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201 大結局(上)

不可知之地。
  煙霧縹緲中,一道峻拔的身影走出,一襲青衫,面龐清俊,烏黑的長發隨意披散垂落腰際,唇角含笑,超然出塵。
  他拎著一青皮酒葫蘆,邊走邊飲,好不灑脫。
  直至走出不可知之地,他雙手負背,遙遙望了一眼蒼穹,唇中發出一道聲音:“今日,當由我陳汐來定道天下!”
  聲音渺渺冥冥,直上九重霄,瞬息擴散至諸天萬界。
  這一刻,天下眾生皆心有所感,齊齊停下手中動作,遙望天穹,神色間皆都莊肅而虔誠,似被一股無形力量洗滌周身。
  ……
  幽冥界。
  黃泉大帝坐鎮地府之中,神色沉寂,古井不波。
  早在很久之前,幽冥界中的動蕩便已經被“裁決女王”崔青凝以血腥手段鎮壓,讓得那黃泉宮、孟婆殿、六道司、十殿閻羅、十八重地獄、渾濁血海等等區域皆都恢復以往秩序。
  幽冥界中的生靈迎來了一段難得的太平局面。
  可唯獨黃泉大帝清楚,如今之幽冥界,并不完整,原因就在于幽冥界三大至高道意至今遺落在外,不曾重現第三任幽冥大帝執掌時的輝煌盛世。
  幽冥!
  輪回之所在!
  以秩序判清濁、以善惡裁生死、以黑白定罪罰,以公正立天下!
  可沒有了輪回,幽冥之秩序,終究只能僅限于幽冥之內,而無法溝通諸天萬界,覆蓋天下。
  黃泉大帝一直在等,很多年以前,他已經看見了一縷希望,他希望那個獲得第三任幽冥大帝衣缽傳承的家伙,可以重新幽冥昔日榮光!
  可是直至如今,這一縷希望仿似遙遙無期,依舊未曾出現,這讓黃泉大帝也不禁偶爾會感慨唏噓。
  可他一直沒有放棄。
  黃泉大帝知道,“裁決女王”崔青凝也沒有放棄,若論及信心,裁決女王甚至比他更堅定。
  叮咚~
  一陣悅耳的環佩交鳴聲響起,旋即,一股血腥般肅殺的冰冷氣息也隨之彌漫而開。
  黃泉大帝霍然睜開眼眸,就看見“裁決女王”崔青凝正自遠處踱步走來。
  她一襲猩紅鶴氅,青絲盤髻,露出一張孤峭冰冷的精致容顏,唇角鮮紅,勾勒出一抹漠然的弧度。
  隨意立在那,她渾身流溢出的血腥裁決氣息,就讓人心寒不已。
  “我記得,你已經很久不曾前來這地府之中了,今日是因為何事驚動了你?”
  黃泉大帝若有所思道。
  “沒什么,只是想來看看。”
  崔青凝徑直坐下,腰脊筆直,連神色也冰冷如故,一絲不茍,給人一種迫人的壓力。
  雖如此說,黃泉大帝還是看出,崔青凝明顯有心事,他并沒有問,問也白問,崔青凝自從執掌生死簿,成為“裁決女王”那一刻開始,就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誰也不知道她心中一直在想著一些什么。
  “當年,他離開的時候曾說過,一定會回來看一看的,為了這句話,我一直在努力,用盡一切手段統一了這混亂不堪的幽冥之地,只為等他返回時,不會對我失望。”
  沉默許久,崔青凝忽然出聲,聲音中已帶上一絲悵然,“只是誰曾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他竟是杳無音訊。”
  黃泉大帝默然,他清楚,崔青凝肯定不是來跟自己傾訴的。
  果然,下一刻,崔青凝便說道:“我打算離開幽冥界一段時間。”
  黃泉大帝眼眸一瞇:“去找他?”
  崔青凝抿嘴不言。
  黃泉大帝嘆息道:“想去便去吧。”他知道,只要崔青凝做出決斷,他根本無力去阻攔。
  崔青凝點頭道:“我離開之后,這幽冥界就多勞您來照拂了。”
  黃泉大帝笑道:“這是自然。”
  崔青凝當即起身,轉身而去,她來就是要通知黃泉大帝一下,此行不知多少年,是否回來還難以確定,唯求此行能夠了斷心中一個結。
  便在此時,一道渺渺冥冥的聲音,倏然響徹而開,擴散覆蓋在整個幽冥界中。
  一剎那,眾生心顫,齊齊流露出虔誠之色,萬物皆寂,唯有那一道無上而渺茫的聲音在回蕩。
  “今日,當由我陳汐來定道天下!”
