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198 歸途

大殿中,一襲杏黃道袍的陳汐有些頭疼。
  他雖是一具分身,可無論意識智慧心性,還是周身血肉皆都和本尊源自一體,根本沒有任何區別。
  可讓他哭笑不得的是,自從陳汐本尊證道封神前往上古神域之后,那些和他有關的親友,就一致認為他僅僅只是一具分身,根本無法取代陳汐本尊的地位。
  像卿秀衣梵云嵐,可都是他的道侶,可這些年皆都把他當做一個分身看待,著實讓他啼笑皆非。
  甚至,就連陳瑜陳安這些小家伙,都不愿和他親近,言談稱呼上,也一直以“您”來代稱。
  原本這倒也不算什么,陳汐的第二分身也理解,這種事情終究是一個來自情感上的認知,而情感這種事,往往是最不講道理的。
  這讓他也沒法改變這種現狀,故而在坐鎮道皇學院的這些年中,第二分身幾乎都在打坐修行中度過,鮮少能夠享受到來自親朋好友的天倫之樂。
  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個遺憾。
  起碼陳汐第二分身每次想起這件事時,就迫不及待想要讓陳汐本尊返回來,好結束這樣一場感情認知上的錯誤局面。
  仿佛聽到了陳汐第二分身的心聲,前不久,仙界上空忽然降一場清光,天道驟變,響起了屬于陳汐本尊的那一道聲音,令整個仙界億萬萬眾生震動,掀起無盡嘩然。
  這也讓所有人都知道,陳汐本尊只怕用不了多久便會重返仙界!
  在這等情況,陳汐的第二分身哪怕想要繼續修煉去都不可能,因為他的那些親友幾乎全部都知道,他和陳汐本尊是一體的,若是陳汐本尊返回,必然會被他第一時間知道。
  于是,陳汐第二分身所棲居的這一處大殿中,在極短時間內就涌來一大群親友。
  就像此刻,大殿中不止有卿秀衣梵云嵐,還有松煙陳氏族長陳昊其妻翡冷翠等等一眾親朋好友。
  陳昊這一脈上,生有一子,名叫陳瑜,陳瑜之妻岳雯婷,陳瑜和岳雯婷育有一子,名叫陳寶寶,大名陳寶靖。
  而在陳汐這一脈上,有妻卿秀衣,育有一子陳安,有妻梵云嵐,育有一女陳諾。
  陳安之妻名韋紫彤,兩人育有一女名叫陳蕓蕓,大名陳蕓芝。
  這些便是如今松煙陳氏最重要的核心人物。
  當然,如今的松煙陳氏并不僅僅這些后裔族人。
  自從陳汐當年以“大禹九州鼎”將大楚王朝所在的“古庭小世界”帶入這道皇學院之后,已經過去不知多少年了。
  在這些年中,松煙陳氏有第二分身坐鎮,又獲得道皇學院照拂,宗族力量也是產生了諸多蛻變,日益強盛,和以往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能夠進入陳汐第二分身棲居之地的,也只有松煙陳氏這些核心重要人物。
  除去他們,還有一些和松煙陳氏有著密不可分關系的朋友,像玄睛老黿王,青丘狐王,大楚王朝之尊皇甫仲陵,流云劍宗太上長老北衡,掌教凌空子等等,也都擁有這等晉見陳汐第二分身的資格。
  此時此刻的大殿中,這些松煙陳氏的核心人物,以及陳汐當年的一些至交好友,皆都匯聚于此。
  每個人都在詢問有關陳汐本尊的消息,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樣。
  于是,陳汐第二分身頭疼了,他根本就沒有感受到本尊出現仙界的氣息,這讓他如何回答眾人?
  他都解釋了不止一遍,可大殿中那些人卻明顯將信將疑,著實讓他哭笑不得。
  “第二分身,你再不說實話,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忽然,一頭雪白如獅,生有龍須,碧眼金睛,神武無比的神獸貔貅懶洋洋站起了身軀。
  在貔貅頭顱上,一個三寸高的白衣小人雙臂抱胸,英俊的面龐上盡是驕傲睥睨之色,此刻正用眼睛冷冷瞪著陳汐第二分身。
  這一人一獸赫然正是靈白和白魁!
