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202 大結局(下)

古老石塔屹立,表面烙印歲月斑駁的痕跡,歷經無垠歲月洗禮,莊肅而巍峨。
  這便是開元塔,傳聞當年由伏羲親自開辟,專門為神衍山傳人修行所準備。
  在那開元塔內,實則是一片浩瀚星空。
  一顆顆星辰陳列其中,卻靜止不動,每一顆星辰都釋放出迥然不同的大道之氣。
  在其中修行,越往深處,需要承受逇大道壓迫之力就越強大,同樣修行時獲得的益處就越多。
  當年陳汐第一次返回神衍山時,就曾闖過開元塔,一舉打破以往所有傳人在其中留下的記錄,抵達開元塔最深處。
  此時,帝舜和聞道真兩位神衍山祖師結伴而至,踱步這一片開辟在開元塔內的星域中,不斷上前。
  沒多久,聞道真止步,指著遠處一顆通體若冰雪,晶瑩剔透,釋放出刺骨冰寒之氣的星辰道:“這是吾徒唐閑當年閉關之地。”
  帝舜目光掃去,就見那冰雪似的星辰上,有著一片蔚藍湖泊,湖泊上漂浮著一只巴掌大小的黑色紙船,顯得毫不起眼。
  然而當目光望過去時,那黑色紙船卻有一種宛如永夜,可承載諸天萬物般的奇特力量。
  “閉關十八載,年年皆不同,笑嘆大道數,無常似浮舟。”
  這是唐閑當年破關而出時留下的一道讖語。
  帝舜點頭道:“唐閑之姿,當可踏足終極之地。”
  說著,兩位祖師繼續前行。
  沒多久,帝舜和聞道真齊齊止步,目光也是齊齊望向同一顆深藍色星辰,那星辰盈盈潤亮,流轉不息。
  而在星辰一隅之地,有著一方青石案牘,案牘表面篆刻著一行質樸古拙的字跡“上善若水,無所不在,攻,敵不知其所守,防,敵不知其所攻,故而攻無不克,守不可撼!”
  落款是伏羲一脈大弟子巫雪禪。
  見此,帝舜眼眸中浮現出一抹復雜,悵然道:“正如太上教主當日所言,雪禪他若拋下一些瑣屑之事,一心修道,如今之成就,恐怕早已不遜色于當年的伏羲師兄了,只是可惜……”
  聞道真搖頭笑道:“沒什么可惜的,當陳汐返回時,必然可以將雪禪安然帶回。如今太上教破滅,太上教主功虧一簣,天道秩序也已發送質變,擁有了輪回之秩序,在這等情況下,雪禪只需靜心修道,日后足可以在道途上獲得莫大進步。”
  帝舜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道:“走,我帶你去看一看當年陳汐那小子留下的讖語。”
  聞道真笑道:“我此來便是為此。”
  兩人再度前行,直至來到這一片星域的盡頭,就看見一顆星辰孤零零屹立在那里的虛空。
  它通體渾圓,表面涌動著清色光澤,透過這一層清色神輝望去,赫然可以看見那星辰表面上,纏繞著一道道粗大無比的神鏈,密密麻麻,猶如蛛般,將整個星辰籠罩!
  那是大道神鏈,每一道都代表著一種大道法則,蘊含著屬于大道的本源妙諦。
  遠遠望去,就仿佛整個星辰被大道神鏈囚禁,密匝匝的大道氣息和絢爛繽紛的大道神輝交織在一起,勾勒出一種曠世罕見的奇觀。
  這是開元塔星域盡頭最后一顆星辰,自古至今,整個神衍山上唯有陳汐一人曾抵達此處,在此閉關修行。
  這一刻,看著這一顆星辰,想起當初陳汐的成就,和今日陳汐所取得的成就,就連聞道真心中也莫名涌起一抹激動,甚至微微有著一絲罕見的緊張。
  仿佛來到了一片“主宰圣跡”,令得他都不得不端正姿態,油然而生一絲尊重。
  帝舜也一樣,神色不知何時起,已是變得莊肅而認真。
  兩位早已屹立道主境中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古董,兩位坐鎮神衍山,在整個上古神域中都威名無量的存在,此刻卻像“朝圣”般,呈現出一種罕見的虔誠之姿態。
  那種虔誠,是對陳汐如今實力的認可,也是對那真正終極奧秘的一種向往和敬畏。
  那一顆星辰上,立著一塊形似利劍符文的石碑。
  石碑上被以指尖篆刻下一行字跡“必當有一日,凌駕諸天上!”