  崔青凝渾身一僵,清眸中驟然迸射出一抹耀眼無匹的異彩,猶如漣漪般波瀾起伏。
  “他……他……回來了……”
  喃喃的聲音中帶上一絲壓抑已久的期盼,因而微微有些顫抖,可見其此刻是何等之激動。
  黃泉大帝心頭震動,霍然起身,和崔青凝并肩站在一起,蒼老的容顏上也是激動不已:“他果然成功了!”
  在兩人的感知中,在那一道聲音響起時,整個幽冥界的秩序正在發生質的蛻變……
  那是輪回的氣息!
  “這些年,辛苦兩位了。”
  一道溫和的聲音在這空曠的地府中響起。
  裁決女王崔青凝和黃泉大帝齊齊扭頭,就看見那一道熟悉的峻拔身影出現在視野中,正在朝他們走來。
  ……
  人間界。
  自從當年天道異變,降臨浩劫,席卷天下之后,人間界也不可避免地遭受沖擊。
  到處兵荒馬亂,烽火連天,不知多少宗門勢力在一朝一夕之間,便盡數毀滅于浩劫之下。
  而在這一場浩劫中最大獲益者,便是太上教。
  太上教門徒多如過江之鯽,蜂擁蠶食人間界,掀起無數血腥,時至如今,能夠在這等浩劫之下兀自能保全的勢力,也不過屈屈幾個。
  其中便有紫荊白家。
  紫荊白家家主白驚辰文韜武略,早在發現這一場禍患席卷天下時,便收攏整個宗族勢力,閉門不出,以求保全宗族香火。
  即便如此,兀自還是遭受到了災禍的重創,勢力大不如前。
  此刻的紫荊白家中,也是愁云慘淡,每個族人的臉上都寫滿了憂慮和不安。
  他們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若是這種局勢再持續下去,甚至用不了多久,他們紫荊白家的基業便將悉數毀掉。
  白家宗族祠堂中。
  白驚辰沉默許久,還是禁不住嘆息道:“事已如此,唯有血拼到底,再無他路。”
  一種白家高層大人物沉默,他們同樣清楚,他們已無路可退,不止是人間界,就連仙界恐怕也都在遭受浩劫席卷,天下之大,儼然已沒有一寸太平凈土!
  “那就殺個痛快!”
  “不錯,太上教卷土重來,勢不可擋,可若是要逼迫我們臣服,那斷然是不可能的!”
  一眾大人物們咬牙出聲,悲慟而決然。
  白婉晴和白兮兮立在宗族祠堂外,母女倆聽著祠堂中發出的悲慟聲音,心中也皆都不禁沉重不已。
  這一場浩劫的確太過兇險,人力有窮,如何能夠與天道對抗?
  “兮兮,你愿意不愿意和大家一起同生共死?”
  白婉晴低聲問道。
  白兮兮堅定點頭:“這是自然,身為白家兒女,自當和族人同進同出!”
  說到這,她那秀麗的面容上不禁泛起一抹悵然,嘀咕道:“只是我心中尚有一絲遺憾,這般死去可著實有些不甘。”
  白婉晴怔了怔,道:“你還記掛著陳昊?”
  白兮兮面龐上浮現一抹暈紅,低著螓首,囁喏道:“我哪有,我只是一想到他小時候不辭而別,就恨得牙癢癢。”
  白婉晴笑了笑,揉了揉白兮兮的小腦袋,道:“你都已經長大了,還放不下這些幼時小事?真傻。”
  白兮兮惱道:“娘,你不懂,小孩子的事情難道就不重要?我如今長大了,自然明白我要的是什么。”
  白婉晴頓時一陣頭疼,她一直奇怪,為何兮兮把小時候的事情看得如此重要,甚至直至如今都念念不忘,為此甚至推掉了許多姻緣。
  “娘,這一次咱們恐怕在劫難逃了,反正都要死了,您也就不必為我的事情操心了。”
  白兮兮脆聲安撫白婉晴。
  “呸!烏鴉嘴!”
  白婉晴啐了一口,心中則愈發沉重擔憂起來,難道這一次……他們紫荊白家真的要覆滅在這一場浩劫之下?