  只不過多年過去,靈白的容貌雖沒有發生什么改變,可貔貅幼獸白魁則早已成長起來,成為了一頭名副其實的天生瑞獸貔貅!
  看見靈白開口,頓時引起不少附和聲,尤其是陳寶寶和陳蕓蕓,更是唯恐天不亂,為靈白鼓勁助威不已。
  陳汐第二分身登時氣急敗壞,咬牙瞪著靈白,道:“好你個靈白,居然敢在我面前越來越放肆了!你倒是說說,究竟想對我如何不客氣?”
  靈白巴一抬,驕傲冷哼道:“很簡單,揍你!”
  陳汐第二分身氣得不禁笑出來:“……揍我?你確定?”
  靈白臉色一沉:“休要小覷人,我一個人不是你對手,可若再加上白魁和阿蠻呢?”
  白魁晃了晃腦袋,示威似的發出一聲大吼。
  旁邊正自抱著一堆仙果大快朵頤的黃毛小熊阿蠻聞言,也登時睜大眼睛,拍著胸脯,惡狠狠道:“對,還有俺阿蠻咧!”
  “還有我!”
  另一側,一頭似鹿非鹿,似麟非麟,通體縈繞著夢幻似的清冽星輝的獨角神獸抬起頭,幽邃寶石似的眸子看向了陳汐第二分身。
  這正是星魂獸“小星”,當年陳汐在仙界中偶然獲得的一頭神異之獸,只不過如今明顯變得比以往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對,還有小星!”
  靈白點了點頭,像一個指點江山的將軍般,和白魁阿蠻小星一起挑釁似的看著陳汐第二分身。
  陳汐第二分身一陣無語,禁不住揉了揉發酸發脹的眉毛,頭疼道:“你們這些家伙就不要添亂了,再煩我統統把你們關起來,任何東西也別想再吃上一口!”
  對于吃貨而言,這一番話簡直就是對生命的褻瀆,對尊嚴最大的威脅!
  話音剛落,靈白白魁阿蠻小星他們就齊齊怒了。
  “你敢!”
  “俺要和你拼了!”
  “吼~~吼~~”
  眼見靈白他們一個個殺氣騰騰,矛頭直指陳汐第二分身,大殿內其他人皆都非但沒有阻攔,反而為他們紛紛鼓掌叫好,一副唯恐天不亂的架勢。
  陳汐第二分身見此,登時惱了,霍然起身,咬牙道:“看來這些年對你們真的是太放松了,皮都癢了是吧!”
  話音剛落,眾人原本以為一場好戲就將上演,誰曾想這一刻的第二分身卻猛地怔在那里,一副靈魂出竅般的模樣。
  可靈白他們可管不了那么多,子就沖出來,狠狠朝陳汐第二分身攻擊過去。
  那架勢,儼然是要好好教訓陳汐第二分身。
  然而就在此刻,陳汐第二分身唇角忽然泛起一抹古怪的弧度,右手輕輕一拎,就將靈白拎了起來,左手輕拍了,沖過來的白魁就一屁股趴在地上,身上那厚厚一層白絨毛一陣翻滾,像波浪似的。
  “嗷嗚~”
  黃毛小熊阿蠻一巴掌剛拍出來,就被陳汐第二分身眼睛一瞪,嚇得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一副憨傻的模樣。
  至于小星,則被陳汐一腳給踹飛了出去,滾地葫蘆似的跌得眼冒金星,頭昏腦漲,像喝醉酒似的。
  子,大殿眾人皆驚。
  靈白他們的戰斗力之強大,他們可是有目共睹,哪怕戰勝不了早已擁有仙王境修為的陳汐第二分身,可也已經擁有了一戰之力。
  然而現在,卻是在眨眼之間,他們的攻擊就被輕易給化解了!
  這怎么可能?
  當大殿眾人再度看向陳汐第二分身時,卻發現不知何時起,大殿中就是找不到陳汐第二分身的影子了!
  這讓眾人不禁又是一呆。
  也就在此時,大殿外響起一道笑聲:“靈白,你們還要揍我么?”
