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246 泰來

域外世界很大,仿似無垠無涯。
  三界眾生恐怕皆都無法想象,在他們所棲居的世界之外,竟還有這樣一片新天地。
  一路上冷星魂一直在觀察道無雙的神色,他并不傻,當進入這域外世界之后,看見道無雙所展現出的種種異常舉動之后,就頓時明白,這女人的來歷一定不簡單了!
  只是如今天之大,皆都在陳汐掌控之中,早已沒了他冷星魂立錐之地,在這等情況,哪怕明知道道無雙的來歷不簡單,冷星魂也不得不對她唯命是從。
  只不過在心中,冷星魂已暗暗戒備起來。
  只是冷星魂渾然沒想到,他的一切心思早已被道無雙看在眼中,只不過懶得理會他罷了。
  道無雙此刻的心思全部都在趕路上。
  必須得盡快離開!
  域外世界發生的異變讓她敏銳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就宛如一抹陰影,在心頭無法揮去。
  一炷香后。
  冷星魂終究還是沒忍住,道:“我們究竟要去哪里?”
  道無雙皺了皺眉,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嘆息道:“如今這域外世界也不安全了,我們只能離開。”
  離開?
  冷星魂怔然:“難道是要離開這域外世界?”
  第一次,冷星魂感到迷惘了,他無法想象在三界之外,在域外世界之外,又能前往哪里。
  道無雙清眸中泛起一絲追憶之色:“現在告訴你也無妨,在域外世界盡頭,有著一道虛無門戶,而我……便是來自那一道門戶之內。”
  冷星魂心中狠狠一震,幾乎難以置信,他第一次發現,道無雙來歷之神秘,完全超出了自己所想象。
  她非但不是來自三界,也不是來自域外世界,而是來自一道虛無門戶之內!
  那一道門戶之內又通往哪里?
  為何以往從來都不曾聽說過有這樣一道門戶存在?
  諸多疑惑涌上心頭,讓冷星魂徹底怔住了。
  道無雙卻已不再多做解釋。
  沒多久,視野中充斥的懸浮陸地逐漸變得稀少,直至后來,虛空中已再看不到一塊陸地,空空蕩蕩,宛如一片虛無。
  唰!
  道無雙倏然頓足,一對清眸中氤氳幽冷神輝,遙遙掃視遠處那無垠虛空,許久之后,不禁眉頭一皺。
  “怎么會這樣……”
  道無雙深吸一口氣,周身縈繞一縷縷晦澀而奇異的力量波動,仿佛在推演和感知什么,神色說不出的莊肅而圣潔。
  冷星魂立在一側,不敢去驚擾她,如今他的命運幾乎都全部掌握在眼前這女人身上,哪怕他心中再多疑惑和不解,也只能對道無雙唯命是從,不敢有絲毫違逆。
  “為何會找不到了?不可能!那可是我族主宰親手開辟的一條通道,這世上又有誰能夠將其毀去?”
  許久之后,道無雙臉色驟變,陰晴不定,眼瞳中盡是驚疑之色,而在心中,那一抹危險的陰影則越來越強烈了。
  “該不會是那一道門戶已經消失了?”
  冷星魂低聲問道。
  “閉嘴!”
  道無雙厲聲呵斥,臉色冰冷無比,這一刻的她猶如被觸怒的太古兇獸,散發出一股欲要擇人而噬的恐怖氣息。
  被如此毫不留情地訓斥,冷星魂臉色頓時變得難看,最終還是強自按捺住,不敢去和道無雙計較。
  “不對!我們必須立刻離開!”
  道無雙凝眉思忖許久,猛地臉色又是一變,似乎意識到了什么,袖袍一揮,釋放出一抹璀璨道光,就要帶著冷星魂離開。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淡漠平靜的聲音忽然在這近乎虛無的天地中響起——
  “兩位既然來了,為何還要匆匆而去?”
  伴隨聲音,這片虛無般的天地中,陡然涌現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怖秩序氣息。
  那氣息超脫命運令諸天都顫粟,看似無形無色,可僅僅一瞬,就令得道無雙和冷星魂渾身一僵,不敢再有所動作。
  此刻的他們,只感覺宛如被一道無形的囚籠封印,無論逃到哪里,都會遭受最為致命的審判和裁決!
