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179 起源之力

天地轟鳴。
  整座封神之山劇烈搖晃動蕩,似快要傾塌。
  無盡的驚駭恐慌猶如風暴般席卷擴散,那罪源之地的圣裔族人,那混沌母巢中的護道后裔,此刻皆都心生莫大恐懼,惶惶不安。
  這一幕,簡直若天將塌陷,末日降臨!
  第一道仆卻似渾然不覺,他目光霍然望向蒼穹,也就在這一剎那,他瞳孔驟然擴張,整個人都僵硬在那。
  只見天穹上,那原本已快要合攏消失的封神之榜,竟是在這一刻被硬生生撕裂開一道縫隙!
  狂暴的秩序力量化為億萬金色神輝,從那一道縫隙中迸射而出,席卷蒼穹,照亮十方。
  封神之榜……居然遭受到了破壞!
  嗡的一下,第一道仆只覺腦袋都差點懵掉,內心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驚濤駭浪。
  封神之榜,這可是封神之山上最強大,也最恐怖的一件至寶!
  它的力量覆蓋諸天萬界,它的氣息足以令任何神明失去抵抗,它的存在,便是為了掌控和操縱整個天下所有神靈的生與死!
  它,是一件完全由天道秩序所錘煉而出的寶物,代表的是上蒼的意志和力量!
  同樣,它也是十三道仆坐鎮封神之山至今,最大的依仗所在!
  可如今,就是這樣一件堪稱永恒不朽,代表著上蒼秩序和威嚴的至寶,居然被撕裂開一道裂縫……
  這換做誰,恐怕也難以置信了!
  嘩啦~~
  僅僅一眨眼,一道峻拔的身影從封神之榜那裂開的縫隙中走出,他沐浴億萬金色神輝,卻不曾遭受一絲侵害,遠遠望去,就仿佛從天道中走來,有一種說不出的至高神圣之威。
  而當看見這一道身影,第一道仆道心狠狠一震,差點就崩潰掉。
  陳汐!
  這家伙竟然沒有死!?
  這豈不是說,封神之榜上被撕裂的那一道縫隙,也是出自他的手筆?
  可是……
  他怎么可能辦到這一步?
  第一道仆駭然,面色驟變,再無法保持鎮定,他實在無法想象,犧牲了整整六位道仆的生命,才引動而出的封神之榜,非但無法磨滅這個應劫者,反而被他成功從中逃脫出來了!
  這怎么可能?
  這怎么可能!!?
  第一道仆道心力量何其之堅韌,在這無垠歲月中更不知見了多少匪夷所思的事情,可這一刻,他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驚慌無措,什么叫驚駭絕俗!
  封神之榜,遮蔽于封神之山天穹之上,有此至寶在,便意味著天道的光輝將永恒覆蓋于此,為世人所敬畏。
  可如今,它卻被撕裂開一道縫隙,這簡直就等于重創了封神之山的根基,快要摧垮封神之山在整個天下中的至高地位!
  怎么會這樣?
  第一道仆心中惘然,失魂落魄,一下子仿佛蒼老了無數歲,十二位同伴相繼逝去,如今,連封神之榜也無法保全,這讓第一道仆憑生一股無法言喻的悲愴和絕望。
  難道……從今日起,封神之山真的要被打破凡塵,丟失掉那永恒不朽,不可侵犯的地位?
  不!
  不!!
  第一道仆心中在滴血,在吶喊,他的臉色變得扭曲而鐵青,目眥欲裂,幾欲淌出血來。
  這一刻的他,簡直就像一頭被逼入絕境中的困獸,內心的不甘和憤怒刺激得他幾欲發狂。
  轟隆隆~~
  第一道仆渾身流溢出狂暴而恐怖的氣息,激蕩九天十地,一頭灰白的長發狂舞,一張蒼老面容上扭曲而猙獰,他徹底怒了、恨了、瘋了、不顧一切了。
  因為他無法接受這一切!
  絕對無法接受!
  “陳汐!我要你死!要你死!!”
  癲狂無比的嘶吼中,第一道仆轟然沖霄,整個人宛若化為一道光柱,溝通天穹天道秩序,整個人威勢暴漲,甚至似乎像在燃燒自我,以命賭注,殺伐天下。
  一時之間,蒼穹驚云怒卷,天道秩序力量若潮涌般,衍化為恐怖的天罰秩序,匯聚于第一道仆身上。
  他乃是封神之山排名第一的道仆,稱號“天罰”,實力本就強大到了天道之下最巔峰最極致的地步。
  而今因為一場異變,徹底癲狂瘋魔,孤注一擲,欲要以命搏殺,可想而知那等威勢何等可怖。
  僅僅一瞬,這天上地下宛如陷入末日,時空崩塌,萬物沉淪,陷入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動蕩中。
  那力量,令諸天萬道都哀鳴!
  此情此景,也的確堪稱是亙古未有,曠世難覓,幾乎宛如史詩傳說般耀眼和輝煌。
  陳汐的身影從封神之榜中走出之后,就突兀遭受到這等恐怖一擊,擱在其他道主境身上,只怕瞬間就被抹殺當場。
  可陳汐卻沒有,他仿似早已預料到會發生這樣一幕,目光僅僅只是掃了一眼遠處的天罰道主,就收了回來。
  與此同時,他唇中響起一道淡漠平靜的聲音:“這世間,凡是為攻擊我而產生的力量,都將被毀滅,凡是在審判中詆毀我的言辭,都將被定罪!天下之眾生,諸天之萬道,概莫如是!”
