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198 歸途

那聲音如此熟悉,卻令太上教主心中一突,旋即就恢復如初,目光掃視四周。
  這無垠歲月以來,他不知謀劃布下了多少個局,每一個局都堪稱完美,毫無破綻。
  混沌神蓮的死,是因他而起。
  陳靈鈞能夠順利從封神之山上奪取那第一塊河圖碎片,背后同樣有他的影子存在。
  直至陳靈鈞輪回轉世,直至陳汐誕生,直至這一場謀劃持續至今,可以說,一切都在太上教主的掌控之下。
  哪怕這中途出現了不少變數,可并不妨礙這一切布局的進展。
  例如現在,伏羲、女媧他們早已被誅,而完整的河圖、起源之力、乃至于這萬道母地,也都被他順利掌控。
  可以說,如今的他真正地實現了自己的大道,這諸天、這大道、這眾生、這一切的一切,都已臣服于自己腳下,成為了無上永恒唯一的主宰!
  這也從側面證明,太上教主的手腕何其恐怖,對一切事情更有著一種絕對的掌控,從無紕漏!
  然而此刻,原本被他破開道心,早已身隕道消的陳汐,竟重新發出了一道聲音……
  這個變故卻是太上教主始料不及的!
  不過他并不驚慌,變故而已,抹除便是了。
  太上教主對自己充滿自信,他已經成為這萬道母地的主宰,掌控著起源和終極之力,放眼天下,眾生如螻蟻!
  然而,僅僅剎那,太上教主眼瞳又是一瞇,以他如今的恐怖意志,竟是無法捕捉到,那一道聲音是從哪里傳達而來的!
  這又是一個變故,對算無遺策、擁有絕對掌控力的太上教主而言,這是他絕對無法容忍的。
  “哼!”
  一聲冷哼,猶如無上主宰在表達不滿,整個大而無量,空而無垠的萬道母地驟然紊亂起來。
  可怖的力量猶如颶風,震蕩在每一寸空間中。
  這是主宰之力,是起源和終極相融合的無上力量,哪怕這一刻伏羲、女媧重生,都難以去抵擋!
  然而——
  這一刻太上教主依舊沒能窺伺到對方蹤跡!
  這讓太上教主臉色也是變得愈發淡漠,他可不會相信剛才那一道聲音是幻覺。
  只是讓他疑惑的是,那陳汐明明已被抹除,為何又能發出聲音?難道他并沒有死?
  太上教主皺眉不已,對于這種隱然脫離自己掌控的變故,他發自內心地產生出一絲厭憎。
  太上教主不再尋覓,沉默片刻,便冷漠出聲道:“在本座看來,終極之本質,便是起源,欲要掌控起源,便需擁有完整河圖,而今本座已經擁有一切,何須你一個乳臭小兒來質疑?”
  無人應答。
  大而空而無量的萬道母地中,死寂一片,唯有太上教主佇足。
  見久久沒有人出聲,太上教主心中那一絲脫離掌控的感覺越來越強烈,這讓他臉色也是變得愈發淡漠。
  太上教主深吸一口氣,心念一動,那一片混沌云重新映現而出,億萬清瑩瑩的天道秩序覆蓋混沌云四周,而在混沌云內部,諸天萬界都在其中映現循環。
  很快,一股光暈沖出混沌云,映現而開,顯現出整個仙界四千九百洲的景象。
  太上教主見此,仿似找回了之前的自信和睥睨,徐徐道:“小家伙,你若再不出來,可別怪本座抹除了這仙界,仙界一滅,道皇學院也必將隨之湮滅,而你那些棲居在道皇學院中的親朋好友……”
  嘭!
  不等他話音落下,那一股代表著仙界的光暈驟然爆碎,竟是被抹除得一干二凈!
  而自始至終,太上教主竟都沒能夠去阻止!甚至,連反應似乎都來不及!
  一瞬,太上教主眼瞳驟然一縮,心中那一股不受控制的感覺已清晰無疑。
  他也終于敢確定,這個變故已不僅僅只是變故那般簡單,更是超出了自己能夠掌控的范疇!