  說話時,一道峻拔的身影踱步走入了大殿,一襲青衫,面龐清俊,一頭濃密黑發隨意垂落腰際,超然出塵。
  這人,正是陳汐本尊。
  重返仙界那一刻,他一瞬就和自己第二分身取得聯系,接受了第二分身這些年所有的記憶和經歷,心中已經清清楚楚地明白了這些年發生在仙界中的所有事情。
  而對于此時此刻大殿中正自上演的鬧劇,陳汐也是心知肚明,清楚了第二分身所遭受的尷尬處境,心中也不禁一陣好笑。
  這就是情感的微妙了,那些親朋好友只認自己本尊,而從未曾把第二分身當做自己看待,這也怪不得他們。
  所以甫一返回,陳汐就收起了第二分身,心中已決定,以后分身之術還是慎用為妙。
  此時此刻,看見一襲青衫的陳汐從大殿外走來,許多人都心生一絲奇異的感覺,就仿佛看見了真正的陳汐返回,可卻無法肯定,皆都不禁怔在了那里。
  就連靈白他們也都愣了愣,有些疑惑。
  原本喧鬧的氣氛,此刻竟是顯得安靜之極。
  陳汐踱步走入大殿,目光一一從卿秀衣梵云嵐陳昊翡冷翠陳瑜陳安等人身上掠過,心中也是隨之涌上一股難言的復雜,恍惚感慨唏噓。
  時光仿似在這一刻凝滯,靜謐無聲。
  發生在以往的一幕幕則猶如潮水般,映現在陳汐的心頭,讓他內心也是激蕩不休。
  “夫君!”
  忽然,耳畔響起一道呼聲,旋即,芬香撲鼻,一道倩影已緊緊抱住自己,陳汐低頭一看,那人有著一張傾國傾城般的嬌艷容顏,雙眉如墨,瓊鼻櫻唇,眼眸似一汪深泉,水波流轉,清澈盈盈,肌膚雪白細膩,有著一種驚心動魄的美。
  正是性情如火,愛憎分明的梵云嵐!
  陳汐心中頓時涌出萬千柔情,將對方抱住,心中有千言萬語,卻不知從何說起。
  看見這一幕,大殿其他人都如夢初醒般,終于敢確定,眼前那陳汐并非是第二分身,而是其本尊!
  換而言之,在他們的情感認知中,真正的陳汐此時此刻終于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子,大殿眾人徹底抑制不住心中激動了。
  “陳汐……”
  一抹綽約白影出現,輕輕依偎在了陳汐身邊,她面龐清麗,有一種超然之美,正是卿秀衣,看著眼前那魂牽夢繞的熟悉面龐,性情慣常冷淡,似不食煙火般的卿秀衣,清眸中也不禁泛起一陣恍惚之色。
  “大哥!”
  一陣豪邁的笑聲響起,是陳昊。
  “父親!”
  “大伯!”
  陳安和陳瑜也沖過來。
  陳安妻子韋紫彤陳瑜妻子岳雯婷也都跟隨而來,略帶激動又忐忑地看著陳汐,一副手足無措的模樣。
  “爺爺!”
  “大爺爺!”
  陳寶靖和陳蕓蕓也來了,興奮之色溢于言表。
  僅僅片刻,陳汐整個人就被圍了起來,離散圈外三圈,各種聲音響起,顯得好不熱鬧。
  至于靈白白魁阿蠻小星他們,雖然迫切想要擠上前,可又哪能擠得過其他人,皆都氣得哇哇大叫不已。
  當陳靈鈞左丘雪夫婦走入大殿時,就看見了這樣一副熱鬧場景,禁不住皆都眼睛睜大,有些難以置信。
  這么多年過去,他們松煙陳氏居然已擁有了這么多后裔族人?
  沒多久,小師姐離央和冥也走了進來,當看見緊緊依偎在陳汐身邊的卿秀衣和梵云嵐時,離央瑩潤的唇角不易察覺地扯了,冥則不禁怔了怔,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般光景。
  而當聽到場中不說人叫陳汐為“大伯”“父親”……乃至于“爺爺”“大爺爺”的時候,離央登時以手扶額,禁不住幽幽嘆了口氣。
  而冥則徹底懵住了,父親?爺爺?這家伙不但有妻兒,甚至還有孫兒孫女了?
  “怎么樣,現在還想和這家伙在一起嗎?”
  離央瞥了一眼冥,低聲傳音問道。
  “什么在一起?”
