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2 流云劍宗


  這對兄弟果然是人中龍鳳,弟弟于劍道展露無雙鋒芒,哥哥于修為上高歌猛進,若是陳氏一族不曾覆滅,絕對能在兩人手上鑄就無上輝煌!
  蒙空內心贊嘆不已。
  若是被松煙學府眾多教習弟子知道有著【黑面教習】美譽的蒙空也會贊美別人,絕對會驚掉自己的下巴。
  “對了,松煙學府不是禁止學生外出嗎?”陳汐問道,看到弟弟陳昊旁邊的蒙空,他隱約覺得該有什么事情發生了。
  陳昊點頭道:“哥,蒙空大叔說要帶我離開松煙學府,前往南疆龍淵城,拜入流云劍宗修習。我這次出來,就是來聽取你的意見的。”
  流云劍宗?
  陳汐心中猛地一震,把目光投向蒙空。
  若是把宗門分作三六九等的話,位于南疆腹心之地龍淵城的流云劍宗絕對稱得上是一流宗門。據說有好幾位地仙級別的強橫劍仙便隱居在流云劍宗內,底蘊之雄厚,放眼整個南疆也極少有能與流云劍宗比肩者。
  “陳昊在劍道上悟性絕佳,難得的是劍心堅固,極為適合劍修之路。我覺得應該讓他去流云劍宗接受最正統的修劍學習,而不是在松煙城這樣的小地方學習,否則會耽誤他的前程的。”
  蒙空沉聲道:“另外,你也不用擔心路上的安全,我會一路把他送上流云劍宗的。”
  陳汐唯一擔心的就是這一點,因為一個月前,爺爺陳天黎就是為了把弟弟送入龍淵城參加千劍宗的考核,而喪命于敵人手中的。
  此時聽有蒙空相伴,陳汐徹底放下心,看著弟弟的眼睛,認真說道:“你也長大了,哥哥尊重你的選擇。流云劍宗比之千劍宗更為強大,你若真決定去,就務必要好好照顧自己。”
  “嗯!”
  陳昊神色堅定道:“哥,你放心吧,待我學藝歸來,一定殺了咱們陳家的所有仇人!”
  仇恨植入骨髓了嗎?
  蒙空心中不由升起一絲憂慮,越是心智堅定的人,就越是執拗頑固,陳昊若是被仇恨蒙蔽了劍心,極有可能在未來的某天走火入魔。
  陳汐眉頭一皺,呵斥道:“以后莫要再提報仇之事,若讓我知道你私自去尋覓仇家,以后就別認我這個哥哥了。”
  “噢。”陳昊見哥哥發火,悻悻低下了頭顱,只不過他眼睛中的倔強之色卻是絲毫不改。
  “這樣吧,等你達到兩儀金丹境的時候,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再也不管你了。”陳汐怎會不了解弟弟的心思,知道堵不如疏,當下提出一個折中意見。
  “這個提議好!”
  陳昊興奮地抬起小臉,叫道:“哥,你等著吧,我會很快就達到兩儀金丹境界的,到時候你可千萬別再阻攔我了。”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兄弟兩人伸出拳頭,緊緊攥在一起。
  蒙空微微一笑,正待說些什么,猛地轉過頭,望向遠處。
  夜色中,一道黑影快速掠來,身影如風,氣息卻流露出一絲倉皇驚恐之意。
  “陳汐!”
  狂奔的黑影驟然停下腳步,看著立在遠處的陳汐,驚呼出聲。
  這下,陳汐和陳昊也終于認清楚來人,赫然就是李氏家族的吳管家。
  吳管家很狼狽,枯瘦的臉色蒼白直欲透明,神色中還殘留著一絲驚恐和苦澀,落在陳汐三人眼中,不禁都有些好奇。
  這家伙平白無故地,怎會出現在平民區呢?
  又是遭遇了怎樣的事情,會令得他堂堂李家大總管狼狽成這個樣子?
  吳管家目光在蒙空身上一掃,不由一愣,想起陳汐家門前的洛沖,臉色愈發變得難看,難道這一切都是這家伙埋下的圈套?
  前有將軍府麾下第一高手洛沖守護家門,后有松煙學府戰力第一的蒙空一起跟著支援,這不是埋伏是什么?
  “陳汐你欺人太甚!有埋伏,有后援,好毒辣的計謀,等著吧,我李氏家族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狠狠撂下一句狠話,吳管家再不敢逗留片刻,折身落荒而逃。
  什么意思?
  不僅是陳汐,連陳昊和蒙空也聽得一頭霧水。
  他們可不知道,在吳管家心中,早已把今晚的一切認定為陳汐處心積慮設下的圈套,為的就是把他和李寒三兄弟一網打盡。
  “哼,李家的一條老狗而已,不用放在心上。”蒙空冷哼一聲,聲音中帶著濃濃的不屑。
  “哥,我在松煙學府修習時,那老狗是不是又找你麻煩了?”陳昊咬牙切齒道,小臉上盡是殺意。
  陳汐搖了搖頭:“咱們趕緊回家吧,吳老狗今夜落荒而逃,說不定原因就在咱家附近呢。”
  蒙空內心又是一陣驚嘆,短短接觸不到片刻,陳汐就能大致判定出吳管家狼狽逃奔的緣由,此等心智稱得上近乎于妖啊!
  ……
  “蒙空!”
  “洛沖!”