  可如今,自己早已斬道心,掌輪回,執起源,踏終極,主宰天下!還有什么變故是自己無法掌控的?
  驀地,太上教主想起自己剛剛掌控起源之力,主宰這萬道母地時心中生出的那一絲怔然,仿佛……就像缺少一些什么般。
  難道說,掌握萬道母地中的起源之力后,依舊不是真正的終極?
  當這個念頭甫一生出,就被太上教主斷然抹除,不可能!
  這諸天萬界、蕓蕓眾生皆都誕生于三界混沌中,過去、如今之紀元變遷,同樣源自三界混沌之周轉。
  而這三界混沌則源自萬道母地之中,這一切都意味著,這天下所有的一切都源自萬道母地!
  這里也必然是起源之地無疑,只要掌控它,便等于掌握了終極之奧妙,成為了唯一無上主宰!
  這絕對不會有錯!
  太上教主為了達到今日之一切,不知謀劃了多少歲月,焉可能會不知道這終極之奧秘?
  可是……
  剛才發生的一切……
  太上教主想不通,更想不通的是,若剛才出手之人是陳汐,為何竟如此干脆地抹除了那仙界?
  要知道那仙界四千九百洲中,生活著不知多少生靈,而在那道皇學院中,更有陳汐的諸多親友,如今竟說毀掉就毀掉,這還是那個將“情義”二字烙印在骨頭上的陳汐?
  莫名地,太上教主心中涌起一抹警惕。
  “你還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否則等我出手時,我會履行之前曾說過的諾言。”
  陳汐那淡漠平靜的聲音再度響起。
  諾言,便是要太上教主生不如死,受盡陳汐之前所經受之折磨,永生永世不得解脫!
  太上教主沉默片刻,終于說道:“你……是如何辦到的?”
  他突然發現,在無法查探到陳汐蹤跡的情況下,自己哪怕擁有無上唯一主宰之力,可竟是對眼前局面無計可施!
  如今的陳汐,連親友性命都已不在乎,更親手毀去仙界,儼然不再受“情義”之累。
  如此一來,已等于是毫無破綻可尋!
  這一切對剛剛掌控起源之力的太上教主而言,無疑是一個壞消息,但還不足以讓他絕望。
  太上教主自信,只要陳汐露出一絲馬腳,只要自己鎖定住陳汐的位置,他便必死無疑!
  這是哪里?
  萬道母地!
  而自己,可是這萬道母地的唯一主宰!
  當務之急,便是把陳汐逼出來!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這個秘密?”
  陳汐的聲音響起,讓太上教主一瞬就確定,單憑聲音,是斷無法鎖定對方蹤跡的。
  “你覺得藏起來本座就奈何你不得?”
  太上教主忽然輕輕一笑,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輪回!”
  轉瞬之間,萬道母地中的一切并沒有任何改變,唯獨那一片混沌云四周,產生出一股奇異而晦澀的波動。
  那原本被抹除的仙界,重新出現,恢復如初。
  不僅如此,隨著輪回之力映現,一切都在回溯,在倒流……
  太上教主并未改變,他掌控輪回,自不會被輪回之力侵襲。
  按照他的計算,再過片刻,就會映現出自己出手抹除陳汐尸骸的景象……
  然而,這一幕的確發生了,可場中卻根本沒有陳汐的尸骸!
  這怎么可能?
  難道這世上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其他人能夠不受輪回之擾?
  太上教主眼瞳一瞇。
  之前的一幕,他同樣也牽扯其中,但他早已將那一幕中有關自己的氣息破除掉,可哪能想到,陳汐的那一具尸骸竟也不在輪回中了?
