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195 否極

萬道母地!
  母之所在,本源之意蘊。
  此地混混沌沌,時間、空間猶如不存,萬物天地更不復存在,神秘而厚重。
  佇足此地沉默許久,陳汐忽然邁出一步,空間之奧秘涌現,于是,他開始在這片混沌中行走。
  時間之奧秘涌現,讓陳汐得以清楚每一次邁步,過去了多久。
  也不知在這混混沌沌的世界中走了多久,依舊未曾發現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到處都是灰濛濛、空蕩蕩的情景。
  仿似什么都沒有,呈現出一種“空”之象。
  大而空。
  這里的確太大了,仿若無垠。
  許久,陳汐看著四周那混沌般的情景,忽然意識到,自己就像迷失了一般,如此漫無目的的走下去,只怕此生都難以找到方向。
  嘩啦~
  陳汐心中一動,億萬星辰涌現,流淌出璀璨的清輝,這是星辰法則,天地經緯出現,凝聚出乾坤的雛形,這是天地法則,山岳拔地而起,河流奔騰不息,烈日當空而照……這是五行法則。
  很快,一個世界雛形映現。
  自始至終,陳汐根本沒有動用任何一絲力量,只需念頭一動,就能在這混沌般的地方衍化出自己所想之物。
  這就宛如真正的造物主般!
  道與法、天與地、心中所想,即便空空如無,也可以無所不有!
  陳汐心中忽然多出一種明悟,這萬道母地看似空空如也,實則這里藏著天下所有事物、道理、法則、秩序……無所不容,無所不包!
  是真正的有容乃大。
  “母”之一字,便是對它最好的詮釋。
  嘩啦~
  沉思片刻,陳汐指尖輕輕一點,剛剛化為雛形的一片世界驟然崩碎,重新化為混沌中,宛如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象般。
  看著這一切,陳汐眼眸中泛起一抹異色:“原來,這就是起源的力量,起始之源,萬道之母!”
  當他明白到這一點,四周那一片混沌驟然翻滾,竟在轉瞬之間,就消失得一干二凈。
  再然后,一片空而虛無、大而無量的地方出現在視野中。
  就宛如一片沒有星辰萬物的星空。
  又像一片沒有天地的無垠無極之區域。
  空。
  大。
  這才是萬道母地真正的面目!
  “小家伙,你終于來了。”
  忽然,一道渺渺冥冥的聲音響起,充斥莫大無上威嚴,似上蒼在發出旨意。
  太上教主!
  陳汐眼眸一瞇,旋即就看見那原本空而無垠的極遠處,倏然出現一片混沌云,那云朵遮天蓋地,不知其大,與之對比,恰似滄海一栗。
  無數清瑩瑩的天道秩序神鏈若一條條大龍般虬結在那混沌暈四周,密密麻麻,流淌著一股屬于天道秩序獨有的無上威嚴,懾人無比。
  剛才太上教主的聲音正是從那一片混沌云中所發出。
  雖然距離極遠,陳汐還是一瞬就看出,那清瑩瑩的天道秩序神鏈正是“封神天”獨有的氣息。
  可是和以往想必,這“封神天”的秩序之力卻被一股神秘的偉岸之力掌控著,顯得異常溫馴!
  顯然,太上教主已如今已開始完全掌控“封神天”之力!
  這無疑意味著,以太上教主如今的力量,已經凌駕在了那覆蓋諸天的天道之上!
  連天道都被他踩在腳下,這何其可怕?
  陳汐心中念頭一動,就恢復波瀾不驚,他隱約察覺到,這太上教主之所以能夠辦到這一步,恐怕是在這萬道母地中已經覓得了一股起源之力的真諦!
  不過這并不重要,太上教主既然還等候在這里,就說明他雖已獲得一股起源之力的真諦,可并未真正的掌控起源之力。
  否則他根本不必等候陳汐抵達,直接殺出萬道母地,這天下就再無一人能夠與之對抗。
  陳汐很清楚這一點,所以談不上有任何一絲驚慌。
  真正讓他動容的是,在那一片混沌云中,不時浮現出一道道璀璨的光暈,每一個光暈的氣息都極為獨特,有文明的氣息,也有世界的氣息,還有許許多多浩瀚而繁復的力量。
  仔細看去,那一道道的璀璨光暈赫然是一個個位面世界!
  幽冥、人間界、仙界、上古神域、封神之山、混亂遺地……竟皆都在其中得以映現!
  甚至那代表著人間界的光暈中,還能看見三千大世界、億萬小世界、以及每一個世界中的山河萬物、無數眾生!
  這才是令陳汐動容的地方。
  一片混沌云,涵括諸天萬界,恰似整個天下的映現。而在混沌云之四周,密布無數清瑩瑩的“封神天”秩序。
  這是否意味著,自己眼前所看見的,并非僅僅只是一片混沌云,而是整個“天下”的真容?
