暴光雨擴散。
  這等一幕,僅僅用驚天動地四字,都難以形容其一二,簡直已打破了常規,超越了諸天范疇!
  一眾道仆駭然,淡漠冷靜的神色終于變幻,陰晴不定,心中涌出一股無法壓制的驚濤駭浪。
  這……是一個剛晉級為道主境的應劫者能夠辦到的?
  恐怕就是那神衍山之主親臨,也不過如此吧?
  “你們誕生于封神天秩序中,雖戰斗力已臻至道主境之極致,可此生卻無法窺伺終極之道途,你們也不敢去窺伺終極之秘,因為這么做了,你們所有的力量都將會被封神天剝奪收回,這就是你們的命運。”
  淡漠的身影中,陳汐踱步而至,淡漠清俊的面龐上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譏誚。
  一眾道仆臉色都變得陰沉,陳汐話中的意思他們當然清楚,只是在他們看來,一切敢于追求終極之途的修道者,皆都是異端!是為天道秩序所不容的!
  “應劫者,不必多言,今日有我們在,你注定無法活著離開神衍山,現在,便接受天罰吧!”
  這時候,一直沉默的第一道仆深吸一口氣,沉聲開口,透著一股前所未有的決然。
  與此同時,附近其他八位道仆神色間,竟也都面露出一抹近乎虔誠般的決然之色。
  他們齊齊看向了天穹。
  這一瞬,天穹之上,驟然映現出一道漠然、冷酷的眸,那眸子內宛如涌動無盡天道秩序力量,充斥著無上而可怖的凜凜天威。
  它甫一出現,整座封神之山都猛地劇烈顫動起來,猶如從無垠歲月的沉寂中蘇醒過來。
  那些還未曾離開的護道一脈參戰者,皆都心生大恐怖,駭得匍匐在地,瑟瑟發抖,惶恐不安。
  罪源之地,圣裔一脈各大部族族人皆都驚動,駭然色變,不知發生了何等異變。
  混沌母巢,護道一脈各大部族中最強大的一群老古董,皆都心中一顫,目光齊齊望向了同一個方向,臉上無不寫滿震駭和惘然。
  “天罰!”
  嘭的一聲,正自飲茶的陳太沖一把抓碎掌中茶盞,失魂落魄。
  “天罰……”
  一側的巫雪禪喃喃,深邃的眸中泛起一抹罕見的凝重。
  這一刻,整個封神之山,以及以封神之山為中心的附近區域中,皆都陷入一場大恐怖中,被一股無上威嚴氣息所覆蓋。
  這一刻,陳汐也抬頭看天,看見了那一只熟悉的“天罰之眼”,神色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