  當來到陳汐家門口,看到臺階上坐著的秦紅棉,以及身旁肅然而立的洛沖時,蒙空神色一怔,驚訝出聲。
  也就在蒙空剛剛開口,洛沖眼眸中陡然爆射出一團冷光,幾乎在同一時間驚疑出聲。
  顯然,兩人應該彼此熟識,至于關系如何,陳汐卻是無法斷定,不過他終于確定一件事,吳管家的逃竄,必然跟洛沖這位將軍府麾下第一高手脫不開關系。
  “蒙空,你終于肯走出松煙學府了,今日,可敢與我一戰?”
  洛沖就像小孩看到了心愛的玩具一般,目光灼熱地盯著蒙空,高大的身軀上猛地涌出滔天戰意!
  “沒工夫。”
  蒙空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語氣平淡,仿似絲毫都不擔心洛沖對他出手。
  其實,蒙空有點頭疼見到洛沖。
  在別人眼中,洛沖或許是只能敬畏的將軍府大統領,但在蒙空眼中,這家伙絕對是個嗜戰如狂的瘋子,只要被這家伙人作為為可堪一戰的對手,他就會像狗皮膏藥似的粘上來,除非痛痛快快地與其一戰,否則絕對逃不開這家伙的騷擾。
  蒙空不懼與洛沖一戰,但身為一名驕傲的劍修,他的劍是用來殺人的,而非切磋所用,也從不愿自己的劍成為別人的磨刀石,所以他絕對無法答應此事。
  “不行,今日你不答應也得答應,好不容易逮到你,可不能就這么輕松地放過你。”
  此刻的洛沖就跟一個瘋子無疑,嗆啷一聲抽出狹長漆黑的斬滅刀,恐怖的氣機迸射而出,瞬間牢牢鎖定蒙空。
  “你敢動手,我就以松煙學府的名義告之將軍府,身為將軍府的大統領,竟然當街惹是生非,也不知秦將軍知道此事該如何作想?”蒙空神色不變,慢悠悠說道。
  “你……無恥!”洛沖被擊中軟肋,暴跳如雷。
  “哼。”
  “你太無恥了!”
  “哼。”
  “你簡直無恥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哼。”
  ……
  看著眼前像小孩拌嘴似的洛沖和蒙空,陳汐和陳昊互視一眼,彼此無語。
  這還是那個名動松煙城的將軍府麾下第一高手嗎?
  這還是那個被譽為松煙學府戰力第一的劍修嗎?
  “你就是陳汐?”
  有人比陳汐兄弟倆淡定,甚至是完全無視了洛沖和蒙空,她自然就是癡狂于符道的將軍府小公主秦紅棉。
  “噢,我是。”
  陳汐回過神來,打量了一遍秦紅棉,見是個氣質素凈明麗的少女,不由微微有些奇怪,這都深夜了,她怎會會在自己家門口,身旁還有洛沖這樣的高手護衛著……
  等等!
  難道她就是將軍府那個及萬般寵愛于一身的小公主秦紅棉?
  “終于找到你了。”
  秦紅棉開心一笑,從小巧精致的百寶囊中取出一沓符箓,飛快說道:“這些都是我從市面上購買的你制作的符箓,符紋結構新穎神秘,別具一格,并且威力也提升近一倍,我想知道其中的原理,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幫我解惑?”
  將軍府的小公主秦紅棉癡于符道,在松煙城內幾乎人所周知,此刻聽聞少女一張嘴就是符箓、符紋結構一類的,陳汐終于確定了眼前這位素凈明麗的少女的身份。
  “我只是一個制符學徒,好像幫不上你的忙吧?”
  秦紅棉睜大眼睛,惘然道:“可是這些符箓都是你制作的呀,你怎么會幫不上我呢?”
  “我……”
  面對一個癡于符道,心思純凈不染事故的少女,陳汐還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想了想,從秦紅棉手上拿過一張符箓,略一打量,就認出是自己感悟伏羲神像之后,所制作出的一張新型土盾符。
  “這個我的確無法講解其中的緣由,不是我不告訴你,而是就連我自己也沒搞清楚為什么能制作出這樣的結構。”
  “真的?”秦紅棉睜著清澈無辜的眼睛,一副迷糊不解的模樣。
  陳汐點點頭,他的確沒有欺騙秦紅棉,那些新型符文純粹是在制符時心里別扭之下的產物,具體原因他尚且搞不清楚,還哪敢應承下秦紅棉的請求。
  “怎么會這樣呢?”秦紅棉扁了扁小嘴,眼圈一紅,眼淚就吧嗒吧嗒地掉落下來。
  陳汐愕然不已。
  “小子!你可知道我家小姐在此足足等了你一天的時間?”
  見秦紅棉掉淚,洛沖陡然沖了過來,沉聲呵斥道:“虧我還出手幫你殺掉李家派來的三名刺客呢,卻想不到你小子竟然如此狼心狗肺!”
  “洛叔叔,不怪他的,是我不好。”秦紅棉在一邊掉淚,一邊低聲勸解道,模樣柔弱嬌嫩,令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見此,洛沖愈發惱怒了,盯著陳汐的眼睛,沉聲道:“今天你不答應小姐,老子非把你綁進將軍府不可!”
  “你敢!”一直不曾說話的陳昊率先跳了出來,小臉憤怒地盯著洛沖,大叫道:“我哥又沒得罪她,憑什么要綁我哥?”
  陳汐攔住弟弟,搖了搖頭阻止他再說話,然后把目光落在秦紅棉身上,輕聲道:“我的確不知怎么做到的,不過我卻可以給提供一個建議。”
  秦紅棉眼睛一亮,擦掉眼淚。
  “我覺得修煉一門觀想之法,令自己的神魂強大起來,對于符道應該有著極大的補益。”
  陳汐沉吟片刻,緩緩開口。
  “觀想之法?”
  話音剛剛落下,洛沖和蒙空就同時驚呼出聲,臉上皆是不可置信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