  “娘,你快看!”
  忽然,白兮兮驚呼道。
  只見天穹上,不知何時映現出一朵朵赤如火焰,鮮紅耀眼的花,如夢似幻,染紅天穹。
  “這似乎是……幽冥中的彼岸花?”
  白婉晴心中一震,惘然喃喃,不清楚為何此時的人間界中,怎會映現出屬于幽冥界的圣花出來。
  “彼岸花!”
  “此花怎會顯現人間界中?”
  “傳聞此花擁有著招魂引渡之力,乃是輪回秩序的一部分……該不會是輪回之力要出現在人間界了吧?”
  白家祠堂中,一眾大人物們也被驚動,紛紛站出身來,遙望天穹,一個個神色不定。
  這一刻不止是紫荊白家,分布在人間界三千大世界,無垠小世界中的無數生靈,皆都看見了一朵朵彼岸花浮現天穹,赤紅如燃,恰似鋪開了一道通天的火照之路!
  旋即,所有人都發現,分布在自己附近的太上教門徒,在這一刻竟是如遭天罰,一個個瞬息慘死當場,而他們的靈魂則猶如被一只無形大手掌控,被拘禁牽引進入到了那彼岸花組成的火照之路中……
  一時之間,無數的靈魂像密密麻麻的大軍,被一朵朵彼岸花拘禁帶走,消失不見。
  這一幕,登時震驚了整個人間界的生靈,瞠目結舌,難以置信。
  輪回現,彼岸生!
  這般天象,堪稱曠古爍今!
  而這一切是否意味著,這一場席卷天下的浩劫就要結束了?
  許多生靈都已禁不住喜極而泣,匍匐在地,虔誠祈禱不已。
  紫荊白家中,那些在這一場浩劫中幸存下來的族人見此,更是興奮歡呼不已。
  也就在人間界一眾生靈皆都振奮之際,天地間倏然響起了一道渺渺冥冥的聲音——
  “今日,當由我陳汐來定道天下!”
  那聲音如此平淡,可卻響徹在人間界每一個角落,振聾發聵,令人心生無盡敬畏。
  宛如無上主宰在下達旨意!
  陳汐!
  白婉晴頓時怔住了。
  白兮兮則睜大了眼睛,雙手死死攥住衣袖,叫道:“是陳汐哥哥!是陳汐哥哥救了我們!”
  白驚辰也禁不住大笑,笑聲驚天:“老子就知道,那小子非尋常可比,不過這一次他鬧出的動靜,可真他娘的震撼人!”
  “是么?”
  忽然,一道峻拔的身影出現,一襲青衫,面龐清俊,赫然正是陳汐,他唇角含笑,氣度超然從容。
  白驚辰登時眼珠一凸,像被人掐住了脖頸般,好半響才指著陳汐,道:“果然是你這家伙!”
  他抬起拳頭就像捶一下陳汐肩膀,可也不知為何,心中卻生出一股罕見的敬畏和掙扎,仿似這么做,就是在褻瀆和不敬。
  這讓白驚辰眼皮都不禁一陣抽搐,心中清楚,眼前的陳汐看似氣度尋常,實則已經達到了一種連自己都無法想象的高度,已根本不容這世間一切力量的褻瀆!
  “陳汐哥哥!”
  一陣歡呼,白兮兮一下子抱住陳汐,臉上盡是喜悅興奮之色,久別重逢之下,她哪還顧得上矜持。
  “陳汐。”
  白婉晴立在一側,溫婉淑靜,一如當年。
  陳汐恍惚之間,仿佛又想起當年在松煙城時,自己和爺爺、弟弟相依為命,那時候的白兮兮才五六歲大小,總是像個跟屁蟲似的,和弟弟陳昊一起玩樂。
  那時候白姨也如此溫婉,默不作聲地一直照拂著他們兄弟二人的生活……
  而如今,時過境遷,還好故人猶在,著實可喜可賀。
  陳汐拍了拍兮兮肩膀,然后朝白婉晴道:“白姨,我已經接回父母了,這就接您和我一起走。”
  白兮兮抬起頭,焦急道:“那我呢?”
