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186 悲

無盡的惶恐涌上在場每個人心頭,像荒野上點燃的火,洶涌全身,灼燒得他們渾身顫粟。
  若連帝舜、聞道真兩位祖師都敗了,這世上誰還能擋得住這黑衣男子的步伐?
  這黑衣男子又是誰?
  他為何能夠如此順利的進入這一片宛如禁忌般的秘境中?
  越想,眾人心中就越是沉重,神色變幻不定,他們渾然沒有發現,當看見那黑衣男子的第一眼起,他們心中竟渾然沒有一絲去抵抗的念頭!
  是的,除了惶恐、忐忑、驚疑之外,他們沒有一人生出要去質問、抵抗的心思!
  就宛如在這一刻,他們的意念都已在無聲無息之中被操縱影響,這般手段已不僅僅是匪夷所思四字能夠形容,簡直就是恐怖!
  山風呼嘯,遠處星空無垠,山峰草屋之前,一眾神衍山傳人渾身發寒,神色變幻,猶如魔怔。
  而此刻,那黑衣男子已踱步來到此山峰之前。
  他自然就是太上教主,甫一抵達,他那淡漠沒有感情波動的目光便輕輕一掃那一眾神衍山傳人。
  也僅僅是一道目光而已,在場所有人登時猶如被禁錮,渾身力量、氣血像被封印,再無法動彈一絲。
  甚至,都無法張嘴說話!
  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像只有靈魂的傀儡。
  這讓他們內心震動,又是驚怒又是驚恐又是惘然,這家伙究竟是誰?為何會如此強大?
  他們意念中無法感知到對方的存在,宛如虛無。
  他們的目光中無法看清對方的容顏,宛如虛幻。
  甚至,就連對方出現,再到此刻來到他們面前,他們竟是渾然像失去了所有掙扎之力,只能……
  眼睜睜看著!
  這是一種他們從未曾體會過的感覺,像命運完全脫離了自己掌控,生殺予奪,憋屈無比。
  無論修為臻至域主境地步,亦或者修為低弱之輩,在這一刻,所遭受的情況一模一樣。
  就宛如在那黑衣男子面前,一切皆為螻蟻!
  就宛如遺忘了這些神衍山弟子的存在,太上教主雙手負背,打量著身前的這座低矮尋常的小山,目光一寸寸從這座小山每一處地方掠過,自始至終不發一語。
  他看得很仔細,像在鑒賞一件曠世瑰寶,又像在靜靜感悟某種說不出的妙諦。
  最終,他的目光落在了草屋上,發出一聲沉默已久的嘆息:“當年伏羲便是在此悟道,窺伺天機之變化,從而一手締造出了這神衍山道統,或許,這里才是真正的神衍山!”
  眾人聞言,雖然口不能言,可目光中皆都泛起一抹異樣,有仇視,有疑惑,有吃驚。
  似乎,他們隱隱猜到了太上教主的身份,卻因為太過震駭,太過不可思議,故而短時間內無法相信這一切。
  太上教主沒有理會這些神衍山傳人,或者說,他自始至終都未曾理會過那些神衍山傳人。
  這座山,以及這座山上的草屋,才是真正讓他關注的所在。
  發出一聲感慨之后,太上教主開始前行,沿著一條崎嶇不平的山路,朝遠處的草屋靠近。
  他步伐不疾不徐,似閑庭信步。
  沒多久,就來到草屋前,太上教主并未推門走入那一間簡陋得甚至有些寒顫的草屋,而是立在了草屋前的那一塊青石前。
  “當年伏羲獲得河圖,在此結廬而居,風餐露宿,不避寒暑,一心沉浸大道之中,苦心磨礪八千載,終于以微末之軀,一朝頓悟,窺得一線終極奧秘,方才有了神衍山今日之成就,只是可惜,自他被困萬道母地之后,這神衍山已再找不出一個能夠與他比肩的人物,著實令人唏噓。”
  太上教主隨意坐在那一塊青石上,目光遙遙望著遠處那無垠星空,無數星辰,喟嘆不已。
  雖然是嘆息,可他聲音虛渺,卻渾然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看見太上教主不顧儀態,隨意落座青石上,不少人眼眸皆都是微微一變。
  尤其是離央、鐵云海他們,目光中已充斥著一股無法掩飾的憤怒。
  那一塊青石看似尋常,可表面烙印滄桑斑駁的痕跡,傳聞乃是當年伏羲祖師坐而悟道之地,宛如圣跡般的所在。
  即便是他們這些神衍山傳人在此,也只能去虔誠觀摩,不敢上前造次,可如今這黑衣男子竟是毫不避諱地坐在其上,這簡直就是褻瀆!
  太上教主似乎察覺到什么,目光落在了離央等人身上,看著他們目光中的如火憤恨,不禁又是一陣搖頭。
  “先人所留之物,若僅僅只是為了供奉,無疑等于明珠蒙塵,買珠還櫝。你們這些傳人,至今未曾勘破這一點,論及成就,又焉可能和伏羲相比,更別論去超越他了。”
  太上教主用手撫摸著坐下青石,指尖劃過那斑駁微涼的青石表面,發出一聲輕吁。
  一席話,讓得離央等人目光中的憤怒之色愈發濃烈,若非礙于周身被禁錮,恐怕早已不顧一切和太上教主拼命了。
  見此,太上教主似有些意興索然,長身而起,指著那塊青石:“看來你們并不相信,我若告訴你們,這塊青石才是伏羲留給你們的無上傳承,你們是否怪自己有眼無珠?”