  果然,下一刻太上教主的聲音就給了陳汐想要的答案:“你沒有看錯,這便是三界混沌所誕生出的天下,在本座掌控天道秩序之后,這片天下就早已被本座掌控。”
  頓了頓,太上教主聲音中忽然泛起一絲笑意:“你若以為這是幻象,本座現在便可以降臨一場天災,將仙界從中抹除掉。”
  陳汐眼眸又不禁瞇了瞇,道:“抹除仙界?我看你恐怕不會這么做。”
  太上教主道:“哦,你不相信?”
  陳汐道:“不信。”
  “真的不信?”
  “真的。”
  兩人的對話擱在尋常人看來,顯得極為幼稚可笑,就像兩個懵懂稚子在爭執斗氣般。
  可很顯然,太上教主和陳汐都不是在開玩笑,他們語態認真平靜,簡單直接。
  他們都知道,掩飾都已無用,以言辭交鋒就顯得尤其可笑。
  畢竟,無論是此刻的太上教主,還是陳汐,都已達到了一種超乎想象的無上地步。
  在這等情況下,拼的就是各自最真實的道心和實力!
  若是再耍什么陰謀伎倆,反而證明對手層次太差,實力太弱。
  “的確,我可以辦到,卻不會這么做,畢竟,本座所要的并不僅僅如此。”
  太上教主的聲音依舊渺渺冥冥,回蕩在著大而無垠的地方,充斥無上威嚴。
  直至此時,他依舊未曾顯現出真身。
  可陳汐卻似對此并不關注,只是用目光凝視著那一片混沌云,沉默許久,才說道:“我師尊他們……都已被你關在其中了?”
  太上教主坦言道:“不錯。”
  陳汐點了點頭,問道:“那你打算如何對付我?”
  太上教主發出一聲大笑,聲音卻毫無感情波動:“小家伙,從你抵達萬道母地這一刻,你已經輸了,現在你將性命獻祭給本座,便等于完成了你的使命。這便是本座給你的最后一個機會。”
  陳汐挑眉道:“若我不答應呢?”
  太上教主淡漠道:“很簡單,你會經歷這世上最無法承受的痛,你會發現,能夠現在就解脫,未嘗不是一件幸事。”
  陳汐忽然笑了:“說來說去,終究是一個威脅罷了。你若有能耐立刻殺了我,只怕早已動手,但卻偏偏廢話連篇,反倒是讓我未免有些看不起你。”
  太上教主不為所動,道:“你說的不錯,你如今道心圓滿無缺,立刻殺你的確很不容易,不過很快你就會明白,你的生與死,早已注定。”
  陳汐平靜道:“但求一試。”
  太上教主笑道:“如你所愿。”
  說著,那一片混沌云驟然一陣翻滾,開辟出一道路徑,深不可測,猶如通往地獄深淵。
  “你師尊他們就被困于其中,你救與不救,都早已無法改變他們的命運,不過你必然不信,既然如此,你是否愿意進入其中一試?”
  太上教主的聲音再度響起,像在說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沒有一絲的波瀾。
  “這便是你的布局?”
  陳汐問道。
  “不錯。”
  太上教主回答得極為直白。
  “我若不進入其中,你會怎樣?”
  陳汐道。
  “我會動用另一種布局,直至破開你道心中的那一絲破綻,而這也就意味著伏羲他們已必死無疑。”
  太上教主漠然道。
  這不是陰謀,而是堂堂正正的陽謀,無論陳汐答應與否,都早已在太上教主的掌控之下!
  早在很久之前,陳汐就極為抵觸被人操縱,命不由己的感覺,現在同樣也是。
  所以這一刻,陳汐心中涌起了一抹難言的殺機。
  “不錯,道心開始出現波瀾了。”
  太上教主猶如察覺到陳汐心意變化,發出一聲滿意的感慨。
  “你知道我這次來是做什么的?”
  陳汐忽然問道。
  “殺死本座,救出伏羲他們?或者是掌控起源之力?”
  太上教主道。
  “不,我不會讓你死,你死了就太便宜你了,我來就是要告訴你,我從小到大,最恨的就是被別人算計!”
  說罷,陳汐身影一閃,已踱步走入那混沌云裂開的一條通道中,倏然消失不見。
  而那裂開的一條通道也隨之彌合如初。
  “真是一個幼稚的小家伙,本以為擁有完整河圖,已勘破了生死虛妄之理,自然已懂得萬物皆寂,永恒唯無情之意,誰曾想,終究還是難逃道心之樊籠。”
  那空而無垠的區域中,響起太上教主充滿曬然的感慨。
  道心?
  那都是虛妄!
  若要成就永恒,要道心又有何用?
  大而空,方才是起源之妙!
  ——
  PS:今晚寫不出來了,痛苦得不得了,完全沒想到,結尾最終一戰如此難!是不舍,也是一種心結,總奢求十全十美,總要求太高,反而偏執成痛苦。
  大家擔待,金魚得了一種病,叫完本狂躁焦慮癥,今晚暫且一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