  太上教主沉默,變數越來越多了,這一切都已脫離了他的掌控,讓他開始產生一絲不安。
  太上教主沒有住手,繼續操縱輪回,回溯從前,映現之前一幕幕發生的景象。
  很快,就回溯到了之前一個個通天大人物被鎮殺在陳汐面前的場景,可那些場景中唯獨沒有陳汐的存在。
  這讓太上教主神色已帶上一抹陰郁。
  輪回流轉,不斷回溯,之前發生的場景也一幅幅重新映現,很快就映現出蒼梧神樹的身影,可場中依舊沒有陳汐……
  映現出了女媧的身影,映現出了伏羲的身影……任憑太上教主查探,竟都找不出一絲有關陳汐的痕跡。
  就宛如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一場虛幻的夢,又像一場戲,只有太上教主自己在自娛自樂。
  自始至終,根本就沒有陳汐,也根本沒有發生那一場場言辭交鋒!
  這讓太上教主臉色變得愈發淡漠、愈發凝重、愈發陰沉,這的確跟做夢一樣,可唯有他清楚,這根本不是夢!
  可他兀自想不明白,陳汐究竟是如何把有關自己的一切從輪回之中抹除掉的,竟是沒有留下一絲的痕跡?
  很快,在輪回之力的重塑下,場景已經重新恢復到萬道母地中,卻是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
  太上教主記得,那時候,陳汐剛抵達萬道母地,自己正在和對方在言辭上進行交鋒,最終逼得對方不得不選擇進入混沌云中所開辟的區域中,去和伏羲等人見面。
  只是如今,卻都已什么也沒有!
  這讓太上教主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深呼吸一口氣,太上教主收起了輪回,將一切場景重新恢復到過來,不再追溯過去。
  此刻,他心中的不安已是越來越強烈,這種脫離掌控的感覺讓他根本難以接受,臉色變得陰沉如水。
  為什么?
  為什么會這樣?
  那小子明明已經被自己破開道心,奪走河圖,徹底被抹除當場,怎會找不出有關他的一絲痕跡?
  過去、現在統統沒有!
  這根本就不可能!
  嗯?
  不對,如今自己只是追溯過往和現在,那未來又會發生何等場景?
  太上教主心中一動,再度施展輪回,開始演繹未來……
  噗!
  然而,僅僅剎那,他心中就如遭雷擊,神魂顫粟,禁不住咳出一口血來!
  未來……
  自己竟然看不到!
  太上教主渾身都顫粟起來,眼瞳中燃燒著可怖的光,駭人無匹,再忍不住喃喃道:“這是……怎么回事?”
  聲音中,透著驚疑和一絲惶恐。
  再不像之前那般漠然冷酷,漣漪叢生。
  “不對!本座早已斬斷七情六欲之障,無情無欲,為何……為何會感動惶恐?”
  太上教主又發出一聲大叫,臉色終于無法保持平靜,開始變換不定。
  無情!
  是他的大道,一旦有情,簡直等于和在他道基上鑿開一道縫隙般,是最恐怖的打擊。
  情之一字,有喜也有怒,有哀也有怨、有愛也有恨、有絕望也有希望……
  所謂七情六欲、概莫如是。
  之前,太上教主以“無情”對陳汐之“有情”,勢如破竹,用一場完美的布局順利將陳汐抹除。
  而今,太上教主“無情”之心中,卻產生出“有情”之漣漪,這樣的突然變故,讓太上教主都難以接受。
  無情,是他最強大的依仗,而今這種依仗卻開始出現裂痕,簡直和自我毀滅也沒什么區別!
  “為什么會這樣?”
  太上教主發出一聲怒吼,整個萬道母地中陷入紊亂,恐怖的起源力量席卷八方,將那覆蓋于混沌云四周的天道秩序都毀滅,將那混沌云都齏粉,連同那混沌云中所蘊生的諸天萬界,也都隨之湮滅。
  這一刻,太上教主徹底慌了、亂了,甚至感到了恐懼和害怕。
  無情之輩,突然多出了情緒之變動,那對太上教主而言,不亞于由生轉死!