  不過僅僅片刻,道無雙就猛地一咬牙,深吸一口氣,周身涌動恐怖的道意神輝,唇中發出一道晦澀宏大的聲音:“咄!”
  轟!
  這片虛無天地驟然波動,秩序之力開始紊亂動蕩。
  “這便是另一個混沌文明的力量?倒是頗為獨特,可惜你并非那個混沌文明的主宰者,力量還是太弱了。”
  伴隨著那淡然平靜的聲音,一道道清瑩瑩的秩序神鏈從虛空中傾瀉而出,如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將這周天十方之地全部覆蓋,瞬息就破掉了道無雙的力量。
  噗!
  道無雙渾身一顫,猛地咳出血來,臉頰變得蒼白無比,可與此相比,她心中的驚恐則更甚。
  因為此時此刻,她已經猜到了來人是誰!
  至于冷星魂,從戰斗爆發的那一刻起,他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葉稻草般,根本無法控制自我,早早就被禁錮在那,猶如被捆綁待宰的羔羊,連掙扎的力量都施展不出來。
  這一刻,清瑩瑩的大道秩序密布天地,清輝氤氳,神圣無量,將這虛無世界映照得輝煌宛如不朽。
  一道峻拔超塵的身影不知何時起,已經立在那大道秩序之上,一襲青衫,長發飛揚,清俊的面龐上古井不波,隨意負手一立,就有一種主宰萬物,令天臣服的無上威嚴。
  陳汐!
  看見這一道熟悉的身影,道無雙臉色已是變得鐵青起來,心中五味雜陳,又是苦澀又是不甘。
  而冷星魂則如遭雷擊似的,臉色扭曲而猙獰,眼瞳凸顯,似猶自不敢相信這一切。
  的確,他哪能想到在這域外世界的盡頭,已經無法逃脫來自陳汐的追殺?
  “其實,我早應該猜到這一切都是來自你的手筆的。”
  道無雙輕聲一嘆,原本鐵青的面頰上浮現出一抹苦澀,“也只有你才擁有這般手段,能夠把整個域外世界的生靈全部抹除,并且做的悄無聲息,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
  陳汐淡然道:“你錯了,我沒有殺死那些域外異族,只是暫時把他們藏匿了起來,歸根究底,這些域外異族中的一部分族群,當年也曾是來自三界中的生靈,我如今身為這天的主宰者,自不會看著他們流落在外。”
  頓了頓,陳汐繼續道:“至于那些原本不屬于三界混沌中的種族生靈,我也不會滅殺他們,或許通過他們,我可以了解更多有關其他混沌文明的消息。”
  聞言,道無雙神色又是一陣變幻,道:“你已經猜到了我的身份?”
  陳汐點頭:“不錯。”
  道無雙清眸中閃過一抹復雜:“這么說,也是你把那一扇門毀了?”
  陳汐道:“你說的是那個通往另一個混沌文明的通道?”
  道無雙咬牙道:“不錯。”
  陳汐笑道:“我可不會毀了這一條通道,否則日后我想去通道另一邊的混沌文明看一看,豈不是還得花費力氣再打通一條路出來?”
  道無雙一愣,難以置信道:“你……難道還要染指我圣魂混沌世界?”
  陳汐淡然道:“既然你們當年欲要通過這一扇門戶染指我三界混沌世界,為何我不能去你們那一邊走一走?”
  道無雙怒極而笑:“狂妄!你以為掌控三界混沌世界之后,便可以小覷其他混沌世界的主宰了?不怕告訴你,早在三界混沌誕生之初,我圣魂混沌世界便已擁有了屬于自己的無上主宰!”
  陳汐依舊波瀾不驚,道:“這樣最好,日后只需殺了你們那邊的無上主宰,你口中所謂的圣魂混沌世界,自然就成為了我陳汐的地盤。”
  道無雙臉色變得難看無比,她實在無法想象,陳汐如今竟變得如此之狂妄和自大,這樣的人,究竟是怎么成為這三界混沌世界的唯一主宰的?
