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189 啟程三界

感謝兄弟“陳東6638”和“yaunbaotu”的打賞捧場!拜謝~~
  ——
  其音若龍,傲嘯諸天,其聲似磬,滌蕩天下!
  這一道聲音發出,連太上教主都被震退,可想而知所蘊含的力量何等之可怖。
  而對那一眾神衍山傳人而言,聽聞此音,則如聆聽禪音天籟,道心受到撫慰,渾身積郁悲愴之氣為之一通。
  這聲音……
  眾人下意識地抬頭。
  與此同時,太上教主目光也看向同一個方向。
  一道峻拔身影憑空而至,一襲青衫,烏黑濃密的長發飛揚,清俊的面龐上盡是冰冷淡漠之意。
  尤其是那一對幽邃若大淵般的黑眸中,涌動著無盡的殺機,懾人無比。
  這人,自然就是及時趕回的陳汐!
  看見他,一眾神衍山弟子目光驟然一亮,萬萬沒想到在這等絕望無助的時刻,陳汐竟能夠及時橫空而現。
  甚至,僅僅憑借一道聲音,就喝退了太上教主!
  這對那些神衍山眾人而言,簡直猶如做夢般,憑生一股如虛似幻般的不真實感覺。
  而當看見來人是陳汐,太上教主眼眸微微一瞇,周身氣勢則變得愈發凝重起來。
  之前他已聽巫雪禪說過,陳汐在護道之戰中誅殺十三道仆,撕破封神之榜束縛,已和之前完全不同。
  而這并沒有引起他多大波瀾,甚至說起來,這一切原本就在他的算計之中,并沒有讓他始料不及。
  只是唯一另外有些意外的是,陳汐偏偏在這時候出現了,無形中已打亂了他這一次的籌謀。
  巫雪禪也聽到了陳汐的聲音,可他此刻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連扭頭去看陳汐一眼的動作都辦不到。
  不過,當確定陳汐已抵達,已經足夠了。
  一抹笑意出現在巫雪禪唇角,心中喃喃,還好還好,并不算太晚……
  旋即,他那挺立若槍般筆直的身影竟是仿似失去支撐,靜悄悄倒下……
  一股難以言喻的疲憊涌上心頭,像潮水般彌漫洶涌著。
  多少年了,他一直在奔波,一直在為神衍山操勞,一直像巍峨山岳般守護在同門師兄弟面前。
  從未曾休息過,也從未曾像此刻般放松過。
  他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什么叫疲憊,什么叫再無牽掛。
  而此刻,當這如潮般的疲憊涌來,當心中最后一絲牽掛消弭,巫雪禪突然感覺,就這樣死去,也已無憾。
  “大師兄!”
  一道低沉中透著悲愴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旋即,巫雪禪就感覺自己的身軀被抱住。
  他知道,這是小師弟。
  他睜開像像鉛塊似的眼皮,努力轉動眼瞳,就看見了那一張熟悉的清俊面龐,只是此刻那面龐上寫滿了關心、悲傷、憤懣、仇恨之色,尤其那眼眸中,隱隱已有淚色在閃動。
  巫雪禪唇角牽動,艱難說道:“有你在,我便放心了。”
  陳汐心中如被錐狠狠扎入,有一種難以呼吸的痛,他一眼就看出,大師兄的生機正在飛快流逝,已瀕臨死亡邊緣。
  這種傷,哪怕是此刻的他都束手無策!
  無奈!
  無力!
  憤恨!
  一切的情緒猶如灼熱的熔漿奔騰在陳汐心中,讓得他快要無法控制自己。
  若說這世上除了父母之外,他最親近和敬重之人,那必然是巫雪禪無疑。
  在陳汐心中,大師兄就像一位溫和的長輩,為他遮風擋雨,為他籌謀道途,從未曾要求過他什么,也從未曾苛責過他,更從未顯露出過一絲的軟弱、遲疑、猶豫和冷漠。
  在陳汐心中,大師兄就是無所不能的!是無法戰勝的!是自己無論如何都會一直敬重和孺慕的親人!
  可如今……
  大師兄卻倒下了,渾身流淌著止不住的血水,面龐上流露出說不出的疲憊和虛弱。
  他已瀕臨死亡。
  再不像從前那般無所不能,再不像從前那般溫和而從容,也再聽不到他那充滿溫煦呵護之音的“小師弟”……
  陳汐死死咬著牙,看著大師兄逐漸暗淡失去色彩的目光,心中若山崩海嘯,充斥著憤怒、無奈、悲愴、難過的肆虐風暴。
  “大師兄,你一定不會死的,我已掌握輪回,這世間誰也無法讓你死去!誰也不能!!”
  陳汐咬牙,十指指節都攥緊發白。
  巫雪禪唇角蠕動,似還要說些什么,可卻再發不出一絲聲音,他的瞳孔已被灰暗之色覆蓋,他身軀正在變得冰冷……
  “大師兄……”
  陳汐緊緊抱住巫雪禪的身軀,唇中喃喃,不斷重復著“大師兄”三字,兩行熱淚已轟然傾瀉而下。
  而陳汐卻仿似未覺,這一刻他就宛如失去靈魂。
  生與死,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自己最惦念和親近的人,就這樣在自己面前離開,而自己卻無能為力。
  一眾神衍山傳人悲愴,許多人都已淚流滿面,像被奪走了心之所愛,像失去了精神支持。
  他們沒有想到,哪怕陳汐已及時抵達,可竟不能再挽回巫雪禪……
  為什么會這樣?
  為什么?
  即便是老白、阿涼、甄流晴、葉琰他們,此刻心中如被堵塞,悶得快要窒息。
  那種一種莫大的悲慟。
  而自始至終,太上教主一直漠然看著這一切,并未有任何反應,也并未曾有任何動作。
  他就這樣看著,誰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著什么。
  太上教,奉行的是“替天行道”,尊崇的是“太上忘情”,故而門下傳人皆都一個比一個冷酷無情,為達目的,無所不用其極。
  身為太上教的執掌者,太上教主自然不會被七情六欲所困,甚至他要比天下任何人都無情。
  無情,是為了統馭天下!
  身為主宰,焉可能為情感所羈絆?
  就猶如那天道秩序,誰可曾見過它流露出對眾生的憐惜?
  在太上教主看來,此刻無論是陳汐,還是那些神衍山傳人,著實是不堪大用。
  對付他們,只需針對其情義下手,便可以無往不利!
  ……
  “大師兄沒有死。”
  這時候,陳汐忽然起身,將懷中的巫雪禪小心收起來,藏在自己體內混沌中。
  一句話,讓那些神衍山傳人皆都怔然。
  可很顯然,陳汐已沒有心思解釋,他目光看向了遠處的太上
  章節不完整?請百度搜索飛su中wen網feisuzhongwen閱讀完整章節或訪問網址: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飛速zhong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