  沒有人回答他,在這大而無垠、空而無量的萬道母地中,此刻的他就像褪去王冠,被貶入凡塵的乞丐,沒有了威嚴、沒有了睥睨、沒有了那屬于無上主宰的光環,只剩下了惶恐、驚亂、疑惑。
  他是如此狼狽,孑然一人在大吼大叫,披頭散發,卻無人應答,一切都仿佛自己在懲罰自己。
  太上教主是一個擁有無上智慧的恐怖存在,他的手腕之強橫,放眼天下堪稱無人可幾。
  正因為他的智慧通天,才擁有了今日之成就,一度成為了永恒唯一的無上主宰,堪稱完美。
  也正因為他的手腕強橫,自古至今,都只有他算計別人的份兒,而別人只能被其宰割。
  可話說回來,太上教主難道沒有弱點?
  有!
  如果說情義二字是陳汐之累贅,那么無情二字,就是太上教主之弱點,只要讓他擁有了情緒波動,他的道基就將出現裂縫,只要讓他失去絕對的掌控,他那強橫的手段就會被擊潰。
  現如今的局面便是如此。
  當差點那一絲無法被掌控的不安出現,并且逐漸變得越來越強烈,讓太上教主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質疑,新年猶如被毒蛇咬了一口,出現了一絲破綻。
  直至這一場無法掌控的變故越演越烈,質疑就化為了沖擊,不斷震蕩摧殘著太上教主的意志。
  最終,他感到了一絲惶恐,感到了一絲慌亂,他所擁有的無情大道,也因此開始被動搖。
  “陳汐!陳汐!你給本座滾出來!出來!”
  太上教主厲聲大喝,臉色鐵青而猙獰,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卻發現根本就無法控制。
  依舊無人應答。
  死寂的氣氛中,唯有太上教主那幾欲瘋狂的聲音在回蕩,再沒有了之前那渺渺冥冥,毫無情緒的感覺。
  仿佛也察覺到自己這樣很不妥,很危險,太上教主猛地陷入沉默,急促喘息起來。
  他在瘋狂推演著一切脫身之法,他同樣也知道,敵人就在無形中窺伺著這一切。
  他甚至精準而清醒地知道,自己已經開始無法掌控局面,已經開始走向失敗。
  這一切都是太上教主無法容忍的。
  他謀劃無垠歲月,隱忍這么多年,如今終于奪得輪回,執掌起源,成為諸天之上的唯一主宰,焉可能會再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打落凡塵?
  “以身入輪回,以證本我,永恒為引,定道起源!”
  在一聲近乎瘋狂的大喝聲中,輪回秩序映現,一瞬息,太上教主以身入輪回,瞬息已回到陳汐剛進入萬道母地那一刻。
  而在他身上,完整的河圖力量、萬道母地的起源力量、以及那踏上終極盡頭的大道,都消失不見。
  換而言之,太上教主整個人已回到陳汐剛進入萬道母地的那一刻,就連腦海中的意識都被改變……
  就仿佛之前那一段經歷,都已蒸發不在。
  這就是以身入輪回所要付出的代價,和掌控和操縱輪回完全不同,只要太上教主還在這萬道母地中輪回,就比如會如此。
  就好比萬道母地就是一道命運長軌,而太上教主雖可以掌控他,操縱別人在這命運長軌上由生到死不斷交替,但只要他自己踏上這命運長軌時,也同樣會經歷這一切。
  ……
  萬道母地中靜悄悄一片,沒多久,就映現出一道峻拔的身影來,一襲青衫,面龐清俊,正是陳汐。
  “小家伙,你終于來了。”
  一道渺渺冥冥的聲音響起,充斥莫大威嚴,似上蒼在發出旨意。
  旋即,那大而空的無垠深處,倏然出現一片混沌云,那云朵遮天蓋地,不知其大,與之相比,恰似滄海一粟。
  無數清瑩瑩的天道秩序神蓮猶若一條條大龍虬結在混沌云四周,密密麻麻,流淌著一股屬于天道秩序獨有的威嚴。
  剛才太上教主的聲音,正是從中發出。
  一切的場景,都已回到從前。
  陳汐佇足凝視著這一切,聽著太上教主那仿似永恒不變的淡漠無情聲音,唇角卻是泛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弧度。
  ——
  PS:一場輪回,恰似一場夢,五千字一大章送上,今晚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