  可旋即一想到自己如今的處境,道無雙心中的怒火登時熄滅,被無盡的絕望所取代。
  她清楚,今日無論說什么,都已難逃一死。
  而陳汐似乎也已懶得和道無雙多談,目光饒有興趣地看向了冷星魂,道:“所謂狡兔三窟,原本我還不信,如今看來,當初的確是有些小覷了太上教主的手段。”
  冷星魂登時惘然,此話是什么意思?
  旁邊的道無雙仿似聽明白了,臉色登時又是一變,失聲道:“你……你究竟還知道了一些什么?”
  陳汐并不理會她,只是憐憫地看著冷星魂,道:“看來,你自己還不清楚自己如今的處境。”
  “你究竟要說什么?”
  冷星魂嘶聲大吼,他只覺自己都快要瘋掉,道無雙和陳汐的對話,讓他就像一個傻子一樣,根本就聽不懂。
  “我只是想趁你還是冷星魂時告訴你,你以為太上教主給你第二次生命,是要讓你找我復仇的?”
  陳汐的聲音很平靜,可落入冷星魂耳中,卻宛如一道晴天霹靂,驚得他心神大亂,意識地問道:“難道不是?”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言。
  冷星魂見此,心中陡然涌出一股難以言喻的驚恐,顫聲道:“難道……難道……”
  他似乎猜到了一些什么,然后就在此刻,他只覺腦海意識猛地一痛,猶如被刀絞般,快要崩潰。
  他雙手禁不住死死捂住腦袋,痛苦嘶吼不已。
  半響后,冷星魂陡然渾身一僵,旋即臉上的痛苦之色皆都消失不見,變得漠然而平靜,就宛如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他看著遠處的陳汐,又看了看身邊的道無雙,禁不住輕聲一嘆:“沒想到,終究還是被你發現了。”
  聲音渺渺冥冥,和之前已經完全變得不同。
  陳汐避而不答,只是看著冷星魂,道:“連自己徒弟都不放過,論及無情,你太上教主當之無愧的舉世無雙,不過話說回來,這應該是你最后一個手段了吧?”
  冷星魂,不,此刻應該叫他太上教主才對。
  只見他坦然點頭道:“不錯,當得知本尊在萬道母地中失敗之后,我便已經清楚,遲早會有一天會被你發現這具分身,只是沒想到……竟會這么快。”
  陳汐淡然道:“這就是天數。”
  說著,一道清瑩瑩的神鏈倏然涌現,化為一抹光,遙遙朝遠處的太上教主抹殺而去。
  太上教主不慌不亂,自顧自說道:“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和道無雙之間……”
  聲音還未落,就被那一抹光劈開頭顱!
  臨死前,太上教主明顯眼瞳一凝,似乎沒想到陳汐動起手來會如此決絕和干脆。
  旋即,他整個人就消弭當場,化為虛無,再無復生可能。
  至此,陳汐這才說道:“若還猜不到你和道無雙之間的關系,那我陳汐可有愧于無上主宰這個稱號了。”
  如今的場中,只剩了道無雙一個人,看見太上教主被抹殺當場,聽著陳汐那平靜淡漠的話語,她心中莫名一陣刺骨的寒冷,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絕望。
  “不必絕望,你對我還有一些用處,起碼現在我不會殺了你。”
  陳汐瞥了一眼道無雙,隨口道。
  “什么用處?”
  道無雙忍不住問道。
  “以后你便會明白。”
  陳汐說著,袖袍一揮,一股無形力量席卷,瞬息就將道無雙整個人封印藏匿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陳汐雙手負背,自顧自飄然而去。
  ……
  據后世史書記載,這一天,無上主宰親臨域外世界,一手鎮壓域外異端天道秩序,引三界秩序覆蓋域外世界,域外眾族感念無上主宰不殺之恩,立誓歸順。
  自此以后,域外世界成為三界混沌世界不容分割的一片疆域。
  ……
  “父親,那圣魂混沌世界是怎么回事?”