  冥怔然道。
  “唔,看來你還不死心啊,可惜,據我所知眼前這倆女人也僅僅只是他那些紅顏知己中的兩個而已,等你見過其他那些女人時,只怕就會心死如灰了。”
  離央笑嘻嘻說道。
  “我為什么要心死如灰?”
  冥兀自怔然不解。
  離央見她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樣,禁不住苦惱嘆了口氣,道:“罷了,不說也罷,說了你也不懂。”
  頓了頓,離央那絕麗無匹,空靈清美的容顏上忽然泛起一抹堅定之色,咬牙道:“不過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圍繞在小師弟身邊的那些紅顏禍水絕對不敢對你怎么樣,哼,想要進我小師弟家的門,除了他父母答應之外,還得經過我的同意才行!”
  冥問道:“那你呢?”
  離央一怔:“我怎么了?”
  旋即就明白過來冥話中的意思,離央那白皙靈秀的面龐上頓時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羞赧,旋即就惱怒揮手道:“我的事你別問,管好自己就行了。”
  冥不禁莞爾,果然抿嘴不再多言,只是心中則不免有些復雜,大概是沒想到,他所認識的陳汐原來還有這么多女人喜歡……
  這可是她從前都不知道的。
  ……
  大殿內很熱鬧。
  大殿外的邱玄書則如釋重負般,長長吐了一口濁氣,旋即一抹無法掩飾的笑意就浮現在面龐上。
  回來了!
  師叔他終于回來了!
  邱玄書強自忍住沖進大殿的沖動,最終匆匆轉身而去。
  這一天,道皇學院院長邱玄書宣布,上一任院長陳汐如今已重返仙界,此刻正盤桓在道皇學院中!
  這個消息簡直像一場颶風,瞬息從道皇學院中傳出,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在短短半天內,就傳遍了整個仙界四千九百洲!
  一時之間,天皆都震動,掀起無盡波瀾。
  ……
  南梁仙洲,四圣仙城。
  梁氏宗族。
  “小姐小姐,有消息了,道皇學院上一任院長陳汐如今已重返仙界,此刻正在道皇學院中!”
  一名侍女臉色漲紅,風一樣沖過重重宮殿樓閣,來到了一座庭院內,激動地把剛剛獲得的消息叫出來。
  短暫的沉默之后,庭院正中央那緊閉的殿宇中傳出一道清冷的聲音——“我知道了,你退吧。”
  那侍女一呆,似有些不敢相信小姐的反應,好半響才訕訕離開。
  而在那緊閉的殿宇內,梁冰此刻像發瘋了般,翻箱倒柜地各處尋找,許久才終于找到了當年初見陳汐時所穿戴的衣物。
  半響后,梁冰換好衣服,站在了一扇光滑可鑒的銅鏡前。
  鏡子中,映現出一道修長窈窕的倩影,收身的白襯衣扎在纖細的腰間,裁剪得體的黑色鉛筆褲將一對筆直修長的腿部線條勾勒得曲線盡顯,秀美瑩白的玉足踩在一對锃亮尖利的高跟鞋內,將她那傲人的身段詮釋得淋漓盡致,有一種別具一格的美。
  如瀑布般微卷的金色長發盤髻腦后,露出一張冰冷而絕美的容顏,紅唇瑩潤,冰肌玉骨。
  “你這可惡的家伙,自打你當年離開,我可很久都沒有再如此梳妝打扮過了……”
  梁冰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喃喃不已。
  說話時,她將一副黑框眼鏡帶在挺翹的鼻梁上,整個人都流露出一股知性高貴驕傲如女王般的強大氣場。
  這副打扮,的確是天地間獨樹一幟,整個仙界中也只有梁冰一人最喜歡如此打扮了,只是當年陳汐離開之后,她已經不曾如此著裝。
  “哼,聽到消息后,那些曾癡心于你的女人們必然已蠢蠢欲動,不過起碼老娘如此打扮,是她們無法比擬的!”
  梁冰對著鏡子里的自己得意地吹了一聲口哨,旋即就轉身走出了緊閉的殿宇,高跟鞋踩在地上發出嗒嗒嗒清脆的聲音,一如她此刻心境之美好。
  ……
  PS:明天大結局,有月票的童鞋們都砸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