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180 教主登山

之前發生的一幕幕,皆都被虛陀道主看在眼中。
  尤其當目睹陳汐撕裂封神之榜,從中一躍而出時,虛陀道主驚得渾身冷汗如漿,浸透全身,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悸動和寒冷。
  他和第一道仆一樣,無法想象陳汐究竟是如何辦到這一步的,可眼前的事實卻已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這也讓他第一時間就做出決斷,必須離開!
  虛陀道主擱在上古神域中,也是一位呼風喚雨般的巨擘存在,佇足眾生之巔峰,傲然睥睨。
  可他自己很清楚,別說第一道仆,就是和其他十二位道仆相比,他的戰斗力也是遜色太多。
  而陳汐……
  非但以一己之力誅殺了十三位道仆,更是連天道秩序、封神之榜都無法奈何于他,這讓虛陀道主如何不驚恐?
  逃!
  必須得逃!
  越遠越好!
  甚至虛陀道主都有些后悔,為何自己當初不早一些和冷星魂、道無雙一起離開。
  可這也不能怪任何人,誰讓他當初以為在那封神之榜的鎮殺下,陳汐已是在劫難逃?
  如今后悔明顯已經有些晚了。
  虛陀道主已經不去多想,多年戰斗磨礪出的經驗告訴他,這時候也根本容不得他后悔。
  很快,虛陀道主的身影已沖出封神之山,看見了那熟悉的星空,甚至他還依稀記得,當年自己曾在那一片星空深處的某個地方,曾展開了一場精心準備好的襲擊,襲擊的對象正是陳汐。
  只不過如今時過境遷,虛陀道主依舊是虛陀道主,可陳汐已經不是當初的陳汐……
  一想到這,虛陀道主心中也不禁涌上一抹悵然,當初若是自己早早鎮殺了此子,哪還會發生今日之變故?
  “后悔當年沒能把我及早殺了?”
  忽然,一道淡漠平靜的聲音響起。
  一剎那,虛陀道主渾身汗毛都炸開,眼瞳收縮如針,駭然望向一側,就看見陳汐那峻拔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立在那里,正用一雙幽邃漆黑的眸在靜靜看著自己。
  那目光平靜淡漠,可被他盯上,虛陀道主渾身血液都宛如凍僵,蒼老無比的容顏變幻不定。
  “不后悔。”
  虛陀道主深吸一口氣,搖了搖頭,他知道已經失去了逃走的最佳時機,“我只是沒想到,你的戰斗力會蛻變的如此之快。”
  “這世上意想不到的事情有很多。”
  陳汐說完這句話,就直言道,“今日你已無法逃走,是讓我來動手,還是你自己動手?”
  虛陀道主怔怔許久,嘆息道:“死不為懼,唯求戰死。”
  說話時,他那蒼老的容顏上已透著一抹決然,渾濁的眸子里更帶上一抹凜然戰意。
  他身為太上教圣祭祀,身為一位掌控命運的道主境存在,自不會坐以待斃。
  哪怕死,也要戰死!
  只是讓他感到絕望的是,陳汐僅僅伸出一根手指頭,他登時就感覺,渾身力量猶如被禁錮,竟完全不聽從他使喚了!
  那感覺就像是一頭被五花大綁的野獸,連掙扎都已經變成奢望。
  怎么會這樣?
  他要的戰斗根本不是這樣的!
  一股無比的憤怒和恥辱感涌上心頭,涌遍全身,讓得虛陀道主發出一聲尖利的咆哮:“陳汐,你卑鄙!”
  “你連我一指之力都接不住,還怪我卑鄙?怪只能怪你實力太弱,只不過是你不愿承認罷了。”
  陳汐的話就像一柄尖錐狠狠捅進虛陀道主心中,刺激得他面容扭曲,透著無盡的不甘。
  可最終,他忽然頹然嘆息,絕望似的喃喃道:“是啊,我直至此時也無法接受,你一個螻蟻般的家伙,怎么可以變得如此強大……”
  噗!
  陳汐收回了伸出去的一指,而虛陀道主則像被抽空力氣的皮囊,驟然破碎,化為光雨彌散。
  一位當年曾叱咤風云,把陳汐逼迫得九死一生的太上教圣祭祀,如今竟是不抵陳汐一指之威,暴斃而亡!
  這一幕若被其他修道者看見,又不知要引起多大的波瀾。
  可陳汐卻像做了一件再隨意不過的事情,做完之后,就一抬頭,遙遙看了一眼遠處的封神之山。
  他沉默許久,最終還是放棄了一舉把那封神之山也毀掉的沖動,折身朝另外一個方向掠去。
  那個方向上,混沌母巢靜靜懸浮著。
  ……
  罪源之地。
  圣裔一脈各大部族后裔全都惘然,從地上爬起來,眉宇間兀自殘留著一股無法揮去的悸動。
  剛才發生的一切太恐怖,讓他們不知所措,宛如末日降臨般,卻不知該逃亡何處。
  而如今,那一切的動蕩都已消失,可是……他們心中兀自有些惘然,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
  “十三道仆全部被殺了!”
