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2194 咳血連連

談話至此,陳汐已經徹底明白,原來不僅僅只是自己窺破了太上教主的一切算計,想來師尊伏羲也早已洞悉這一切。
  陳汐道:“也就是說,如今太上教主掌控天道秩序力量,等于是打破了平衡,即便是在那萬道母地中,師尊他……恐怕也難以再牽制住那太上教主了?”
  季禺點頭道:“情況大致如此,但卻比你想象的還要兇險一些,如今萬道母地中,你師尊和女媧、柳神機等人匯聚在一起,才能勉強和太上教主抗衡。不過太上教主執掌天道之力之后,這種局面只會變得越來越緊迫。”
  說到最后,聲音中已帶上一抹憂色。
  陳汐深吸一口氣,道:“師叔放心,在我沒有抵達萬道母地之前,那太上教主定然不會痛下殺手。”
  季禺一怔:“你為何敢如此肯定?”
  陳汐平靜道:“很簡單,太上教主很清楚,若師尊他們死了,我必然寧可舍棄道途,也不會踏足那萬道母地一步,而我如果不前往萬道母地,他所圖謀的大事就將就此夭折。”
  頓了頓,他繼續道:“在這等情況下,太上教主必然不會輕舉妄動。”
  季禺凝思許久,道:“那你對進入萬道母地的行動可有把握?”
  陳汐聳肩道:“去了才知道。”
  說著,他已長身而起,道:“師叔,有您坐鎮道皇學院,我已經再無后顧之憂,我打算立刻便前往那萬道母地。”
  季禺皺眉道:“你真不打算去道皇學院和他們見一面?”
  陳汐抬頭,目光似穿過重重時空,看見了極遠處的道皇學院,許久才說道:“有第二分身坐鎮在那里,我想要知道這些年發生的一切,只需一個念頭便足矣。”
  說著,他身影已逐漸變得虛幻飄渺起來,快要消失不見:“師叔,告辭。”
  季禺深吸一口氣,認真道:“珍重,我等你回來!”
  話音剛落下,陳汐的身影已消失不見。
  “成敗,便在此一舉了……”
  季禺喃喃。
  “師叔。”
  忽然,遠處虛空掠來一道峻拔身影,面龐清俊,目光幽邃,正是陳汐的第二分身。
  “你怎么來了?”
  季禺扭頭,看著和陳汐一模一樣的第二分身,心中清楚,陳汐并沒有和自己的第二分身取得聯系。
  “我之前打坐參悟時,忽然心有所感,察覺到一絲熟悉的氣息,可轉瞬就消失不見,著實奇怪。”
  陳汐第二分身皺眉道。
  “是有故人前來,方才剛剛離開。”
  季禺隨口道。
  “誰?”
  陳汐第二分身訝然問道,他和陳汐本就是一體,智慧、念頭、乃至于身軀毛發,無不來自同源,如今只不過是因為陳汐本體不愿此刻相見,是故才未曾被他察覺到。
  “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回來的,到時候你就明白了。”
  季禺略帶深意地看了陳汐第二分身一眼。
  陳汐第二分身登時怔住,心中莫名其妙浮現一個念頭,該不會是本體吧?
  旋即,他就又搖了搖頭,若真的是本體,只怕早已被自己所知,那“故人”看來應該是另有其人。
  從陳汐本體離開仙界的這些年里,第二分身一直坐鎮在道皇學院中,深居淺出,不問世事,但卻將發生在道皇學院中的所有事情都看在眼中。
  這么做,也是為了當有朝一日本體返回時,只需一個念頭便可以了解到這些年發生的一切。
  “走吧。”
  季禺身影一閃,就朝道皇學院的方向掠去。
  陳汐第二分身深吸一口氣,目光已重新恢復平靜,飄然跟隨上去。
  ……
  人間界,玄寰域。
  不可知之地。
  不可知,便是無法被形容,被世人所熟知的意思,這無疑給這片疆域覆蓋上一層神秘的氣息。
  自古至今,玄寰域修士一直將“不可知之地”視作“小仙界”,譽為距離仙界最近的地方。
  可這些修士并不清楚,不可知之地,實則乃是整個三界、乃至于整個天下中最為神秘的所在!
  這里分布著許多道統,例如羽化圣土、大禪林寺、一元宗、先天魔宗等等。
  也有許多早已消失世間無垠歲月的上古道統傳人,大多是一脈單傳,同樣顯得極為神秘。
  不過在如今的陳汐看來,在這不可知之地中,最為神秘的無疑是那“萬道母地”!
