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193 弒師

嘩啦~
  陳汐的意識擴散,越過重重空間,瞬息已沖破末法之域的法則壁障,來到一片茫茫無垠的區域。
  這里充斥著無數清瑩天道秩序,一道道宛如秩序神鏈,彼此縱橫交錯,不斷運轉循環,釋放出天道獨有的無上威嚴。
  陳汐清楚,這便是覆蓋在三界周圍的天道之力,是屬于“封神天”的力量。
  想要進入三界中,就必須避開那些天道秩序神鏈的封鎖,而如果一旦被天道秩序察覺,便會立刻遭遇天譴。
  這等天譴非同尋常,即便是道主境存在,都會瞬間被鎮殺當場,毫無還生余地。
  這也是為何無垠歲月以來,極少有上古神域的強者能夠進入三界的根本原因。
  不過很顯然,對如今的陳汐而言,這等充斥著天道秩序的兇險封鎖,已經無法給他帶來多少威脅。
  唰!
  當意識鎖定到三界中某處區域,陳汐登時身影一閃,一步跨出末法之域,來到了那一片天道秩序縱橫交錯的地方。
  他雙手負背,踱步而行,渾然沒有一絲避讓的意思。
  令人驚奇的是,那些清瑩瑩泛著神秘光澤的天道秩序,竟似察覺不到陳汐的存在,任憑他隨意穿梭,自始至終都未曾引起任何動靜。
  像那些參悟出一絲終極奧秘的通天存在,自然也可以施展無上法門,在這冥冥天道秩序中穿梭,可風險卻極其之大,一不小心便會遭劫,故而沒人敢掉以輕心了。
  可陳汐則不同,他此刻就猶如閑庭信步,一路風平浪靜,根本沒有引起一絲波瀾,這一幕若是被其他人察覺到,非震撼無語不可。
  歸根究底,陳汐能夠辦到這一步,一是因為他已參悟到終極的奧秘,但更重要的是,他擁有著完整河圖的力量!
  ……
  很快,一副壯闊浩瀚的世界畫卷就映現在陳汐腦海中。
  那是仙界!
  四千九百洲,似星棋羅布,閃耀璀璨之輝。
  那里仙氣氤氳,流淌著屬于仙道的文明氣息,獨特的仙道修行體系筑就了屬于仙界的獨特篇章。
  仙王境,便是仙界之王,傲嘯周虛,震懾十方,統馭天下仙道,偉岸無量。
  在三界獨特的天道秩序庇佑下,仙界,就猶如所有修道士心中最終極的永恒天國。
  陳汐意識不易察覺到浮現出一抹恍惚,當初在仙界修行的一幕幕猶如走馬觀花似的映現心頭。
  四大仙洲。
  斗玄仙城。
  道皇學院。
  未央仙王、院長孟星河、阿秀、華劍空、邱玄書、軒轅破軍、周知禮……
  一個個熟悉的地名,一個個熟悉的名字,伴隨著一幕幕回憶交織閃現,讓陳汐目光中也多出一抹慨然。
  此去多年,當初故人可好?
  怔怔許久,陳汐深吸一口氣,目光中已重新變得澄澈平靜,而他的身影在猶如夢幻似的光,悄然消失在這天道秩序中。
  ……
  仙界。
  斗玄仙城。
  這一天,距離仙城數千里之地的一處虛空中,倏然走出一道峻拔的身影來。
  陳汐看著遠處那恢弘古老的斗玄仙城,沉默佇足。
  斗玄仙城一如從前般繁華鼎盛,無數修仙者在其中穿梭,車水馬龍,人流如織。
  更遠處,道皇學院盤踞內城,被仙靈之氣覆蓋,若隱若現,透著神圣般的威嚴氣息。
  陳汐依稀記得,當年自己破境封神,前往末法之域前,那分布在仙界、幽冥界以及人間界中的太上教勢力已經被連根拔除,諸多被太上教引發的血雨腥風也被撫平。
  只是連他也沒想到,在自己離開這么多年之后,飽經創傷的仙界如今不但恢復太平盛世,且變得比以往還要繁華三分。
  那繁榮的氣象、祥和的氣氛,讓陳汐心中也不禁一陣欣慰,他知道,這定然是道皇學院的功勞。
  畢竟自打當初太上教覆滅,道皇學院已儼然成為了仙界唯一主宰,無人可撼動,冠蓋天下。
  在道皇學院眾多強者的治理下,又沒有了太上教勢力的威脅,仙界的太平局勢自然是蒸蒸日上。
  不過陳汐自己也清楚,仙界如今看似太平昌盛,可只要太上教主不死,以后太上教勢必會卷土重來!
  嗯?
  就在陳汐思緒如飛之際,忽然察覺到一股熟悉無比的氣息,正從那道皇學院深處遙遙掃視而至。
  陳汐唇角頓時泛起一抹古怪弧度,也沒見他有任何動靜,整個人倏然已消失原地。
  與此同時,道皇學院最深處的一處秘境中,一道峻拔的身影從打坐中睜開眼眸,皺眉不已。
  許久,他才搖了搖頭,重新閉上目光。
  他一襲寬袖玄衣,眉目清俊剛毅,隨意端坐哪里,就有一股出塵超然之氣,赫然是……
  另外一個陳汐!