  陳汐莞爾道:“大家一起走。”
  說著,他目光已看向白驚辰。
  白驚辰揮手道:“要走你們一起走,我紫荊白家必須留在這里,什么時候把那些域外異族殺光了,就是我們重返仙界的時候。這是我紫荊白家的意志,不容動搖。”
  域外異族……
  陳汐心中一動,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自己似乎一直忽略了域外異族的存在。
  “等有閑暇了,倒是得前往那域外一看,居然可以不受‘封神天’秩序覆蓋,也不知那又是何等一方區域了……”
  陳汐轉瞬已做出了決斷。
  ……
  上古神域。
  原本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的諸多生靈忽然發現,這一場浩劫不知何時起,竟已經消失了。
  整個天下中,那些到處肆虐搶奪,為禍四方的太上教門徒,竟是都宛如被蒸發掉,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而和以往不同的是,那天道秩序中,多出了一股令諸神都心顫不已的晦澀力量!
  那是輪回的氣息!
  審罪愆、判生死、轉陰陽、定黑白!
  即便是諸神,此刻面對這等秩序氣息,也竟是只能敬畏,不敢冒犯,因為他們皆都有一種直覺,當輪回出現,這世間一切為惡的,都必將受到最嚴酷的裁決!
  連他們這些神祗都無法幸免。
  “輪回!這等禁忌力量如今竟已化為天道秩序的一部分!這豈不是說……”
  “太上教敗了!”
  “一定是這樣!”
  “那究竟又是誰執掌輪回,重新演繹天道秩序,從而撫平天道異變,令天下眾生從浩劫之中脫離?”
  無數的嘩然聲,震驚聲在上古神域各大域境,無數宙宇中響起,許許多多在這一場浩劫中幸存下來的神祗和勢力皆都震撼莫名,心生無盡敬畏。
  很快,上古神域中的一切生靈皆都聆聽到了來自天道之上的聲音,如此渺茫,又如此之威嚴——“今日,當由我陳汐來定道天下!”
  陳汐!
  當這個名字落入耳中,整個上古神域都沸騰了,那些和陳汐從前有仇的,皆都幾欲肝膽俱裂,顫粟恐懼不已。
  那些和陳汐之前曾有過交情的,則皆都眉飛色舞,神采飛揚,儼然一副與有榮焉的模樣。
  誰也沒有想到,神衍山那個親傳弟子,如今竟能夠挫敗浩劫,定道天下,挽救眾生于水火之中。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陳汐,最終竟真的擊敗了傳聞中幾乎不可戰勝的太上教主!
  更沒有人想到,就連那天道秩序,都已被陳汐超脫,只能在其腳下俯首稱臣!
  這一天,也被后世諸神銘記,稱之為“主宰臨世,祭天祈禱”之日!只為牢記陳汐為眾生立命,為萬世開太平的不朽偉跡!
  在往后的歲月里,眾生每逢次日,必會焚香沐浴,于心中虔誠祈禱,以誠懇之心祝福那一位不朽無上之唯一存在。
  哪怕是道主境存在,在每一年的這一天,也是心甘情愿地虔誠祈禱,為之祝福。
  當然,這都是后話,暫且不提。
  且說當陳汐那一道猶如主宰旨意般聲音響起時,在那神衍山之上,一眾神衍山傳人皆都停下手中動作,齊齊振奮歡呼起來。
  “成功了!小師弟成功了!”
  “小師叔祖果然了得,那太上教主一定早已伏誅!”
  “有小師叔祖在,我神衍山萬世可無憂矣!”
  亂糟糟的聲音此起彼伏,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激動和亢奮,離央、甄流晴、冥、、老白、葉琰、鐵云海、老窮酸、李扶搖、唐閑……皆都面露笑意,心中陰霾一掃而空,大有撥云見日,酣暢淋漓之感。
  而此刻,帝舜和聞道真兩位祖師則相視一笑,轉身進入到了開元塔中,帝舜曾答應,當陳汐在萬道母地中取得勝利之后,要給聞道真看一樣當年陳汐曾留下來的東西。
  而今,便是兌現若言的時候了。
  ——
  PS:五千字大章送上,今晚沒了,說明一下,符皇還沒有完本……起碼得親友相見,把當年的事解決一下。
  完本之后,也得陸續更新番外,答應大家的肯定辦到。
  新書可能過了農歷年發,金魚持續寫符皇至今,著實太累了,得調整一下作息和節奏。發新書之前會寫一些番外,征集新書的龍套,新書龍套會在加QQ群和微信公眾號的朋友們中征集一部分,屆時會把具體的征集條件公布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