  “以前為父以為,萬道母地便是大道之終極,是萬物之起源,可當父親真正參悟出終極奧秘時才發現,我們所在之地,也僅僅不過是一個混沌世界罷了。在這三界混沌世界之外,還有很多很多混沌世界,它們有著不同的文明,不同的大道體系,這圣魂混沌世界便是其中之一。”
  “父親,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去那圣魂混沌世界去看一看!”
  “哈哈哈,這才是我陳汐的兒子!怎可能滿足于一方混沌世界之中?”
  在從域外世界返回的路途上,陳汐牽著一個七八歲小男孩的手,踱步前行。
  男孩皮膚白皙,額頭飽滿,眼眸靈動幽邃,名叫陳璞,是陳汐和甄流晴所生之子,天生靈慧,尤其對修行有著驚世無雙的超然天賦,甚得陳汐寵愛。
  陳安和陳諾諾都已成人,即便是他們年幼時,陳汐也沒有盡到一個當父親的責任,如今有了陳璞這個小家伙,自然不會再像從前那般撒手不管。
  “父親,可是這道無雙和太上教主又是怎么回事?”
  陳璞就像個好奇寶寶,一路上不斷詢問。
  “唔,這個說來復雜,實則也很簡單,當年這道無雙從圣魂混沌世界中抵達咱們三界混沌世界時,便背負著一個使命,欲要染指和掌控咱們所在的世界,目的便是把‘三界混沌世界’和‘圣魂混沌世界’之間的壁障打通,讓兩大混沌文明徹底合而為一,最終被那圣魂混沌世界的無上主宰所掌控。可單憑道無雙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辦到這一點,于是她就找到了太上教主。”
  陳汐想了想,盡可能地說的簡單易懂一些,“只是太上教主可不相信她這個來歷神秘的女人,雖然口中答應和道無雙合作,實則只不過把這道無雙當做了他的最后一個退路。”
  陳璞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這太上教主雖然死不足惜,可在這一點上還是值得稱道的,起碼他并沒有幫著那女人助紂為虐。”
  陳汐啞然,摸了摸陳璞的小腦袋,道:“你說的也不錯,但是事情可沒有這么簡單的,等你長大了,見的事情多了,就會發現這世上所有事情看似容易,實則都很不簡單。”
  陳璞點了點頭,又問道:“可是,道無雙既然力量很弱,為何那圣魂混沌世界的無上主宰不親自前來?”
  陳汐隨口道:“這個問題現在我還無法告訴你,或許等有朝一日我親自去看一看那圣魂混沌世界,便可以找到答案了。”
  陳璞沉默片刻,揚起小臉,看著陳汐認真說道:“父親,您以后真的會離開三界混沌世界,去外邊的混沌世界闖蕩嗎?”
  陳汐一怔,笑道:“怎么,舍不得父親離開?”
  陳璞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道:“我只是想讓父親去闖蕩的時候,也帶上我!”
  “為什么?”
  陳汐訝然道。
  “娘親說這世上再沒有人能夠像父親您一樣擁有這么多不朽榮耀,也再不可能有人能夠超越您所達到的高度,可我相信,遲早有一天,我也可以辦到這一步的!”
  陳璞小臉上盡是堅定憧憬之色。
  陳汐凝視著陳璞的小臉許久,最終忽然笑了,大笑驚乾坤,激蕩九天十地。
  “好,為父等待你和我并肩的那一天!”
  陳汐拍了拍陳璞的小肩膀,認真說道。
  陳璞狠狠點頭:“嗯!”
  天邊一輪金烏釋放出璀璨的金色光輝,將父子二人的背影鍍上一層耀眼金色,漸行漸遠。
  ——
  ps:預告明天的番外篇,講述一只螞蟻如何以卑微渺小之軀,筑就通天至尊路的故事。微信留言上大家呼聲最高的是巫雪禪,這個也是金魚最想寫的,但唯恐匆匆動筆寫出來的不盡人意,所以暫時把有關大先生巫雪禪的番外放一放。
  微信搜索公眾號xiaojinyu233,便可以添加金魚的微信公眾號,點擊查看歷史消息便可以看番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