  一道蒼老的聲音響徹在整個罪源之地每個角落。
  這消息簡直太震撼,甫一被聽到,竟是令那些圣裔一脈族人全都被驚得失聲,陷入一種死寂般的沉默。
  旋即,轟然一聲,各種嘩然聲猶如火山爆發般在罪源之地各個區域中響徹,震蕩天地。
  有歡呼、有震撼、有難以置信、有匪夷所思……
  “諸位!”
  那一道蒼老的聲音再度響起,一舉將所有的嘩然聲壓制下去,“從今日起,我們圣裔一脈有了一位新的執掌者,那就是陳汐!是他獲得了始祖大人的認可,也是他幫我們殺了十三道仆!對于這個決定,你們誰可有異議?”
  陳汐!
  場面死寂,許久后,整個圣裔一脈齊聲吶喊,認可了這個決斷。
  ……
  混沌母巢。
  護道一脈各大部族最頂尖的一群道主境存在皆都沉默,神色間寫滿了各種情緒。
  他們如今同樣已敢確定,十三道仆已全部罹難,無一生還!
  只是讓他們完全無法想象的是,為什么一場護道之戰,竟會演變到這般地步?
  那陳汐……又為何變得如此強大?
  一想到早在護道之前,他們許多部族都已達成一致的意見,命令那些參加護道之戰的強者一致將矛頭直指陳汐,這些道主境存在就一陣心寒,焦慮難安。
  十三道仆之死,讓他們充分了解到陳汐的可怕,若是這個殺星要報復他們護道一脈,那該如何是好?
  這讓他們不知所措,徹底失了分寸。
  一些部族已經坐不住,開始做出行動,紛紛前往陳氏部族,送出了海量的珍寶,也送出了最真誠的歉意和承諾,以求陳氏部族諒解,從而讓陳汐不計前嫌,化解掉這一場恩怨。
  這一切,陳汐統統不知道,此刻他正立在混沌母巢前,在和唐小小、夏若淵、金云生三者道別。
  之前的戰斗中,陳汐將他們三人藏在了自己體內,避免他們被波及到,如今局勢已徹底穩定,自然也到了辭別的時候。
  雖然陳汐沒有說戰斗的經過,可當看見安然站在混沌母巢前,就已證明,這一場戰斗中,是陳汐贏了!
  唐小小、夏若淵、金云生三人皆都不傻,自然能夠看出這一點,登時神色皆都變得復雜,望向陳汐的目光中都已不可避免地帶上一抹深深的敬畏。
  陳汐見此,沒有多做解釋,只是和他們聊了片刻,便即揮手告別,轉身進入到了那混沌母巢中的“九靈世界”。
  而目送陳汐離開之后,唐小小他們也是思緒萬千,心生無盡感慨,誰能想象,原本和他們同樣是九星域主境的陳汐,如今已擁有了這等逆天的戰斗力?
  沒有過多感慨,三人也相繼離開,重返各自部族中。
  ……
  嘭!
  當看見陳汐那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中,陳太沖渾身一僵,手中的茶盞轟然墜地,摔得粉碎。
  可他卻像渾然不覺似的,怔怔凝視陳汐許久,確定自己沒有人錯人之后,再忍不住叫道:“陳汐,你可算回來了!”
  聲音激動,神色更是激動。
  在這短短不足三個月的時間內,他內心患得患失,憂慮難安,都不知道摔碎了多少茶盞,而今見陳汐安然返回,心中壓抑許久的焦慮也是一掃而空,被激動和驚喜所取代。
  “陳汐……”
  一側,冥也是霍然起身,干凈澄澈的清眸中涌起一抹難掩的驚喜,這在她身上可罕見的很。
  以往的冥,性情素凈,沉默寡言,似乎對其他的一切都漠不關心,唯獨在面對陳汐時,方才有了一種別樣的情緒波動。
  而在這一刻,這種情緒波動尤為明顯。
  陳汐點了點頭,唇角泛起一抹久違的笑意,他同樣也如此,只有面對自己的親朋好友時,才會吝惜自己的情緒變化。
  但旋即,他就一怔:“大師兄呢?”
  一句話,登時令陳太沖從狂喜中冷靜不少,說道:“就在你剛返回前一刻鐘的時間,大先生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緊要事情,已經匆匆離開。”
  “大師兄走了?”
  陳汐眼瞳一瞇,敏銳意識到,若不是發生了某種緊要事情,大師兄斷然不會連和自己道別都來不及,便匆匆而去。
  陳太沖說道:“大先生臨走前曾言,讓你返回之后,便盡早返回神衍山。”
  陳汐點了點頭,當即說道:“前輩,還請帶我去見父母,我要帶他們一起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