  一筆一劃,古樸自然,透著一股堅定卓然、難以言喻的大氣魄,大毅力,大胸襟!
  “必當有一日,凌駕諸天上!”
  宛如心靈受到震撼,帝舜和聞道真齊齊在嘴中念出這句話,腦海中想起以往陳汐在上古神域中的一切經歷,他們的道心深處皆都無法控制地產生一股觸動。
  必當有一日,凌駕諸天上!
  當年在開元塔中閉關的陳汐,才不過祖神境層次,便已心懷此等道途,這若傳出去,又該引起何等大的波瀾?
  而今,陳汐的確已擁有凌駕諸天之上的威能,甚至自古至今,再沒有一人能夠像他這般,凌駕天道之上,以輪回之力重塑諸天秩序!
  什么是唯一?
  什么是主宰?
  什么是無上?
  只需看一看如今的陳汐,便可一目了然。
  嘩啦~
  驀地,那星辰表面覆蓋的無數大道神鏈驟然泛起一陣波動,旋即便像潮水般,涌入到了那一塊石碑中。
  那石碑原本僅僅只是一塊尋常之物,然而此刻,卻宛如得到上蒼之祝福,擁有了一種超然無上的氣息。
  這讓得那無數大道神鏈竟都俯首稱臣,拱衛在石碑之內,匍匐在那一行古樸自然的字跡之內。
  目睹這樣神異一幕,帝舜和聞道真心中又是齊齊一震,莊肅虔誠的神色中甚至隱隱帶上一絲敬畏般的復雜之色。
  凌駕諸天上!
  這的確是真正的凌駕諸天上!
  帝舜已做出決斷,自今日起,這一塊石碑便是神衍山至高傳承之物,非神衍山傳人,不容他人前來觀摩褻瀆!
  ……
  神衍山腳下。
  兩道身影沿著那一條蜿蜒崎嶇的青石小徑拾階而上。
  左邊那個一襲青衫,面龐清俊,隨意負手于背,氣度便超然出塵,閑適自然。
  右邊一個一襲白衣,一頭銀發如霜似雪,面龐溫潤淡然,眼眸深邃含笑。
  這二人赫然是陳汐和巫雪禪!
  山徑小路清幽曠絕,巫雪禪不知在這條路上走過多少次,只不過此次再度踏上這條路,他心中也是感慨萬千。
  死過一次之后,心態終究會變得和以往變得不同。
  巫雪禪此刻便也有如此感觸。
  山巔處不時飄來一陣歡呼聲、議論聲,那是神衍山一眾傳人的聲音,皆都在議論那一場發生在萬道母地中的戰斗。
  雖未曾親眼目睹,可當察覺到天道趨于平靜,不再異動,且多出一股輪回之氣息,他們皆都清楚,那一場戰斗中,必然是陳汐贏了!
  聽到這些議論,巫雪禪不禁會心一笑,扭頭問陳汐,道:“小師弟,你真不打算留在神衍山?”
  陳汐隨口道:“大師兄,無論我在哪里,只需一念之間,便可以出現在這諸天萬界任何一處地方,留不留在神衍山又有什么區別?”
  巫雪禪啞然,許久才說道:“我倒是忘了,如今這天下中已經沒有誰能夠羈絆住你的腳步。”
  陳汐聞言,看著一側的巫雪禪,心中不自覺涌出一抹暖意,他知道,巫雪禪一直將自己視作需要照拂的小師弟,所以處處皆都在為自己考慮,而如今自己已經不需要任何照拂,讓得巫雪禪一時也有些難以適從。
  “大師兄,從今日起,您就不必再為神衍山操心了,一心修道便足矣,有我在,這天下沒有誰敢動我神衍山傳人!”
  陳汐認真說道。
  巫雪禪拍了拍陳汐肩膀,大笑道:“我正有此意。”
  說話時,兩人的身影已出現在神衍山之巔。
  “小師叔祖!”
  “大師伯祖!”
