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239 番外第一篇域外之門(下)

所謂經歷,便是一場求索的過程。
  以前的小螞蟻,簡單得猶如一張白紙,為了尋找存在的意義,無知無畏,什么也不怕。
  而歷經了許多風雨之后,小螞蟻已經懂得思考,懂得想要修行,首先需要去“拜師”。
  而想要“拜師”,就必須先找到一位愿意為自己傳道授業的師尊才行。
  于是小螞蟻開始了尋師之路。
  只是它卻從沒有想過,這世上的高人,又有誰會收一只螻蟻為徒?
  ——
  尋師。
  風餐露宿,披星戴月,茫茫荒古歲月中,一只小螞蟻執著前行,不曾后退過。
  這一天,小螞蟻艱難爬過一片風雪彌漫的巖石地,有好幾次差點就被風雪卷走。
  最終當它趴在一株紫色風信草的莖葉邊避風時,再也忍不住渾身的困頓昏睡了過去。
  小螞蟻做了一個夢。
  夢中,它聽到一個聲音一直在呼喚它——“還沒有抵達遠方,怎么能倒?快起來!不能再睡了,否則你永遠也無法變得像流星一樣燦爛……”
  流星?
  意識模糊中,小螞蟻也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猛地從昏睡中驚醒過來,它惘然地掃視四周,深吸一口氣,再度邁開困頓疲憊無比的腳步,一點點往前爬去。
  背后,一株紫色風信草在風雪中搖曳,它靜靜看著小螞蟻一步步離開,發出一聲像祝福般的喃喃聲:“卑微者,執著前行吧,即便是死,也要死在追尋中,這便已經是奇跡。”
  ……
  太華山。
  山高九萬仞,巍峨雄渾。
  太華山之巔,有一株青桃樹屹立,常年吞日月之精,食云霞之氣,歷經風火雷澤四大天劫而不死,最終一朝開悟,羽化為得道仙靈,封號“青霄子”。
  青霄子證道成功,效仿諸天圣賢,以一己之力開辟道壇,為太華山方圓萬里之生靈傳經授業。
  歷經千年耕耘,青霄子之名,已是傳遍太華山周邊,被諸多生靈尊奉為上師。
  這一天,晚霞蒸騰,云海瑰麗。
  青霄子一襲碧袍,端坐道壇之上方,目光掃視了一遍那些恭順盤膝坐于道壇四周的一眾生靈,當即便開始傳授道業。
  “所謂道,眾生皆可得之,然,大道有缺,無道根無慧心無靈性之輩,則無法冥悟道之妙諦。”
  青霄子聲音瑯瑯,響遍道場,“就好比這夏之蟲,生于炎暑,死于炎暑,此生不知冰雪為何物,所謂夏蟲不可語冰也,這修行悟道便也是如此,無道根慧心靈性之輩,便如同這夏之蟲一樣。”
  聞言,許多生靈皆都若有所思,唯有一只小螞蟻搖動觸須,對此表示很是不解。
  青霄子何等人物,別說是一只渺小之螻蟻,也都被他一眼就看了個清清楚楚。
  他笑著伸手一拈,就將小螞蟻捏在了指間,對一眾生靈道:“你們看,此螻蟻乃世間最為卑微渺小之輩,如今前來聆聽本座傳道授業,雖然此心值得稱贊,但可惜的是,它一無道根,二無慧心,就連靈性也遲鈍平庸之極,就如同那夏之蟲,此生注定和大道無緣。”
  說著,他指尖輕輕一彈,小螞蟻登時就飛了出去,遠遠地被拋在了云間,被一陣大風卷走。
  這一刻,小螞蟻心中說不出的憤怒惘然和失望。
  它原本以為,這太華山上的青霄子是一位證道高人,于是不辭千辛萬苦,跋涉許多個日夜,才終于抵達這太華山之巔。
  誰曾想,它沒有尋來一個傳道恩師,卻被青霄子當著一眾生靈的面無情羞辱,甚至都不給它出言反駁的機會,就把它一指彈飛出道場,驅逐出了這太華山!
  或許,青霄子渾然不以為傷害一只螻蟻有什么過錯,或許,他自始至終都未曾將一只螻蟻放在心上。
  可他這種行為和言辭對小螞蟻而言,卻無疑是一種無情的踐踏和打擊!
