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21 被騎了

這個美少年,唇紅齒白,明顯是女扮男裝,但卻自有一股天然風韻,俊美風流,舉手投足之間,仿似整個天地都為她的風采歡呼,吶喊,雀躍,絕世無雙。
  然而當美少年的話音一出口,卿秀衣和梵云嵐就感覺自己像被天地拋棄掉,孤立無援,又像被大道放逐的罪人,千夫所指,逃無可逃。
  因為在她們眼中,天地之間的氣流、元氣、云霧,森林中的花草、樹木、巖石、灰塵……萬事萬物都像憤怒了一樣,抗拒自己,排斥自己,仿似要把自己撕碎齏粉!
  這是怎樣一種境界?
  寥寥一句話,就能令得天地法則都臣服、受其調遣,恨不得為她赴湯蹈火,碾碎一切令她感到不悅的存在!
  看到這女扮男裝的美少年,靈白開心笑了,拱了拱手。
  和卿秀衣和梵云嵐感覺不同,從美少年甫一出現,他就感覺天地間無盡的靈力,朝自己體內涌入,溫順的就像一只綿羊,不僅把體內傷勢恢復如初,連之前自損性命所消耗的本命精元,也正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
  他知道,這一切都是來自陳汐這位“師姐”的手筆,運用天地萬物于股掌之間,一念起,萬物生,一念滅,萬物絕,隨心所不逾矩!
  美少年伸出纖白如青蔥似的玉手,掐了掐靈白的小臉蛋,眉開眼笑,“傲骨錚錚,氣節凌云,不錯,不錯。”
  一直以英俊冷酷示人的靈白,破天荒地露出一絲羞赧,低著腦袋,似是不敢看美少年的眼睛,囁嚅不已。
  美少年又笑嘻嘻揉了揉靈白的小腦袋瓜,轉過頭時,白皙清稚的臉上已沒有一絲笑意,淡然如水,她的目光在卿秀衣和梵云嵐身上打量片刻,搖頭道:“一個天仙轉世之身,卻只恢復了天仙時不到千分之一的記憶。一個邪蓮伴生之體,修煉的卻是錯漏百出的噬魂魔功,修為也是稀松平常,真不知道你們哪里來的優越感。”
  見美少年一語道破自己的底細,愿本就心生大恐懼的卿秀衣和梵云嵐臉色再次一變,愈發不敢輕舉妄動。
  卿秀衣深吸一口氣,凝聲道:“你是誰?”
  她在美少年身上,感受到一種無法撼動的力量,深不可測,就像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縷天道意志!
  這種感覺是她從沒有體會過的,也是她轉世修煉至今,第一次感到絕望。
  是的,絕望。
  哪怕是她的師尊龍鶴道人,哪怕是她搜遍腦海中的“天仙”意識,也都無法尋覓到,能給她造成如此恐怖壓力的人!
  小師弟?
  這個黃庭境小子,怎會擁有如此恐怖的一位師姐?他……究竟是誰?
  卿秀衣琢磨不透。
  和卿秀衣一樣,梵云嵐同樣在驚慌不安地揣度對面美少年的身份。
  卿秀衣天仙轉世之身的秘密,整個大楚王朝都知曉,而她則不同,她的邪蓮伴生之體,除了血月宗宗主一個人,再沒有其他人知道。然而這個絕密,卻被美少年一眼看破,甚至道出自己修煉的噬魂魔功,都是錯漏百出,這該有怎樣的境界才能做得到?
  “這個問題有意思么?”美少年皺眉不悅道:“你們要明白自己的處境,既然之前你們覺得我小師弟在任何一方面都比不過你們,覺得可以肆無忌憚地踐踏他,傷害他,甚至是取走他的性命。那么現在,情況變了!”
  說到這,美少年眼眸一凝,漆黑的瞳孔中,就像突然涌現出一片浩瀚星空,日月星辰在其中忽生忽滅,大道衍化之數在其中循環不休,與此同時,她整個人仿似化身為一條億萬星河,氣勢之恐怖,令四周一切景象,都仿似化為虛無,變得虛無渺茫起來。
  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翻覆,這一刻,美少年念頭甫動,殺機頓生,仿似只要她愿意,一個念頭都能令卿秀衣和梵云嵐爆體而亡!
