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184 義無反顧

命運之刃迫在眉睫!
  聲音還沒有落下,帝舜整個人已發出一聲斷喝,須發怒張,若主宰發怒,右手若雷霆般橫掃。
  嘭!
  命運之刃發出若琉璃崩碎的聲音,消弭無蹤,所產生的力量甚至都沒有引起時空的波動,更沒有波及到附近任何食物。
  可這一刻的帝舜的身軀卻狠狠被震飛出去,口鼻噴血,剛毅沉凝的蒼老面容上泛著一抹不正常的血紅之色。
  噗通一聲,他跌落在地,渾身氣勢如被鎮壓,覆蓋上一層無法褪去的死氣,充斥全身。
  一位坐鎮神衍山無垠歲月的祖師級存在,放眼天下都堪稱是最頂尖的道主,而今竟是在這寥寥一擊中便重傷垂死!
  最為令人駭人的是,自始至終,無論是那太上教主的攻擊,還是帝舜的反抗,都未曾引起任何波動,更為波及到附近任何食物。
  如此平靜,如此平淡,反而顯得愈發震撼人心。
  這無疑代表著,這兩位對力量的掌控明顯已臻至一種不可思議的層次中,微末之中見真諦,于無聲處聽驚雷!
  “這果然不是你的力量。”
  帝舜臉色由血紅化為蠟白,渾身每一寸肌膚都在遭受著一股死氣的侵蝕,無法躲避,無法抵抗。
  他明顯承受著極大的痛苦,額頭青筋寸寸爆綻,雙手十指都在無法控制地微微顫粟,可他的神情依舊沉穩、從容,不曾狼狽過。
  “這的確不是我的力量,但在很早之前,它就本該是屬于我的。”
  太上教主顯得很坦誠,言辭平淡,渺渺冥冥。
  “你只不過是天道門前一走狗,能借助天道之力已是極限,妄圖染指掌控,就未免不自量力了。”
  帝舜冷冷道。
  走狗!
  聽到這個帶著極大羞辱味道的字眼,太上教主原本正待前行的腳步驟然止住。
  他目光斜視跌坐地上的帝舜,沉默片刻,才嘆了口氣,收回目光,淡然道:“你的確不如伏羲太多,起碼……他即便是死,也斷然說不出如此沒有風骨的話來。”
  “我師兄的風骨,并不需要你來評價。”
  帝舜深吸一口氣,坦然坐地,揮袖擦拭掉口鼻間的血漬,渾然不理會正在不斷侵蝕他全身上下的死氣。
  太上教主皺眉沉吟許久,忽然道:“你若打算以命相搏,那也別怪我立刻毀了這神衍山上所有生靈!”
  帝舜眼瞳一瞇,目光中涌動掙扎和殺機,許久才沙啞道:“恐怕你辦不到。”
  太上教主笑了,雙手負背,悠悠望著遠處天穹,道:“你可要再試一試?”
  帝舜抬頭,凝視太上教主的身影許久,神色最終變得暗淡,猶如被人抽空了全身所有的力氣,深深嘆了口氣,怔然不言。
  “對我而言,殺不是殺你們,意義都已不重要,我心中所要的,也不是你們能夠理解,或許伏羲在這里的話,就會明白我的心思,可惜,他如今并不在這神衍山上。”
  太上教主重新踱步,踏上了石徑盡頭,來到了神衍山之巔。
  他就那樣隨意立在那,寬大的黑衣在風中獵獵作響,身影猶如不真實般,看似存在,實則渺渺若天道,無跡可尋。
  帝舜渾身完全被一股死氣覆蓋,面容枯槁,他已再沒有力量去阻擋眼前這一切。
  哪怕一絲的力量也沒有。
  這讓帝舜心中也不禁涌起一抹無法揮去的悲愴。
  太上教主親自前來,于神衍山之中如入無人之境,這若是挑釁,那就是天大的挑釁,這若是羞辱,就是徹骨的羞辱!
  神衍山從開創至今,何曾經歷過這等事情?
  沒有!
  帝舜不畏懼一死,可他同樣也清楚,若自己以命相搏,這太上教主必然真的敢對神衍山上其他一些弟子下毒手!
  這才是最讓帝舜悲愴的根源所在。
  心有所顧忌,已等于畫地為牢!
  忽然,一道沉渾威嚴的聲音在天穹上響起——“師兄不在,不代表這神衍山便可以讓你隨意行走。”
  嗡!
  也就在聲音剛傳出那一剎,整個神衍山倏然釋放出一股奇異的波動,能夠清楚看見,山腳下,每一道巖石縫隙中都泛起一道道神秘繁密的符號,若沉寂的星光,在這一刻驟然亮起。
  山體上,那飛瀑流泉、葳蕤草木、神藥奇珍、霧靄氣流……一切的景象都倏然化為符文圖案,神霞熾盛,翩躚騰空。
  旋即,千百道、億萬道符文泛著虛幻若夢的光,呼嘯著從神衍山每一個角落沖起,匯聚于神衍山之巔。
  這億萬萬近乎無盡的符文、圖案、靈光、神霞……盡數融合在一處,猶如一輪由繁密符文凝聚而成的烈日,無量浩大、無垠壯闊、無極而變!
