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番外第二篇螞蟻至尊(下)

上一章的長孫烈是筆誤,應該是聞人烈。
  ——
  演道場。
  在周知禮授課結束之后,一眾弟子便興致勃勃匯聚到演道場,彼此切磋論道,頗為熱鬧。
  一對一的切磋,用以錘煉實戰,磨礪修為,本就是道皇學院中一項最吸引人的傳統項目。
  作為這一屆新生的風云人物,聞人烈在演道場中的表現自然耀眼之極,大出風頭,在一眾女弟子的圍觀中展示了一場有一場的精彩戰斗,引起了許多尖叫喝彩聲。
  身份尊崇,英俊邪魅,恰似冉冉升起的一顆耀眼星辰,這樣的男子誰不崇慕?
  許多女弟子甚至都看得目光癡迷,芳心搖曳,情不自禁為聞人烈的神武英姿所傾倒。
  又一場戰斗結束,聞人烈一招制敵,贏得大氣磅礴,煞是漂亮,在一眾歡呼聲中,聞人烈目光突然看向了場邊好似優哉游哉看熱鬧的陳璞,喊道:“喂,新來的,來玩玩?”
  場邊一眾弟子轟然叫好。
  “不了,我看看便好。”
  令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這位今天才剛剛進入道皇學院的俊逸少年僅僅只是微笑擺了擺手,便拒絕了。
  和聞人烈關系比較好的一些男女皆都發出噓聲,頗為鄙夷這種避戰不前的行為。
  連切磋論道都不敢,這膽量可未免太小了。
  可陳璞好像沒有一點難為情的意思,就這么立在那,笑道:“我不擅長切磋,你們不必理會我,還請繼續。”
  那些原本有些不滿被聞人烈搶了風頭的弟子,對陳璞的退縮行為也頗為看不起。
  本來嘛,從陳璞今日進入講堂那一刻起,就讓人眼前一亮,總覺得這位有外院院長周知禮親自陪同的少年有些與眾不同,誰知道面對聞人烈的挑釁,他竟是沒有任何猶豫就拒絕了。
  這簡直跟主動認慫也沒什么區別,簡直太讓人失望。
  “嘿。”
  聞人烈目光玩味地看著陳璞笑了笑,便收回了目光,心中則已對陳璞鄙夷不屑到了極致。
  他自己也不禁暗自好笑,之前在講堂上還以為這家伙有多大能耐,誰知道竟怯懦如此,著實不值一曬。
  這個小插曲很快過去。
  陳璞神色自始至終都未曾變化,笑吟吟地立在那,顯得很是悠哉,渾然沒有意思被人看輕的覺悟。
  “你以后可要小心一些那個聞人烈,他看似豪邁大度,實則睚眥必報,心腸極為冷酷,剛才還好你沒答應他,否則只怕會在切磋中被他下重手打傷不可。”
  不知何時,趙云松靠近了過來,低聲傳音道。
  “哦。”
  陳璞略帶訝然地看了看趙云松,若有所思地點頭笑道,“多謝提醒。”
  趙云松也不知為何,對陳璞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好感,見他似乎不在意,頓時有些急了,飛快道:“總之,你只要相信我的話,遠離那聞人烈,對你絕對沒壞處。”
  說著,他已匆匆轉身而去,聞人烈在遠處又使喚他了,他也不敢再跟陳璞再多說。
  只是在心中,趙云松已確定,聞人烈以后肯定還會找陳璞的麻煩,這家伙只要盯上一個人,就絕對不會就此罷手。
  至于為何無冤無仇,聞人烈卻要如此對待陳璞,實則很簡單,看不順眼!
  多么荒謬一個理由。
  可唯有趙云松自己深有體會,若非因為這個理由,他也不會在聞人烈面前連仆從都不如了。
  令陳璞有些意外的是,沒多久,趙云松又回來了,身邊還跟著聞人烈。
  “你們剛才在說什么趣事?能不能講給我聽聽?”
  聞人烈笑著問道。
  旁邊的趙云松臉色微微有些不自在,看向陳璞的目光中隱隱有著一絲乞求。
  陳璞笑了笑,道:“沒什么。”
  “什么叫沒什么?”
  聞人烈皺眉不悅,看向趙云松,道,“你來說。”儼然一副興師問罪般的樣子。
  陳璞挑了挑眉毛,這家伙翻臉可真夠快的。
  “長孫兄,剛才我們只是寒暄了一番,彼此認識認識,畢竟陳璞他今日才剛進入學院……”
  趙云松深吸一口氣,低聲說著,但卻被聞人烈冷哼打斷:“罷了,你們之間的事情我也懶得去了解,不過,若是讓我知道誰敢在背后非議我,可別怪我不客氣!”
  說到最后,已帶上一抹威脅。
  趙云松渾身一僵,艱澀道:“這是自然。”
  對于此,陳璞也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
  每次看見陳璞的笑容,聞人烈心中就一陣不舒服,總感覺這個新來的家伙是一個威脅。
  可一時之間,他也找不到什么借口去打壓一下陳璞,原因就在于陳璞從一開始就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任憑挑釁也是無動于衷,就像根本沒有脾氣似的,讓得聞人烈心中雖不舒服,也只能作罷。
  “唐寶兒!”