  感受著虛空中的殺意,就像被一柄利劍抵在了喉間,卿秀衣和梵云嵐齊齊不可遏制的從內心生出升起一抹恐懼,遍體生寒,如墜冰窟。
  她們的臉色刷白,內心的驕傲、矜持轟然粉碎,什么傲人姿態、什么尊貴氣息,都紛紛土崩瓦解,那模樣就像被打落云端的鵪鶉,拔了毛的鳳凰,顯得無力可憐之極。
  “蹂躪你們,的確很無聊,于我而言更是沒有一點的成就感,若非因為我家小師弟,我根本懶得看你們一眼,知道為什么嗎?因為你們不配。或許在別人眼中,你們頭頂無數光環,受無數人敬慕,但在我看來,也只不過是滄海一粟,連我家小師弟的一根毫發都比不得。”
  “知道我為何說這么多嗎?因為你們的愚蠢行為,讓我感到憤怒,得了好處,反而要加害我家小師弟,真是夠無恥的。雖說我答應過某個老家伙,不會插手一些俗事,但這次既然把我引來了,那也不得不破例違背一次了。”
  美少年慢條斯理說道,言辭平淡,但卻像冷鋒刀刃一樣,一刀刀切割在兩女的心上,令得她們心都在顫抖、滴血。
  但她們卻無法辯駁,因為美少年說的是事實,因為美少年的實力,有資格這樣說話!
  靈白在一旁看得心中大爽,大呼痛快,之前這兩個女人追殺陳汐和他,言談舉止之間,仿似掌握生殺大權的女王似的,而陳汐和他則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任人踐踏的螻蟻蚍蜉,任人予取予奪的案上魚肉……
  那種被無視、踐踏、生殺予奪的感覺,非親身經歷根本難以描述其中一二。而如今,情況卻大逆轉,角色互換,卿秀衣和梵云嵐則成了被無視、踐踏、生殺予奪的對象,靈白心中之爽快,也就可想而知了。
  “你……想如何處置我們?”卿秀衣臉色蒼白,緩緩說道。
  “我當然不會殺你們,雖說這對我來說再簡單不過,但既然你們有幸能夠見到我,也算是一種緣分。”
  美少年的目光落在陳汐身上,臉上的冷意瞬間融化,唇角含笑,“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五年后再與我家小師弟一戰,你們是生是死,由他的實力來決定。如何?”
  聽美少年并不打算滅殺于自己,卿秀衣和梵云嵐都是暗自松了口氣,旋即一怔,五年后再與陳汐一戰?由他的實力來決定自己的生死?
  兩女互望一眼,眼眸中的希望之色越發明亮,在她們看來,自己或許永遠無法逾越美少年這座大山,但是面對陳汐的話,取勝的機會無疑要容易得多。
  美少年似笑非笑,似看破了她們的心思,但也不點破,心中暗道:“老家伙啊老家伙,我如此忍聲吞氣地放過這兩人,沒有插手小師弟的事情,總該不會干擾到他的修行吧……”
  嗖!嗖!
  在立下天道誓言,不會在未來五年中對付陳汐之后,美少年當即把兩女攆走,那模樣就跟驅趕蒼蠅似的。
  靈白看著兩女安然離開,不甘心道:“喂,你怎么不殺了她們?你可不知道她們剛才有多可惡!”
  美少年搖頭笑道:“你不懂,若我插手,豈不是變成了和她們一樣的人?仗勢欺人可不好,想要報仇,就親手打敗對方,用自身的實力狠狠抽對方一個響亮的耳光,那才叫爽快。”
  靈白撇了撇嘴,心有不甘道:“她們可以仗勢欺人,咱們又為什么不可以?”
  “好了,等他醒了,不要告訴他此事,要記住哦。”美少年話鋒一轉,笑嘻嘻說道,不再跟靈白辯解,哪怕靈白說的話,她內心也是極為認同的。
  靈白點點頭:“放心吧,我知道你這么做是為了陳汐變得更強大,畢竟修行是一個人的事情,必須具有獨擋一面,虎吞八方的大氣魄,方才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美少年點點頭,深深望了一眼盤膝坐地不曾醒來的陳汐,也不見她有所動作,整個身影就像星光一樣,由實變淡,直至杳無蹤影,徹底消失不見。正是來也無形,去也無蹤,渺渺沓沓,如大道之機,鬼神不覺,仙魔不驚。
  呼~~
  在美少年離開之后,靈白長長吐了一口濁氣,仿似卸掉了心頭一座萬斤巨石一樣,遍體輕松。
  “想不到啊,陳汐的師姐太牛了,恐怕連天仙都不是她的對手,也不知其背后的師門又有多恐怖,不敢想,不敢想啊……”
  靈白一邊感慨,一邊警惕地注視四周。
  美少年已經離開了,卿秀衣和梵云嵐也答應不會在這五年中加害陳汐,但在這瀚海沙漠深處,尤其是這片古怪的森林中,兇機四伏,危險重重,也不得不防有變故發生。
  “好了,靈白,我剛才已經清醒過來,大致聽到了所有經過。并且我如今實力差不多都已恢復,倒也不用再畏懼其他人。”平靜的聲音中,跏趺坐地的陳汐突然睜開眼睛,眼眸深邃如星空,令人猜不透其內心此刻究竟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