  一道粗獷的聲音驀地響起,透著無比的驚喜,那赫然是圖蒙,聞道真祖師一脈的三代弟子。
  一石掀起千層浪,一瞬間,原本聚攏在這神衍山之顛的神衍山傳人,以及甄流晴、冥、老白、阿涼、葉琰等人皆都在同一時間,把目光齊齊望了過來。
  當看見陳汐和巫雪禪那熟悉的身影時,也不知為何,原本喧嘩不已的氣氛瞬息變得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睜大眼睛,神色間寫滿了激動和喜悅,卻不敢大聲喧嘩,唯恐驚擾了眼前這最寶貴的一刻。
  陳汐和巫雪禪相視一笑,看著那些熟悉的面孔,兩人心中也是欣慰欣喜不已。
  久別重逢,當如此景。
  千言萬語已不必言說,一切存乎心意之間。
  ……
  三天后。
  陳汐帶著父母陳靈鈞、左丘雪、以及甄流晴、老白、冥、阿涼等人辭別神衍山一眾同門,飄然而去。
  葉琰沒有離開,她已決意拜在神衍山門下,成為了大師兄巫雪禪的親傳弟子。
  她原本就是太上教門徒,甚至在很多年前曾對陳汐不利過,只不過這一切都已是過眼云煙,葉琰也再不是從前的葉琰。
  至于她為何不和陳汐一起離開,而選擇在留在神衍山,誰也不清楚其中原因。
  陳汐隱約猜到一些什么,卻終究多說什么。
  真正令巫雪禪等一眾神衍山傳人意外的是,離央一改女扮男裝的打扮,毫不留戀地離開了神衍山,跟著陳汐一起走了。
  按照離央的話說:“我悉心照顧了陳汐這家伙這么多年,如今總該跟著他享享清福了!”
  看她那驕傲喜悅、神采飛揚的模樣,讓得巫雪禪等人也都啞然,心中實則都清楚,離央心中實則已放不下陳汐了……
  當然,他們可不會揭穿這一點,離央若羞惱了,那后果可很嚴重。
  從這一天開始,在浩劫之下動蕩多年的上古神域,徹底恢復了以往的太平局面。
  只不過和以往相比,天道秩序中的輪回之力,讓得一眾諸神也不敢再像以往般為非作歹。
  所謂輪回,審罪愆、判生死,分黑白,定罪罰,就連道主境存在都不敢輕易觸逆這等天道秩序,更何況是其他神祗了。
  與之相比,那被諸神視作螻蟻般的蕓蕓眾生,則在輪回秩序之下獲得了難得的崛起機會,起碼只要一心向善,便不至于被那些豪門大勢力無緣無故地抓捕殺死。
  這就是輪回秩序的一大震懾作用,天下之大,莫敢不從。
  而這也是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的心愿,讓這天下眾生為善的善有善報,為惡的惡有惡果!
  在以后的歲月里,神衍山雖未曾拋頭露面,可卻儼然已經成為整個上古神域中超然唯一的無上大勢力。
  人人皆知,那是“無上主宰”陳汐所垂青之地,當年的陳汐更是這神衍山中的一名傳人,對上古神域億萬萬生靈而言,神衍山已等若是圣地般的存在,只能敬畏,不容褻瀆。
  與神衍山相比,太上教、神院皆都覆滅一空,徹底湮滅在歷史長河中,再無死灰復燃的可能。
  而女媧宮、道院則在浩劫中重新崛起,獲得了上蒼莫大庇佑,勢力之強大,甚至超過了往昔榮光!
  這一切,自然都是拜陳汐之所賜。
  甚至毫不夸張地說,當年曾和陳汐交好的一些勢力,皆都在以后的歲月中獲得了諸多好處。
  像申屠嫣然所在的申屠氏,像夜辰所在的夜氏、樂無痕所在的樂氏、顓臾水所在的顓臾水……等等勢力,儼然成為了除神衍山、女媧宮、道院之外最強大的勢力。
  至于那些曾經和陳汐曾有舊怨的,則皆都在接下來的歲月中無聲無息地沒落、消亡。
  像雒少農所在的雒氏,金青陽所在的金氏、翟俊所在的翟氏……皆都無法逃避這個下場。
  當然,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
  且說當陳汐攜帶眾人飄然離開之后,不再遲疑,朝仙界道皇學院掠去。
  ……
  仙界。
  仙界號稱四千九百洲,每一個大洲皆都囊括諸多仙城,幅員遼闊,地大物博,寶華天生。
  自從當年陳汐接替孟星河之位,執掌道皇學院以后,便對當時的太上教門徒展開了血洗,戰群王以告天下,令整個仙界皆驚,一時之間四海升平,再無太上教門徒肆虐之跡象。
  然而,當前些年那一場天道異變爆發時,仙界同樣不可避免地被席卷其中,陷入浩劫動蕩中。
  即便是道皇學院的地位,都難以獨善其身,最后差點被太上教勢力侵占染指。
  慶幸的是在這等危急關頭,季禺現身,一舉定鼎乾坤,將這一場浩劫撫平,讓得仙界恢復到以往的平靜之中。
  此時此刻,在那道皇學院中。
  無論是教習、還是弟子,皆都在興奮議論一件事,喧囂無比,熱鬧非凡。
  就在數天前,仙界天穹上忽然降下無數清光,每一道清光皆都猶如大道神輝,籠罩四千九百洲。
  這般異象,頓時驚動了整個仙界生靈,一個個皆都敏銳察覺到
  天變了!