  離央等人眼瞳皆都是一瞇,明顯被這一席話震住,有些難以置信。
  “此石,名往生,和幽冥錄、誅邪筆一樣,屬于終極輪回之秩序中的一股本源之力,當年伏羲和第三人幽冥大帝論道,幽冥大帝贏走了幽冥錄和誅邪筆,而伏羲,則贏走了這一塊往生石。”
  太上教主隨口便說出一個驚世秘辛,也不顧那些神衍山傳人如何作想,自顧自說道,“當年那一場論道,第三任幽冥大帝認為自己贏了,于是攜帶幽冥錄和誅邪筆,躊躇滿志,試圖建立輪回,將諸天秩序控制于輪回之下,只是可惜,他最終還是敗了。”
  眾人皆都怔怔,許多人甚至都未曾聽聞過這等事情,目光皆都不禁變得愈發惘然,對方說這些又是為了什么?
  便在此時,忽然一道平淡溫和的聲音響起:“這是為何?”
  大師兄!
  當聽到這一道聲音,在場所有人目光皆都齊齊一亮。
  果然,下一刻他們就看見,一襲白衣,長發如霜似雪的巫雪禪,不知何時已悄然來到,此刻已踱步來到了那草屋之前,距離太上教主堪堪只有十步之距。
  他身姿頎長,氣度一如往常般沉穩,就連那清奇的面龐上也保持著慣有的溫和從容之色。
  此刻他立在草屋前,發出“這是為何”一語,不清楚情況的,都還以為他是在拜見高人,虛心請教。
  只有那些神衍山傳人清楚,眼前的平靜氛圍下,暗流涌動,殺機無窮,只要一絲不慎,便是生與死的轉變!
  一想到,那些神衍山傳人又不禁心生深深擔憂,連帝舜、聞道真兩位祖師都沒能攔住此人,大師兄又能否辦到這一步?
  而太上教主仿佛早已知曉巫雪禪抵達,聞言隨手指著那一塊青石,說道:“很簡單,他缺了此物。”
  “往生石?”
  巫雪禪若有所思。
  “不錯,輪回無往生,便無法掌控存在于那諸天之上的天道命運輪回之軌道,如此一來,所謂輪回,也只不過徒有其表,不成氣候,第三人幽冥大帝的失敗,實則從和你師尊伏羲論道結束那一刻起,就已注定。”
  太上教主這一刻似乎也顯得很有耐心,徐徐將其中奧秘解釋了一番。
  巫雪禪想了想,道:“可據我所知,即便擁有這往生石,第三人幽冥大帝依舊沒有多少希望成功。”
  太上教主哦了一聲,道:“這是為何?”
  巫雪禪笑道:“教主應該能夠猜得到的。”
  太上教主一陣沉默,許久才說道:“你是說,第三任幽冥大帝在建立輪回之前,就已經知道毫無成功之希望?”
  巫雪禪點頭:“不錯,所以他才會甘心將往生石交予我師尊,以免身隕道消之時,被其他人連同幽冥錄、誅邪筆一起奪走了。”
  太上教主又是一陣沉默,最終嘆息道:“明知不可能,偏要孤注一擲,明知必死,依舊義無反顧,這第三任幽冥大帝究竟是為了什么?”
  巫雪禪也嘆了口氣,道:“是啊,為了什么?我師尊也曾看不透,可后來才總算隱隱約約明白了。”
  太上教主啞然:“我倒是想知道,他明白了什么。”
  巫雪禪微微一笑:“明白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師尊他當年看透這一點之后,也如你所言那般義無反顧地前往了萬道母地,打算孤注一擲。”
  兩人仿佛一直在打啞謎,聽得那附近一眾神衍山傳人一頭霧水,不明所以,目光皆都變得愈發疑惑了。
  但很顯然,無論是太上教主,還是巫雪禪,都似乎不打算把這個啞謎說明白。
  而聽了巫雪禪的話之后,太上教主想了想,點頭道:“我大致也明白了。”
  說到這,太上教主把目光看向巫雪禪,笑道:“不過還好,只要帶走這往生石,你師尊孤注一擲的目的,只怕也會和第三任幽冥大帝一樣功虧一簣。”
  巫雪禪沉默片刻,神色坦然道:“不錯。”
  一下子,哪怕聽不明白這一切,可神衍山一眾傳人還是隱約明白了一些,目光驟然一縮。
  原來這一切的關鍵,就落在了那草屋之前的一塊青石上!
  ——
  PS:1,金魚閉關一個月,今日恰是破關而出之時,遺憾破境失敗,老書沒能完本,新書沒能敲定,著實悲催。
  2,今天是2015年最后一天,大家想必都已放假過元旦,今晚很多跨年狂歡節目,假期也適合各種玩耍,遺憾我得碼字,不能過節,著實可憐。
  3,金魚的微信公眾號8600粉,漲勢低迷,著實苦惱,大家所搜微信【蕭瑾瑜】或者xiaojinyu233,趕緊添加關注吧。
  4,第二更在晚上10點半之前,以上ps的嘮叨都是免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