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177 重返混沌母巢

先解釋一件事,昨天一章中的九位道仆,應該是十位道仆,的確是金魚筆誤,不是金魚數學差,不知道十三減三等于十,而是原本設計了一個情節,是需要一個道仆去做另外一件事,但思來想去,把這個情節刪除了,因為感覺這情節沒必要再贅述,只是原本章節中的數字卻忘記改過來。
  還好,整體情節上并不影響閱讀。
  ——
  天罰之眼!
  陳汐對這一只蘊生于天道中的神秘之眸實在太熟悉了,它乃是天道秩序力量的凝聚,彰顯的是天道之無上威嚴。
  早在三界時,陳汐便曾見過這天罰之眼。
  后來在修行途中,也陸續有幾次目睹過“天罰之眼”顯現世間,降下無盡天罰。
  陳汐很熟悉它,因為每一次它的出現,必然會引起河圖碎片的異動,從而產生出一股強烈的排斥和厭惡波動。
  而這一次,在這封神之山上,面對十位道仆的圍攻,這天罰之眼再度出現,釋放出了無量無上天威!
  眾生震動,萬道歸寂,以封神之山為中心的整個星域中,產生出無盡波瀾震駭。
  而在這一瞬,陳汐心中同樣泛起一絲異樣。
  九塊河圖已完整融入陳汐的體內,這讓他變得和以往完全不同,此刻面對那天穹上浮現出的“天罰之眼”,陳汐渾然再沒有了以往的驚悸和駭然。
  他的道心澄澈平靜,神色淡漠如舊,就宛如在面對一位多次出現在命運中的宿敵。
  敵人很強大,但陳汐已夷然不懼。
  僅僅一瞬,陳汐便收回目光,看向了遠處的十位道仆。
  天罰之眼出現后,這些道仆神色虔誠而莊肅,渾身氣勢比之剛才竟是強大了不止一籌。
  浩瀚的神輝,充盈著難以言語的秩序威嚴,從他們身軀上不斷釋放擴散,讓得他們宛如在這一刻和那覆蓋天穹上的天道秩序完美契合。
  就仿佛,他們便是天命所授的主宰,替天行道,代天而伐!
  尤其是第一道仆“天罰道主”,這一刻的他,渾身流溢秩序之光,無量、宏大、貫通天穹,震懾十方!
  他宛如至高的審判者,執掌天罰之威,俯瞰諸天眾生,要蕩除萬惡,以示天道凜然之威!
  這太恐怖!
  天罰道主他們所釋放出的力量,已不是道主境能夠掌控,而是屬于天道秩序的一股至高力量。
  這時候,恐怕換做世間任何一位道主境強者在此,只怕都會駭然色變,畏懼于天威之下,被其所攝!
  道主,雖掌控命運,腳踏萬道,上與天通,可終究無法和真正的天道秩序抗衡。
  這一刻,這十位道仆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已沒有任何驚疑、不解、憤慨等等情緒,只有一股極致的漠然。
  像十位天之主宰,有一股絕對的睥睨之威。
  顯然,這一刻引動天罰之眼,貫通天道秩序之力后,讓這十位道仆重拾自信,擁有了鎮殺陳汐的必勝之心。
  的確,這可是天道秩序力量,天罰之眼橫空出世,在這等無上力量面前,誰堪一戰?
  當年的圣裔始祖混沌神蓮,其本體可同樣也是被太上教主所引動的天道秩序力量所鎮殺!
  混沌神蓮何等人物,在那時依舊不能幸免,更何況是陳汐區區一個應劫者?
  這就是十位道仆的底氣所在,他們坐鎮封神之山,以秉承天道,捍衛天道為己任,在他們的信念中,無論是何等力量,在天道面前也是不堪一擊!
  陳汐能夠感受到這些道仆身上釋放出來的漠然和自信氣息,他并未多說什么,只是將手中的蒼青色劍鋒遙遙指了過去。
  轟!
  一股五行的晦澀奇異氣息從陳汐身上沖起,遮天蔽日,竟隱隱有將那天穹上“天罰之眼”也覆蓋的趨勢。
  嗡嗡~~天罰之眼內諸天萬道秩序涌動,釋放出懾人無比的無上威嚴氣息。
  可任憑天罰之眼如何示威,竟一時無法壓制住陳汐身上釋放出的那一股晦澀奇異氣息。
  而天罰之眼的異動,令得那十位道仆也明顯遭受到影響,周身氣勢仿佛要被斬斷和天罰之眼的聯系。
  這讓他們眼眸齊齊一凝。
  第一道仆漠然出聲:“黑暗為獄,上除罪愆,下鎮異端!”
  字字若上蒼降臨的旨意,充斥莫大威嚴。
  轟!
  聲音剛起,第五道仆“黑獄道主”整個人猛地化為一束光,沖銷而去,竟是在這一瞬,融入到了那“天罰之眼”中!
  旋即,“天罰之眼”驟然覆蓋上一片黑色,其內億萬秩序猶如從黑暗中浸染而出,轟隆一聲,傾瀉而下。
  這些黑暗秩序鋪天蓋地,轉瞬已化為一片黑獄,鎮殺時空,朝陳汐籠罩而至!