  突然,聞人烈瞥見一襲素裙清麗絕倫的唐寶兒從身邊走過,禁不住下意識地打了個招呼。
  不過結果可想而知,唐寶兒宛如未聞,徑自離去。
  聞人烈干笑了兩聲,指著遠處唐寶兒的綽約背影,對陳璞道:“看到沒,咱們道皇學院這一屆新生中的第一美人,也只有這樣的女人才配得上我聞人烈!”
  陳璞笑了笑,沒有吱聲。
  旁邊的趙云松心中鄙夷,什么叫配得上你聞人烈,這往自己臉上貼金的行為也太無恥,這學院中誰不知道,人家都從沒把你聞人烈放在眼中?
  “趙云松,還愣著做什么,我交代你的事情辦妥了?”
  聞人烈皺眉瞥了趙云松一眼,令得正自腹誹的后者心中一震,不敢再瞎想,匆匆離開。
  ……
  道皇學院外。
  遠遠地,趙云松已經看見一道綽約超然的身影立在那,正是宛如從畫中走出的清麗少女唐寶兒。
  她似乎在等人。
  趙云松也沒多想,拿出聞人烈的“邀請函”玉簡,深呼吸一口氣,就走了過去。
  “唐姑娘,這是長孫公子交給我的東西,說是要您務必收下。”
  趙云松低聲道,面對清麗絕俗的唐寶兒,他心中不爭氣地砰砰直跳,自慚形穢,若非鼓足了勇氣,他都不敢上前唐突佳人。
  唐寶兒怔了怔,拿過玉簡看了看,就隨手一捏,玉簡悄然化為粉末,自始至終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
  這讓趙云松不禁一呆,心中驚詫之余,又不禁暗自痛快,也只有唐寶兒這等風華絕世的女子,才會如此不留情面地拒絕聞人烈的邀請函吧?
  旋即,趙云松心中不禁又有一絲擔心,如此拒絕,這讓聞人烈顏面何存?若萬一他因此懷恨在心……
  “好巧,道友你也在。”
  溫和的聲音響起,趙云松微微一怔,轉頭,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陳璞站在了他身邊。
  “陳璞?”
  趙云松有些訕訕,道,“我剛才……”
  陳璞笑道:“我知道,你是幫別人遞送物品。”
  趙云松暗自松了口氣,他的確怕陳璞誤會自己是在追逐唐寶兒。
  畢竟,像他這種出身貧寒的子弟,想要去追唐寶兒這等天之驕女,簡直和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沒什么區別,一旦傳出去,非被恥笑死不可。
  “啊,對了,陳璞你第一天來學院,這就要外出么?”
  趙云松好奇道。
  “嗯,家中一位前輩今日大壽,我父親無暇顧及此事,只能由我親自出面去祝壽了。”
  陳璞隨口解釋了一句。
  家中前輩的壽宴?
  一句話,就讓趙云松意識到,眼前這陳璞的來歷也絕對不低了,哪怕出身不如聞人烈,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這讓他心中不禁嘆息,好像在這道皇學院中,像自己這樣的貧寒子弟真的找不出幾個啊……
  一輛青銅寶輦疾馳而來,劃出一道漂亮的弧度,干脆利落地停在了唐寶兒面前。
  駕車的是一名面目粗獷,眼瞳幽碧的灰袍中年,須發如長戟,威猛睥睨,懾人之極。
  趙云松僅僅看了一眼,就感覺心中一顫,猶如面對一位征戰諸天,霸氣蓋世的王者般,由內而外感受到一種恐怖壓力。
  好恐怖!
  僅僅一個馬夫般的角色,氣息都比外院院長周知禮都恐怖,這家伙是誰?
  他難道是來接唐寶兒的?
  趙云松看見,唐寶兒踱步來到了青銅寶輦前,伸手來開車門,只是讓趙云松沒想到的是,唐寶兒卻并未蹬車,反而立在寶輦一側,把一對清眸望了過來。
  嗯?
  她這是要做什么?
  趙云松怔然,心中正琢磨唐寶兒的反常舉動,卻見旁邊的陳璞笑道:“道友,你要去哪里?若是順路,倒是可以載你一程。”
  趙云松腦袋有些發懵,搞不清楚狀況,期期艾艾道,“我……我要去和長孫公子匯合。”
  “聞人烈?”
  忽然,唐寶兒開口了,語聲嚦嚦,清悅好聽之極,“四少爺,這聞人烈如今應該正在軒轅氏壽宴中。”
  陳璞訝然,旋即笑道:“這倒的確是順路。”
  說著,他已徑走上那青銅寶輦,朝趙云松道:“上來,我們一起去。”
  “啊?”
  趙云松嚇了一跳,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那青銅寶輦居然不是來接唐寶兒的,而是為陳璞而來!
  最為不可思議的是,唐寶兒這一刻竟宛如一位侍女般,親手幫陳璞打開車門,并且口中稱呼陳璞為“四少爺”!
  老天!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
  PS:最近問新書的童鞋很多,具體發書時間在過了農歷年之后,也就是下個月,目前新書的籌備工作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一左右。
  另外再說一遍,番外在縱橫官網和微信公眾號上的更新都是免費的!在其他客戶端追書的童鞋一定不要花冤枉錢,想看免費的就來縱橫中文網,或者搜索關注金魚的公眾號:xiaojinyu233,添加關注,查看歷史消息便可以了。