  那聲音猶如一道不容侵犯的旨意,轟隆隆響徹九天十地。
  一時之間,天穹秩序動蕩,陷入歸寂,封神之榜哀鳴,悄然消失,天地之間充斥的恐怖力量,更是在一瞬被一掃而空!
  風平。
  浪靜。
  剛才所產生的末日般的景象,宛如從沒有發生過般,陷入一種極致的安靜氛圍中。
  而陳汐的聲音,兀自在這安靜的天地間回蕩不休。
  同一時間,第一道仆整個人如遭禁錮,宛如被諸天摒棄、放逐,蒼老的面容上寫滿了惘然。
  就像一位被釘在審判之柱上的囚徒,倉惶四顧,盡是茫茫然,若被剝奪了命運和力量,空蕩蕩只剩下一副臭皮囊。
  他不懂。
  眼前所發生的一切,都如此荒誕不真實,宛如在做一場噩夢,讓他難以接受,故而惘然。
  這是什么力量?
  他不知道。
  陳汐是如何做到的?
  他不知道。
  天道秩序怎么會被打破?
  他同樣也不知道。
  不過,當看見陳汐的身影在自己的視野中逐漸清晰,看著陳汐臉上那淡漠而沉靜的神情,以及那一雙仿似能夠映照諸天的黑色眸子時,第一道仆終于知道,這一次他們徹底敗了!
  他們十三道仆、連同封神之山、乃至于封神之榜,都敗在了一個剛剛晉級為道主境的應劫者手中。
  一個在參加護道之前,被他們所漠視,甚至無視的宛如螻蟻般的九星域主,如今卻成了毀滅他們生命,打破封神之山威嚴,重創封神之榜力量的恐怖存在!
  這個事實,何嘗不是一個莫大諷刺?
  忽然之間,第一道仆心死如灰,他怔然想到,如今的天道正在異變,一場有史以來最為莫測的浩劫正在席卷天下,到處是烽火連天、兵荒馬亂的畫面,到處都是生靈涂炭、秩序混亂的場景……
  為了在這一場天道異變中求得生存,他們也不得不和太上教一起合作,可最終,卻釀成今日之苦果。
  這一切,究竟是誰之錯?
  難道在這一切背后,都和眼前這一個應劫者有著某種關聯?
  不等第一道仆想明白,他忽然發現,自己的意識正逐漸變得模糊,變得虛弱……
  這是死亡的味道。
  第一道仆非但沒有驚慌,反而徹底松了口氣,心中萬念俱消,有一種徹底放空,徹底解脫的輕松感。
  原來,死亡有時候并不可怕。
  這就是第一道仆臨死前最后一個念頭,死得悄無聲息,沒有任何的掙扎和抵觸。
  就仿佛,他已經等待這一刻很久很久了……
  ……
  嘩啦~
  第一道仆身影化為光雨,灰飛煙滅。
  目睹這一切,陳汐并無任何動容,他抬頭看了看天穹,看著那沉寂消失的天道秩序,看著早已不見了蹤跡的封神之榜,唇角不禁泛起一抹明悟。
  這封神之山,果然并非是“封神天”本源力量覆蓋之地,充其量,只不過是其顯露在世間的一股威嚴罷了。
  或許,自己也應該前往那“萬道母地”走一趟了……
  陳汐沉默片刻,忽然一扭頭,看見了一道蒼老佝僂的身影在極遠處的地方一閃而逝。
  唰!
  與此同時,陳汐幽邃的眸里泛起一抹冷冽,身影也隨之倏然消失。
  ……
  隨著十三位道仆徹底被誅,整個封神之山不再像之前那般動蕩和混亂,恢復到了原有的寧靜中。
  可是和以往相比,如今的封神之山已經徹底變得不同。
  它沒有了以往所擁有的威嚴至高氣息,沒有了以往所擁有的凜然天威,也沒有了以往所彌漫的不朽永恒之榮耀。
  或者說,從今天開始,這一座屹立在天道之下無垠歲月的神圣之地,已跌下神壇,走向沒落。
  以往的封神之山,或許令億萬眾生顫粟敬畏,或許只有道主境強者才能靠近它,接近它,參悟它,敬畏它。
  可現在的封神之山,已成為一片無主荒山,一身的風流,被雨打風吹去!
  “該死,該死……”
  虛陀道主喃喃,蒼老的面容上盡是惶恐和駭然,再無以往的從容和威嚴。
  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窮盡一切代價,也要在最短時間內離開這宛如噩夢般的地方!
  他一刻都無法再呆下去!
  ——
  PS:第二更9點半左右,第三更11點半左右,加的是8000粉的更,現在金魚公眾號8300左右的粉,破9000時候會繼續加更。
  金魚微信公眾號:搜索【蕭瑾瑜】或者xiaojinyu233,搜索結果第一個便是,添加關注即可。還沒添加的小伙伴們趕緊行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