  雖無法窺伺天道秩序的變化,可所有生靈,所有修仙者皆都心生一種感覺,頭頂那片天已經和以往變得不同起來,多出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
  也就在那時,一道聲音在仙界中擴散而開“今日起,當由我陳汐來定道天下!”
  那一刻,天地歸寂,眾生心顫,匍匐在地、虔誠祈禱!
  也就是那天起,整個仙界這才知道,那改天換命般的宏大異象,竟是當年那一位以第一名成績拜入道皇學院中,最終執掌道皇學院院長之位,斬仙王以告天下的傳奇人物所為!
  陳汐!
  這個名字對仙界眾生而言,早已不陌生,有關他的事跡直至如今也一直被無數人所津津樂道。
  只是誰也沒想到,有一天這一道聲音竟會重臨仙界,發出“定道天下”的無上旨意!
  那等威勢,已堪稱無上主宰!
  如今雖然時隔多日,可有關那一場天降異象,以及陳汐所發出的聲音,依舊在仙界中持續發酵,引起無數的波瀾和轟動。
  像此時的道皇學院,便是如此。
  教習們不再授課,紛紛聚攏在一起興奮議論著陳汐當年在學院中修行的一件件事跡。
  弟子們也不再修煉,三五成群地聚首在一起,陳汐曾在道皇學院中呆過的地方,皆都成為了這些弟子們爭相觀摩的“圣地”。
  一些熟知陳汐的教習,例如佛子真律、趙夢璃、姬玄冰、葉唐等人,更是難得地感慨唏噓起來,為各自門下的弟子講解著當年發生在陳汐身上的各種事情。
  他們當年和陳汐一樣是道皇學院的弟子,只不過如今時過境遷,他們都已褪去了弟子身份,成為了學院中的教習,修為清一色都已臻至仙王境中。
  原本這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可是和陳汐一比,那簡直就是天壤之別,也根本沒法比。
  道皇學院很熱鬧,比以往更熱鬧百倍。
  只是在這熱鬧的氛圍中,卻唯獨不見了院長邱玄書。
  這位拜在神衍山伏羲一脈四弟子老窮酸門下的儒雅書生,在陳汐晉級封神之后,便已開始執掌道皇學院,成為新一任院長。
  只不過此時,邱玄書卻是立在一座大殿外,神色踟躕,竟是猶豫著不敢踏入那大殿中一步。
  只聽那大殿中不時傳出一陣質問聲,像是在吵架似的。
  “第二分身,我問你,我夫君為何遲遲沒有回來?這都過去幾天了,他還有什么事情可忙的,連家都不回?”
  “第二分身,您和我父親源自一體,只有您最清楚我父親的下落,還望您莫要再隱瞞了,我娘親這些日子都已心焦如焚,快要走火入魔了。”
  “第二分身,蕓兒只想知道,我爺爺究竟還回來不回來了呀,他該不會把我們都拋棄了吧?”
  “第二分身……”
  “第二分身……”
  大殿中各種聲音亂糟糟響起,讓得邱玄書也是舉步維艱,不敢邁進一步。
  沒辦法,那大殿中的人物,每一個他都得罪不起,也不敢得罪。
  實則他此來,也是欲要問一問,陳汐師叔他……此刻究竟在哪里?
  ps:五千字大章送上,關于第二分身這個梗,明天的更新中會稍稍解釋一下。
  這些天有很多朋友問新書的事情,金魚目前可以透露的是,這是一部東方玄幻仙俠小說,主角是一個從混亂荒地中走出,在帝國中崛起,于血與火的洗禮中升華,行走在光明和黑暗之間的少年。
  當然,目前的構思只是初級階段,想要完善好整個新書的體系和情節架構,還需要很多時間和心血去一點點磨礪,爭取故事精彩紛呈,讓大家看到金魚的誠意。
  發新書時間,必然是農歷年之后了,具體發出時間到時候會在金魚的書友群、微信公眾號、縱橫、以及百度符皇吧等地方提前通知!《神箓》僅代表作者蕭瑾瑜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