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190 師叔季禺

陳汐默然而立。
  像一座雕塑般,一動不動。
  像沒有了靈魂。
  那些神衍山傳人也皆都神色恍惚,怔然不語,內心充斥著惘然、憤恨、無力的復雜情緒。
  今日之變故,簡直若天塌了般,讓他們難以接受。
  雖說最終陳汐及時趕來,以一種絕對睥睨的強勢姿態一舉鎮殺那太上教主的一股意志力量,可終究沒能挽回大師兄……
  大師兄已徹底離開了嗎?
  他們皆都惘然。
  遠處星空璀璨,億萬星辰循環,無垠浩瀚,這座當年伏羲坐而悟道之山上,氣氛死寂無聲,唯有嗚嗚的風聲在天地間回蕩。
  也不知過了多久,離央抿著蒼白的唇,似猶豫許久才做出某個決定,艱澀問道:“小師弟,大師兄他……”
  聲音響起,卻不知該如何結尾。
  無非是因為擔心那答案太過沉重。
  陳汐轉過身,看著小師姐那清麗無匹容顏上的蒼白之色,看著她清眸中無法掩飾的擔憂和惶恐之色,心中不禁一痛。
  若是自己早早抵達,是否就不會發生這一切?
  陳汐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他清楚,如今神衍山剛剛遭遇了一場驚天變故,山門差點被毀去,一眾同門弟子也都心中惶恐,狀態低迷。
  尤其是巫雪禪的遭遇,更是讓這些神衍山傳人如失去內心支撐。
  在這時候,他不能再無動于衷!
  陳汐徹底冷靜下來,目光掃視眾人,道,“諸位同門不必擔心,大師兄靈魂猶在,終有一天,我會把他帶回來!”
  聲音平靜中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在場眾人怔了怔,看著陳汐那清俊面龐上的堅毅之色,心中皆都稍稍平復起來。
  陳汐繼續道:“從今天起,這神衍山便交給我吧,無論是誰要來侵犯,首先要過了我這一關!”
  眾人心中猛地一震,有些動容。
  陳汐深吸一口氣,目光遙遙望著遠處星空,平靜道:“我保證,今日之慘劇,再不會發生在我們神衍山身上!”
  說著,他盤膝坐在那一塊青石上,雙眸閉合,“兩位師叔,帶他們離開吧。”
  話音剛落下,就看見不知何時起,帝舜和聞道真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場中。
  “小師弟……”
  離央似還要說些什么,卻被帝舜搖頭道,“讓他自己靜一靜。”
  離央咬了咬櫻唇,最終輕輕一嘆。
  當下,一眾神衍山傳人,包括甄流晴、老白、阿涼、葉琰他們也都被帝舜和聞道真帶走,離開了這片秘境。
  天地遼闊,蒼茫曠遠。
  陳汐一個人坐在那草屋之前,青石之上,雙眸閉合,周身氣息消弭,沉寂無聲。
  青石斑駁,彌漫滄桑氣息,其名“往生”,乃是當初第三任幽冥大帝交給伏羲之重寶。
  往生石,并非構建輪回力量的核心所在,但卻是補全整個完整輪回秩序的關鍵之物。
  正如之前太上教主所言,唯有擁有此物,才能真正掌控那諸天之上的命運輪回秩序之軌道。
  而今,這塊充滿充滿傳奇色彩,沉寂在此地無銀歲月的神秘之物,就在陳汐座下。
  它沒有被太上教主帶走。
  離央他們也沒有被太上教主帶走。
  似乎在這一場交鋒中,太上教主最終落了個功虧一簣。
  可唯有陳汐清楚,這一切僅僅只是開始,真正的戰場早已出現,那就是萬道母地!
  一個存在于三界不可知之地中的神秘所在!
  ……
  三天后。
  陳汐從沉寂中睜開眼眸,目光已恢復古井不波,纖塵不染,比之以往,多出了一股難言的“靜”。
  靜如心。
  他長身而起,座下那一塊青石倏然化為一道青芒,涌入其體內,消失不見。
  不止是往生石,幽冥錄、誅邪筆都已融入其體內,化為混混沌沌的本源輪回之力。
  仿似心有所感,陳汐雙手作揖,朝遠處星空中遙遙見禮:“見過兩位師叔。”
  與此同時,帝舜、聞道真兩人的身影出現,踱步而至。
  帝舜依舊一襲麻衣法袍,面容沉凝剛毅,不仔細看,很難發現他實則重傷未愈。
  他看著陳汐,看著那往生石消失的地方,眸子中不禁涌出一抹欣慰,感慨道:“還好,往生石并未被太上教主所奪走。”
  說著,便隨意盤膝坐地,示意陳汐和聞道真也坐下,然后他這才說道:“陳汐,我且問你雪禪此刻究竟如何了?”