  這就是天罰,融合了第五道仆自身全部力量,融合了天道秩序中的無上威能,于此刻降臨世間!
  整個封神之山開始動蕩,風云變化,萬道哀鳴,被覆蓋在一片永夜般的黑暗中,懾人到了極致。
  “光明。”
  陳汐劍鋒一轉,直指天穹,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
  然后,一束光從虛空中沖出,壓破時空,掙脫經緯,將這一片黑暗撕開一道耀眼的裂縫。
  “破曉!”
  陳汐唇中再度吐出兩個字,言出法隨,轟隆一聲,熾烈的光明猶如奔騰的熔漿,從無垠的時空呼嘯而來,將那億萬黑暗天道秩序沖垮、焚燒、化為虛無。
  這一刻,陳汐周身綻放大光明,無量煌煌,似烈日從黑暗深淵中冉冉升起,光照天下!
  轟隆~~
  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整個天穹宛如被打爆,迸射出無窮光明神輝,席卷世間。
  與此同時,一道痛苦到極致的慘叫傳出——
  那赫然是第五道仆“黑獄道主”的聲音!
  其他九位道仆臉色驟然微微一變,原本的自信和睥睨不復存在,誰也沒想到,在融合了“天罰之眼”的無上威勢之后,非但沒能一舉鎮殺陳汐,反而就在這一擊之中,令第五道仆徹底隕落!
  要知道,那其中可蘊含著一股天道的力量和威勢,豈是人力能夠與之抗衡的?
  然而就在這一擊中,陳汐竟是以自身之力,釋放無量光明,焚化天罰秩序,更一舉鎮殺了第五道仆!
  這就太恐怖了!
  “我說過,你們乃是從封神天道秩序中誕生的靈體,所能引動的,也不過是天道秩序中區區一縷力量罷了。”
  陳汐淡漠出聲,蒼青色的劍鋒在吟鳴,一縷縷奇異晦澀波動縈繞其周身上下,讓他威勢顯得愈發神秘起來。
  “五行為基,拱衛天路,空間為鎖,禁錮十方!”
  第一道仆深吸一口氣,傳達出一股宏大的意念,溝通天地。
  一瞬,第六道仆“五行道主”和第十一道仆“空煉道主”神色決然地踏步而出,整個身軀倏然和“天罰之眼”融合。
  轟隆隆~~~
  轟隆隆~~~
  天罰之眼瘋狂運轉起來,淡漠冷酷的眸子深處,涌動著五行之輝,流溢著空間之秘,可怖的天道威勢融合其中,凝聚出一桿繽紛奪目的五色神槍!
  那是審判之搶!
  五行,代表的是世界之意志。
  空間,代表的是生存之法則。
  兩者融合,化為天罰之力,最終凝聚出了這一桿擁有著“審判”之威能的恐怖力量。
  封神之山距離震蕩,那圣裔一脈的各大部族,那混沌母巢中的眾多護道后裔,皆都在這一剎,道心震蕩,如若面臨審判般,生出一股在劫難逃般的惶恐無助感。
  面對這一擊,陳汐唇角不禁泛起一抹冷冽:“過去未來,天上地下,皆為我而在,我命已通往不朽,我心已無度,誰敢褻瀆?”
  淡漠平靜的一句話,卻似有一股奪盡天下的神圣氣息,他雖屹立不動,可那一柄從天而降的審判之槍,卻堪堪抵在陳汐眉心三寸之地,便再難前進一絲!
  而當陳汐聲音最后一個字落下,那審判之槍竟是一瞬間燃燒,化為飛灰,消失不見!
  天地間,那一股審判眾生似的恐怖氣息,也隨之湮滅,不復存在,場中唯有陳汐淡漠而立,自始至終,紋絲不動,毫發無損。
  而這,也就意味著第六道仆“五行道主”,第十一道仆“空煉道主”已就此徹底被抹殺,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
  他們原本便是由天道秩序中所誕生,如今隨著身化的秩序審判之槍消失,他們也是隨之消失不存。
  這等死法,簡直比剛才第五道仆“黑獄道主”的死更滲人,無聲無息,震懾神魂!
  “不——!”
  “這怎么可能?他一個應劫者,怎可能擁有了詆毀抗衡天道秩序的力量?”
  “輪回之劍絕對沒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轉眼之間,就眼睜睜目睹三位同伴相繼逝去,讓得那僅剩下的七位道仆震駭之余,不禁憤懣到了極致。
  他們神色皆都鐵青,目眥欲裂,寫滿了難以置信,誰能想象,一個應劫者,居然連天道秩序都無可奈何?
  若如此,這世上誰還能鎮殺得了他?
  這一刻,即便是第一道仆“天罰道主”也終于色變,意識到眼前那應劫者已不僅僅是一個大敵那般簡單!
  誰曾見過,這世上有能夠對抗天道秩序的力量?
  起碼他們這些道仆沒有見過,從他們誕生至今的無垠歲月中,也從未曾目睹過如此驚世駭俗的事情。
  這讓他們第一次體會到了什么叫真正意義上的“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