  山風呼嘯,嗚嗚作響。
  依稀能夠聽到遠處道壇上傳來一陣哄笑聲。
  他們……也都是在嘲笑自己不自量力嗎?
  小螞蟻渾身發寒,由內而外感到一種無比的孤獨和憤怒。
  它咬牙對自己說:“總有一天,一定要告訴那些曾無視和羞辱過自己的家伙,誰才是可憐的夏之蟲!”
  ……
  離開了太華山,小螞蟻再度前行。
  從離開蟻巢的那一刻開始,它一路上就在承受著許多的質疑和嘲笑,青霄子的言辭和行為雖然可惡,但并不會讓小螞蟻就此氣餒,它可是要成為比流星還燦爛的存在,怎可能會被這點傷害打倒?
  ……
  “小小螻蟻,也敢妄圖求索修行之路?若非念你一路不易,定要將你抹殺于轉瞬之間,速速離開,莫要褻瀆吾之道統!”
  “你且去吧,雖言眾生皆都靈,可你資質太過平庸愚鈍,并不適合修道。”
  “哈哈哈,小小螞蟻,也學人修行問道,著實可笑。”
  “哼!若收你為徒,徒惹天同道嗤笑,你快走吧,此道與你無緣。”
  令小螞蟻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離開太華山之后的歲月中,他一次又一次拜師尋道,可每一次竟都被無情拒絕,遭受了不知多少的白眼和冷笑,更不知失望和痛苦了多少次。
  一次的打擊,或許不足讓小螞蟻絕望,可當次數多了,就連小螞蟻自己都開始自我懷疑。
  難道……自己真的無法修行?
  這究竟是為什么?
  這些疑惑宛如鋒利的刀刃,無情地刺痛和折磨著小螞蟻,讓它幾欲萬念俱焚。
  這天地如此之大,難道竟無自己求索道途之路?
  惘然無助失望痛苦的小螞蟻,像失去了靈魂,渾渾噩噩地行走茫茫天地間。
  沒有安慰,沒有鼓舞,也沒有誰會注意一只螻蟻內心的痛楚和惘然。
  這便是卑微者的處境,一只螞蟻而已,誰會關注它的喜怒而樂?
  直至后來,小螞蟻甚至開始自暴自棄,找不到了目標,也看不見了成為燦爛流星的那一刻,它忽然想就這么死去,起碼不必再承受內心的痛苦和不甘。
  哀莫大于心死。
  也就在那時,已瀕臨崩潰般的小螞蟻,遇到了一個人。
  ……
  那一天,大雨滂沱,雷云密布。
  小螞蟻被冰冷的暴雨浸透全身,不受控制地在大地上隨波逐流,渾身的疲憊和痛苦,在那一刻宛如齊齊爆發,讓小螞蟻第一次嗅到了有關死亡的味道。
  它甚至清醒地知道,自己這次注定是要死的,可它卻已不愿去掙扎,心中一片死寂,靜靜地等待著。
  也就在那一刻,一道冰冷而充斥無盡睥睨的聲音在雷雨中響起:“什么狗屁的諸神圣賢,哪怕爾等超脫五行外,擁有無上通天手段,但只要爾等罔顧眾生之性靈,踐踏秩序之公平,顛倒黑白不分善惡,就得承受輪回之審判!”
  那聲音,如此決絕,如此鏗鏘,宛如九天龍吟,激蕩天地。
  小螞蟻那原本死寂的心,莫名地感受到一絲顫粟,它禁不住睜開眼,就看見了一副畢生難以忘懷的驚世畫面——
  一道偉岸無比的身影,佇立虛空之上,似撐起天穹的脊梁,有一種說不出的睥睨姿態,仿似只要他愿意,天地都無法阻擋其腳步,大道都只能俯首稱臣!
  而在這一道偉岸身影對面,則是漫天諸神!
  金輝如雨,道音轟鳴,那滿天的神祗一個個仿佛從傳說中走出,不似世間能擁有,每一個都如此的威嚴,又如此的恐怖。
  和他們一比,小螞蟻忽然發現,自己以前見過的許許多多修行高人,都如此之不堪,如此之暗淡。
  像青霄子那等角色,甚至都無法在這等局面中立足!