  嘩啦~
  此時,時空波動,陳汐正自在那不可知之地中穿梭,速度看起來并不快,可他只要一邁步,身影就瞬息消失不見,根本就讓人難以察覺到他的存在。
  這里的天地很特別,蒼茫而曠遠、莽荒而原始,無論山川河岳,還是一花一草,皆都彌漫著一股厚重古老之氣。
  就宛如一片未曾被發掘的原始之地,走入其中,仿佛來到了太初混沌初開時期,沒有一絲世間所擁有的煙火氣。
  一路上,陳汐不知為何,心生一股難言的情緒,仿似就要回歸萬道母體中,又像在渴望什么,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沒有理會這縈繞心頭的莫名情緒,陳汐兀自前行,只不過神色卻是變得越來越平靜,越來越淡漠,幽邃若淵似的黑眸中,倒映著諸天萬物,承載著萬道浮沉,卻沒有泛起一絲漣漪。
  靜如心,心如天地,與周虛冥合。
  就這樣前行,竟是足足跋涉了數天之久,一路上,陳汐也曾看見許多只有上古時期才擁有的異獸,也曾見過零零星星的一些屬于修道者才有的氣息。
  可這一切,都未曾引起他的注意,同樣,他的路過也沒有引起任何的動靜。
  直至七天后,陳汐終于佇足。
  此時夜色如墨,覆蓋天穹,無數星辰閃爍,傾瀉下如銀清輝,微風習習,天地靜謐清幽,曠遠寂寥。
  在陳汐身前,是一條蜿蜒盤曲的河流,河水清澈,淙淙流淌不息,發出叮咚悅耳的聲音。
  銀色的星輝灑在河面,氤氳起如夢似幻的霧靄,平添一份神秘。
  若從天穹俯瞰,就會發現在這星輝之下,這一條蜿蜒曲折的河流恰好形成一個古老的“命”字,河流便在其中奔騰,周而復始,循環不休。
  陳汐清楚,這一條河看似普通,什么氣息也沒有,甚至都不引人矚目,
  可它的存在,只有窺伺到終極奧秘的通天強者才能看見,其他修道者前來,只能看見一片虛無。
  因為這一條河,有著一個令無數修道者所渴望窺伺到的名字——“命運之河”!
  這是真正的命運之河!
  陳汐當初在腦海中所觀摩到的命運長河,乃是命運大道所釋放出的一股氣息。
  而眼前這一條河,便是真正的命運長河!
  它就在這里,平靜、尋常,周而復始地流淌著,可能夠看見它的,這天下也找不出多少個來。
  陳汐在進入不可知之地之后,就第一時間察覺到了這一條命運之河的存在,于是跋山涉水而來。
  甄流晴師尊道缺真人當年所留下的那一塊玉簡上,并沒有記載這一條命運之河的存在,但卻有一條線索,直指這片區域而來。
  由此判斷,那萬道母地的入口,必然就藏在這一條命運之河中!
  陳汐甚至都不必去推演,都已經確定了這一點,因為此刻面對那命運之河,他已在第一時間看到了那入口。
  此河形如“命”,命字左下部位,是一個“口”,入此“口”,便可以抵達萬道母地中!
  嗖~
  瞬息,陳汐身影一躍,來到河流上空,下一刻,整個人就沐浴在銀色星輝中,如夢似的,消失不見。
  ……
  萬道母地,三界混沌誕生之所在,諸天萬道蘊生之母地!
  這三界、上古神域、乃至于“封神天”秩序、“源始天”秩序,皆都是從這萬道母地中誕生。
  甚至可以說,此地,乃混沌之起源,萬道之起源,萬界之起源!
  河圖,同樣也是誕生于其中。
  那命運的秩序和法則,同樣也從中誕生,橫跨過去未來,承載著天下文明的演化。
  這里,是一切的起源,一切的開始。
  而終極之途,道之極盡,也藏于起源之內,起源和終極,本就是相互輪回的一個過程!
  像這等地方,也只有那擁有通天手段,窺伺到終極奧秘的無上人物,才能夠抵達。
  恍惚之間,陳汐忽然發現,自己宛如在命運之河中逆流回溯,在追尋河流的源頭。
  他目光掃視,四周卻是茫茫一片。
  他意念查探,天地猶如虛無。
  他嘗試動作,卻只能隨波逐流。
  這一刻,就宛如嬰孩回歸母體,心中所涌現的,并非是無力和警惕,而是一種“回歸”般的平靜和期待。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那渾渾噩噩、恍恍惚惚的意識驟然一“震”,視野頓時恢復清明。
  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真正的混沌!
  空間不存,時間不存,萬物不存,唯有混沌之氣在縹緲、氤氳,無垠無限。
  這是一種極為獨特的感覺,陳汐也曾進入過不少混沌般的空間,可卻完全沒有像此刻般,如此深刻地感知到什么叫做混沌!
  就像此刻,他此刻能夠立足于此,是因為他掌控著空間的力量,早已自然而然地在無形中開辟出了立足之地。
  而他如果欲要前行,就勢必要以自身掌控的空間大道,塑造一條路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