  這是一座神箓!
  一座似可以涵蓋星空,橫亙諸天,奪盡天地機運,演繹無極之妙諦的神箓!
  這便是無極神箓!
  以整個神衍山為陣基,以無窮妙諦和天機為力量,所匯聚出的無上神箓。
  同時,它也是神衍山最至高的核心傳承!
  ……
  天穹上,無極神箓遮空,煌煌烈日,神威無量,將整個神衍山都沐浴于其下。
  “沒想到,竟還有能夠祭用此陣的一天……”
  帝舜喃喃,死氣覆蓋的面容上已呈現出慘淡灰敗之色,可一對眸子中卻帶著一抹異彩。
  他也很久很久未曾見過此陣了。
  “無極神箓,了不起,當年的伏羲也是由此悟道,窺伺到了那終極道途,如今一觀,果然氣象不凡。”
  山峰之巔,太上教主霍然抬頭,望著遮蔽天穹上的那一道無極神箓,非但沒有一絲的敬畏,反而由衷地發出一聲贊嘆。
  “既然如此,敢問是否可鎮殺于你?”
  那一道沉渾的聲音再度在天邊響起,伴隨聲音,一道瘦削高大的身影浮現而出。
  他身披一襲紫色道袍,頭戴羽冠,腳踏步云履,手持一柄如雪拂塵,腰際隨意纏著一條青藤腰帶,腰帶上還懸著一個青皮葫蘆。
  隨意一立,便有一股凌云超然之氣貫沖天外,鋒芒驚世,睥睨萬古!
  神衍山三祖師——聞道真!
  一位宛如閑云野鶴,實則心性如鐵,脾氣剛烈,殺伐睥睨的通天巨擘!
  “此陣若由伏羲掌控,或許還有一些希望,可若由你聞道真來掌控,就差了一些神韻,寡淡無味,不值一曬。”
  太上教主目光從無極神箓上收回,滿身贊嘆之色的面龐上已恢復以往的平靜。
  “哈哈,此陣殺人的確有些不夠看,可若是殺狗,那可是當今世上一等一的鍘刀。”
  聞道真大笑,將腰間青皮葫蘆摘下,大口暢飲了一番,這才砸吧著嘴唇,道,“你若不信,今日我便鍘了你這天道門前的走狗之頭顱如何?”
  轟!
  話音還未落下,無極神箓中噴涌出一道光,色呈混沌,其長如虹,若匹練垂落而下。
  太上教主不躲不避,輕輕探手一掬,像掬起一捧從天而降的銀河,那一道混沌長虹被他輕易抓在手中。
  他端詳著一看,就搖頭道:“只知逞一時口舌之快,威力卻如此不堪,著實不如你師兄。”
  嘭的一聲,說話時,那混沌長虹瞬息化為光雨,被齏粉在太上教主手指之間。
  聞道真挑了挑眉,笑道:“莫急,莫急,一回生二回熟。”
  嘩啦~
  無極神箓倏然運轉,衍化無窮虛幻神輝,猶如諸天萬界在其中運轉,流淌出猶如實質的玄妙神秘氣息。
  一瞬,滾滾符文圖案若水銀瀉地,奔騰而下,橫跨時空,倏忽已抵達太上教主頭頂。
  那奔騰的符文,竟都蘊含著磅礴輝煌的命運之力,浩浩蕩蕩,化為符文海洋,有一種難言的恐怖威勢。
  在這等一擊之下,世間任何道主境都只能閃避,否則必將被鎮殺當場,身隕道消。
  這一次,太上教主終于不敢再止步不動,也不見他動作,一道道清瑩剔透,彌漫著上蒼氣息的秩序力量從其身上沖起。
  一剎,他宛如化身天道,執掌諸天,那偉岸無量的氣息,將這片天地都禁錮。
  聞道真皺了皺眉,一躍閃身進入到那無極神箓中。
  “想憑借無極神箓之力,以命相搏,和我玉石俱焚?倒是沒看出,你聞道真比之帝舜更果敢決然。但可惜,你這么做,傷不到我,也會讓整個神衍山與之陪葬。”
  渺渺冥冥的聲音中,太上教主腳踏秩序之力,猛地沖霄而起,所過之處,滾滾傾瀉而至的命運符文皆都紛紛崩滅,若雪水融化似的,無法抵擋太上教主一步。
  轟!
  僅僅一瞬,太上教主已抵達那無極神箓前,探手一抓,竟是將那覆蓋天穹,正自不斷釋放無量神威的無極神箓掌握住。
  頓時,無極神箓發出哀鳴,激蕩九天十地。
  整個神衍山都猛地一顫,像被掐住了命運的咽喉,呈現出一種隨時隨刻都會崩滅的征兆。
  被死氣覆蓋的帝舜目光中驟然充斥上一抹罕見的駭然之色,似難以置信。
  嘭!
  與此同時,聞道真的身影被狠狠從無極神箓中逼退出來,大口咳血不止,神色萎靡不振,似搖搖欲墜,不堪支撐!
  太上教主不動則已,一動之間,竟是恐怖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