  在以后的日子里,小螞蟻才終于知道,那天出現的偉岸男子,原來就是執掌輪回之力的第三任幽冥大帝。
  那天出現的諸天神祗,便是鎮壓第三人幽冥大帝的元兇!
  當那一場驚世對決爆發的時候,小螞蟻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也再聽不到任何聲音,無比恐怖的力量降臨,讓它一度懷疑自己就將死在這一場驚世對決的波及之中。
  可直至這一場足足持續了七天七夜的驚世對決結束之后,小螞蟻這才發現自己沒有死。
  “沒想到,臨死前竟有一只螞蟻為我送行,小家伙,好好活著,以后若有輪回之契機,我當與你共飲一場,大醉方休。”
  一道充滿灑脫的聲音在心頭響起,小螞蟻一愣,抬頭四顧,卻只看見一片宛如廢墟般的血色天地。
  這句話雖不是烈酒,卻比烈酒還烈,燒得小螞蟻熱血如燃,心頭有一種說不出的澎湃昂揚之意。
  人生第一次,小螞蟻被一位宛如傳奇般偉岸的大人物邀請共飲一場酒!哪怕這個邀請以后恐怕已經很難實現,可是……小螞蟻卻記住了,一輩子都難以忘懷。
  好好活著!
  不僅要好好活著,還要活得比流星更燦爛!
  小螞蟻佇足在廢墟般的天地中,看著那染透虛空的血色,內心前所未有的堅定。
  ……
  然而,激情永遠解決不了現實。
  回歸現實的小螞蟻,再度踏上了渺茫而未卜的前行之路,在坎坷中踽踽獨行。
  冷眼嘲笑打擊羞辱踐踏……對于渺小而卑微的小螞蟻而言,求索問道的路上,永遠都充滿了崎嶇和波折。
  可它已經不會再被打趴,它的內心早已前所未有的堅定和堅強。
  斗轉星移,晝夜交替。
  也不知過了多久,小螞蟻忽然發現自己身軀變得蒼老起來,每一次邁步,都不像從前那般輕盈而堅定,反而變得蹣跚和沉重。
  老了?
  小螞蟻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復雜,它沒有敗給自己,卻似乎要敗在時間面前……
  它沒有過多傷感,沉默著,繼續前行。
  哪怕老了,哪怕生命之力逐漸流逝,死也要死在求索之路上!
  而對于是否能夠變得比流星還燦爛,小螞蟻早已經看得很平靜,路就在那,自己一直在求索,不曾后退,這就已經足夠了。
  這一天傍晚,已經蒼老無比的小螞蟻終于堅持不住了,停腳步,趴在了一株青翠欲滴的小樹前休息。
  它目光看著遠方的路,沒有惘然和失落,也沒有遺憾和無奈,只有一片平靜。
  幼年時,它一無所知,像一張白紙,無懼無畏地離開了蟻巢,不甘心庸庸碌碌的茍活著,不甘心猝然之間就悄然死亡。
  然后,它一直在路上,披荊斬棘,歷經風雨,見慣了風云變幻,見慣了世事無常,也飽嘗了不知多少的冷眼和嘲笑。
  它在一次次打擊中沉默前進著,雖孤獨,但并不彷徨。
  它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它為自己一路上看見的一切事物而欣慰,那是其他螻蟻完全無法了解的東西。
  例如修行。
  哪怕小螞蟻至今未曾修行,可它知道修行的存在,并且一直在不懈地尋覓著!
  “朝聞道,夕死可矣,我如今已見慣世事變遷,天地無常,雖在修行之路上緣慳一面,但已可無憾矣。”
  小螞蟻輕聲喃喃,就連聲音都變得蒼老,多出了一種只有歷經磨難才能沉淀出的味道。
  閱盡世事心未泯,不負大道不負己!
  “小螞蟻,你也和我一樣在求索大道?”
