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197 定道天下

充斥無盡恨意的聲音在回蕩,卻無人應答。
  然而在那極遠處地方,卻有一朵朵赤烈如焰,瑰麗如霞的彼岸花綻放,鋪成了一條火照之路,貫沖而來。
  彼岸!
  第一任幽冥大帝所締造之幽冥至高大道之一。
  “我相信你。”
  一道沉凝渾厚的聲音響起,在那由彼岸花鋪砌的火照之路上,映現出一道縹緲偉岸的火色身影來。
  他猶如行走生死之間,整個人忽隱忽現。
  可陳汐清楚,那就是第一任幽冥大帝,同樣,也是這一紀元的應劫者之一。
  一句話,寥寥四個字,卻令陳汐心中一暖,原本積郁如塊壘般的動蕩心境稍稍撫平不少。
  陳汐深吸一口氣,認真稽首行禮:“多謝……”
  然而,還不等他話音落下,那火照之路驟然崩潰,一朵朵彼岸花猶如被熄滅的火焰,消弭于虛無。
  與此同時,第一任幽冥大帝那縹緲偉岸的身影也是隨之消失陳汐。
  陳汐動作僵硬在那,保持著稽首行禮的姿態,內心如山崩海嘯,隆隆作響,震動異常。
  說不出的恨!
  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希望來臨,又已破滅,光明剛至,已被黑暗淹沒……
  道心也隨之大起大落,瀕臨崩塌。
  噗!
  陳汐再度咳血。
  以無常之手段,破道心于無形。
  這就是太上教主的手段,他不急于鎮殺伏羲他們,但卻會在最佳的時候抹除他們的存在。
  就像此刻。
  冷酷而可怕!
  陳汐眼眶幾欲淌血,臉色已透明的可怕,指節一根根攥緊,眼瞳中除了血色,已再看不到其他一切。
  道心在備受摧殘和煎熬。
  情義二字,在這一刻如刀如刃,鋒利難擋,猶如一座沉重無比的山,難以擔當!
  片刻后,一片渾濁苦海映現,無垠無涯。
  沉淪!
  這是第二任幽冥大帝所參悟出的至高道意之一。
  “大道惟艱,不忘此心。”
  此話一出,第二任幽冥大帝也被抹除當場。
  陳汐臉色已是蠟白一片。
  緊接著,螞蟻至尊來臨,留下一句“大道至簡,此心不微。”也隨之被抹除。
  莽古之主玄浮現,一言不發,只是朝陳汐微微點了點頭……
  道院院長柳神機來臨,喟嘆一聲,灑然而笑……
  一個個近乎只存在于傳說中的無上人物,一個個只能用史詩和深化來形容的通天巨擘,卻在不足盞茶時間里,一一伏誅在陳汐面前。
  陳汐不斷咳血,臉色越來越蒼白透明。
  他知道這注定是個死局,卻無法知道,這個局會如此殘酷,如此悲慘!
  他心中在愧疚、自責、憤恨,也在惘然、掙扎和沖突,這一切,都因為“情義”而生。
  而目睹一位位可歌可泣的大人物死在自己面前,或叮囑、或撫慰、或勉勵自己,更讓陳汐背負上一重沉重得難以呼吸的責任!
  責任,有時候也如同無法承受之壓力,可以令一個人道心崩潰。
  像此刻,陳汐甚至都不不敢想自己若敗了,那后果會如何……
  “你敗了。”
  死寂的氛圍中,太上教主那渺渺冥冥的聲音響起,無情而冷酷,“還記得本座之前所言否?不答應本座,你注定將經歷世上最無法承受之痛。”
  此刻陳汐前襟染血,面容蠟白透明,血瞳中猶如失去生機,變得空洞而無神。
  “我還沒有崩潰。”
  陳汐淡漠開口,沙啞平靜。
  “不錯,但你的道心距離崩滅也僅僅只差一線罷了。”
  太上教主輕笑道,“最重要的是,本座這個局才進行到一半,接下來,本座會讓你親眼看著那些親友死去,千萬要看好了,他們的死法可不會相同的。”
  嘩啦~
  這片虛空驟然化為漣漪消失。
  陳汐只覺眼前一閃,就重新來到了那大而無量,空而無垠的萬道母地中。
  距離他不遠處,就是那熟悉的巨大無比的“混沌云”,混沌云四周覆蓋著無數清瑩瑩的天道秩序力量,而在混沌云內,則映現著三界、上古神域、封神之山……諸多世界位面。
  嗡~~
  那混沌云驟然一陣翻滾,映現出一方世界,那是上古神域,很快,就映現出了神衍山!
  從此看去,就宛如位于九天之上俯瞰,將神衍山上下所有一切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就連其中的禁制都無法遮蔽這種窺察!
  這是覆蓋整個上古神域中的“封神天”秩序力量!
  而今被太上教主掌控,自然易如反掌地能夠清清楚楚看見神衍山中的一切。
  咯噔!