  陳汐想了想,道:“尚有一線生機,兩位師叔放心,我已找到屬于我的終極之路,用不了多久,必可以讓大師兄復蘇過來。”
  帝舜和聞道真彼此互望一眼,似皆都暗松了一口氣,神色也變得輕松不少。
  聞道真打量著陳汐,忽然道:“你接下來作何打算?”
  陳汐想也不想道:“萬道母地。”
  帝舜和聞道真皆都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旋即,聞道真就皺眉道:“那萬道母地乃三界混沌本源之起始之地,早在很久之前,太上教主便已進入其中,試圖尋覓終極奧秘,如今過去了這么多年,他所擁有的力量只怕已達到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你……可有把握?”
  陳汐沉默片刻,才說道:“只有去了才知道。”
  聞道真怔了怔,輕嘆道:“也對,這太上教主之真容,也只有伏羲師兄和寥寥數人曾見識過,而他擁有的力量究竟有多可怕,就連我等也無法揣度。”
  旁邊的帝舜說道:“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太上教主已開始掌控天道秩序之力,如今的他,已足可以稱得上是腳踏諸天,執掌天機,和真正的天道也沒什么區別。”
  他并非是要打擊陳汐,而是在闡述一個事實,因為他清楚,陳汐此去萬道母地已成定局,勢在必行,在這等情況下,唯有提供更精準的消息,才能夠幫助到陳汐。
  陳汐點了點頭,自始至終波瀾不驚:“我明白,從誅殺十三道仆,打破封神之榜時,我就已大致猜到了這太上教主的野心。”
  帝舜二人齊齊露出一絲動容之色:“此話怎講?”
  陳汐隨口道:“此次護道之戰,實則同樣也是出自太上教主的布局,他很了解我,甚至我所擁有的一切力量和底牌,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從我參與到那一場護道之戰時,早已落入到了他的算計中。”
  頓了頓,他繼續道:“世人都以為太上教為了阻止我晉級道主境,必然會不顧一切來殺死我,就連那十三道仆、虛陀道主等人,也都將我是做引出混沌神蓮的誘餌,試圖借此奪得輪回之靈。”
  “只是連他們也不明白的是,為何要奪得輪回之靈?這輪回之靈又有何用?”
  “唯獨我明白,哪怕他們成功奪得輪回之靈,太上教主也必然會用其他辦法,將此物‘交’到我手中!”
  “換而言之,這輪回之靈,本來就是為我準備的!”
  聽到這,帝舜和聞道真眼眸已不禁瞇起來,有些驚疑,若真如陳汐所言,太上教主此次布局的心思可著實出人意料。
  他又為了什么?
  為什么非得通過一切手段,也要讓那輪回之靈落入陳汐手中?
  陳汐繼續說道:“之前我也不甚明白,可后來當我誅殺十三道仆,打破封神之榜時,我已察覺到有些蹊蹺,直至此次返回神衍山,當察覺到太上教主那一股意志力量都能駕馭和掌控天道秩序時,我終于明白過來,原來,他最終所圖謀的,便是這天道!”
  “天道?”
  帝舜和聞道真齊齊心中一震。
  “不錯。”
  陳汐點頭道,“天道乃是秩序力量所化,在這天下中,能夠借用天道秩序之力的,唯有太上教和封神之山兩處地方,故而太上教方能屹立天下至今,而那封神之山更是被奉為了天下至高圣地,獨一無二。”
  “如今,我殺了十三道仆,破了那封神之榜,等于已將那封神之山所籠罩的光環徹底打碎,再不復往昔榮光。如此一來,這太上教反而成為了唯一一個可以借用天道秩序的存在。”
  “同時,我的所作所為,已經讓這天道意識到了危險,這絕對是它的秩序力量無法容忍的,在這等情況下,它所能夠依仗的,自然也就是太上教。”
  “在這等情況下,太上教主無疑是最大的獲益者,他不僅通過我的手,毀掉了封神之山的一切,也借此一舉獲得天道秩序的奧秘,由此開始掌控和駕馭天道秩序。”
  聽聞這一切,帝舜和聞道真已不止是動容,而是心寒,根本就沒有想到,太上教主在無形之中,竟已布下如此一場驚世陰謀,這已等于是“謀天”了!
  陳汐神色如舊,他早已想通,也早已看破,繼續說道:“我甚至懷疑,這一場因為天道異變而引起天下浩劫,同樣出自太上教主的手筆,他正是要打破一切天機,造成無盡混亂局面,從而達到圖謀天道之力的目的。”
  頓了頓,陳汐神色間泛起一抹沉思之色:“不過很顯然,這只是太上教主第一個目的,之前他自己也承認,他所想要的,這天道也無法給予他……”
  ——
  PS:強烈呼喚保底月票,這幾章寫的好累,需要動力啊童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