  ……
  斗玄仙城外,一座孤峭高峰之巔。
  云海蒸騰,山風獵獵。
  陳汐隨意坐在那,似在等待什么。
  沒多久,一道身影憑空而現,他滿頭灰發,面容清癯,一對眸子里飽含滄桑之氣。
  陳汐長身而起,笑道:“怪不得我此次返回未曾發現異狀,原來是有季禺師叔您坐鎮。”
  這灰發清癯老者,赫然正是季禺!
  “哈哈,我本以為是太上教派來了一位參悟終極之奧秘的通天人物,正自心中驚疑,卻沒曾想,是你這小家伙。”
  季禺慨然大笑,上前拍了拍陳汐肩膀,清癯蒼老的面容上盡是欣慰喜悅之色。
  多少年過去了,當初那個青澀倔強的少年,如今竟已踏足道主境,觸摸到了屬于終極之路的奧秘,這讓他如何不欣慰?不喜悅?
  陳汐此刻也是感慨萬千,猶記得年少時,第一次在星辰洞府見到季禺時,可被對方的真正面容嚇了一身冷汗。
  而今再相逢,陳汐這才明白,當初自己能夠碰到季禺,并非是巧合,也并非是幸運那般簡單。
  一切,都早已在冥冥中注定。
  季禺問道:“你既然回來,為何不前往道皇學院走一遭?”
  說話時,他已席地而坐,示意陳汐也坐下,然后拿出一壺酒,遞給了陳汐。
  陳汐暢飲了一番,這才說道:“我此次目的乃是萬道母地,之所以重返仙界,也是擔心那些棲居在道皇學院中的親友遭遇什么不測,欲要一探究竟,還好,有季禺師叔坐鎮,倒是讓我心安不少。”
  頓了頓,他繼續道:“至于和他們相見……等我從萬道母地中回來再說吧。”
  說罷,他又仰頭飲酒,目光中透著一抹淡然。
  季禺一瞬就明白了,陳汐自知此行兇險,故而不愿在此刻和那些親友謀面,以免對方擔心。
  接下來,季禺問起陳汐前往上古神域的事情,陳汐也并不隱瞞,將自己這些年的經歷一一告知。
  得知陳汐這些年居然經歷了這么多兇險莫測之事,季禺也不免感慨良久。
  這一切說來輕巧,可若非親身經歷,誰又知道其中滋味?
  而當得知如今天道異變,神衍山也差點遭劫,季禺神色又不免變得凝重許多。
  “師叔,您怎會出現在道皇學院?我記得您當初離開古庭小世界之后,便去尋覓那終極道途了。”
  陳汐問道。
  “是你師尊讓我來的。”
  季禺隨口解釋了一番。
  原來早在數年前,身在萬道母地中的伏羲便推算到,劫數將要來臨,于是傳信給季禺,由他來巡弋三界,以此來防備不測發生。
  果然,就在季禺前來道皇學院沒多久,就察覺到了一些太上教強者的蹤跡。
  這些太上教強者,無不擁有著遠超仙王境的力量,卻又未曾引起天道秩序的懲罰,神秘強大之極。
  而他們前往道皇學院的目的,居然是要不惜一切代價,抓走和陳汐有關的一切親友!
  若非季禺坐鎮這里,差點就被他們得逞。
  而聽到這,陳汐心中也暗自慶幸,之前在神衍山鎮殺太上教主那一股意志力量之后,他就在為自己留在三界中的那些親友擔心,故而此次甫一返回三界,就第一時間抵達道皇學院。
  只是讓他沒想到,季禺竟提前抵達了,并且還幫自己化解了一場厄難,著實讓他有些意外。
  “我知道太上教那些家伙如何辦到這一步的,如今太上教主已開始執掌天道秩序之力,在這等情況下,讓一些臻至神境的強者降臨三界中也是輕而易舉之事。”
  陳汐解釋了一句。
  季禺點頭道:“我也猜到了這一點,只是沒想到,太上教主如今已經強大到了這般地步。”
  陳汐道:“這次也多虧師叔出手相助,否則后果恐怕不堪設想。”
  季禺灑然笑了笑,道:“小家伙你記住,你從來都不是一個人在孤軍奮戰,在你背后還有我、你師尊、以及整個神衍山。”
  陳汐心中一暖,點頭道:“我明白。”
  季禺神色睥睨,道:“咱們神衍山能夠和太上教主對峙無垠歲月,自然有著足以讓太上教主也忌憚的手段,就像如今,有你師尊親自出手,太上教主的算計再如何通天,也暫時無法從萬道母地中離開!”
  但是很快,他又不禁搖頭嘆息道:“不過,如今太上教主已變得和以往不同,這種局面恐怕持續不了多久了……”
  ——
  PS:很不舍,但還是要說,符皇完本進入倒計時了……大家有月票就鼓勵一下金魚吧~拜謝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