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20 鉤情之音

無窮宙宇,瀚海無垠。
  億萬星辰沿著固定的軌跡,在那宙宇中循環往復,亙古長存,散發著永恒無量的氣息,在那億萬星辰不知多少萬里深處,有一座山。
  山名神衍,矗立在一方星斗永恒閃爍的世界中。
  這方世界的生靈,只有寥寥數十人,常年棲息在神衍山,沐浴在浩蕩無垠的璀璨星光中。
  一眼望去,整個神衍山,到處都是插天高峰,筆直如劍,無數條萬丈瀑布,從山峰上傾瀉而下,水霧沐浴在星輝中,仿佛無數條銀光玉龍一般,璀璨奪目。
  天空深邃浩渺,永遠沒有一絲烏云,億萬星辰仿似盡在咫尺,顆顆如斗,散發出柔和明媚的光澤,照亮整個大世界。
  那些成千上百的山峰上,松樹盤根,枝葉虬張,處處流泉瀑布,花草葳蕤,顯現出太古蠻荒的氣息。
  此刻,正有一個女扮男裝的俊美少年,在山峰之間穿越,一步跨出,虛空成寸,一座座山峰被她落在身后。
  “啊,竟然是小師妹,你可是要與我一道參悟字符之理?”一座書卷似的大山上,一個儒袍白發老者從案牘后站起身子,驚喜道。
  之所以說這座山像書卷,是因為這里堆積了無數的書籍,有竹簡、玉帛、龜甲、紙頁、玉簡……琳瑯滿目,浩瀚如海,簡直就是真正的“書山”。
  “四師兄,聽聞你從佛界中偷竊了妙蓮寶相佛主的手抄經文,你可得小心些,別被那佛主捉去,煉化成了佛燈油脂。”俊美少年搖了搖頭,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一步跨出,就已消失不見。
  “哼,讀書人的事情能用‘偷’嗎?這叫借!待我參悟這字跡中蘊藏的佛紋至理,融合于我的符道之中,還給他不就得了?”儒袍白發老者冷哼一聲,搔了搔頭蓬亂的白頭,不以為道。
  “小師妹,你來的正好,速速助我一臂之力,制服了這畜生!”另一座大山上,一個魁梧高大,肌膚呈現古銅色的虬髯大漢,赤手空拳,正在降服一頭渾身火光沖霄的靈鳥,這靈鳥羽翼如帶,雙翅似刀,周身火焰流轉不休,呈現出赤橙黃綠青藍紫等諸多神火,繽紛絢麗,美麗之極。
  “朱雀?二師兄,難道你真的去了炎界的火墟之地?好家伙,這頭扁毛畜生周身神火繚繞,靈胎蘊生,都快蛻化為自然神靈了。”俊美少年說話時,右手一按,一個巨大古樸的符文鎮壓而下,頓時無窮冰霜憑空出現,凝聚出一個大大的冰字,鎮得那朱雀哀鳴不已,再也不敢掙扎。
  “哈哈,待我參悟了其身上的朱雀火紋,就把它送與小師妹做寵物如何?”魁梧大漢爽朗大笑道。
  “師兄還是留著自己研究吧。”俊美少年搖了搖頭,繼續朝那無窮山峰深處行去。
  “小師妹,快來看看我從深淵魔界帶回來的血剎伏羅樹,這樹木的紋理倒是尋常,關鍵是那宛如嬰兒的葉子,脈絡玄奧,隱含符道之韻,真是令我打開眼界啊。”
  “小師妹,這是我新得到的一種寶貝,名叫貝耶,其聲如洪鐘,卻有琵琶的清靈之韻,洞簫的沉渾之意,我的神音符道又要有所精進了!”
  “小師妹……”
  一路上,一個個相貌各異,或老或少,或男或女的師兄師姐,看見俊美少年之后,都是熱情打招呼,挽留她做客,但卻都被拒絕了。
  俊美少年似是揣著一種心事,眉頭緊皺,行跡匆匆,很快就來到眾峰深處。
  這是一座簡簡單單的小山峰,山峰上只有孤零零一座草屋,俊美少年并沒有推門而入,而是坐在草屋前的一塊青石上。
  這塊青石斑駁暗啞,飽含歲月的痕跡,形狀不規則,并沒有什么出奇之處。
  然而當俊美少年坐在上邊,在她的眼眸中,頭頂那永恒散發光明的星空頓時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億萬顆星辰呼嘯著,拖著玄奧的軌跡,朝中央匯聚,形成一片浩瀚之極的星云圖案,那一顆顆星辰,就像筆尖之下的符紋一樣,涌現出無窮無盡的變化,玄奧復雜,仿似以涵蓋了大千宙宇的所有衍化之理。
  換做其他人,看到這幅景象,恐怕一眼就會被吸走靈魂,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星道命理,大道天機,尋本溯源,衍化我心……”俊美少年驀地伸手,跨過無窮界限,朝那星云中“撈”去。
  頓時,一幅畫面呈現眼前。
  那是一片森林,森林中兩女一男,那男子盤膝坐地,似在修煉,而那兩個女子則抬手朝他擊殺而去……
  “看來我的推演不錯,師弟的命格雖被天機掩蓋,但在陰陽交融之時,借助天香圣獸的本源之力,就能沖破迷障,神游命運長河之畔……”俊美少年霍然起身,噴出一口鮮血,然后手指一按,以那鮮血在虛空中勾勒起來,眨眼已出現一道虛無光門。
  “哼,真是混賬!攪得我心神不寧,原來都因為此!”俊美少年跨步進入那虛無光門,瞬息消失在草屋之前。
  ——
  森林中。
  眼見陳汐就要死在卿秀衣和梵云嵐的聯手一擊之下,靈白眼眶欲裂,流淌出兩行血水來。
  嗤啦!
  就在這時,陳汐身前的虛空驟然裂開一道縫隙,一只纖細白嫩如青蔥般的玉手探了出來,這只手仿似帶著魔力,甫一出現,周圍一切靈力波動頓時凝結,仿似時間也在這一刻停止了。
  卿秀衣和梵云嵐眼瞳都是驟然一縮,萬沒想到都到這種時候了,竟然又會發生如此驚人的一個變故。
  想要殺死陳汐已經不可能,她們反應也不慢,當即就想要收回攻擊出去的手掌,但卻駭然發現,自己的手就像被定在了虛空中,任憑她們施展出渾身力氣,也是紋絲不動!
  誰!
  究竟是誰,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她們看著這只劃破虛空而來的玉手,就像看到世上最恐怖的事情,哪怕她們心性再如何堅韌,此刻也不由面色驟變,驚慌失措。
  “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占了我師弟莫大的便宜,竟然還要殺人滅口,真是欺人太甚,不識好歹!”
  一道清脆的聲音,如珠落玉盤一樣,叮咚響起,而后在那裂縫中,一個錦袍俊美少年,負手踱步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