  忽然,一側那一株青翠小樹發出一道聲音,透著一股歡愉的味道,仿佛找到了同道中人。
  “嗯。”
  小螞蟻看著身邊的青翠小樹,聽著它聲音中流露出的對修行的憧憬和渴望,恍惚之間,小螞蟻仿佛看見了當年的自己,不禁說道,“是啊,只是我不久就將老去,再難前進去了,小樹,你可要努力,歲月無情,莫要和我一樣,敗在了時間面前。”
  青翠小樹好奇道:“小螞蟻,你似乎經歷了很多事情,能跟我講一講嗎?”
  小螞蟻笑道:“當然可以。”
  于是,小螞蟻帶著一種回憶的心境,把自己從離開蟻巢之后的一切經歷都娓娓道來。
  并未任何添油加醋,可青翠小樹卻聽得心神搖曳,久久不能自已,它哪能想到,一只螞蟻的求道之路竟會如此之坎坷和崎嶇?
  直至夕陽殘照,大地染上一層如火般的橘紅色,小螞蟻才把自己的經歷講完。
  青翠小樹沉默了許久,才說道道:“小螞蟻,連萬千磨難都無法擊敗你,我相信你一定也可以擊敗時間的。”
  頓了頓,它繼續道:“更何況,你這一路上雖然飽受磨難,可也看見了許許多多的風景,那是其他螞蟻都不可能看見的天和地。”
  小螞蟻自豪笑道:“這是自然,我從來都不后悔當初離家出走,也從來不恨這一路上所經受的痛苦和磨難。”
  青翠小樹忽然問道:“小螞蟻,你有名字嗎?”
  小螞蟻一愣,許久才搖頭:“沒有。”
  青翠小樹伸出一支青翠的枝葉,輕輕撫摸著小螞蟻,道:“行者無疆,你一路前行,不曾退后一步,不若就叫行者吧?”
  行者?
  小螞蟻似乎被觸動,許久才點頭道:“也好,我喜歡這個名字,對了,你有名字嗎?”
  青翠小樹道:“你叫我蒼梧吧。”
  蒼梧?
  小螞蟻笑道:“好名字!”
  青翠小樹也笑了。
  小螞蟻渾然沒有發現,在蒼梧小樹那一支青翠枝葉的撫摸,一縷縷清瑩瑩的神輝悄無聲息地涌入了它的體內,讓它那原本蒼老而近乎油盡燈枯的身軀煥發出了沛然生機。
  “行者,既然你尋覓不到道途,為何不自己去主動開辟一條大道出來?”
  青翠小樹問道。
  “開辟大道?這談何容易,我可連修行都不懂。”
  小螞蟻搖頭道。
  青翠小樹道:“我也不懂,但我知道我的道途在哪里,或許你也可以學一學我。”
  小螞蟻動容道:“你已經看見了自己的道途?”
  青翠小樹道:“對,我的道途就藏在自己身軀內,你看我的莖干和枝葉,皆都烙印著諸天大道的痕跡,當我將它們全部參悟掌控,便可以真正的不朽長存了。”
  小螞蟻心中一震,仔細看著青翠小樹的枝葉,果然發現了許許多多的神秘紋理。
  那些紋理看似尋常,可仔細一看,卻充盈著一股說不出的韻味,玄妙不可言。
  恍惚之間,小螞蟻仿佛看見了“道”的痕跡,感知到了道的禪韻,子就癡在了那里。
  它忘了這天,這地,也忘了自己,甚至忘了時間之流逝,不知饑寒,不知困頓。
  寒來暑往,春去秋來。
  匆匆數百年已過,小螞蟻猶如一個雕塑,一動不動,周身蒙上了厚厚一層灰。
  小螞蟻沒有發現,數百年時間過去,自己竟還沒有死去。
  它也沒有發現,身邊的青翠小樹已經茁壯成長了起來,變得挺秀而蒼翠,枝葉清瑩瑩若濃綠的翡翠,流溢氤氳著神秘的道韻。
  轟!
  這一天,忽然一聲劇烈的震蕩響起,徹底驚醒了小螞蟻。
  ——
  PS:明天更新螞蟻至尊【】。另外金魚寫番外的同時,也正在籌備新書,新書已經修改了很多很多次,只求寫的更精彩,至于發書時間可能在過了農歷年之后了。
  PS2:抱歉大家,發布這一章時候忘記選擇免費選項了,現在也修改不回來了,以后保證不會再出錯,并且番外會多更新一些免費內容,補償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