  陳汐心中涌出一抹強烈的不妙。
  太上教主的聲音再度響起:“你看,神衍山就在眼前,只要本座愿意,便可以降下天劫,一舉將其毀滅,也可以操縱秩序力量,控制神衍山上每一個生靈的性命。”
  仿似為了驗證他的話,一道劫雷如天降黑龍,轟隆一聲劈在神衍山上,硬生生將那山體削去將近一半!
  旋即,驚呼聲在神衍山上響起,一道道身影出現,有帝舜、聞道真兩位祖師,也有小師姐離央、鐵云海、老白、甄流晴他們。
  陳汐臉色頓時變得鐵青,血瞳如燃,胸口急劇起伏。
  “只要本座愿意,帝舜可以死于聞道真之手,聞道真可以喪命于走火入魔之中……唔,我記得那名叫甄流晴的女娃娃是你道侶吧?她的死法可以讓你來選擇,例如受盡凌辱而亡、亦或者被剝奪神智,打入凡塵中,承受八苦八難之折磨。”
  太上教主聲音中透著絕對的掌控而漠然。
  “當然,你若不愿接受這一切,那本座也同樣可以滿足你,先由你留在仙界道皇學院中的親友進行這一場殺戮。”
  “比如,可以讓你的子孫輩自相殘殺,也可以讓你的第二分身去把你的女人、朋友、兒孫全部誅殺……”
  那聲音如此冷酷,如此無情,又如此之惡毒!
  陳汐眼睛都在淌血,渾身都禁不住在顫粟,牙齒死死咬著,鐵青的面龐上隱隱已顯得猙獰和扭曲。
  他知道,太上教主既然敢這么說,就敢這么去做!
  換而言之,太上教主從不會拿這等事情開玩笑,他從來就是一個行事無忌,冷酷無情之輩!
  噗!
  陳汐再度咳血,這一次,他最終還是沒忍住,跌坐在地,通體內外有一種瀕臨崩滅的跡象。
  “拿走吧。”
  陳汐似乎放棄了,血瞳空洞無神,像失去了靈魂,而其道心,在這一刻徹底崩潰!
  道心一毀,連帶著他體內混沌、周身力量、以及神魂全部遭受波及,驟然崩塌。
  僅僅幾個眨眼間,陳汐宛如失去了所有生機,萎靡到了極致,快要灰飛煙滅!
  “小家伙,你終究還是自己認輸了。”
  不知何時,一道身影出現在陳汐身邊,一襲寬袖黑衣,渾身渺渺冥冥,似真似幻,似無所不在。
  嗡~
  他探手一抓,九道晦澀而奇異的光就被從陳汐體內攝出,抓在掌中。
  “河圖!這便是河圖!哈哈哈,本座潛心謀劃無垠歲月,終于在這一刻成功了!擁有了它,這萬道母地中的起源之力,也必將為本座掌控,屆時,諸天萬道、混沌起源、蕓蕓眾生……皆都將臣服在本座腳下!而本座注定將成為混沌至今,永恒不朽無上唯一之存在!”
  太上教主這一刻顯得尤為激動,他眸子中驟然迸射出一抹光,宛如快要照亮諸天,耀眼無匹。
  可他的聲音依舊漠然無情,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顯得可怖之極。
  而在一側,陳汐躺倒在地上,血瞳睜大,空洞死寂,渾身生機消弭,身軀上出現無數裂縫,似乎快要崩滅消失。
  “道之安存?”
  太上教主張口一吞,就將那完整河圖納入體內,僅僅片刻,他渾身就涌出一股奇異而晦澀的浩瀚氣息,仿似和整個萬道母地融合在一起。
  “在吾之身!”
  太上教主發出一聲長笑,回蕩在這大而無量,空而無垠的區域中,這一剎,他宛如成為主宰,不朽而永恒!
  道之安存?
  在吾之身!
  這片萬道母地都開始震蕩,有一股無形的力量,猶如海納百川般朝太上教主身體內涌入。
  而在一側,陳汐躺在地上,眼瞳空洞,身軀愈發冰冷。
  “小家伙,輪回已在本座之心中,起源和終極也被本座所駕馭,這萬道母地、三界混沌、諸天萬界,都已被本座踏在腳下!”
  太上教主俯瞰著地上的陳汐,淡漠出聲:“而你的使命已經完成,便去安息吧。”
  袖袍一揮,陳汐那瀕臨崩裂的身軀倏然化為飛灰,消失得一干二凈。
  至此,太上教主徹底放心,踱步萬道母地中,躊躇滿志!
  這便是他的終極之路,以無情入道,斬道心,奪輪回,執起源,主宰天下!
  但僅僅片刻,太上教主心中忽然升起一絲怔然,總感覺似乎缺少一些什么。
  這終極之盡頭,難道就是這般模樣?
  自己閉上所求如今已獲得,可似乎……并不能讓自己有任何期許和癲狂喜悅之情緒,這是為何?
  “你莫非以為,掌握起源,便是終極之路最本質的奧秘嗎?”
  一道淡漠平靜的聲音倏然在這大而空而無量的地方響起。
  僅僅一剎,太上教主眼瞳驟然一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